與霍洛維茨纏繞一生的“夢幻曲”
聽木 于 2018.06.24 20:13:15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你有沒有想過這樣一個問題:當我們聽古典音樂的時候,我們到底在聽什么?是旋律么,是和聲么,還是音色或配器?

當然,這些都是我們要聽的元素,也是構成音樂必不可少的元素。但是,還有一個非常關鍵的方面千萬不要忽略,那就是曲子的結構。

1

交響曲之所以是古典音樂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音樂形式,許多作曲家窮極一生就是為了寫幾部好的交響曲,臨到了結還留下一部“未完成交響曲”,抱憾終身,是因為交響曲有著古典音樂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音樂結構。

交響曲的結構經過幾百年的發展,到了偉大的古典主義作曲家手里出神入化,達到形式與內涵——二者前所未有的均衡。

正如上世紀初兩位偉大的作曲家——西貝柳斯和馬勒的那場對話,西貝柳斯是古典主義精神的捍衛者,他崇尚嚴謹的結構,認為主題之間應該有內在關聯的緊密邏輯。而馬勒認為,交響曲應該是“整個世界”。

當然,這并不是說馬勒的作品沒有結構可言,而是無法以傳統的結構理解。其實,任何一支完整的、非片段式的曲子都有結構:一個樂句從哪里開始,到哪里結束,每個樂句是怎樣行進的,以及各個樂句之間的關系是怎樣的——這,就是曲子的結構。

演奏家想要呈現清晰的結構,需要做到兩點:一是每個樂句的方向要明確,二是樂句與樂句之間的關系要厘得清。

弗拉基米爾·霍洛維茨(Vladimir Horowitz,1903-1989)就是這方面的高手,這也是他能夠被稱為大師的重要原因之一。

霍洛維茨的音樂,每個音符被清晰地呈現、合理地歸類,即使是演奏《伊斯拉美》這樣的曲子,音樂結構也是一目了然,哦不,一“耳”了然。

因此,聽霍洛維茨的音樂,即使是從未聽過的曲子,也總能清晰簡潔地了解它的結構,第一時間獲得知識上的優越感——你會認為,這首曲子你真的聽“懂”了。然后,你還會再聽第二遍、第三遍,直到真正愛上這首曲子和霍洛維茨的演奏。

這一點,在霍洛維茨演奏的《夢幻曲》中體現得很明顯。

這首曲子并不復雜,很容易彈得平平無奇。但是,霍洛維茨就是有能力讓樂譜上的一顆顆音符流動起來,然后串聯在一起,成為美的化身。正如小提琴家Viktor Seginov評價的:“它是如此的簡單,可是,你感覺自己正在被帶向天堂。”

2

霍洛維茨經常把其他鋼琴家不屑于演奏的曲目拿來,用他的妙手點石成金,將其演繹成偉大的作品。《夢幻曲》就是其中一例。

“它雖然在樂譜上看起來簡單,但它是一首杰作。”霍洛維茨說,“慢速的、抒情的音樂容易演奏,這是一種常見的誤解。”

《夢幻曲》選自舒曼的套曲《童年情景》,它不僅是霍洛維茨的標志性曲目,也是他最常演奏的“安可”曲目之一。

在霍洛維茨復出之后為數不多的音樂會中,他幾乎每次都以這首曲子結束演出。而且,在霍洛維茨幾個人生的重要時刻,這首曲子都曾經出現。

1965年5月9日,霍洛維茨在告別舞臺12年后重新復出,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舉行獨奏音樂會,這場演出被媒體稱為“世紀之復出”(Historic Return)。音樂會上,霍洛維茨演奏了《夢幻曲》作為整場演出的結束曲。

哥倫比亞唱片公司錄下了整場音樂會,一經發行立即成為經典,后來又經補發,在音樂會現場三軌錄音帶的基礎上重新混音,沒有經過任何后期編輯。

1987年,即重回俄羅斯演出后的第二年,霍洛維茨在闊別維也納53年后重回維也納舉行獨奏音樂會,演奏了《童年情景》全集。從視訊上看,盡管已是83歲的高齡,霍洛維茨還是一臉孩子般天真、拘謹的笑容。

這是他標志性的臉。相信任何人看到這張臉,都會對“大師”這一頭銜的內涵有重新的思考。

3

霍洛維茨22歲離開蘇聯,曾經發誓再也不回到祖國。1986年4月20日,在闊別蘇聯60年后,霍洛維茨在莫斯科音樂學院舉行獨奏會,成為轟動一時的事件。

音樂廳近1800個座位,有1400個預留給了政府官員、音樂家、外國大使等蘇聯貴賓,只有不到400張門票公開出售。

音樂會當天,買不到票的人們冒著雨站在外面,即使聽不到任何聲音,他們還是站在音樂廳外不肯離去。現場的安保人員維持著秩序,幾百名學生突破警戒線,跳上音樂廳的陽臺,扒著頭往里面看,任誰也驅散不開。

這些人知道,霍洛維茨在鋼琴上彈奏出來的音符,自己一個也聽不到,他們僅僅是為了今后能對別人說,這一天,他們也在那里。

演奏會上,舒曼的《夢幻曲》作為加演曲目再一次出現。在一顆顆音符透過霍洛維茨的指尖緩緩流動的時候,許多觀眾都毫不掩飾地哭了起來。

對于蘇聯或今天的俄羅斯觀眾來說,舒曼的《夢幻曲》并不陌生。他們在許多場合都能聽到這首曲子,這甚至成為他們的一項傳統,比如在戰爭公墓紀念亡人時,經常響起它的旋律。而且據說,在斯大林的葬禮上,播放的就是這首音樂。

當時,美蘇關系正在緊張時期,美國空軍剛剛轟炸了利比亞,引發了蘇聯的強烈抗議,電視熒幕里到處是戰爭形象。

而現在,突然之間,熒幕上出現了一位美裔蘇聯鋼琴家,為蘇聯觀眾演奏這樣一首他們耳熟能詳又如此柔情的音樂,現場觀眾心里的感受一定十分的復雜。

4

后來,這場音樂會被制作成了紀錄片,但是現場有一幕,影片沒有記錄下來。

加演完三首曲目之后,觀眾還是不依不饒,82歲的霍洛維茨不得不一次次重返舞臺,謝了六次幕。最后一次謝幕,霍洛維茨靠在鋼琴上休息,用手指著已經流到眉頭的汗,搖了搖頭,表示他不能再演奏了。

1989年11月5日,“最后的浪漫主義者”弗拉基米爾·霍洛維茨在紐約去世。死后,他被安葬在米蘭托斯卡尼尼的家族墓園,緊挨著女兒索妮亞,下葬時放的背景音樂就是《童年情景》。

你喜歡霍洛維茨演奏的《夢幻曲》么?

《童年情景》描繪的是舒曼成年后的童年回憶。時隔60年回到祖國,霍洛維茨在舞臺上彈奏《童年情景》,他說那一刻:“我想起了我的母親、父親和姐姐,想起午餐后燒起俄式茶飲,鄰居們到我家來喝茶吃點心。我父親是個智慧瀟灑的人,鄰居們都喜歡和他說話。”

這是一位80多歲的老人在回憶自己的童年,如果主角兒換作一位年輕人,他在回憶自己幾年、十幾年前的童年時,想必會是另一番面貌吧?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90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