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一場命中注定的別離
李夢 于 2018.06.13 15:15:32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英國知名作家麥克尤恩的小說因其一波三折的故事以及劇中主角繁復又每每不尋常理的情緒與心理樣態,總是很適合被改編成戲劇性十足的電影,不論2007年的《贖罪》,抑或十年后的《在切瑟爾海灘上》。說來也巧,當年《贖罪》中飾演惹下禍端的妹妹布里奧尼的小演員長大了,成為新片中的女主角佛羅倫斯。

《在切瑟爾海灘上》的故事發生在半個世紀前的英國,那時候,性解放運動尚未開始,年輕男女在婚前同居會被視為有傷風化的事情。1962年的夏天,一對二十歲出頭的年輕戀人,愛德華是年輕有為的歷史系學生,佛羅倫斯是頗具天分的小提琴手。他們在新婚之夜經歷了一場靈與肉的掙扎及考驗。

兩人都對新婚之夜的同房忐忑不安,不同的是,愛德華的忐忑中摻雜著躍躍欲試與興奮,佛羅倫斯對于男女之事則更多地抱持排斥乃至厭惡的心態。因了這一場事先未曾料想的尷尬,兩人的關系墜入難以調和的矛盾與糾結中,最終以無奈分手收場。影片以兩人在切瑟爾海灘上的無奈道別為節點,分作前后兩部分:前部分是“當下”,是被爭執與矛盾擁塞的“當下”,后半部分則回溯往日,帶領觀者重溫兩人相識相戀時的溫煦往事。前后兩段的情緒對照鮮明,尤能引起人們對于已逝愛情的追懷。擦肩而過,卻念念不忘。

因女主角是小提琴手,故而片中大量出現古典樂曲選段,其中又以貝多芬、莫扎特和舒伯特等德奧作曲家的古典或浪漫風格曲目為多。舒伯特第十四弦樂四重奏(又名《死神與少女》)在影片中兩度出現,配合影片氛圍與人物情緒,而若我們多想一層,也能在舒伯特的身世經歷、這首曲目的起承轉接以及片中人的故事里,找到些許并進甚至重合的片段。

《死神與少女》這首四樂章的弦樂四重奏作品創作于1824年至1826年間,屬于舒伯特晚期作品。那時候的作曲家身患疾病,自知命不久長,急切地將更多的精力與時間用在音樂創作上,以至于他的許多知名作品,比如數首鋼琴奏鳴曲和弦樂四重奏等,莫不是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四年間完成。

第十四弦樂四重奏一開篇便是強力的、下行的和弦,提示出緊張不安的情緒。我不久前曾訪問知名鋼琴家鄧克(Jeremy Denk),他告訴我舒伯特的晚期鋼琴作品中有一種近乎“危險”的感覺,而這種“危險”,正正在這部《死神與少女》中有淋漓盡興地呈現。

穿插在電影敘事中的是這部弦樂四重奏的前兩個樂章,第一樂章是快板,出現在兩人經歷新婚之夜的尷尬后,第二樂章是一個流暢的行板,應和兩人對于往事的懷緬。兩個樂章的相似之處在于情緒的高低起伏十分鮮明,而且樂音在明亮與晦暗之間不斷跳轉,時而讓人看到希望,時而又將聽眾帶入失望寥落的情緒中。

這像極了片中愛情的樣子,不是嗎?生活告訴我們,再美好浪漫的感情,也有它迷茫、疑惑甚至苦澀的時刻。愛德華與佛羅倫斯明明是外人眼中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卻在世俗的考驗面前失了原本的淡定從容,變得焦躁、歇斯底里,甚至迷失了自己。多年后,愛德華回憶起年少時那一場熱烈卻短暫的愛戀,懷著追悔與遺憾的心情,可是,過去的,注定也是過去了。舒伯特恐怕一早想明白了萬般世事,最終逃不過道別和離開,而他的這首弦樂四重奏,與他的那些晚期作品一樣,悲欣交集,宛若站在人生盡頭回望世事的一聲嘆息。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106.034.***.***
106.034.***.***

此帖使用OPPO R9S PLUS提交
發表于2018.06.30 10:58:54
6
117.087.040.***
117.087.040.***
發表于2018.06.22 20:40:03
5
03

此帖使用G8232提交
發表于2018.06.14 12:50:30
4
119.086.176.***
119.086.176.***
發表于2018.06.14 12:48:37
2
058.247.243.***
058.247.243.***
發表于2018.06.14 11:17:11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03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