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合璧,短板在哪?
錢天華 于 2018.05.03 11:44:15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歲末年初,電影《無問西東》讓人們了解和重溫了早在1928年清華老校歌中所確立的“東西文化,薈萃一堂”“立德立言,無問西東”的理念。今天,當我們在說“中西合璧”“薈萃西東”時,是否知道“短板”呢?

中國近代,西方列強侵略中國期間,“西學”強大的、先進的文明長驅直入進入中國,漸予中國社會以各方面的影響。“西學東漸”給中國帶來了天翻地覆的社會變革,其中包括“西樂東漸”的過程。“西樂東漸”就其具體的內容來看,大致包括:外國音樂作品及這些作品的表演,音樂創作的方法、技術、美學理論,音樂史等。“東漸”的過程,一是東來中國落地、傳授,二是學子西去求索學成后東歸。

史料記載,早在上海開埠之初,上海租界的西僑樂人已有演奏貝多芬弦樂三重奏的沙龍聚會。到1870年代,不僅貝多芬的各類室內樂作品已在滬上租界的音樂會上和沙龍中頻繁上演,他的交響樂、序曲、鋼琴奏鳴曲、小提琴協奏曲等,也不時由來華巡演的西洋樂人和寓居上海的西僑演奏。此外,目前所見的中外在晚清中國的演奏史的記載中,都毫無例外地認為李叔同在《音樂小雜志》刊登的貝多芬炭畫像和他三百余字的《比杜芬傳》始于1906年。以上是西方音樂作品最早之“東漸”。

一百多年前的1916年,在德國留學的蕭友梅為表達對革命前輩的深切緬懷,創作了中國第一首管弦樂作品《哀悼進行曲》,是中國早期交響音樂的開山之作,中國交響音樂的發展自此起步。今年是黃自先生逝世80周年,他1929年留學美國耶魯大學音樂學院時的畢業作品——為懷念故人而作的大型管弦樂曲《懷舊》,當年5月31日由該校校長指揮美國交響樂隊演出,是最早的由外國交響樂隊演出的中國交響曲作品。他于1935年成立了我國第一個由華人組成的管弦樂團。1933年11月,他創作的中國第一部清唱劇《長恨歌》在上海國立音專演出。1935年他成了首次為電影譜寫片頭音樂的中國音樂家。此外他還創作了大量的藝術歌曲……以上是西方創作技術、語言最早之“東漸”。之后,“西樂東漸”的影響日益強勁。

自“西樂東漸”開始,已百余年過去。中國涌現出一代代的優秀音樂家,杰出人物和優秀作品層出不窮。尤其是現代中國的改革開放,雖只經歷了40年,但改革的大潮波瀾壯闊,各地現代化的音樂演出的場所拔地而起,全球的頂級音樂團體和煌煌巨星紛至沓來;中國不計其數的音樂學子遍布世界著名的音樂學府,音樂人才走向世界各地的音樂舞臺及賽事,獲得各種榮譽;中國有實力來舉辦世界級的西洋樂器演奏比賽,努力通過賽事,樹立話語權,擴大中國音樂界的影響;西方的音樂大師中,稱“古典音樂的未來在中國”者,為數不少。故有業界大腕認為:“中國的古典音樂真正做到了與世界接軌。在各項國際比賽中,有中國人屢獲佳績;在全世界的知名樂團中,都有中國人的身影。”國外的音樂作品和音樂創作的技法,隨著現代科技的進步和資訊暢通的迅忽,很快就為國人所知;當今中國的音樂活動,與西方同行已可競技,與世界的樂壇樂事同步,密切相關,互相融合。所謂“西樂東漸”已早不存在。我們已能薈萃“西、東”,根據音樂表演和活動的需要,來演繹、定奪、取舍、評價所有的中外音樂作品了。“新年音樂會”在中國的發展和變化的實踐就足以說明。

今天我們國力強大,像早年的蕭友梅、黃自那樣經過海外求索或深造的學子已難以計數了。演奏巴赫與演奏“梁祝”一樣精彩,在技術上都游刃有余。然而,在與西方樂界的互相學習和交流,互相審視、接受異質文化的過程中,我們仍然習慣將“古典音樂真正做到了與世界接軌”作為基本標準。

須知,“東方的帕格尼尼”再優秀,也還是“帕格尼尼”的“拷貝不走樣”。西方的經典古典作品,是以他們的優秀文化作支援的。而我們更需要的,是大量的經得起時間考驗、打動人心的中國作品。回顧百年以來,優秀的作品已有不少,但始終未能像俄羅斯、捷克的民族樂派那樣,形成自成一統的中國音樂體系,有強大的名人、名曲的“品牌”效應。有蕭友梅、黃自,乃至劉天華、冼星海、馬思聰、李煥之等前輩的作品作為范例,所謂“交響音樂民族化”的理論糾結,還那么重要嗎?日常音樂演出中,更是“西”的太多,“東”的太少。半個多世紀里的“上海之春”中演出過的小提琴協奏曲有《驕楊》《楊貴妃》《紅樓夢》等作品,而待選必奏的中國作品依然唯“梁祝”扛鼎。中國音樂界面對中國的聽眾,是否也存在著“供給側的短板”或者是“導向性的問題”呢?

在首屆上海艾薩克·斯特恩國際小提琴比賽時,如何表達“梁祝”,是所有選手討論的熱點。當時,享有國際聲望的小提琴大師布朗曾寄語:“古典音樂就是描述人內心的感受的,(演奏時)應當融入自己的理解和感受,形成自己的風格。(所以,演奏‘梁祝’時)不單單是去追求‘中國的聲音'。”當今,所有現代科學技術的基本語言和理論,早就無問西東,是人類共同的財富了。朱踐耳明確指出“交響樂不是西方的專利”,音樂的技術語言、表達方式,是屬于全人類的。只要忠實于表達,能打動聽者心靈,都可使用,“無問西東”。再把西洋樂器樂隊的演奏稱為西樂、使用了“西方的技術語言”,實在是畫蛇添足了。有些連業內人士都敬而遠之的幾乎只演奏一次的“世界首演”的作品,在中國十幾年來,開音樂會幾乎無人問津,徒有此形式,其意義值得商榷。一兩百年前的經典古典作品,他們的音樂永葆青春,是因為那些久遠的音符還是和我們的心靈很近。

“無問西東”的精神,絕不是“不問西東”,而是希望我國的音樂家在“問遍西東”,對中西音樂文化了然于心后,把東西音樂美妙的音樂文化的精品薈萃、熔煉于一爐,無問西東,獻給廣大的中國聽眾。百年來,我國的音樂家“問西”“問東”,殫精竭慮,奮力奏鳴,已建樹甚豐,已走向全國、走向世界。春節前后的新年、新春音樂會就是一個極好的“當春乃發生”的碩果。目前中國的幾千萬琴童,是多么了不起的一支力量。假如中國音樂界,讓能這千萬人群在最初接受音樂的啟蒙教育時,就補上短板,薈萃西東,那若干年以后,無數中外優秀音樂作品在中國大地上傳承回響當無異議。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06.091.056.***
106.091.056.***
發表于2018.05.03 21:06:50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17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