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夏日小鎮最后的玫瑰
李夢 于 2018.04.01 19:59:11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自從去年在多倫多國際電影節上獲得“觀眾票選大獎”以來,《三塊廣告牌》這一小成本好萊塢制作從金球獎一路熱到奧斯卡,成為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叫好又叫座的小眾佳片。影片透過一樁憤怒母親為女報仇的故事,既無情揭示社會中不公不義的陰暗面,卻也能在結尾處給孤獨無助的人們留一個溫暖的抓手,符合導演麥克唐納慣用的“先抑后揚”路數,也看準了近些年奧斯卡推崇“俗世英雄”的選片指向。

片中演員各自貢獻出教科書式的表演:不惜與全世界為敵也要查明女兒遇害真相的母親,被侮辱攻訐卻依然保持體面及善良的警官,還有那個崇尚以暴制暴、盛氣凌人的警察助手,都被幾位演員詮釋得傳神且精到,其中麥克多蒙德扮演的母親生氣時能將警察罵得狗血淋頭,溫柔起來卻可以幫窗邊四腳朝天的小甲蟲翻一翻身,性情豐富飽滿,眼神在灼熱與冰冷之間瞬時轉換,情緒在熱烈與落寞中不時搖擺,直看得銀幕前的我坐立難安。

除去演員的出眾演技,片中配樂也是一處不得不提的亮點,甚至有人說今年奧斯卡大熱的幾部電影,比如《水形物語》《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以及這部《三塊廣告牌》,如果沒有配樂恰到好處地穿插其中,其魅力恐怕將折損大半。的確,《夏日最后的玫瑰》這首歌曲三度在片中出現,每次扮演的角色均不相同,層層疊進,將影片推入高潮后一瀉直下,唯留余音裊裊,不知所終。

不知是否因為導演兼編劇麥克唐納的愛爾蘭血統,他選擇愛爾蘭民謠《夏日最后的玫瑰》作為這一發生在美國僻遠小鎮故事的背景樂。開篇樂音響起,小鎮在濃霧中緩緩浮現,霧氣彌散的鄉間公路、闊大的草地以及路邊矗立的三塊斑駁的巨幅廣告牌,透出落寞荒寂的味道,與小鎮的名字(ebbing,在英語中有“衰落”之意)呼應,也依稀讓人想到遙遠的、幾被遺忘的凱爾特高地。

《夏日最后的玫瑰》是一首古老的愛爾蘭抒情歌,原名《年輕人的夢》,曾被不同年代的作家及音樂家改寫成眾多版本,貝多芬還曾將它收錄入《愛爾蘭歌曲二十首》中。19世紀時,一位名叫托馬斯·摩爾的愛爾蘭詩人為其重新填詞,成為今天人們頻繁演唱的版本。

依其名,《夏日最后的玫瑰》旋律中充滿哀傷落寞的情緒,最末幾句歌詞“當那心愛的人兒死亡,誰還愿孤獨地生存,在這凄涼的世界上”更是透出十足悲涼的意味,與電影中喪女母親的心境兩相契合。而片中配樂的版本由美國知名女高音弗萊明演唱,她將民謠、歌劇與藝術歌曲的演唱風格糅合在一起,抒情卻不乏克制,細膩、深沉,唱盡曲詞中對于生命凋零的喟嘆,以及對逝去美好的懷緬。

該曲在影片行進中亦有呈現,伴隨著一場忽如其來的大火。如果說片頭與片尾的兩次亮相,旋律與情景是呼應的、是互相借力的,那么影片中段這一次音畫配合則顯得對比強烈。畫面中是緊張慌亂的警局大火,背景音樂竟是那樣安寧沉靜的旋律,動靜與急緩之間,愈發凸顯出影片的戲劇張力,將一種巨大的沉重與悲傷消解在這不動聲色的、緩緩流淌的寂靜中,真真讓人欲哭無淚,欲辯無詞。

片尾處,母親與助理警官和解,相約踏上未知旅途。《夏日最后的玫瑰》再度出現,呼應開篇,完整了影片的環狀敘事,也將情節導入一個未解的悵惘中。誠如歌中所唱,夏日最后一朵玫瑰還在開著,可她身邊的同伴都已離去。沒有人知道這兩位孤膽英雄會不會找到兇手,沒有人知道他們將在路上遇見什么。汽車在空闊的平原上遠去,最終消失在遠山的倒影中……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18.201.115.***
218.201.115.***
發表于2018.04.03 01:30:40
2
演技很好
此帖使用G8232提交
發表于2018.04.01 22:53:37
1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797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