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天才的掙扎
李夢 于 2018.02.11 21:43:55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盡管結尾處強行扭轉至“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的俗套情景中,我們仍然不得不承認2017年秋天上映的泰國電影《天才槍手》是一部腦洞大開、不循常理的好戲。

電影取材自2014年轟動一時的亞洲考場舞弊案,講述曼谷一所重點中學里兩位家境清貧的高材生幫助班上“富二代”同學作弊,以牟取暴利的故事。女主角小琳為試卷選擇題的四個答案(A,B,C,D)編碼,比如A用貝多芬的《獻給愛麗絲》代替,B則是莫扎特的《土耳其進行曲》主題曲。這樣一來,她只要在考場上敲敲手指,坐在旁邊的學生便可以像對暗號一樣得知正確答案。

后來,另一位高材生Bank被迫成為同黨。兩人一道遠走澳洲參加國際英語考試,幫助同學拿到海外大學通知書,并趁機大賺一筆。不想,事情敗落,Bank被學校開除,自暴自棄,甚至妄圖與小琳謀劃一場更大膽的舞弊。誰知就在此時,小琳卻悔改了。

看罷影片,我著實想替Bank鳴不平。這個家境貧寒的男生原本渴望讀書上進,幫助辛苦洗衣維生的母親過上好日子。誰知,他的夢想被富人的夢想碾壓,他被迫牽連至舞弊案中,承受巨大的精神壓力,卻只能眼睜睜看著有錢人家的孩子買走他的試題答案,獲得海外名牌大學的通知書。公平嗎?劇中有句臺詞,或許正講出Bank的心聲:“就算你誠實,這個社會依舊會欺騙你。”

導演將Bank“黑化”的全過程拿捏得恰到好處,而音樂在人物性格的塑造及情節的推演中,也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當Bank與小琳搭檔,拿下電視競答大獎并獲得豐厚獎金時,他在回家路上聽的是莫扎特歌劇《魔笛》的選段。那晚的Bank第一次意識到金錢的巨大誘惑力,而回家后見到媽媽辛勞洗衣的背影,見到家中的寒酸,又讓他切實體會到世事的艱辛。如果說之前的Bank是一個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好青年(即便聽音樂也只聽古典,因為常聽古典能增強記憶力),那晚的經歷則成為他墜入名利旋渦的導火索,而此時出現的《魔笛》詠嘆調《仇恨的火焰》正反映出劇中夜之女王被憤怒緊緊攥住而難以釋懷的痛苦心境。兩相對照下,夜之女王的遭遇竟也預示出Bank的悲劇下場。

《魔笛》是莫扎特創作的最后一部歌劇,完成于他生命的最后一年。《魔笛》中予人印象最深的便是這首《仇恨的火焰》,因此夜之女王雖說出場不多,卻是十足重要的人物,甚至扮演這一角色的花腔女高音演唱此段落出彩與否,直接影響了整部歌劇的成敗。這與Bank在電影一眾主角中的地位又何其相似:他直到影片后段才被引入甕中,卻是整場舞弊案中最不可缺少也最富戲劇張力的角色。

莫扎特寫作《魔笛》時,正處在潦倒困窘中:他在維也納的名氣不如從前,妻子患病后性情愈發乖張,不善理財的毛病又讓他飽受入不敷出之苦……那時的莫扎特雖說只有35歲,精力與創造力都大不如前,急需一部新作證明自己。維多劇院的老板給他一個創作德語歌劇的機會,而他在這部宏大的、糅合意大利歌劇與德國民謠的作品中,實現了突破與重塑。作曲家終于又找回創作通俗作品、與觀眾親切互動的狀態,雖說這作品首演不過三個月,他便在貧病交加中含恨離世。

如此看來,《仇恨的火焰》又何嘗不暗藏莫扎特的掙扎?“死與絕望灼燒我的身體”“永遠被拋棄,永遠被遺忘”……這些聳動的句子全部落在高音區,將人物憤懣不平的心境徹底地、不管不顧地呈現出來。

莫扎特與Bank無疑都是天才,天才卻不總是完美的,他們會驚懼,會失落,也要時常面對內心深處的消極與不安。因而,這段知名詠嘆調不僅僅是夜之女王的獨白,也道出《天才槍手》中男主角的心聲,亦是作曲家莫扎特臨終前留在這世間的沉重嘆息。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171.111.***.***
171.111.***.***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76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