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貝多芬都不能掩蓋他的光芒 舒伯特與他的傳世名作
聽木 于 2018.02.08 19:49:39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40

貝多芬是那個年代的超級巨星。當貝多芬以“大師”的名號聲名遠播時,同時代的另一位偉人卻默默無聞;由于他圓滾滾的矮小身材,朋友們殘忍地給他起了一個綽號——“小蘑菇”。

舒伯特只活了31歲,在有生之年不為公眾所認可,但是小圈子里的密友們對他交口稱贊,以致于當時出現了一個包含他名字的專有名詞——“Schubertiade”,意思是“舒伯特圈”(也有譯作“舒伯特黨”)。指的是當時的上層階級、有錢人家,通常是舒伯特的朋友或音樂愛好者,邀請舒伯特到自己家中舉辦小型的音樂沙龍,演奏的大多是舒伯特的音樂。

貝多芬之所以有那么大的影響力,是因為他抓住了舊秩序崩壞之后的自由、民主、個人英雄主義的時代精神,發出了那個時代的最強音。如果說貝多芬的交響曲是高貴思想的宏大表述,那么舒伯特的音樂則轉向了更私密化、個人化的表達。舒伯特的作品,尤其是那600多首藝術歌曲,就是在嘗試把個人的內心最深處的情感、想象力投注到每顆音符上。

“貝多芬之后,誰還敢作曲呢?”對于這個舒伯特自己問出的問題,他用他的音樂給出了最好的答案。

1797年,舒伯特出生于維也納郊區諾斯多弗街(Nussdorfer Strasse)54號。那是一棟擁擠的公寓,除了舒伯特一家,還有16戶家庭住在這里。舒伯特是家里的第12個孩子。

作為老師的父親給了舒伯特最初的音樂啟蒙。作曲家薩列里(沒錯,就是《莫扎特傳》中那個莫扎特的死對頭)慧眼識珠,11歲的舒伯特得以加入維也納最高教育機構皇家神學院的唱詩班,并且開始在那里接受完整的教育。

薩列里親自教授舒伯特音樂理論,他對舒伯特的賞識,源于他聽過舒伯特一年前所寫的《海格的悲歌》(Hagars Klage)。

這是舒伯特現存原稿中年代最早的曲子,以14歲孩子的程度來看,這算是一首超齡的成熟作品。內容是關于母親對垂死愛子的悲憐疼惜之情,正反映出舒伯特自己的家庭悲劇——一年后,15歲的舒伯特失去了母親。

舒伯特一結束課程,便立刻在他父親的學校執教。盡管有繁重的教學工作,舒伯特仍然創作出了數量豐富的作品。1814年,舒伯特創作了著名的《紡車旁的甘淚卿》(Gretchen am Spinnrade),選自歌德的戲劇《浮士德》。這是舒伯特首次嘗試以歌德的詩創作,詞曲搭配近乎完美。這時候的舒伯特只有17歲。

伯特用單調反復的鋼琴伴奏,模仿織布紡錘的聲音,曲中高潮處是紡織女傷痛至深,中斷紡織,音樂也戛然而止;然后隨著她心情逐漸平復,音樂也再次緩緩響起,重復之前的旋律;最后,樂曲仍然落在了開頭的那兩句歌詞:“我不再平靜,我心覺沉重”,仿佛預示著她要繼續承受無盡的痛苦。

1815年是舒伯特的創作力爆發的年份。這一年,他寫了超過20,000小節的音樂,包括9部教堂音樂,一部交響曲,還有150多首藝術歌曲——其中在10月的某一天,他就創作了8首。

其中更有數首扣人心弦的作品:依歌德的詩作《野玫瑰》(Heidenröslein)所譜的同名歌曲就是其中最朗朗上口,讓人耳目一新的杰作。

還有一首經久不衰的曠世之作《魔王》(Der Erlkönig),也誕生于這一年。《魔王》也是根據歌德的同名詩創作,故事的情節是父親懷抱發高燒的孩子在黑夜的森林里騎著馬飛馳。從技術上來說,這首藝術歌曲無論對鋼琴演奏者還是歌手都是巨大的挑戰,鋼琴右手快速的、不斷重復的和弦要持續幾分鐘,而歌唱者要在敘述者、父親、孩子及魔王四個角色中來回切換,用不同的音調演唱。

1815年整個一年以及1816年的大半時光他仍住在家中,繼續譜寫大量作品。他在1816年又寫了兩首交響曲——春天時創作《C小調第四交響曲》,后來取名為《悲劇》;秋天時又譜寫了《降B大調第五交響曲》。

這些舒伯特早期的交響曲,雖然仍以古典時期慣用的作曲手法為本,但已絕非模仿海頓、莫扎特或貝多芬等前輩大師之作。這是初具大師風格的年輕天才的作品,而且已有舒伯特后期作品的特殊風格。

這一年最特殊的曲子則是著名的《搖籃曲》(Wiegenlied),舒伯特父親此時又增添兩個新生兒,一個誕生于1815年4月,另一個誕生于1816年12月。

1817年初又是舒伯特一段創造力異常活躍的時期。他為密友舒貝爾的詩作譜寫的《致音樂》,以及《死神與少女》、《鱒魚》都是技巧成熟的大師之作。后兩首曲子的旋律后來分別發展為一首弦樂四重奏和著名的《鱒魚五重奏》。

《致音樂》(An Die Musik)是對音樂的禮贊,是一首完美的作品。這首單純、傷感的詩,用浪漫派人士最喜愛的愛羅尼亞豎琴(Aeolian harp)彈奏,配上舒伯特的旋律,便是一首抒情優美、扣人心弦之作。單是這一首曲子,舒貝爾與舒伯特的友誼就不會被遺忘。

《鱒魚五重奏》是舒伯特年僅22歲時創作的作品,第四樂章發展了藝術歌曲《鱒魚》中的旋律,由此得名。有意思的是,這首歌曲的本意是警告那些年輕婦人,小心上了年輕男子的鉤,但是在五重奏中,舒伯特沒有體現這樣的意思,而是想要喚起人們對鱒魚在水中嬉戲,以及鱒魚和漁夫之間“較量”的美好想象。

舒伯特一生共寫過15首弦樂四重奏,晚期的幾首以悲傷為主基調的四重奏情感豐富,和聲運用大膽而充滿新意,是浪漫主義全盛時期勃拉姆斯、甚至是理查·施特勞斯音樂的前奏。比如創作于1820年的《四重奏片段》(Quartettsatz),和《紡車旁的甘淚卿》均是舒伯特創作生涯的里程碑之作,展現了一個嶄新、獨特的舒伯特世界,可惜并未完成。如果舒伯特完成了這首弦樂四重奏,它必定是一首曠世佳作。

《A小調第十三弦樂四重奏》中的行板引用了戲劇配樂《羅莎蒙德》的旋律,展開全曲強烈的感傷氣氛。雖然其中不乏歡欣迷人之處,但全曲的感覺則是濃郁的灰暗憂郁色彩。

還有舒伯特的《第十四弦樂四重奏》“死亡與少女”,音樂充滿了黑暗壓抑和悲傷痛苦,使人感到無法承受與擺脫。

1822年下半年,舒伯特開始著手寫另一首新的交響曲,從此再未將其完成。這就是著名的《未完成交響曲》(Unfinished Symphony),舒伯特最受人喜愛的交響曲。

有人說,舒伯特的“未完成”交響曲,實際上是完成了。這前兩個樂章已經足夠包羅萬象,情感表達豐富全面,結構和形式完美無缺,再有任何第三、第四樂章都是狗尾續貂,畫蛇添足。更有人說,舒伯特已經完成了另兩個樂章,只是給遺失了。直到他去世30年之后,才有人聲稱,自己保存著舒伯特43年前給他的交響曲原稿。

還有人認為,這首交響曲的第四樂章就是舒伯特《羅莎蒙德》戲劇配樂中的間奏曲。

舒伯特保留了前兩個樂章的草稿,以及第三樂章快板的部分草稿,他顯然是想有一天完成全曲。舒伯特會將其暫時擱置的原因,也可能只是他又開始寫另一首新作品而已。11月他寫了凄美迷人的鋼琴作品《C大調幻想曲》,又稱為《流浪者幻想曲》(The Wanderer Fantasia)。

這首龐大的曲子旋律清新、極富裝飾技巧,活力充沛,已經自由流暢,指出了鋼琴技法的新方向。舒曼盛贊它是“獻給神的禮贊”。

我想幾乎沒有人會反對,給舒伯特的《C大調第九交響曲》冠以“偉大”的標題,絕對是實至名歸,盡管這個標題最初只是用來區分舒伯特的《C大調第六交響曲》“小巧”。長期以來人們認為本曲創作于舒伯特生命的最后一年1828年,其實早在1824年3月,舒伯特就在一封信中提到,他正在創作一部“宏大的交響曲(a grand symphony)”。

但是依照他舊有的習慣,這部交響曲的草稿又被擱置一旁。舒伯特在1828年3月對它做了些補充修改,并在3月完成。但是這首曲子從此不見蹤影,直到1839年舒曼訪問舒伯特之兄費迪南時發現了這部讓他“瞠目結舌”的作品,并由門德爾松在1839年指揮演出該曲。

1822年是舒伯特人生的轉折點,這一年他染上了梅毒,這在當時是不治之癥。之后,他的健康狀況不斷惡化,此時又恰逢他的歌劇創作遭遇失敗。承受身心痛苦和沮喪的舒伯特,放棄在歌劇舞臺上成名的企圖,全心投注于他擅長的藝術歌曲創作。

舒伯特短暫的一生創作了600多首藝術歌曲,奠定了他19世紀偉人的地位。這幾百首歌曲是對人類靈魂的手術刀式的檢驗,呈現了人類精神、情感、想象力的種種復雜的、不同程度的面相。街邊的乞丐、小販、戰場上歸來計程車兵,都是他的藝術歌曲所要表現的對象。他試圖把人類整個精神世界囊括進他的一首首樂曲中,而他采取的藝術形式卻是如此得短小、輕盈。

舒伯特的藝術歌曲雖然聽起來淺近,但是可一點也不淺薄,它同樣能夠承載厚重的東西。比如下面這首3分半長的《風琴師》(Der Leiermann),講述了一個卑微的音樂家、被社會所忽視的局外人的故事,為我們展示了這個世界的殘酷現實。它的旋律如此簡單,卻如此迷人,充滿著黑暗和憂郁。舒伯特就用這樣一首首精悍的藝術歌曲,向我們展示著那個時代的眾生相。

德國詩人繆勒(Wilhelm Muller)的詩集《美麗的磨坊女》(Die schöne Mullerin)正是一部舒伯特尋找已久的詩集:故事緊湊,富于人性,人物刻畫纖細,而且背景詳實。而且繆勒本人非常樂意看到他的詩被譜成歌:“我的詩若只是以白紙黑字的形式存在,它便不具有完整的生命……只有音樂才能賦予它生命,只有音樂才能喚醒我詩歌中蟄伏的生機。”

舒伯特的音樂的確賦予了它生命。《美麗的磨坊女》是藝術歌曲有史以來最凄美絕倫、感人肺腑的作品,從第一個音符到最后一個音符均是完美無缺。它也是音樂史上的一個重要轉折點,在舒伯特之前無人創作過此類套曲。詩與歌完全協調,渾然天成。

1827年冬天,舒伯特開始寫那部悲抑哀愁、絕望儼然的聲樂套曲的巔峰之作《冬之旅》(Winterreise)。這同樣是根據繆勒的詩創作的,舒伯特的音樂和原作一樣,《冬之旅》的故事并非以戲劇化手法展現,而是隱藏在詩詞的背后。故事發展線條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描述情緒轉變的細節。在旅程的前后來回之間,詩人和作曲家分別投入自我的感情,創作出絕美哀婉的作品。

《冬之旅》中第23首歌曲《幻日》,流浪者看到天上有三個太陽,內心的痛楚隨著意識到自己瀕臨瘋狂的情況更為沮喪。這種類似幻覺的絕望心境引導聽者進入最后一首歌《風琴師》。在創作這首曲子的時候,受梅毒困擾的舒伯特精神已漸失常。

雷爾斯塔及海涅作詞的藝術歌曲在舒伯特辭世后以聲樂套曲的形式出版,并由出版商定名為《天鵝之歌》(Schwanengesang)。

其實它并非是類似《冬之旅》那樣的聲樂套曲,只是數首歌曲的系列組合。雷爾斯塔作詞的歌曲優雅、明確、迷人。

而海涅作詞的七首歌曲則是在無意間導引出舒伯特內心的情感世界,每首詩都精確敏銳道地出了人類內在的情感。舒伯特的靈感和想象力在這些歌曲中發揮至極致。

BBC有一部講述舒伯特的紀錄片——《舒伯特的大愛與大悲》。“大愛與大悲”很好地概括了舒伯特白駒過隙般的一生。

偉大的藝術家都有一個理想的最高的藝術和人生境界,藝術是純粹的,現實不純粹。舒伯特如此熱愛生活,熱愛生命,但是父子失和、25歲身染梅毒,不久將離開人世,他熱愛著的一切就要從自己的世界消失殆盡——現實中總是布滿了種種不可逾越的阻礙,于是,大愛轉成大悲。或者說,正是因為有了這大愛,在殘酷的現實面前,悲傷才顯得愈加劇烈。

*部分內容參考《舒伯特》(偉大的西方音樂家傳記叢書)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8.02.16 20:43:02
5
舒伯特就是為音樂而生的!
發表于2018.02.12 17:06:00
4
218.020.227.***
218.020.227.***
發表于2018.02.12 17:05:11
3
050.028.191.***
050.028.191.***
發表于2018.02.09 03:01:09
1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41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