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背對遠方的一聲喟嘆
李夢 于 2018.01.30 14:46:19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之前在《樂·影系列:飄飄乎羽化而登仙 》[作者:李夢 ] 中介紹了喬懷特電影《贖罪》與德彪西的鋼琴曲《月光》,這次再來介紹這位英國導演的另一部電影《獨奏者》(Soloist)。

顧名思義,《獨奏者》講的是音樂家的故事。杰米·福克斯飾演的天才小提琴家納撒尼爾曾經就讀于知名的茱莉亞音樂學院,卻因患上精神分裂癥而輟學,最后淪落成為街頭賣藝的流浪漢。《洛杉磯時報》的記者史蒂夫(小羅伯特·唐尼飾)將納撒尼爾的故事寫入專欄,而兩人也透過彼此傾談及日復一日的相處,成為患難與共的好友。不過,納撒尼爾的精神疾病一直是兩人關系的阻礙,而整個故事也在“施救者”因無力改變現狀而將“被救者”送回精神病院時,悲涼收場。

喬懷特的幾乎全部電影,都樂意以古典音樂經典充當配樂,《獨奏者》自然不例外。看罷電影,我們除去對巴赫的無伴奏大提琴曲印象深刻之外,亦隨情節推演而重溫了另一位偉大德國作曲家貝多芬筆下的眾多不朽旋律。“樂圣”的第十五弦樂四重奏、第九交響曲以及大提琴奏鳴曲都曾出現在這部電影中,而其中重現次數最多的,非《第三交響曲》莫屬。

我們都知道,貝多芬這首著名的四樂章交響曲原本是獻給拿破侖的。后來,因為作曲家憤憤然于拿破侖逆勢稱帝,將譜面上的名字劃去,改為“紀念一位英雄”,故而,第三交響曲又被稱作“英雄”交響曲(Eroica)。這部交響曲的第二樂章(又名“葬禮進行曲”)數次出現在《獨奏者》中,可說是貫穿電影情節的主題旋律,亦暗示出片中主角、音樂天才納撒尼爾的悲劇命運。

“葬禮進行曲”的首次出現,在電影開篇處兩位主角初次見面之時。史蒂夫遠遠聽見小提琴奏出的悲涼琴音,被吸引,循著那琴音走過去,見到正站在貝多芬雕像下演奏的納撒尼爾。

而這段旋律的再次出現,在電影行進至大約四分之一處。當時,納撒尼爾正躺在床上,哼出這一樂章中段的旋律。在那個安寧的、略有些昏暗的空間中,天才的孤獨、落寞以及他與世俗生活的格格不入,借由旋律的綿延流淌,漸漸為觀者感知。這為電影后半段轉入悲劇敘事埋下伏筆,預示出一種絕望與蒼涼的情緒。

第二樂章在電影后半段又出現了兩次:先是在納撒尼爾與樂團的合作演出中,繼而是尾聲處回憶與現實的奇妙交疊。而且,兩段旋律的呈現都是不完美的:樂團合奏中,演奏大提琴的男主角因為精神疾病的困擾,神情恍惚,難以跟上其它樂手的節奏;另一段落中,納撒尼爾調音、準備演奏、發現自己無力演奏、繼而逃跑,這時的背景音樂中,本應演奏主旋律的大提琴缺位,其中的象征意味不言自明。原來,導演頻繁將貝多芬第三交響曲的第二樂章揉入情節中,不單為渲染悲傷寥落的氣氛,也有意用這段哀傷旋律比擬男主角晦暗卻又無力轉圜的運命。

“英雄”交響曲創作于1803年,正是貝多芬因患上耳疾而心灰意冷甚至寫下遺囑準備自殺的時期。貝多芬沒有自殺,稱“我的藝術把我拉回來”,繼而創作這部交響曲以明心智。這部四樂章交響曲固然宏闊浩大,但其中的第二樂章卻深沉哀傷,與其它三個樂章對比鮮明。聆聽這一樂章,我們想及電影中男主角的深沉心事,也為貝多芬奮力“扼住命運咽喉”的掙扎與痛苦而感慨喟嘆。

電影最末,男主角回家,遠離流浪漢的生活,可我卻覺得,流浪又何嘗不是他的夢想呢?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03
發表于2018.01.31 07:23:30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76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