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讀完的音樂史
盧? 于 2018.01.26 14:54:08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近年來,西方音樂史類書籍變得越來越厚。對一般愛好者來說,市面上幾乎沒有能夠輕松閱讀,進而了解音樂史流向的書。日本音樂學者、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教授岡田曉生,曾在神戶大學教授過9年西方音樂史,2005年他將自己的思路重新整理,用風雅又極具躍動感的文字,把西方音樂史融入到人類歷史的發展中,撰寫了能讓人一口氣讀完的音樂史《極簡音樂史》,“我寫本書時最大的愿望,就是讓一般讀者也能理解音樂史大致的流向。”該書中文版由尹寧翻譯,2017年7月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45歲寫的通史

“不論寫作對象是什么,只要寫通史,要么在40歲以前,要么到60歲以后。”一位教授日本美術史的朋友曾多次對岡田曉生說,一個人無法熟知所有的歷史階段,通史如果不寫于無知者無畏之時,就只能等到無所畏懼的階段寫了。而生于1960年的岡田曉生寫作《極簡音樂史》時正值45歲。“年輕時稍微有點知識,就會沉醉于無所不知的感覺,而到了這個年紀,越是學習,越感到所知是多么有限,自己是多么無知。現在,我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知識的漏洞、缺陷與偏頗,深深理解了一個人寫通史的可怕之處。”

但是對音樂史專業研究領域的細分化發展感到焦慮的岡田曉生,決意自己撰寫音樂史:“近年來,西方音樂史類書籍都是毫無例外地由數名作者合著,書也變得越來越厚,甚至有《巴洛克時代(上下)》這種書,連一個時代都被分成上下兩卷。如此大部頭書籍,對一般對愛好者來說,真的能理解嗎?能否把握音樂史發展路徑的全貌呢?更重要的是,外行不能理解的歷史到底有何意義?”岡田曉生要寫成一本讓一般讀者也能理解音樂史大致流向的書。

曾在神戶大學教授西方音樂史的岡田曉生,為了能夠勝任教學,學習了大量龐雜的專業知識,聽了許多中世紀到巴洛克時期的音樂CD,閱讀了大量樂譜和文獻。調入京都大學人文研究所工作后,埋頭研究自己的專業,但長此以往,怕會再次失去對音樂史整體面貌的關注。2005年2月,在中公新書編輯部編輯松室徹的建議下,岡田曉生再次全盤學習西方音樂史,于3月動筆,在4個半月內完成《極簡音樂史》全部書稿。這也是二人繼《歌劇的命運》后第二次合作。

結合歷史聽音樂

“對我來說,巴赫是一位在眾多方面都很難理解的作曲家。首先難以理解的是他音樂的抽象性……”岡田曉生在第三章《巴洛克——熟悉與陌生》中表達“巴赫的‘偉大’之我見”。敘述歷史時,岡田曉生并不怯于使用“我”的第一人稱敘事,作者的個人觀點在書中時而可見。“我們常見的音樂史,總是滿滿太多的最新資訊,太多的專業性,卻很少讓人們去理解音樂發展的流向和脈絡。這樣的歷史變得不再像歷史,退化成了單純的資訊收集。”岡田曉生最不希望見到講述者隱藏自己的主觀,偽裝出實證科學的客觀性。僅僅記錄某人某年某月于何處創作了什么曲子,這固然是客觀事實,但也毫無意義。而賦予事實意義的,只能是“我”的主觀看法。敘述歷史便意味著“我”與歷史的對話。歷史永遠都是“我理解的歷史”,只能是“有數種可能性的歷史中的一種”,正如德國音樂史學家漢斯·海因里希·埃格布萊希特說過的那樣,“不存在惟一的客觀歷史”。

比起“音樂史”,岡田曉生更愿意把該書看作“聽音樂的方法”的指導書。“任何音樂都需要合適的聽法。聽者帶著合適的情感,以合適的姿態,在合適的演出環境聆聽。無論多么精彩的音樂,場合不對都是空談。”岡田曉生在書中,偶爾超越音樂本身,言及音樂的文化史背景,盡可能地再現“什么人以什么心情,在怎樣的場合,在什么狀態下聽了那樣的音樂”。這樣的音樂從哪里誕生?它到底提出了什么樣的問題?生發出這種音樂的時代?處于歷史的哪個節點,接下來又會發生什么?聽音樂時如果能思考這些問題,那么聆聽的樂趣畢竟得到升華。岡田曉生想通過這本書向讀者傳達的,是可以結合音樂史去聆聽和欣賞音樂。

歐洲觀光指南

“上小學的時候,音樂教室的椈壑W掛著巴赫、莫扎特、貝多芬等音樂家的肖像。我一直覺得奇怪,所謂音樂就是指西洋音樂嗎?音樂只有200年的歷史嗎?岡田曉生把‘古典音樂’作為‘世界最強的民族音樂’,在歷史空間中書寫了這本書。拿到這本書后,我廢寢忘食地讀了起來,漸漸地封結在我心中的疑問消融了。”大阪大學教授鷲田清一說。“西方藝術音樂有一千多年歷史。古典音樂僅限于18世紀到20世紀初期這200年間出現的。如果將西方音樂的歷史比作河流,古典音樂充其量不過是長河的入海口。誠然,古典音樂的這200年,是河流最為壯觀美麗的時期,然而,這條河流從何處而來,又將流向何方呢?”岡田曉生表示,自己試圖向讀者講述的是西方藝術音樂史曾是怎樣的一條河流。

西方當然也有許多藝術音樂之外的音樂,但《極簡音樂史》追溯的是藝術音樂的起源。藝術音樂并非等于高級的音樂,也非等于西方古典音樂,而是指有藝術意圖的音樂,樂譜被設計過的音樂。這種“以設計和結構為出發點寫下的音樂”和民謠等音樂相比要規模宏大得多、復雜得多,這些特點源于藝術音樂被書寫的特征。岡田曉生提議讀者將《極簡音樂史》看作“歐洲觀光指南”:“去巴黎時找尋巴黎圣母院東派、肖邦、德彪西,去威尼斯則想到蒙特威爾第和維瓦爾第,去德國圖林根州,走在鄉下偏僻的小徑上,就想起巴赫……在這些體驗的背后看到‘西方音樂的歷史’。”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110.019.181.***
110.019.181.***
發表于2018.03.05 22:44:43
6
113.071.014.***
113.071.014.***
發表于2018.02.03 00:05:17
5
好書,已從京東購入,正在閱讀。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8.01.29 16:05:49
3
014.028.169.***
014.028.169.***
發表于2018.01.29 08:28:12
2
03

此帖使用VIVO X9提交
發表于2018.01.28 14:23:32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959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