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曲創作為何愛致敬?
劉小波 于 2018.01.19 15:16:46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當前流行樂壇致敬現象較為流行,國內外歌手的經典作品被頻頻致敬。前段時間,高曉松的歌曲《越過山丘》流行開來,這首歌曲與李宗盛發行于2013年的歌曲《山丘》相似,作者正是打著致敬李宗盛的旗號。這種致敬一方面顯示出這些歌曲的經典性,另一方面也顯現出當代樂壇創作的匱乏,只能回望經典。除了李宗盛,鄧麗君、梅艷芳、張國榮、黃家駒等逝去的明星也不斷被致敬,其他老一輩歌手也在各種場合以各種方式被致敬。然而,致敬并不只是對經典的紀念與回望,很多時候它都成為抄襲模仿的遮羞布。在資訊化時代,資訊太過透明,國內很多歌手吸取直接抄襲模仿的教訓,而改為致敬。歌手們并不潛心創作,頻頻參加各種娛樂節目、商業活動,陷入各種八卦糾紛之中,在創作力極度匱乏之時便采取這種致敬的方法。相比致敬國內歌手,致敬國外歌手更為流行。在當前流行音樂行業,國內歌手模仿致敬、挪用抄襲國外歌手屢見不鮮,這是全球化帶來的資訊便利和文化創意經濟全球化帶來的必然結果。

全球創意經濟導致了這樣一種趨勢:創意經濟中的藝術失去了與美學的內在聯系,對生存性(包括消費性)的關注取代了對思想性的發揮。對發展中國家而言,發達國家的藝術產品及其產業模式有著巨大的吸引力。國外流行音樂產業十分發達,尤其是歐美流行音樂成為全球音樂產業的標桿。在產業化過程中既涌現出了不少優質作品,也積累了大量的產業經驗,這些都被中國流行音樂產業進行復制與移植。小的方面如單部作品的模仿,大的層面如產業模式的移植。一直以來,中國流行音樂存在的弊病還沒有完全解決。主要表現為原創力不足。現代流行音樂的誕生采取的模式就是選曲填詞模式。這為以后中國流行音樂的原創不足埋下了伏筆。從學堂樂歌開始,大都選用歐美和日本的曲調填詞而成,一直影響到之后的創作。流行音樂本身是西方的強勢文化,很多國家尤其是發展中的國家都曾經歷了模仿歐美大國流行音樂的歷史階段。

即便到了當下,這種情況也沒有多大改觀,梳理一下中國流行樂壇就會發現,很多樂迷所熟知的歌曲并非原創,而是來自國外。例如S.H.E的成名專輯《Super Star》大部分歌曲是國外的旋律重新填詞。鄧紫棋的《后會無期》(鄧紫棋,2014)翻唱自史琪特·戴維絲的名曲《The End Of The World》,她的《紅薔薇白玫瑰》翻唱自BIGBANG成員太陽的名曲《眼鼻嘴》。其他歌手更是不勝枚舉,《我的天空》(南征北戰,2013)來自手稿樂隊(The Script)的《Hall Of Fame》,《嘻唰唰》(花兒樂隊,2005)改編自日本組合puffy的《K2G奔向你》。周峰的《夜色闌珊》(周峰,1984)旋律直接來自日本不能算是純原創,該曲改編自因幡晃的《夏??????》(《感謝夏天》)。譚詠麟的《遲來的春天》(曾獲1983香港十大勁歌金曲獎),張國榮版本則為《Good morning Sorrow》。《紅日》改編自立川俊之的《???大事》(《最重要的事》),由李克勤本人填詞,李克勤、譚詠麟演唱。陳慧嫻的《千千闕歌》和梅艷芳的《夕陽之歌》是日本藝人近藤真彥演唱的一首歌(《夕???歌》),由大津明作詞,馬飼野康二作曲。蔡淳佳的成名曲《陪我看日出》(蔡淳佳,2004)也非原創,該曲翻唱自日本沖繩歌姬夏川里美演唱的《淚光閃閃》。

張韶涵2016年發行的新專輯《全面淪陷》大部分是購買的國外流行金曲的曲子,重新填詞而成。《不害怕》是《Never Give Up》,《再見之前》是《This Is It》,《不后悔》是《Up In Flames》,《全面淪陷》(張韶涵,2016)改編自Braddon Williams的《I Wanna Hear You Say》,此外,整張專輯幾乎都是改編自歐美當時最流行的音樂。流行音樂的致敬失去了限度,借鑒模仿的勢頭大大蓋過了原創。更為嚴重的是,很多致敬還有盜版的嫌疑,如某歌手的絕大部分歌曲都被網友曝出是抄襲國外歌手的,有網友將他的歌曲與國外歌手作品進行對比,的確驚人地相似,這種所謂的致敬過了頭。模仿與抄襲似乎是中國很多的明星的特殊技能,在資訊如此暢達的時代,模仿與抄襲的風險越來越高,因為一不小心就會被識破,與其挖空心思抄襲,不如潛心創作。正如一條告誡所言:“希望華語樂壇那些機械模仿歐美時尚的歌星能少在舞臺上展示思想意識的蒼白裸體,而努力給自己穿上思想意識的時尚華服。”

再比如近期突然火爆的嘻哈音樂西方痕跡也十分明顯。目前中國的很多說唱音樂是非中文的,音樂人們從藝名到裝束打扮、音樂態度、音樂風格都以西方偶像為模板,進行整體移植,在直接移植的時候歌手們也常打著致敬的旗號。但是音樂形式的移植卻沒有相應的內容進行填充,兩者之間出現了溝壑。在國外,嘻哈音樂是來自底層的真實聲音,除了演唱方式,更多的是其中蘊含的說唱精神,無論是銳普的底層反抗,還是嘻哈的玩世不恭、對主流文化的抵抗等,這種音樂尤其產生的特殊土壤,可惜移植進來之后,只剩下空洞的外殼了,這些深受西方影響的音樂作品一方面無法展現任何的說唱精神,完全沒有說唱音樂的真正內涵,另一方面也沒有體現出自己的民族特色,這是中國目前說唱音樂的通病。中國音樂也一直有說唱的傳統,但并沒有得到很好地延續。

國外經驗直接移植的背后,是文化全球化的表征,是全球一體化進程中空間經濟和符號經濟發展的直接結果,這種移植是對意義本身的忽略,從而陷入一種商業迷途,這也是當代藝術與創意產業中的經濟與社會問題密切關聯而喪失了對審美準則的關注直接表現,意義的缺失某種意義上也是審美準則尤其是審美獨特性的缺失。

一味地用致敬代替原創不能保證中國流行音樂產業的可持續發展。當代流行音樂步入一個巨變時代,歌曲創作與出版仍是中心活動。鄭鈞百萬征集歌曲、《中國好歌曲》發掘原創人才、蝦米“尋光計劃”、優酷音樂“牛人頻道”、阿里音樂的“滾石原創歌手大賽”、百度“音樂人計劃”、網易云音樂的“石頭”計劃、咪咕音樂“音樂新生態”計劃,合音量的“T榜”等都是以優質內容為宗旨的,行業競爭的焦點最后還是要回到自己生產有競爭力的原創產品上來。

其實不只是流行音樂行業,當前整個大眾文化生產領域幾乎都是如此,原創力極度匱乏,創作者丟棄了基本的創作邏輯,各種打著致敬旗號的模仿抄襲層出不窮。正是粗放型發展模式對量的需求,使得很少有潛心創作的機會,如此惡性循環導致原創力極度匱乏。因為粗放型的發展模式對產品的需求量很大,但是并沒有相應的創作團隊,于是二度創作成為首選,很多文化產品直接從國外移植,而不去考慮是否符合中國的水土以及是否符合基本的創作規律。單純的移植國外經驗并不能保證流行音樂產業的健康發展。不論流行音樂怎樣發展演變,流行音樂以內容為王的宗旨不會變,音樂原創是所有音樂活動展開的第一前提,現成經驗的直接移植是一種商業投機,只能獲取短暫的收益,只有提升自己的原創力才是根本出路。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21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