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戴著鐐銬起舞
李夢 于 2018.01.04 14:30:19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如今已成經典的美國電影《肖申克的救贖》于1994年初上映時,票房并不盡如人意,在奧斯卡“最佳電影獎”的角逐上,又惜敗給當年大熱的《阿甘正傳》。但二十多年過去,這部片子的名氣與口碑不斷提升,甚至在知名影視網站IMDb的經典電影榜上超過《教父》系列,高居榜首。

《肖申克的救贖》之所以受歡迎,原因不難理解:其一,演員演技出眾,蒂姆·羅賓斯與摩根·弗里曼兩位實力派男星合力撐起一場年代跨度超過二十年的敘事,為此后不少相似題材的影片提供了范本;其二,影片通俗易懂,沒有曲折繁復的燒腦情節,沒有曖昧晦澀的隱喻,通篇描述發生在美國一座名為肖申克的監獄中犯人與獄卒間斗智斗勇的故事,以及堅信自己無罪的男主角安迪如何透過二十年的努力,一斧一鑿地挖出一條逃生密道,幫助自己與好友瑞德重獲自由。

單單一個“自由”,已能將《肖申克的救贖》推入勵志電影的行列。導演與編劇借監獄中的故事影射時事,將監獄、犯人及長官等等當作譬喻及象征的符號,借此闡述他對于體制和權力等社會議題的理解。無怪有人評價:人人心中都有一座肖申克監獄。將監獄當成整個社會縮影乃至個體內心之無形枷鎖的做法,無疑增強了影片的普適性,或也解釋了時移事遷之后,這電影仍在不斷被談論與被詮釋的緣由。

莫扎特歌劇《費加羅的婚禮》中的一段詠嘆調,作為配樂出現在電影中段,亦頗具象征意義。安迪不斷寫信給州議會,希望為監獄圖書館訂購一些唱片和圖書,終于得到應允。收到唱片后,興奮的安迪偷偷溜進廣播室,播放了一段莫扎特歌劇中的詠嘆調《微風輕輕吹拂》。整個監獄的人都聽到了這首曲子,被旋律中的曼妙與浪漫牽引,連不通樂理的瑞德也發覺,“在那一瞬間,肖申克監獄的每一個人都感受到了自由”。

如何表達獄中人對于自由的向往呢?借助旁白,或許顯得畫蛇添足;倒不如借由配樂,不著一言,意涵與姿態盡現。女高音二重唱綿長優美,充滿了期待與憧憬的意味,在監獄封閉的空間中恣意游走,與片中灰色的高晱H及高暀U被壓逼的、無自由的個體形成鮮明對照。而用來播放命令與指引并象征權力與威嚴的監獄廣播,此時也被消解了原本的意涵,成為自由與夢想的出口。

《費加羅的婚禮》是莫扎特三十歲那年創作的喜歌劇,是他成熟時期的作品,其中不少詠嘆調教人屢聽不厭,比如《你們可知道愛情是怎么一回事》《再不要去作情郎》,以及出現在電影中的《微風輕輕吹拂》。公爵夫人羅西娜與她的女仆蘇珊娜演唱這首二重奏時,正在籌劃一個捉弄公爵的計謀。花心公爵對蘇珊娜有意,收到消息暗夜與她在花園相會,卻不知是一場計謀。公爵被揭穿后羞愧難當,與夫人重修舊好,而蘇珊娜也得以嫁予心愛的費加羅,全劇以大團圓結局收場。歌劇中的男女以曲折經歷換來快樂結局,與電影中兩位男主角歷經種種艱難終于重獲自由的遭逢,倒也十分相似。

據說,莫扎特當年在維也納指揮《費加羅的婚禮》首演時,曾因題材敏感而引來不少貴族的不滿。他被迫多次刪改內容,以保證這部頗具諷喻意味的歌劇不致被雪藏。如果說《肖申克的救贖》中安迪與瑞德窮二十年之力,身陷囹圄卻仍不斷挑戰權力的邊界并找尋自由,那數百年前的作曲家在寫作那些激蕩著靈感的偉大作品時,又何嘗不是“戴著鐐銬起舞”呢?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96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