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臣》:?鑄奇情化丑為美的杰作
南郭子 于 2017.12.27 18:47:58 | 源自:www.soomal.com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10

“女人愛變卦,像羽毛風中飄,不斷變主意,不斷變腔調。”相信許多朋友在音樂會或文藝晚會里都聽過這首詠嘆調,其節奏輕快活潑,吟唱者仿佛搖身一變成為情場老手,以半帶幽默、半帶調侃的語氣,嘲諷某些世態人情,難怪一旦面世,即不脛而走。它來自威爾第歌劇杰作《弄臣》。

這部三幕歌劇1851年首演于威尼斯,故事背景是十六世紀的意大利,曼圖亞公爵俊朗孟浪,以玩弄女性為樂,不少朝臣的妻女先后受辱。主人公里戈萊托貌丑背駝,是公爵手下的弄臣,平日阿諛奉承,教唆公爵尋歡作樂,對其他朝臣的不幸無動于衷,人人恨之入骨,一位不甘心女兒受污辱的蒙特羅內伯爵更詛咒他,早晚也要像自己那樣承受作為父親的痛苦,這詛咒從此成了里戈萊托揮之不去的陰影,而他對愛女吉爾達最放心不下。吉爾達美麗純潔,在偶然機緣下,被喬裝成窮學生的公爵弄得神魂顛倒。朝臣們卻誤以為她是里戈萊托金屋藏嬌的情婦,設法把她擄劫,獻與公爵。里戈萊托無比悲憤,就雇傭刺客誘殺公爵,孰料人算不如天算,行刺計劃最終害死吉爾達。原來她深愛公爵,甘愿替他一死,結果給里戈萊托造成了無可挽回的悲劇。

身心扭曲,對人歡笑卻暗懷怨恨的一介弄臣,堂而皇之成為劇中的核心人物,不啻是對傳統歌劇的顛覆。該劇本由皮亞韋根據法國大文豪雨果的戲劇《逍遙王》改編,原著體現了雨果關于美與丑的辯證式美學思想,認為戲劇以及一般藝術都應該能夠像處理“美”的題材一樣處理“丑”的題材,或者像處理英雄人物一樣,以某些無論肉體或道德情操都殘缺不全、所作所為甚至令人反感的人物為主角。威爾第欣喜地發現,里戈萊托就是這樣一個理想的題材,“這個外表丑陋、可笑,而內心卻善良、熱情的人物登上舞臺,我覺得太棒了!”

威爾第創作本劇同樣飽含熱情,制造了不少亮點足以悅耳吸睛。一開始以簡短的前奏代替正式序曲,顯示了悲劇性,主題就是“詛咒動機”,此后曾反復出現,每次都讓里戈萊托感到不寒而栗。隨著劇情發展,逐漸顯露了這位小丑的復雜性,其內心充滿矛盾與悲憤。里戈萊托與刺客在街頭初遇,一段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旋律不無“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嘆,這位弄臣忍不住唱起《我倆都一樣》:“我用舌頭,而他用刀槍。我教人笑破肚腸,他制造死亡!”但他作為父親卻充滿慈愛,父女倆的首次二重唱,唱出了溫馨的親情,十分真摯感人。當他得悉朝臣們擄劫了愛女,就唱起《你們這些狗強盜》,初則怒不可遏,“你們不把她交還給我,我就要跟你們拼個死活”,繼而領會到自己勢單力薄,一變而為苦苦哀求:“她對我意味著整個世界,啊,把她還給我吧!”那變化多端的心理,刻畫得很細膩。或許作為某種反襯,吉爾達顯得格外純潔和天真,她在家里見到打扮成窮學生的公爵,唱起優美的詠嘆調《可愛的名字》,“我一切思想和愿望,總是跟隨你飛翔,對你死也不能忘!”旋律優美流暢,以帶有裝飾性的花腔技巧表現芳心竊喜的情狀,把懷春少女沉浸于柔情蜜意的幻想描摹得淋漓盡致。

第三幕更是高潮迭起,舞臺由一堵暀戴j開來,暀漪O兼作客棧的刺客之家,晱~是毗鄰河畔,里戈萊托故意帶女兒躲在窗下,讓她看到公爵一邊唱著《女人愛變卦》,一邊與妖冶的刺客之妹瑪達萊娜打情罵俏,隨后暀綵晱~四人唱起四重唱,可視為劇中劇,也是整部歌劇的高潮,作曲家先是逐一突出每一聲部,公爵與瑪達萊娜繼續相互調情,在另一邊廂,吉爾達明言傷透了心,里戈萊托則發誓要報仇雪恨,四人各懷心事,喜、悲、憤交織,戲劇性與炫技成分均令人嘆為觀止,后來四聲部合成一聲部,仿佛預示來自各人的生命熱情已匯聚為一股漩渦,將不可避免地把這些當事人卷入某種可悲的結局。至于劇終前的二重唱《在天堂里》,吉爾達懇求父親寬恕,里戈萊托則驚嘆“老家伙的詛咒已經應驗!”濃烈情感的渲染達到了最高潮。難怪當年雨果看到本劇在法國的演出后也贊不絕口,認為普通戲劇難以達到如此美妙的效果。

《弄臣》的錄制版本不少,筆者推介的這個影碟是1977年11月7日的演出實況錄像,由美國指揮大師、時任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音樂總監詹姆斯·萊文執棒其樂團及合唱團,幾位主演者也是實力名角兼多年老搭檔,如今已難以復制。飾演里戈萊托的是美國土生土長的男中音康奈爾·麥克尼爾(1922-2011),他是“大都會”的長期臺柱之一,嗓音渾厚、結實,論者評價甚高,認為他“在當世也許有不少對手,卻無人能出其右”,演活里戈萊托更是他的絕技,在“大都會”演繹逾百場次,包括他在該院的首度亮相。女主角吉爾達的扮演者,是羅馬尼亞女高音伊萊亞娜·科特魯巴斯,她1939出生于加拉塔,25歲已在布加勒斯特國家歌劇院首度登臺,隨后在多個國際聲樂比賽中奪冠。但最為人稱道的是,1975年她在極短時間內奉命飛往米蘭頂替弗蕾妮,臨近幕啟才趕到斯卡拉歌劇院扮演咪咪,一夜揚名天下知。她外形俏麗,氣質優雅,音質清亮,表情豐富,花腔技巧高超,演繹像吉爾達般柔弱而情深的女子格外嫵媚動人。有意思的是,她在現實生活中對己對人都要求嚴苛,曾在某次制作中與舞臺導演意見不合而拂袖離場。她一到50歲就急流勇退,在倫敦宣布淡出歌劇舞臺,從此專注于培養歌劇新秀,其同胞女高音、如今活躍于藝壇的安杰拉·喬治烏正是她的得意門生。至于西班牙男高音多明戈,無需筆者饒舌介紹,威爾第的歌劇更是他的拿手好戲,這回做大配角兼反派角色,飾演縱情逸樂的公爵,風流倜儻,嗓音飽滿華麗,更添迷惑性和說服力,真的讓人像吉爾達一樣,對他“又愛又恨”, 一曲《女人愛變卦》既罷,虛情假意之中隱含玩世不恭,難怪刺客之妹也為他怦然心動。

威爾第說過:“《弄臣》是我所寫的音樂中最好的一部,它的情節最富戲劇性,既緊張曲折,又有生活氣息,而且非常感人。”看完本影碟,你可以肯定他并非賣花贊花香,都是實話實說,也堪稱為?鑄奇情化丑為美的杰作。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03
發表于2017.12.29 15:28:56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78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