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飄飄乎羽化而登仙
李夢 于 2017.12.26 19:08:59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9.00/9

很難相信《贖罪》已經是整整十年前的電影了。片中女主角凱拉·奈特莉身著綠色露背晚裝從大宅的樓梯上翩然而下的場景,仿佛就發生在昨天。

關于《贖罪》,我是讀罷英國作家麥克尤恩的長篇小說,才遇見這同名電影。從忠于原著以及發揮電影敘事特征的角度來看,電影改編出人意料地成功,美中不足的是,書中那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寫看似瑣碎,卻為文本增添厚重與細膩之感,而落實在電影中則不免被大量刪減,唯有依靠戲劇化的情節以及敘事節奏上快慢與急緩的變化以撐住場面了。

所幸,片中音樂是一處亮點。當鏡頭語言在交代角色微妙心事的過程中略顯力不從心之時,音樂的適時出現對于畫面確是有益的補充。該片音樂由知名意大利籍作曲家馬里安奈利操刀,對于電影中每一處重要場景都有傳神地呼應。輯中共有15首曲目,僅有一首是他處借來,那便是出現在影片末段的鋼琴曲《月光》。

在古典音樂歷史上,有兩首以“月光”為名的曲目常常為人談論,一首是貝多芬創作于19世紀初的月光奏鳴曲,另一首則是出現在電影《贖罪》中、由法國作曲家德彪西于1890年完成的鋼琴小品《月光》(Clair de Lune)。

《月光》原本是《貝加莫組曲》的第三首,面世后相當受人喜歡,以至于常常被鋼琴家單拎出來演奏。這曲目之所以常演常新、屢聽不厭,倒不是因為它如同莫扎特或貝多芬等作曲家筆下的旋律那般易于哼唱并記誦,而是因為作曲家借由音符的流淌與堆疊,呈現出一重夜深人寂月光明的浪漫景致,每每引得聽者隨之浮想,久難釋懷,宛若蘇軾在《前赤壁賦》中寫過的那句:“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月光》出現在《贖罪》中,配合一段舊日戰時的黑白影像。這電影收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因妹妹布里奧妮的錯誤指控,相愛的男女主角被迫分離,繼而一前一后奔赴戰場,并雙雙在這場悲劇中死去,為妹妹留下綿延一生的追悔與歉意。電影以“戲中戲”的結構筑成,透過布里奧妮的視角拍攝。當晚年的她鼓足勇氣重提當年那場荒謬舊事,并在自己筆下的故事中為姐姐與愛人虛構了一個攜手共老的浪漫結局時,現實殘酷,終將那重幻夢戳破。

《月光》在此處出現,其中的琶音如波浪般一層層襲來,將塵世的痛苦與貪嗔都裹挾其中。全曲氣氛由安寧到激越再歸于沉靜,回環往復,愈發聽得人疏離落寞,既感慨于戰火無情,也為謊言、虛榮與貪婪加諸個體身上的重負而喟嘆深深。

說來甚巧,作曲家德彪西本人也如同電影中男女主角一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親歷者。眼見不義與晦暗,這個法國人再也無法滿足于僅僅用音樂呈現烏托邦式無塵雜的美了,他試圖以創作喚醒時人的家國情懷。在1915年發表的一篇隨筆文章《終于,只靠我們了》中,他這樣寫道:“偉大的慰藉人心的音樂界不久將要恢復其中斷的光榮任務了……經過戰火的考驗,音樂界將會變得更出色、更純潔、更堅強。”

可惜的是,彼時的德彪西已病疾纏身,再難實現藝術創作上的突破了。若作曲家得見百多年后的世人在一部描摹戰爭殘酷、渴求心性救贖的電影中,用上他的這首《月光》,想必也會深感欣慰吧。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電影結合古典樂的介紹,讓人可以慢慢看下去,順便連電影一起了解了。
發表于2018.01.03 09:52:31
4
218.075.061.***
218.075.061.***
發表于2018.01.03 09:51:33
3
壓軸曲目了。確實即使dm配樂非常精彩,還是被這首月光搶走了全部光彩?
此帖使用VIVO X5MAX+提交
發表于2017.12.28 01:03:06
1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13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