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導賞 非官方中文節目冊與唱片說明書
劉恩惠 于 2017.12.24 17:04:23 | 源自:www.soomal.com | 版權:原創 | 平均/總評分:09.50/133

數碼多獨家首發,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

  • 特別申明:數碼多已經連續多年獨家發布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導賞系列文章。在過去幾年時間里,我們屢次發現有媒體或個人在撰寫與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相關的文章時,或在進行新年音樂會直播、錄播的過程中,直接引用、抄襲本系列文章的大量內容而未注明出處。數碼多一貫樂于在尊重原始出處的前提下提供免費的咨詢,因此轉載本文請務必注明作者和出處;如需引用本文內容但不方便、不愿意注明出處,請至少先征得本文作者同意,否則將視為侵權。可通過文章最下方評論欄留言的方式提出內容引用申請,作者會定期關注并回復。謝謝配合。

一年一度的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又近在眼前。2018年元旦,七十六歲的意大利指揮大師里卡爾多·穆蒂(Riccardo Muti)將再度回歸。人們一度以為在這一舉世矚目的年度音樂盛會上不會再出現他的身影,因為穆蒂曾在接受采訪時公開表示,2004年是他最后一次指揮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最終,大師還是食言了。顯然,樂團非常希望這位從藝近五十年、曾四度執棒新年音樂會的資深指揮家再次“老將出馬”,穆蒂也不想拒絕來自維也納愛樂的這份盛情。對于熱愛他的聽眾而言,這個消息無疑令人興奮;對于廣大樂迷來說,則又多了一次品味穆氏維也納舞曲的絕好機會。而這樣的機會恐怕也很難再有下一次了,因為在2017年11月的一次媒體訪談中穆蒂表示,2018年可能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制造商=CANON;型號=CANON EOS-1D MARK III;版權=漏 Todd Rosenberg Photography 2008;攝影師=漏 Todd Rosenberg Photography;焦距=300毫米;光圈=F2.8;測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2000;白平衡=手動;曝光補償=0.0EV;曝光時間=1/80秒;曝光程式=手動模式;場景類型=標準;日期=2009.01.16 20:25:29

回顧穆蒂的前四次亮相,除了2000年大病初愈狀態一般外,1993年、1997年和2004年都頗為成功,特別是前面兩屆。雖然并不是每位樂迷都會喜歡他在指揮臺上那種拿腔拿調的儀態,但也無法否認,穆蒂棒下的這些維也納舞曲,有許多令人難忘的精彩演繹,尤其是對冷門圓舞曲的挖掘和詮釋,常被樂迷津津樂道:1993年的《公眾圓舞曲》和1997年的《發動機圓舞曲》堪稱經典。

時隔十四年之后,穆蒂將和樂團一起為大家準備怎樣一套節目呢?答案已經揭曉——所有十九首作品來自五位作曲家之手,除了阿爾馮斯·齊布爾卡(Alphons Czibulka)之外,其他都是新年音樂會的老熟人。如果就此認定這次的曲目安排缺乏新意,那您顯然低估了穆蒂和維也納愛樂的探索精神;可以肯定的是,和過去幾年一樣,2018年我們仍然有機會聽到多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首演曲目。

仔細研究之后,我悄悄發現指揮和樂團在選擇和編排2018年演出曲目時確定了兩條重要的線索——“重回1868年”和“致敬意大利”。前一條線索讓聽眾有機會集中欣賞到施特勞斯兄弟在整整一百五十年前創作完成的六部優秀曲目,包括約瑟夫·施特勞斯的《維也納壁畫圓舞曲》、《投遞快速波爾卡》以及小約翰·施特勞斯的《魔彈快速波爾卡》、《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城市與鄉村瑪祖卡波爾卡》、《電閃雷鳴快速波爾卡》。而后一條線索多少與意大利指揮穆蒂的回歸有關,這條線索通過《威廉·退爾加洛普》、《薄伽丘序曲》、《假面舞會四對舞》、《南國玫瑰圓舞曲》等被串聯起來。毫無疑問,這是一份經過悉心策劃的豐盛“菜單”。

—— 曲 目 單 ——

  • 上半場

    1、Johann Strauss II:Einzugsmarsch aus der Operette "Der Zigeunerbaron"
    小約翰·施特勞斯:入城式進行曲(選自輕歌劇《吉普賽男爵》)

    2、Josef Strauss:Wiener Fresken. Walzer,op.249
    約瑟夫·施特勞斯:維也納壁畫圓舞曲

    3、Johann Strauss II:Brautschau. Polka,op.417
    小約翰·施特勞斯:相親波爾卡(選自輕歌劇《吉普賽男爵》)

    4、Johann Strauss II:Leichtes Blut. Polka schnell,op.319
    小約翰·施特勞斯:輕如鴻毛快速波爾卡

    5、Johann Strauss I:Marien Walzer,op.212
    老約翰·施特勞斯:瑪麗安圓舞曲

    6、Johann Strauss I:Wilhelm Tell Galloppe,op.29b
    老約翰·施特勞斯:威廉退爾加洛普

    下半場

    7、Franz von Suppe:Ouverture zu "Boccaccio"
    弗朗茨·馮·蘇佩:薄伽丘序曲

    8、Johann Strauss II:Myrtenbluten. Walzer,op.395
    小約翰·施特勞斯:桃金娘花冠圓舞曲

    9、Alphons Czibulka:Stephanie-Gavotte,op.312
    阿爾馮斯·齊布爾卡: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

    10、Johann Strauss II:Freikugeln, Polka schnell,Op.326
    小約翰·施特勞斯:魔彈快速波爾卡

    11、Johann Strauss II:Geschichten aus dem Wienerwald. Walzer,op.325
    小約翰·施特勞斯: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

    12、Johann Strauss II:Fest-Marsch,op.452
    小約翰·施特勞斯:慶典進行曲

    13、Johann Strauss II:Stadt und Land. Polka mazur,op.322
    小約翰·施特勞斯: 城市與鄉村瑪祖卡波爾卡

    14、Johann Strauss II:Un ballo in maschera.Quadrille,op.272
    小約翰·施特勞斯: 假面舞會四對舞

    15、Johann Strauss II:Rosen aus dem Suden. Walzer,op.388
    小約翰·施特勞斯:南國玫瑰圓舞曲

    16、Josef Strauss:Eingesendet. Polka schnell,op.240
    約瑟夫·施特勞斯:投遞快速波爾卡

    加演

    17、Johann Strauss II:Unter Donner und Blitz.Polka schnell, op.324
    小約翰·施特勞斯:電閃雷鳴快速波爾卡

    18、Johann Strauss II:An der schonen blauen Donau.Walzer,op.314
    小約翰·施特勞斯:藍色多瑙河圓舞曲

    19、Johann Strauss I:Radetzky-Marsch,op.228
    老約翰·施特勞斯:拉德茨基進行曲

—— 上 半 場 ——

音樂會的開場曲是小約翰·施特勞斯創作的《入城式進行曲》,選自他最杰出的輕歌劇之一《吉普賽男爵》。在這部劇作的第三幕,維也納民眾聚集在科倫特納門廣場迎接本國軍隊凱旋歸來;當大部隊抵達時,伴隨著人群的熱烈歡呼,這首昂揚振奮的進行曲成為士兵入城時的背景音樂。在歌劇演出中,《入城式進行曲》是配有歌詞、以樂隊加合唱形式呈現的,但在如今的音樂會上,它都以純器樂方式被奏響,銅管樂器和小軍鼓對作品氣質的營造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值得一提的是,這將是近三十年來,《入城式進行曲》第四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曲目單中,它由此在這一題材類型中脫穎而出,成為除壓軸節目《拉德茨基》之外,最熱門的進行曲。在過往的演奏中,年度指揮家對小軍鼓演奏的個性化要求會直接影響這首進行曲所呈現出的風貌,梅塔、楊松斯、巴倫博伊姆棒下的三個版本可謂各具特色,此番穆蒂與愛樂樂團的合作同樣令人非常期待。

回顧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歷史,在開場曲之后安排一部之前從未亮相過的冷門圓舞曲是十分常見的。在往年的先例中,1995年的《維也納兒童》、1998年的《夜蛾》、2002年的《狂歡使者》、2007年的《意氣風發的人》以及2009年的《東方童話》等都給聽眾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2018年,穆蒂和樂團則在這個位置選擇了約瑟夫·施特勞斯的《維也納壁畫圓舞曲》。對于首次聆聽的觀眾,這首充滿著明亮光澤的曲子,或許會讓許多人一聽鐘情甚至為它著迷;而對于有過聆聽經驗的樂迷,此曲能交由維也納愛樂樂團來演奏,同樣具有非同一般的吸引力。

《維也納壁畫圓舞曲》寫于1868年,這一年的7月28日在維也納人民公園初次與聽眾們見面。約瑟夫曾是一名頗具天賦的素描畫家,在以音樂作為自己終身職業之前,他當過建筑工程師,作圖畫畫是其另一大藝術愛好。這首圓舞曲并不是某幾幅維也納壁畫的具體音樂形象,作曲家只是希望借助這個標題,來表達自己對于維也納城內無處不在的精美壁畫的欣賞與喜愛。樂曲有一個舒緩而柔美的序奏,隨后的那幾首優美的小圓舞曲無疑證明約瑟夫·施特勞斯在創作此曲時,腦海中涌現出了許多非凡樂思。與作曲家此前寫下的《譫妄》、《天體樂聲》等名作相比,《維也納壁畫》在旋律的豐滿度與結構的緊湊感上存在一些差距,因此沒能躋身約瑟夫·施特勞斯最一流圓舞曲的行列,這或許也是它長期沉寂的原因之一。但相信在經歷了2018年元旦的演出之后,這首非常好聽的樂曲一定會獲得更多人的青睞。

隨后上演的《相親波爾卡》與輕歌劇《吉普賽男爵》同樣有關,曲子的標題源于歌劇第一幕中青年男女按照習俗進行“蛋糕相親”的場景。不過小約翰·施特勞斯并沒有使用相親場景時的唱段,而是摘取了第一幕中頗受歡迎的詠嘆調《我最討厭讀書寫字》和第二幕中非常著名的一段三重唱《所以只能不斷地敲啊敲》中的旋律,后者也被作曲家用在了這部輕歌劇的序曲中,資深樂迷們一定不會感覺陌生。事實上,小約翰利用《吉普賽男爵》的精彩音樂片段一共改編出六首管弦樂(在其作品目錄中編號417至422),其中排在最前面就是《相親波爾卡》,緊隨其后的則是曾多次在新年音樂會上亮相的《珍寶圓舞曲》。這些曲譜,為小約翰·施特勞斯帶去了不菲的收入,但作曲家其實只是稍稍對現成的歌劇創作進行了一些改動而已。

在充滿活動力的《輕如鴻毛快速波爾卡》之后,我們將聽到老約翰·施特勞斯的《瑪麗安圓舞曲》,這是它第一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雖然被稱為“圓舞曲之父”,但老約翰的圓舞曲長期以來一直不是這臺賀歲演出的熱門之選——1979年到2018年,總共只有五部作品入圍過曲目單,出鏡率遠遠低于自己的兩個兒子。但如果我們將時光倒轉回老約翰·施特勞斯藝術生涯的巔峰期,聽眾們對于其作品的熱烈反響是今天無法想象的。這首《瑪麗安圓舞曲》首演于1847年7月20日,此時作曲家的三個兒子都尚未成器——小約翰剛剛開始在音樂創作上小試身手,約瑟夫還在做建筑師,愛德華則還沒有成年,老約翰才是當時維也納人心目中最杰出的舞曲大師之一。當地報紙和演出海報事先預告了這部新作即將與大家見面,引得聽眾慕名而來;當天的首演大獲成功。與后生們那些奢華而瑰麗的圓舞曲相比,老約翰的作品聽上去會略有點“小家子氣”,但其獨特的沙龍韻味也有迷人之處;在這首《瑪麗安圓舞曲》中,豎琴在整個樂隊中起到了很好的調色作用。相信在穆蒂老道的指揮下,維也納愛樂會讓老約翰這部塵封已久的作品煥發出新的光彩。

2018年是焦阿基諾·羅西尼(Gioacchino Rossini)逝世150周年,音樂會將在上半場結束前,用一首老約翰·施特勞斯的《威廉·退爾加洛普》來表達對這位偉大意大利歌劇作曲家的敬意。這首快速加洛普選用了羅西尼著名的《威廉·退爾序曲》終曲部分那令人激動的進行曲主題,這種直接引用他人作品片段的做法在當時非常流行,你可以說這是投機取巧,也可以將其視為向原曲、原作者表達敬意的特殊方式。老約翰·施特勞斯的動作非常迅捷,歌劇《威廉·退爾》在巴黎首演后的三個月(1829年11月),他就在維也納出版了這首加洛普舞曲,在那個通訊和傳媒并不發達的年代,這算是很高的效率了;當然作品本身的創作難度也不大,核心旋律都是拷貝來的,配器技巧也很簡單。《威廉·退爾序曲》在維也納的正式首演一直要到第二年3月才實現,老約翰以自己敏銳的眼光,搶先一步將原曲中這段堪稱西方歌劇文獻最為膾炙人口的旋律介紹給了維也納聽眾,自己則小賺了一筆。

—— 下 半 場 ——

下半場演出將在《薄伽丘序曲》中拉開帷幕,這是弗朗茨·馮·蘇佩的作品連續第二年出現在曲目單上,包括2018年在內的近六屆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蘇佩的輕歌劇序曲四度入圍,足見其受歡迎程度。《薄伽丘序曲》在當代并沒有得到重視,錄音屈指可數,但《薄伽丘》這部三幕輕歌劇在誕生之后卻為作曲家本人帶去過極佳的聲譽。劇中主人公以十四世紀意大利詩人、《十日談》的作者喬萬尼·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為原型,講述了薄伽丘追求意中人菲阿美達并圓滿成婚的喜劇故事。此劇1879年2月1日在維也納卡爾劇院首演并迅速走紅,蘇佩認為此劇是自己創作生涯中的一座巔峰。與2017年新年音樂會上演的那首《黑桃皇后序曲》有些類似,《薄伽丘序曲》也擁有一個帶幾分神秘色彩的引子,隨后作曲家選取了劇中幾個著名唱段的旋律,音樂情緒不斷升溫,最后在輝煌燦爛中收尾。僅就現場感染力而言,《薄伽丘序曲》并不遜色于蘇佩的那些熱門管弦樂。

在小約翰·施特勞斯龐大圓舞曲作品群中,編號為395的《桃金娘花冠圓舞曲》并不常演。它是作曲家為慶祝1881年5月10日比利時公主史蒂芬妮和奧匈帝國皇太子魯道夫的皇室婚禮而特別創作的,同時也是小約翰為維也納男聲合唱協會所構思的一首合唱作品。魯道夫皇太子或許您不熟悉,但他的母親伊麗莎白女公爵想必您不會陌生,她有一個知名度更高的稱呼——茜茜公主。這部圓舞曲1881年5月8日在維也納的普拉特公園進行首演,這期間恰好是公園的“桃金娘花節”,而桃金娘花冠又是當時新娘婚禮裝扮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原來的計劃中,奧匈帝國皇帝弗蘭茨·約瑟夫一世將與新婚的魯道夫皇太子夫婦一同親臨現場,但他們卻遺憾地被堵在了路上,因為成千上萬的民眾也在爭相擠入普拉特公園。小約翰·施特勞斯親自指揮樂團和歌唱家們一起完成了首演,并毫無懸念地又一次收獲了無比熱烈的歡呼聲。在創作《桃金娘花冠圓舞曲》時,作曲家不僅要針對新婚祝福這一主題來考慮曲子的格調,同時也要顧及人聲在音樂中的作用,由此造就了這部圓舞曲溫婉和煦的氣質,與小約翰早年寫下的另一部名作《檸檬樹花開的地方》有異曲同工之妙。鑒于2018年并沒有合唱演員參與新年音樂會演出,元旦當天上演的將是純器樂版本。

隨后亮相的《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同樣與1881年的那次皇室婚禮有關,曲名中的“史蒂芬妮”所指的正是那位比利時新娘。這顯然不是巧合,而是一個刻意的安排。1880年,作曲家阿爾馮斯·齊布爾卡(Alphons Czibulka)為了祝賀魯道夫皇太子與史蒂芬妮公主訂婚,創作了這首小品并題獻給公主。這位軍人出身的音樂家,并不為國內聽眾所熟知,他一生出版過將近四百部音樂作品,真正留下的杰作相當有限,《史蒂芬妮加沃特舞曲》算是其中之一,甚至曾被譽為“十九世紀最受歡迎的沙龍音樂作品之一”。因為這首舞曲,齊布爾卡有幸成為1941年以來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的第30位作曲家。

雖然備受音樂家們的祝福,但魯道夫和史蒂芬妮的婚后生活卻并不美滿,在生下一個女兒之后兩人的感情日漸疏離,魯道夫不僅有很多風流韻事,還曾動過離婚的念頭;這位奧匈帝國的皇儲,最終在1889年和他的情婦一同殉情自殺,去世時年僅三十歲。

兩首柔情蜜意的“愛情之歌”后,無疑需要用一首快節奏的作品來調節一下氣氛,這里選用的是小約翰·施特勞斯的《魔彈快速波爾卡》;這也是近三十年以來,它第三次出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以這首曲子為起點,音樂會將進入重溫經典的時段。《魔彈》創作于1868年,也是整場演出中第二部誕生于1868年的作品;這一年7月下旬,在維也納普拉特公園將舉辦一場與射擊比賽有關的盛大慶祝活動,小約翰·施特勞斯的音樂自然是活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為此作曲家寫下了這部新的快速波爾卡,并且在內容上迎合了“射擊”這一主題。7月27日,《魔彈》被作為特別加演曲目首次亮相,為現場觀眾送去了極大的驚喜。第二天,該曲又在維也納人民公園里的音樂煙花晚會上再度上演,收獲了更加熱烈的掌聲。有意思的是,我們前面已經介紹過的《維也納壁畫圓舞曲》也是在7月28日的這場煙火晚會上初次與觀眾見面的。

對于這部編號為326的作品,國內的老一代音響發燒友們想必不會感到陌生——在那張著名發燒碟《Ein Straussfest II》中,TELARC唱片公司特意為這首《魔彈》配上“真槍實彈”的效果,雖然如今聽起來顯得有點“狗血”,但在當年可是此唱片的賣點之一。而在1991年克勞迪奧·阿巴多指揮的那次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當《魔彈快速波爾卡》接近尾聲時,定音鼓手和一名低音大提琴師舉起長槍朝天射擊的片段,也足以讓心臟不好的聽眾大吃一驚,當年的實況錄音非常高保真地保留了那驚心動魄的幾秒鐘。此番,同樣來自意大利的穆蒂先生,是不是也會借這首曲子搞出點小花樣呢?讓我們拭目以待。(然而最終并沒有)

重溫經典時段的下一部作品是《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圓舞曲》,這是近三十年以來這部杰出創作第六次登陸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舞臺,它得以和《皇帝圓舞曲》、《天體樂聲圓舞曲》一起,并列成為1987年以來,除《藍色多瑙河》之外演出次數最多的圓舞曲。在小約翰·施特勞斯所有知名圓舞曲中,《維也納森林的故事》應該是與奧地利民間音樂聯系最為緊密的一部,在結構和主題發展的變化上也有很大的創新,奠定了它可與《藍色多瑙河圓舞曲》相提并論的非凡地位。作品序奏和尾聲部分的連德勒舞曲充滿著淳樸的鄉村氣息,讓這首曲子在氣質上更加貼近自然;已進入創作成熟期的作曲家,在五首小圓舞曲的旋律創作中靈感迸發,筆觸優美、流暢而又詩意盎然,對森林美景進行惟妙惟肖刻畫的同時,賦予樂曲極其生動而又鮮活的表現力。第一次公開演奏時,在現場聽眾的一再要求下,曲子一共被重演了四次;這已經不是一首簡簡單單供人們跳舞的配樂,而是一部令人神往、沁人心脾的音詩。

《維也納森林的故事》上一次亮相新年音樂會是在2014年,對于這個舞臺,四年的間隔時間真不算長,所以有人認為演奏這首圓舞曲是穆蒂的執意要求,畢竟對于指揮家而言,這首作品的吸引力是不言而喻的。而回顧其創作背景時我們會發現,這其實又是一部問世于1868年的曲子,2018年恰逢其誕生150周年,這同樣是它再度上演的重要理由。無論出于何種原因,經典作品不怕反復重演;期待在穆蒂的棒下,這首大熱曲目能夠呈現出比以往更為精致、典雅的細節。唯一的懸念在于,古老的齊特琴是否也會像四年前那樣出現在當天的舞臺上呢?希望答案是肯定的。(答案確實是肯定的)

1996年元旦,維也納愛樂樂團在洛林·馬澤爾的指揮下,首次將《慶典進行曲》介紹給新年音樂會的觀眾,這首大氣沉穩、氣勢不凡的開場曲,無疑為那場音樂會開了個好頭;二十二年之后,《慶典進行曲》將再次奏響。其實它也是音樂家為一對新人結合所送上的賀禮——1893年4月,保加利亞王子斐迪南和波旁-帕爾馬公主瑪麗亞·路易莎喜結連理;作為王子的好友,小約翰·施特勞斯為此專門寫了兩個曲子,一首是《婚禮輪舞圓舞曲》,另一首就是《慶典進行曲》。根據文獻記載,1893年6月4日的維也納普拉特公園,一支500人規模的軍樂隊完成了這部作品的首演,報刊評論員們對這首全新進行曲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五個月之后,在如今新年音樂會的舉辦地——維也納金色大廳,作曲家親自擔任指揮,讓《慶典進行曲》第一次在完整管弦樂隊的演奏下,以新的面貌呈現在聽眾面前。

接下來我們即將迎來全場演出中第四部在1868年誕生的作品——小約翰·施特勞斯的《城市與鄉村瑪祖卡波爾卡》。1867年小約翰前往英國期間與自己的夫人在倫敦郊區居住了很長一段時間,夫婦倆非常享受鄉村生活平和而舒適的感覺,因此他們決定在維也納西郊的席津(Hietzing)、距離美泉宮不遠的地方,購置一幢鄉間別墅。喧囂浮躁的城市生活與平靜質樸的鄉村體驗無疑有著極大的反差,在這一靈感的啟發下,小約翰寫下了這部精美可人的舞曲。音樂所重點描繪的無疑是作曲家對于鄉村生活的流連和贊美,因為它通篇洋溢著一種從容不迫、和煦安詳的氣息,在配器上也頗為用心,將瑪祖卡波爾卡舞曲的特點發揮到極致。

如同老約翰·施特勞斯曾經寫過《威廉·退爾加洛普》,他的長子在幾十年后也對另一位意大利音樂大師朱塞佩·威爾第(Giuseppe Verdi)的歌劇作品進行了改編,出版了自己的又一部舞廳熱門曲目,這就是接下來要登場的《假面舞會四對舞》。此前這部作品唯一一次在新年音樂會亮相是在1988年,當時的年度指揮同樣來自意大利。回想起來,三十年前的那次演奏著實精彩——阿巴多采用了令人目眩的速度,樂團也展現出了驚人的技巧并爆發出超乎尋常的熱情;為了讓演奏更加緊湊、刺激,指揮和樂團對曲譜略微做了刪節,去掉了拖沓冗長的部分,獲得了非常理想的效果。有此珠玉在前,此番穆蒂和樂團的新一代成員們似乎面臨一個不小的挑戰;至于他們會按照作曲家的原譜來演奏,還是沿用三十年前的那個刪節版本,這只能留待演出當天才能揭曉了。(最終穆蒂選擇了完整版本)

下一首曲目仍然與意大利相關,作品編號388的《南國玫瑰圓舞曲》是小約翰·施特勞斯題獻給當時意大利國王翁貝托一世的,曲名中的“南國”也通常被后人猜測是位于南歐地區的意大利或是西班牙。樂曲的旋律與這兩個國家并無多大關系,而是出自作曲家1880年完成的輕歌劇《Das Spitzentuch der Königin》(常被譯為《女王的花邊手帕》或《皇后的蕾絲手帕》)。這種“移花接木”是小約翰的慣常做法。得益于被選中的唱段都極其動聽,《南國玫瑰圓舞曲》有幸成為此類歌劇改編作品里非常出挑的一部。在構思這部歌劇的重要唱段時,小約翰投入了巨大熱情、耗費了很多精力,《南國玫瑰》中第一段小圓舞曲所引用的《總在我腦海中浮現》副歌部分就被反復重寫了十二次之多。好在這份辛勞換來了回報,《南國玫瑰》的受歡迎程度足以位居小約翰·施特勞斯最成功的十部圓舞曲之列。在博斯科夫斯基執掌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年代,這首作品是演出的常客,而2018年元旦的這次的演奏則將是二十年以來它第三次登上這一迎新賀歲的舞臺。

《南國玫瑰》是一首抒情而又明快的曲子,它的序奏不像《維也納森林的故事》那樣精耕細作,卻以短小的篇幅巧妙地將樂曲后面那幾個極具代表性的主題揉捏到一起,并獲得了極好的鋪墊效果。四首小圓舞曲均由相映生輝的兩個主題構成,其中以B大調第二小圓舞曲最深入人心,極具歌唱性的柔美旋律無疑是標志性的。結束部同樣寫得很出色,在一個出人意料的全新主題之后,快速再現了第三、第一和第四圓舞曲的片段,最后在一派歡欣熱烈的氣氛中圓滿落幕,這的確是一個極具感染力的尾聲。

音樂會最后的正式曲目是約瑟夫·施特勞斯的《投遞快速波爾卡》(也有譯為《讀者來信快速波爾卡》的),沒錯,又一首1868年寫成的曲子,這是作曲家為這一年的狂歡節舞會特別創作的。值得一提的是,在整整二十年之前,穆蒂就曾與樂團一起將這首俏皮活潑的快速波爾卡作為1997新年音樂會的第一首加演曲目奉獻給聽眾,當年那一氣呵成的瀟灑演奏贏得了在場觀眾的一片歡呼和贊嘆。在闊別二十年之后,穆蒂將再次把《投遞快速波爾卡》帶回這里,無疑具有特殊意義。

接下來,演出將進入加演環節,直到這里,貫穿整場音樂會的“重回1868年”主題仍在繼續。第一首加演曲《電閃雷鳴快速波爾卡》依然是一部1868年誕生的作品,是小約翰·施特勞斯為維也納藝術家協會主辦的一個舞會特別創作的。有趣的是,當時主辦方希望作曲家以“流星”為題創作一部波爾卡舞曲,小約翰也欣然應允,但留存下來的作品目錄里卻并沒有《流星波爾卡》。比較可靠的一種說法是,在寫完并首演之后,小約翰對樂譜進行了較大的改動,使管弦樂版本具有更強烈的戲劇效果和更鮮明的音樂表現力,同時將標題換為更加直觀和貼切的《電閃雷鳴》。

這首描摹生動、效果火爆的曲子,迅速成為作曲家最受歡迎的快速波爾卡之一,也位居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最熱門曲目之列——從1987年算起,這將是它第六次亮相。《電閃雷鳴快速波爾卡》對于現場氣氛的煽動具有天生的魔力,指揮家們也熱衷于用這首小品來制造一些噱頭——1987年,伴隨著樂曲結束時的一聲“槍響”,卡拉揚假裝中彈的場景想必很多樂迷都還記憶猶新;1992年,小克萊伯與樂團的合作頗有“迅雷不及掩耳”的氣勢,收尾時則故意把曲子的最后一個音拖得特別長,音符尚未落定,觀眾們就已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歡呼鼓掌起來;1999年馬澤爾更是直接參與了打擊樂聲部的演奏,夸張的表演令人忍俊不禁。雖然從以往的表現來看,穆蒂并不是一個喜歡在指揮臺上展現幽默感的人,但我們仍有理由相信,他會利用這首曲子將演出推向高潮。

在壓軸節目《藍色多瑙河圓舞曲》《拉德茨基進行曲》被奏響之前,按照慣例指揮家會帶領樂團向觀眾們致以新年問候,穆蒂是一位喜歡利用這個環節表達自我觀點的指揮家,2000年和2004年他都發表了“賀歲演講”,不知在2018年元旦他是否仍有這個興致?(最終穆蒂并沒有發表長篇大論)

—— 1987-2018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熱門曲目排行榜 ——

按照歷年的慣例,在文章的最后我們要對1987年以來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熱門曲目排行榜進行一下更新。在圓舞曲榜上,《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得以與《皇帝圓舞曲》、《天體樂聲圓舞曲》一起并列亞軍,他們都亮相過6次。波爾卡舞曲榜中,《電閃雷鳴快速波爾卡》終于在六部作品中脫穎而出,獨占季軍寶座。歌劇序曲榜單沒有發生變化。從今年開始,增加進行曲榜,除了《拉德茨基》毫無懸念領跑榜單外,《入城式進行曲》以4次亮相的成績位列亞軍,第三名是《波斯進行曲》。

  • ●圓舞曲榜

    冠軍:32次——小約翰·施特勞斯《藍色多瑙河》作品314號(1987年-2018年)
    亞軍:6次(三首并列)——小約翰·施特勞斯《皇帝》作品437號(1987年、1991年、1996年、2003年、2008年、2016年);約瑟夫·施特勞斯《天體樂聲》作品235號(1987年、1992年、2004年、2009年、2013年、2016年);小約翰·施特勞斯《維也納森林的故事》作品325號(1990年、1994年、1999年、2005年、2014年、2018年)

    ●波爾卡舞曲榜

    冠軍:8次——小約翰·施特勞斯《無窮動》作品257號(1987年、1988年、1993年、1995年、1999年、2002年、2010年、2015年);
    亞軍:7次——小約翰·施特勞斯《閑聊》作品214號(1988年、1990年、1992年、1998年、1999年、2008年、2012年)
    季軍:6次——小約翰·施特勞斯《電閃雷鳴》作品324號(1987年、1992年、1999年、2009年、2012年、2018年)

    ●序曲榜

    冠軍:5次——小約翰·施特勞斯《蝙蝠》序曲(1987年、1988年、1989、2002年、2010年)
    亞軍:4次(兩首并列)——小約翰·施特勞斯《車葉草》序曲(1991年、1996年、2007年、2014年);小約翰·施特勞斯《威尼斯之夜》序曲(1994年、2001年、2009年、2016年)
    殿軍:3次(兩首并列)——小約翰·施特勞斯《吉普賽男爵》序曲(1987年、1992年、2009年);蘇佩《維也納的早中晚》序曲(1990年、2000年、2015年)

    ●進行曲榜

    冠軍:32次——老約翰·施特勞斯《拉德茨基》作品228號(1987年-2004年、2006年-2018年,其中2001年演奏兩次)
    亞軍:4次——小約翰·施特勞斯《入城式》(1990年、2006年、2009年、2018年)
    季軍:3次——小約翰·施特勞斯《波斯》(1992年、2000年、2012年)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暫時不可用
03
每年新年音樂會都要看看恩惠老師的長文。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12.29 23:01:39
28
222.078.144.***
222.078.144.***
發表于2017.12.29 22:58:00
27
03
上一年杜達梅爾沒什么驚喜 希望今年有驚喜
此帖使用SM-G9500提交
發表于2017.12.27 10:50:39
26
119.129.085.***
119.129.085.***
發表于2017.12.27 02:18:13
25
114.241.171.***
114.241.171.***
發表于2017.12.26 19:40:08
24
10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12.26 13:50:28
23
123.120.***.***
123.120.***.***
哦,我聽著這首曲子的節奏和風格與圓舞曲很像,可以稱之為一首不帶圓舞曲名稱的圓舞曲,可以順便再統計一下他的波爾卡和加洛普舞曲出現在維新的次數和年份嗎?至于他的進行曲除了拉德茨基進行曲意外好像只演過2015年的自由進行曲了
發表于2017.12.26 13:08:52
22
10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12.26 10:11:38
21
123.120.***.***
123.120.***.***
謝謝,那2007年和2013年演奏的《威尼斯狂歡節的夢幻回憶》不可以算一首準圓舞曲嗎?如果這首曲子不算圓舞曲的話那又算是什么體裁?
發表于2017.12.26 09:57:57
20
061.129.010.***
061.129.010.***
發表于2017.12.26 07:04:03
19
120.153.000.***
120.153.000.***
發表于2017.12.26 06:50:33
18
10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12.25 19:52:27
17
061.129.***.***
061.129.***.***
16
10
1979 萊茵河上的羅列萊之聲圓舞曲
1999 帕格尼尼圓舞曲
2004 夜鶯圓舞曲
2008 巴黎圓舞曲
2018 瑪麗安圓舞曲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12.25 18:43:55
15
123.120.215.***
123.120.215.***
發表于2017.12.25 16:40:18
14
123.120.***.***
123.120.***.***
看了您的這篇文章很長知識,對很多曲目的創作背景都有了更進一步加深的了解,請問:文中提到老約翰·施特勞斯的圓舞曲在1979-2018期間的新年音樂會上只有5部作品亮相,請在回復中詳細寫清楚是哪五部?以及各自的演奏年份,在此謝過了!
發表于2017.12.25 16:17:52
13
073.047.008.***
073.047.008.***
發表于2017.12.25 11:01:34
11
107.170.***.***
107.170.***.***
先入為主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7.12.25 07:45:11
10
03
看著難受也沒辦法
此帖使用ZUK Z2131提交
發表于2017.12.25 06:25:31
9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418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