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近千年,古樂器尺八重回故土中國
廖陽 于 2017.12.05 12:28:40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尺八是一種源于中國的竹制吹管樂器,以管長一尺八寸得名,音色蒼涼遼闊,南宋后逐步在中國失傳,后來流傳到日本,保留發展至今。

在當代日本,尺八被廣泛運用于民謠、搖滾、爵士、流行樂,尤其是日漫配樂是年輕人走近尺八的重要途徑。

然而,對絕大多數人來說,尺八仍然是小眾樂器,很多人甚至將其誤以為是中國民樂器簫或笛。為了消彌這種誤會,也為了讓尺八得到應有的推廣,對尺八癡迷的中國影人Helen(聿馨),拍起了紀錄片《尺八:一聲一世》,在她的牽線搭橋下,日本尺八演奏家小湊昭尚更是走出國門,親自來到中國推廣尺八。

2017年12月1日,小湊昭尚帶領樂隊ALIAKE登臺上海梅賽德斯·奔馳文化中心,舉辦了一場尺八專場音樂會。臺上的小湊昭尚年輕又時尚,在小提琴、吉他、打擊樂的陪伴下,在中國消失了近千年的尺八宛若新生,與年輕人親密無間地互動起來。

純傳統尺八音樂沒有市場

小湊昭尚出生于民謠世家,他的父親就是吹尺八的,所以在母親肚子里時,他就開始聽尺八了。

然而,小湊昭尚真正開始學尺八是10歲。在此之前,他也嘗試學過,然而尺八的孔較寬,他的手指又細,吹奏時容易將手指嵌入孔里,就停了下來。

小湊昭尚坦言,一開始學尺八,是被父母強制的,完全說不上享受,直到進入大學碰到同齡人,相互交流之后才漸漸感受到吹尺八的樂趣,“這個時候,我才開始認真學習尺八。”

1995年,小湊昭尚拜日本“人間國寶”——琴古流尺八大師山口五郎為師。然而這位大師的弟子玩起音樂來卻不走尋常路。大學剛畢業那年,小湊昭尚做了一段時間的街頭藝人,穿著皮夾克,游走于街頭甚至地鐵口吹尺八,迥異于傳統的表演方式,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

作為日本青年尺八演奏家里的代表,小湊昭尚用這柄古樂器創造出現代音樂,吹出傳統與革新兼備的豐富音色。他的演奏不僅讓人一改對尺八陳舊、過時的成見,更讓初聽尺八的外國人以為邂逅了前衛音樂,為其美妙的音色而感動。

從江戶時代開始,尺八就是獨奏樂器,然而發展到今天,它也漸漸滲透進現代樂隊,成為獨具魅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為了拓展尺八的生命力,小湊昭尚組建了樂隊ALIAKE。樂隊由四位成員——小湊昭尚(尺八)、土屋雄作(小提琴)、齊藤純一(吉他)、美鵬直三郎(太鼓、打擊樂)組成,主打“新民謠”,融合古典、民謠、流行、爵士、巴薩諾瓦,給尺八注入了鮮活的生命力。

小湊昭尚坦言,在當下的日本,如果做純傳統、純古典的尺八音樂,是沒有什么市場的。

“作為一個尺八演奏家,如果有純傳統的尺八音樂會,我當然會喜歡聽,但在現代社會要想吸引年輕人,這種方式行不通,也不能把尺八這件樂器宣傳出去。”

將尺八和小提琴、吉他、太鼓、打擊樂等樂器結合以來,小湊昭尚吸引了年輕人的關注。在他觀察看來,如今的日本年輕人愛組樂隊,在樂隊里使用傳統樂器的頻率越來越高,尺八出現的幾率也越來越多了。

尤其是日本影視和動漫,諸如《大奧》《火影忍者》《犬夜叉》常能見到尺八的身影,小湊昭尚本人也參與過日本人氣動漫《怪盜基德》《黑塔利亞》的配樂,在海外吸引了一大批粉絲,中國90后、00后粉絲更不在少數。

“在動漫里大量使用尺八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這是日本本土的樂器。”小湊昭尚認為,海外喜歡尺八的樂迷其實比日本本土還要多,“他們沒聽過尺八,沒有先入為主的概念,本能上就會覺得很好聽。海外喜歡尺八的人越來越多,也能帶動日本喜歡尺八的年輕人。”

往返日本十次拍尺八紀錄片

小湊昭尚能來上海演出,得益于紀錄片《尺八:一聲一世》總制片、總導演Helen的牽線。

Helen畢業于英國諾丁漢大學,2005年在紐約大學學習影視制片管理時,她與先生古永鏘產生了建視訊網站的想法,優酷(Youku)因此而生,做影視項目可以說是她的專長。

Helen對尺八的興趣,首先源于她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著迷。

“去年8月,一個好朋友放了段音樂(佐藤康夫《夜明》)給我聽,很震撼,我以為是簫或笛,他說是尺八,因管長一尺八寸得名,之后我才知道尺八來源于中國。”

尺八起于中國,卻在中國消失,這讓Helen心痛。她開始搜羅有關尺八的音視訊,刷到日本動漫時,她發現里面大量運用了尺八做配樂,“國內很多二次元粉絲在上面留言,他們都覺得這件樂器很棒,但都以為是簫或笛,我經常在下面更正這是尺八,但沒人知道。”

普及尺八,為尺八拍紀錄片的想法應運而生。尺八大師那么多,采訪誰是首要的問題。

Helen首先將篩選范圍鎖定在日本,三橋貴風、佐藤康夫、小湊昭尚、長須與佳、星梵竹漸漸進入拍攝之列。佐藤康夫大概是動漫迷最為熟悉的,他用尺八吹奏的《火影忍者》主題曲《Naruto Main Theme》,在中國圈了一大票粉。

“我們選人不光要選吹得好的,吹得好的一定是年紀大的大師級人物,比如三橋貴風;還有海山,他是美國人,在日本聽了尺八之后就一直住下去了,一吹就是幾十年;我們還選了一位女性代表長須與佳,她以前是Rin樂團的尺八師,除了吹奏,也教學;小湊昭尚是民謠世家第三代,他曾經穿著皮夾克到街頭去吹尺八,尺八最初是佛教法器,是要穿和服吹的,但他就在馬路上吹、在地鐵口吹,非常酷……”

Helen直言,“一開始的初衷就是,尺八這么美妙的樂器在中國失傳,實在太可惜了,所以就打算拍成紀錄片。原本,我覺得這是一件簡單的事,拉了幾個人的團隊就做了,甚至還確定了上線日期,隨著故事越講越豐富,素材越來越多,我們也從一開始去日本拍一次,變成去十來次。”

接觸了幾位日本演奏家之后,Helen越來越有把尺八“接回來”的沖動,“日本對尺八的起源完全沒有爭議,他們都表示這是起源于中國的樂器,演奏者們還跟我說,要去杭州‘還祖’,把尺八‘還給你們’,甚至還想去長城上吹,有一種孩子找媽媽的感覺。這讓我很感動,也有了溯源的念頭。”

除了日本演奏家,中國尺八制管師易佳林、青年演奏家含軒也在拍攝之列,前者近年來一直在為尺八在中國的落地奔走,后者則是中國90后尺八習練者的代表。

在當下的中國,尺八的傳承情況又如何呢?

“中國目前專業學尺八的人不多,但有興趣的人應該也有幾百個吧。他們中的絕大部分都是年輕人,90后。”Helen說。

2017年2月,Helen帶著團隊去日本前采,至今已經往返日本十次,紀錄片的拍攝接近尾聲。

紀錄片展現了尺八這一古老樂器在傳承中面臨的困境與希望。Helen觀察,尺八在日本有沒落的趨勢,從業人員在減少,但演奏者的演奏任務并不少,因為音色遼闊,尺八常常現身時代劇和動漫,年輕人也愛聽。不過,“尺八在日本還是比較小眾的,沒有做的很系列化。”

拍紀錄片時,Helen結識了日領館的朋友,這位朋友吃驚的是,即便是日本,也有很多人不知道尺八,現如今卻有一支中國團隊正在做普及之事。也因此,日領館對Helen的拍攝給予了不少幫助和支援。

2018年3月,《尺八:一聲一世》有望在國內上映。除了拍紀錄片,Helen還將帶領團隊推出和尺八有關的大師訪談錄、演奏會、尺八學堂,開放影視游戲定制配樂業務,讓這件在中國消失了近千年的古樂器,以更多元的角色進入大眾視野。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59.149.028.***
059.149.028.***
發表于2017.12.11 20:59:22
6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12.09 22:22:05
5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12.09 20:32:46
4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12.08 13:02:44
3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23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