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待繁華盡落
李夢 于 2017.12.04 14:43:37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最初遇見科波拉的《教父》系列,是在大學電影賞析課上。課后與同學閑聊,大家滔滔不絕談論的,每每是前兩部,我卻獨偏愛第三部。曾經以為自己因喜歡阿爾·帕西諾而愛屋及烏,多年后回頭來看,才發覺第三部的配樂,特別是影片結尾處那段《鄉村騎士》間奏曲,同樣是讓我初見驚喜且念念不忘的緣由。

如果說阿爾·帕西諾飾演的麥克在第一部中初露鋒芒,在第二部中接替父親、坐穩了教父的江湖地位,那么來到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時,他年事已高,疲態初見,已有尋找接班人之后隱退江湖的打算。偏偏,世事不如人所愿,正像麥克在電影中狠狠甩出的那句名言:“每當我以為自己已經離開,他們總是將我拉回來。”想得卻不可得,想走卻走不開,這是麥克一生的悲劇,也正因此這個人物與他的父親、老教父維托·柯里昂相比,顯得更加豐滿且富戲劇性。

影片后段的一場戲院謀殺,是全片情緒蓄積的一次忽然爆發。在敵對幫派的火并中,麥克的愛女瑪麗被殺。教父面對突如其來的巨大悲慟,盡管一生演盡冷酷決絕的角色,卻在那一刻顯出尋常父親般的脆弱,倒地痛苦掙扎,仰天長嘆。劇場中,歌劇《鄉村騎士》正在上演,間奏曲幽緩迷離的旋律傳出,淹沒了劇場外年邁教父絕望且無力的痛哭與喊叫。

舒緩與激烈的對照,愈發顯得電影畫面張力十足。場內場外,俱是戲劇般起伏跌宕的生死愛恨。人生如戲,不過如此。知名歌劇《鄉村騎士》的情節同樣與意大利西西里島有關,同樣關乎背叛、仇恨與情愛,與電影《教父》的故事對照來看,亦不乏互文的意味。

1889年,意大利人馬斯卡尼(Pietro Mascagni,1863-1945)二十六歲,寫成獨幕劇《鄉村騎士》,講述因一樁三角戀而引起的情殺悲劇,贏得知名出版商舉辦的音樂創作比賽一等獎,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作曲家也因此驟然成名。翌年,《鄉村騎士》在羅馬首演并大獲成功,其中的詠嘆調如《聽我說,媽媽》以及這首只有四十八小節的間奏曲,成為常演常新的經典。

間奏曲抒情性極強,浪漫風格濃郁。弦樂聲部奏出的長線條旋律溫婉憂傷,宛若夏日黃昏的風,沉靜繾綣,卻預示著黑夜即將來臨。該曲出現在《鄉村騎士》中,男女主角因愛生恨的悲劇情殺事件隨即上演,而在《教父》第三部中,間奏曲出場后,電影情節急轉直下,瑪麗死去,教父郁郁而終,死時身邊無人相伴,只有一條小狗,不知所措地搖著尾巴。如此腥風血雨的黑幫傳奇,最終以這樣孤獨寥落的方式離我們遠去,其間的反差也好,諷喻也罷,正是導演科波拉留給世人的一份意味深長的饋贈。

與麥克的遭際相似,馬斯卡尼的一生充滿曲折動蕩。他成名甚早,卻在之后的半個世紀里,再未寫出足以媲美《鄉村騎士》的作品。甚至,他晚年投靠意大利法西斯頭目墨索里尼,還媚態十足地為他創作了一部名為《尼祿》的歌劇。1945年8月,意大利敗降,三個月后,八十二歲的作曲家在一間破敗旅店中孤獨死去,死時身邊亦無人相伴。不知眾叛親離的作曲家臨終前回望往事,想及半個世紀前的鮮花與掌聲,該懷著怎樣難以言說的復雜心情。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09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