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影系列:被誤讀的人與事
李夢 于 2017.11.14 13:37:24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第一次看《大象》這部電影,應是大學二年級的電影賞析課上。教授希望我們留意導演格斯·范·桑特如何透過長鏡頭和多線敘事等手法,將多年前發生在美國哥倫拜恩中學的那起震驚全國的槍擊案改編為戛納電影節金棕櫚獎影片,我卻獨獨對于片中兩度出現的《月光奏鳴曲》印象深刻。

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是我再熟悉不過的曲目。小時候練琴,我時常因為第一樂章不斷重復綿延的三連音而頭疼不已。當時年紀小,哪里懂得作曲家哀傷繾綣的心緒,只想快些練熟以應付功課。直到那一堂電影課上,當孤獨寡言的男主角Alex獨自坐在房間,以一種壓抑不安的情緒彈奏這首著名奏鳴曲的第一樂章時,我忽然覺得這首彈了不知多少遍的、美且精巧的曲子變得陌生起來,也忽然明白了為什么法國作曲家柏遼茲會將這個平緩若無風湖面的樂章形容為“一闋至深的悲歌”。

這首三樂章奏鳴曲寫于1801年夏天,當時的貝多芬正沉浸在對一位17歲女學生愛而不得的相思之中。“月光”曲名的由來,其實并非作曲家的本意,而是因為當時一位樂評人在聽過此曲后,想起琉森湖上的月色。因為這樣通俗親切的名字,“月光”一曲流行開來,卻惹得貝多芬有些不悅。他甚至曾經對學生車爾尼抱怨:“我絕對寫過更好的作品。”

作曲家的抱怨,相當程度上來源于聽者因為“月光”這個輕柔溫和的名字而對這首曲目產生的誤讀與誤解。31歲的貝多芬從來不曾打算將這首作品寫成甜美溫柔的模樣,他特意選了悲愁陰郁的升c小調調式,特意在譜面上標注莫扎特歌劇《唐璜》的字樣(浪子唐璜終究難逃命運的懲罰),均意在強調旋律的悲劇意味。若依此情緒解讀這首奏鳴曲,便不難理解為何《大象》的導演選擇此曲作為影片配樂。整部影片以壓抑起,以決絕的死亡告終,通篇彌散著清冷與孤寂的意味,氣質與情緒與柏遼茲口中的“悲歌”再契合不過。

片中,《月光》第一樂章兩度出現,一次在開篇處,另一次在影片即將步入高潮時。開篇處樂音響起時,片中配角——校草型男、樣貌平凡的卷發女孩以及黑人男孩等——悉數登場。看似平靜的校園,實則危機四伏。左手聲部不斷奏出在低處徘徊的三連音,似乎預示了不久之后這些配角將被卷入一場關于死亡的巨大驚悸之中。

《月光》的再度出現,是Alex獨自一人在房間里的時候。Alex生性怯弱,常被同學欺負。看似寡言懦弱的男孩心中,其實早已埋下仇恨的種子。彈罷《月光》第一樂章后,他上網買槍,不動聲色地策劃一場驚天的謀殺事件。《月光》旋律在此處出現,可說是呼應了暴風雨來臨前詭譎的平靜。在此之后,影片情緒急轉直下,進入狂暴的、失控的樣態里。兩段旋律前后對照唱和,一齊將片中眾角色推入那場無處逃匿的悲劇中。

細想起來,《月光》第一樂章與男主角Alex的性情倒是有些相近:表面風平浪靜,內里掙扎糾葛。誠如《月光》曾被聽眾誤以為是一首溫柔歡愉的作品,Alex在同學眼中,也曾是老實的、不善交際的男孩。劇中角色性情舉動的前后反差以及情節的驟然擰轉,使得這部半紀錄式的影片看上去愈發神秘且戲劇化。《大象》中郁郁寡歡的男主角與這首《月光奏鳴曲》都曾被有意或無意地誤讀,而這誤讀,正加深了付諸在他們身上的悲劇意味。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67.221.077.***
067.221.077.***
發表于2017.11.17 00:37:41
2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565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