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讀之舒伯特不能完成的交響曲!?
老友潸然 于 2017.11.05 19:53:54 | 源自:微信公眾號-尚音愛樂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大多數人一生經歷的痛苦時光遠遠多于幸福時光(當然還有既不痛苦也不幸福的時光)。據說,國外某鎮有一個習俗,居民死后的墓碑上鐫刻自己一生的享年數,只計算幸福的時光,結果該鎮居民有記錄的在世“壽命”奇短,長者三五年,短者只有幾個月。

盡管如此,人們能夠記住自己的痛苦并借以激勵自己的案例還是少而又少,世俗間就有了著名的警世之言:好了瘡疤忘了疼;歷史上就有了靠臥薪嘗膽來時時提醒自己的越王勾踐。

養身學認為,人如果長期沉浸在痛苦中是很傷身體的,生命的本能讓人盡可能的忘卻痛苦。從這個意義上來講,舒伯特的第八交響曲未能完成似乎有了合理的解釋——極端的痛苦和無望的掙扎,使得舒伯特無法將作品再繼續寫下去了。

舒伯特第八(未完成)交響曲是作曲家為答謝格拉茲音樂協會聘其為名譽會員而特別寫的。沒有任何合理的原因,只寫了兩個樂章和第三樂章的幾個小節,就將曲譜托人轉交給格拉茲音樂協會;而受托人卻并未盡責,直到舒伯特死后三十七年才被人從封存的紙堆里翻出來搬上舞臺。

一生郁郁不得志的舒伯特在第八交響曲中傾訴了自己的痛苦和掙扎,我們僅以第一樂章為例,共同來領略作曲家的感受。

第一部分的第一個主題,弦樂器以一種心煩意亂的探尋似的(有點像螞蟻群在覓食)伴奏背景下木管樂器描述出一種心靈空虛,茫然無奈的表情。第二個主題給人的感覺是一種(很勉強的)心存希冀的表白。另外,在音樂一開始由弦樂低音聲部奏出的引子所渲染的陰沉的氣氛始終統治著全曲的情緒。(引子的素材應當是來自第一主題的變形。它每每出現在重要時刻,并在第二部分時有展開來的陳述,代表著一種悲觀的宿命。)。

構成痛苦的陳述所需的基本素材已然完備

音樂從飽經滄桑的老人講述亙古不變的道理開始(陰沉的引子)。與生俱來的本能驅使人們像螞蟻一樣在尋覓著不可知的未來,(人類有時候真的是渺小到同低等動物不相上下的程度),第一主題木管樂器那空洞無表情的陳述,讓人感覺絲絲悲涼。然而一次比一次更加嚴厲的樂隊全奏,卻在宣示不可逾越的力量的存在。

第二個主題在大管和圓號鋪就的平和氣氛中出現。大提琴小心翼翼地奏出略帶輕松的美妙樂句(似乎是對人們所追求的理想的描述);小提琴接過來略微放開了嗓門,未等唱完就噤聲不唱了,嚴厲的樂隊全奏又一次震怒。大提琴和小提琴輪番的解釋,乃至憤怒的爭辯,換來的是樂隊高調的反唇相譏,以及強勢的否定。小提琴無助的略帶哭腔的申訴加上木管和弦樂隊同情地附和換來的是冷酷的回絕。

第一部分仍舊按習慣重復演奏一遍,這種重復無異使人加深了上述感覺。

第二部分整個是用引子的素材來表達一種抗爭的情緒,并頗具戲劇性。

一開始依舊是亙古不變的陰沉情緒,但添加了宿命的成分。小提琴不愿認命,以變奏的上行旋律表現出掙扎,大管附和的呼應著。掙扎的情緒愈演愈烈,終于爆發出撕心裂肺的狂吼。然而,狂吼并沒有給人們帶來希望,木管樂器冷冷的反應,讓人心底涼透;回之以更強烈的怒吼,依舊只有冷漠;減七和弦的第三次呼喊給人以聲嘶力竭的感覺。

冷漠中,一直低調出現的引子強勢現身,似乎是人們在用模仿的口氣對老生常談說教施以惡毒的,出自報復心態的嘲笑。隨即小提琴和中提琴們突然以一種快速的演奏展示出一種行動,銅管樂器也以一種助威的姿態出現,整個樂隊渲染出一種少有的激烈而振奮的場面。這種場面讓人聯想起巴黎公社的革命與暴動。

激烈的場面并未能維持多久,不斷出現的壓力讓場面冷靜下來,圓號和大管讓氣氛趨于平靜,長笛和雙簧管用美妙的歌聲平復著人們的激情。請注意這一小段長笛和雙簧管奏出的美妙的歌聲,因為這是全曲中唯一的讓人心靈平靜的音樂,讓人聯想起戰地牧師的祈禱和女神的降臨。

從舒伯特的生平來看,他并沒有參加過任何戰爭,對于戰爭的描寫顯然不是他的強項;但他青少年時代正逢巴黎公社革命之后拿破侖橫掃歐洲之際,這一歷史背景對他那個時代的青少年的思想必然產生深刻的影響。上述第二部分的激烈場面雖有氣氛但卻缺少戰爭的因素,一個合理的解釋就是舒伯特在用巴黎公社革命的思想情緒發泄自己的郁悶。他在幻想中把自己變成巴黎公社革命街壘戰的斗士,并在想象的奮勇犧牲中尋求快感與神的撫慰(這種場景,我們能在雨果的小說“悲慘世界”里找到很多的描述)。

我們熟悉的尋覓音型又一次引出了第一個主題并將我們帶入到第三部分。

此時出現的第一個主題在上方純四度模進的第二樂句給人以更加強烈的探求印象,經過激烈抗爭的幻想,原先的欲望更加強烈,然而當頭棒喝的打擊讓人清醒過來。第二個主題那輕松美好的愿憬似乎已經沒有了原先的吸引力,有點無所謂的味道。嚴厲的樂隊全奏和弦依然毫不留情的一個接一個出現,以至于連原先強烈的解釋和申訴愿望都明顯的淡化了。

引子以世故的神態又一次出現,小提琴們發泄著憤懣,樂曲在無可奈何的憤慨中結束

用痛苦和掙扎來概括第一樂章也許已經完滿,如果我們有興趣接著聽第二樂章,讓自己無可奈何的躲藏在死水一般的世外桃源中的話,我們將會用一種垂死的聲調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是想法子躲避痛苦”。

當再也想不出如何躲避痛苦的法子時,也就注定要誕生完不成的交響曲了。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巴黎公社是1871年,普法戰爭失敗后平民占領巴黎的。拿破侖是在1789年法國大革命后登場的。是兩回事
發表于2017.11.06 08:28:56
1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31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