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氣息濃烈的《長征交響曲》
南郭子 于 2017.09.11 19:08:50 | 源自:深圳特區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2017年,適逢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也是《長征交響曲》在第三屆“上海之春”音樂會上足本首演55周年。筆者初次接觸此曲,仍是個懵懂少年,偶然在某廣播電臺的金唱片推介節目里,聽到林克昌指揮名古屋交響樂團的演繹,興奮不已,可惜當年家里沒條件買唱片來聽。近日反復再聽手頭現有的幾個版本,激動不減當年,還多了一份老朋友相知日深的親切。

據丁善德先生(1911-1995)憶述,事緣1958 年春,在文藝界的一個會議上,傳達了上海市長陳毅元帥的講話,號召我國作曲家“應該把英勇的革命斗爭歷史譜寫成交響樂”,甚至認為天安門人民英雄紀念碑前的八塊浮雕,每一塊都是交響樂的題材,寫出來之后,各國的樂隊都可以演奏,有助于宣傳新中國的文化。因此,丁氏決意寫出第一部以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為題材的交響曲。

但此事說易行難。作曲家至少須攻克三大難關,不啻是另一場攻堅戰:如何運用交響曲的形式來反映這一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革命史實?如何通過音樂形象表現長征中最本質和最典型的現象?如何既遵循傳統交響樂曲式的表現原則又被廣大群眾理解和接受?

本來,丁氏在作曲戰線已是富于經驗的老戰士,早年曾師從黃自等人學習和聲與配器技法,后來遠赴巴黎音樂學院學習作曲,在本曲之前,已有鋼琴曲《中國民歌主題變奏曲》和管弦樂《新中國交響組曲》等作品面世。但他不敢怠慢,花了兩年多時間,兩度重訪長征沿線的某些地區,訪問了當年的一些親歷者,體驗生活并收集民間音樂素材。

歷時四載,丁氏終于取得了這場攻堅戰的漂亮戰果。他在曲式結構和表現技巧上有破有立,采用有標題、有情節的描繪性手法,以五個樂章集中概括長征的幾項主要內容,巧妙運用當年紅軍的一些革命歌曲和長征沿線地區的民歌音調作為素材,又適當融合西方創作技法,塑造各種音樂形象和戰斗場面,表現紅軍的英雄氣概和革命精神,以達致歷史邏輯與音樂邏輯的統一,并為群眾喜聞樂聽。

在專業樂評家看來,本曲是“中國當代管弦樂創作中,規模、氣魄最為宏大的音樂之一”,也是以政治為題材而最有藝術表現力的樂曲,通過對全曲的概述可窺見一斑。第一樂章“踏上征途”,引子主題來自江西民歌《大紅公雞》,渲染廣大人民憂憤和失望的心情;其后有一個以三連音音型表現激昂情緒的主題,反映人民迫切要求抗日的呼聲。主部的基本主題采用家喻戶曉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曲調,帶有進行曲節奏,由遠而近,逐漸增強,表現紅軍堅定豪邁的行軍形象,抒情性的補充主題則表現紅軍積極樂觀的精神風貌。副部的第一和第二主題分別選用云貴一帶的民歌《痛苦歌》和江西革命根據地的歌曲《風吹竹葉》,表現人民訴說苦難,并顯示對紅軍的頌揚和期盼。展開部帶有插部性質,選用當年的革命歌曲音調,描繪紅軍英勇沖破敵軍封鎖。再現部主要以副部和主部的第二主題相結合,最后在進行曲式音型襯托下,逐漸轉弱,顯示沿途各族人民目送紅軍遠去。第二樂章“紅軍,各族人民的親人”,采用大型的回旋曲形式,以熱情洋溢的瑤族舞曲音調為主部主題,尾聲較龐大,用復調手法將藏族堆謝舞曲、苗族蘆笙舞曲、瑤族舞曲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主題的4種音調糅合在一起,各個聲部錯落有致,表現了各族人民載歌載舞迎接紅軍的熱鬧場景。第三樂章“飛奪瀘定橋”,以輕快、活潑的諧謔曲式,描繪紅軍秘密急行軍,以銳不可當之勢克服大渡河天險的英雄事跡。第四樂章“翻雪山,過草地”,引子借鑒了德彪西等印象派的色彩性作曲技法,描繪了空曠荒涼、風雪交加的自然現象,成為籠罩整個樂章的背景,塑造紅軍排除萬難奮勇前進的形象。第五樂章“勝利會師”,主部的兩個主題均取材于陜北民歌,第二主題具有陜北集體秧歌舞風格。緊接再現部還出現一個急板樂段,運用首樂章引子中人民奮起要求抗日的音型以及紅軍行進的步伐節奏,首尾呼應,最后匯聚為一首熱情豪邁、強勁有力的頌歌,切合陜北會師之際軍民歡騰的情景。

《長征》入選為“20世紀華人音樂經典”,多次公演并錄制唱片。饒有意思的是,這部頌揚紅軍長征事跡的作品,域外版本更多,堪稱“暀漯廑}晱~香更甚”。筆者最先收集到的,是1994年余隆指揮捷克斯洛伐克電臺交響樂團版,不久又買到同一年麥家樂執棒俄羅斯愛樂管弦樂團版。最近,拿索斯公司經數字處理再版發行了福村芳一指揮香港管弦樂團版,1983年10月,丁氏應邀赴香港舉行四場作品音樂會,《長征》再度公演并錄制唱片,正是這個版本。三個版本頗具可比性:當時三位指揮都是30至39年齡段的年輕人,同樣是指揮域外樂團。整體而言,麥家樂似乎更注重“澎湃式”外在音響效果,以致有時個別聲部顯得“搶戲”而破壞了平衡感。福村芳一則顯得過于克制,近似照本宣科,作為職業化樂團還不到10年的港樂的音質有時略嫌單薄。相比之下,余隆指揮的樂團當時已有65年歷史,音樂織體更渾厚,音色更通透,余隆更注重整體結構和各聲部的均衡,情感也更熱烈飽滿,樂團都能很好配合。總括而言,余隆版的整體水準勝人一籌,也深得本曲情深而意遠之旨。難怪作曲家在形同該唱片“代序”的短文中表示:“他對《長征》的處理和捷克斯洛伐克電臺交響樂團的演奏,我都感到十分滿意。這或許與我曾經給余隆——他是我的外孫——詳盡分析、講解過這一作品不無關系。但主要還歸功于余隆本人的勤奮努力以及捷克著名樂團的悉心配合。”這番贊賞恰如其分,至今仍是不刊之論。

余隆如今兼任中國愛樂樂團藝術總監和香港管弦樂團首席客席指揮,令人期待他在不久的將來,能指揮《長征交響曲》現場演出,或錄制新唱片,以饗樂迷。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就音樂的內容來說 長征要豐富飽滿不少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7.09.12 23:33:56
2
111.058.***.***
111.058.***.***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7.09.12 20:15:54
1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69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