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瀟就是中國民謠界的研究生
愛地人 于 2017.09.08 15:57:22 | 源自:愛地人的微博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最近,《中國有嘻哈》這個節目很火,節目里的一些Underground Rapper也開始變火,嘻哈音樂更成了主流樂壇的新暢銷品種,一個新的市場出現了,大量跟風客紛紛撲進了這個領域。倒是也有人在這個轉型的時刻,不忘關注曾經的民謠,并或真誠也或虛偽的唏噓感嘆,民謠的熱度已經大不如前,甚至有了一種衰敗的跡象。

其實,民謠在熱度上的衰減,既因為嘻哈、EDM這些外部原因,更多還是因為自身出了狀況。之前的民謠真的很火嗎?其實火的不過是幾個人,而這幾個人,也不過就是火了幾首歌。你非要說還有很多火的民謠歌手,其實他們彼此也不過是分享同幾首歌,一樣的旋律走向,一樣的和弦運用,甚至還包括一樣的民謠形容詞使用。在一片遠方的吟唱中,最后所有這么干的人,也真的慢慢去了遠方,從此消失于鏡頭。

在我看來,民謠既是最簡單的音樂形式,也是最難的音樂形式。簡單是因為它基本簡化到詞曲唱這種歌曲最初級的表現形式,而難也正是要用形式的簡單,去展現意境的深遠,這就真的不簡單了。

旋律自然是放之四海皆準的道理,這甚至不僅是民謠,還包括其它一切歌曲形式。而在民謠這一塊,無論是日本民謠還是美國民謠,無論是英國民謠還是中國民謠,雖然有各自不同的音律體系、和聲習慣,但旋律好聽這一點,對于人類來講,還是有一個共通的判斷標準。

真正決定中國民謠好壞的,最關鍵的其實還是歌詞。像《詩經》這樣的經典,歷史上就是中國各地民謠的一個匯總,只是因為在漫長的歲月變遷中,旋律部分開始失傳,才最后只保留下來了文字部分。但僅僅只是可以說是歌詞的文字部分,就已經足夠讓人感受到那種意境之美,而后世很多人也根據詩經各個篇章的文字,譜寫出不少膾炙人口的歌謠。

可惜的是,這一代的民謠唱作人雖然有很多,但有文化的實在太少太少,以至于最后的中國民謠,已經淪落到比誰窮,甚至比誰詞窮的地步。這時候倒是讓人有點想到高考的好,至少可以通過一個標準設定一種門檻,不至于只要不是文盲,都能成為民謠歌手,而且一不小心還因為歌里有詩和遠方,被稱為人文民謠歌手。

不過,不管門檻怎么定,馬瀟肯定考得上中國民謠大學,甚至從他的作品來考量,還一定是研究生標準的。雖然在中國民謠圈并不是鼎鼎大名,但馬瀟同樣是一個不能繞開的名字,而他之所以相對不夠大紫,或者也是劣幣驅逐良幣的原因。不過這一次,馬瀟在民謠低潮期帶來的新作《和生活把酒言歡》,也許能夠在大環境的潮退之后,更凸顯一下他作品的價值。

《和生活把酒言歡》這張專輯名字,其實已經圈定了馬瀟創作的范圍和方向。生活代表著地氣,代表著他雖為一介書生,卻是一個游走于鬧市、而非困頓于書齋的知識分子。而把酒言歡固然也能理解成擼串、喝大酒,但這種文雅的用詞,其實也預示著歷史中國知識分子以酒化詩的情操,是一種很典雅、很高于生活的情趣。

馬瀟的創作,保留了民謠音樂最純的部分。《在九月某個清晨,帶你離去》這首歌曲,既有詩歌,也有水果花草,沒有世俗的許諾,卻有著萬年的時光定格,最終則在“讓清涼的月光落在你臉龐”這一句上,呈現出愛情最美好、最純真的那一瞬間。《請你愛我或給我一把槍(night)》中,既有年輕的一心一意,更有熱血的果敢和擔當,在這個誓言保鮮期不到一天的時代,這樣的歌聲聽來已經接近古典,卻又讓人神往。

而和很多民謠歌手爭相做Loser不同,馬瀟的音樂中,同樣保留中那種入世的豪邁。《鮮血與詩歌》里雖有“踏上前路,扁舟自渡”的意境,更有“赤子當做逆風飛翔”的熱血。詩歌在這里也變得不再是文字游戲,而形成一種積級的推動力,非常正能量也非常勵志。

雖然也是中山大學的高材生,但馬瀟不同于那些學院化的風花雪月,在《銀川舊事》這樣的作品里,他幾乎是用白話的手法,將“舊事”平靜的唱了出來,絲毫沒有酸文假醋的痕跡,這一點確實非常難得。除此之外,《不要愛上戲子變的歌手》里的戲謔,《宿命》里對世事的感悟,也都讓馬瀟的作品有著足夠的文字重量,這種文字重量,也是一首民謠歌曲的立足之本。

相比之前還有著Demo化傾向的馬瀟作品,這一次《與生活把酒言歡》這張專輯,明顯在音樂制作上,也多了技術上的必要寬度和縱深度。

《在九月某個清晨,帶你離去》里的小提琴,最為便當勾勒出那種詩意的悠揚,與歌詞里的月光更是絕配。《銀川舊事》里的小號和雷鬼節拍,給整首作品帶來一種輕盈和明亮,并引導這首回憶過去的歌曲,更多呈現的是感恩而不是戾氣,而明亮也是馬瀟創作的一大特色,也是中國民謠缺少的一種氣質。

搖滾配置的《鮮血與詩歌》,非常符合鮮血的主題;《新港路135號》有著Urban的前奏,以及更當代的編曲,配上透著書卷氣的手風琴,倒也是挺適合南國及大學校園兩者融合的氛圍。加入了弦樂的《請你愛我或給我一把槍(night)》,則讓馬瀟原本的民謠體,因為編曲的不同,有了一種更舞臺化的張力,甚至就連他的人聲,也多了許多新的可能性。

從廣州到北京,馬瀟在音樂里多了煙火味和層次感,不變的還是他文字上的張力與厚度,一種在生活與詩意上的平衡。有馬瀟的存在,就不要太在乎民謠火不火的一時之長短了,不抄底、不高拋,民謠歌手從來需要的就是一直唱下去,唱下去……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94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