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卑斯山和四位音樂家的情感故事
許錫銘 于 2017.09.04 15:23:44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燴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古典音樂寶庫中,有一部展現歐洲第一大山壯觀景象的交響詩巨作——理查·斯特勞斯的《阿爾卑斯山交響曲》。

音樂史上專寫阿爾卑斯山的大型作品僅此一首。

此山跨越了意大利、法國、瑞士、奧地利、德國、列支敦士登以及斯洛文尼亞等多個國家,歐洲的許多大地躺臥在他的懷抱之中,而音樂之都維也納也正位于奧地利東北部阿爾卑斯山北麓的盆地之中。

數百年來阿爾卑斯山的精神氣質哺育了幾代音樂家的創作靈感,阿爾卑斯山中蘊藏了不少與音樂家創作生涯休戚相關的動人故事。在此且容筆者敘說四位作曲家與此山的情懷。

理查·斯特勞斯——學生時期的一次登山經歷

理查·斯特勞斯出生于德國南方與阿爾卑斯山比鄰的慕尼黑,自小就對大自然有著愛慕和敬畏之情。

《阿爾卑斯山》是作曲家最后一首交響詩,創作于1911年到1915年間,此時作曲家正在南德阿爾卑斯山麓別墅居住。

音樂描述學生時期一次登山經歷,當時他在山上迷了路,回途中又碰上暴風雨。交響詩將個人感受和自然景色交融在一起。

樂曲包括二十二段,既描繪了阿爾卑斯山的嚴峻,也展現了他的柔美。

序奏為夜至日出,然后是艱難的登山,遇見蒼松翠柏、潺潺小溪、精致木屋、急流瀑布、懸崖峭壁,還有那休閑游蕩著的牛羊。尾聲是日落的安詳,一切都在夜幕中靜悄悄地消失。

勃拉姆斯——吹響阿爾卑斯山的號角聲

在瑞士阿爾卑斯山,有一種相傳已有2000多年,象征瑞士靈魂的民間傳統樂器——阿爾卑斯長號。

山民們常常用悠遠的號聲來安撫產乳的奶牛,傳遞問候、婚慶、產兒、疾病、死亡等資訊。

從18世紀開始,才出現這種長號的正式樂譜。其中,1868年德國作曲家勃拉姆斯在登上瑞士鐵力士峰后所譜寫的最為著名。

勃拉姆斯積十五年構思和創作之勞完成了他的《第一交響曲》,在其終曲的序奏中,一支法國號在小提琴顫音的背景上,和美地奏出一個動人的旋律,隨后銀色透明的長笛聲與之呼應,那就是阿爾卑斯山的號角聲。

勃拉姆斯曾將此旋律填詞:“山高水長,我為你獻上一千個祝福”,作為生日禮物獻給他暗戀著的舒曼遺孀克拉拉。

1877年,勃拉姆斯來到被阿爾卑斯群山環抱著的一個風光明媚的小村——佩查赫,開始創作《第二交響曲》。

宜人舒適的環境,使他當年就完成這部被稱為“田園”的交響曲。

樂曲一開始就用圓號以牧歌的溫暖風格奏出第一主題,象是山間夕陽余暉投射出圣潔的光芒。

佩查赫這處避暑勝地后來又孕育了那首著名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他在此地與當時代最著名的小提琴家約阿希姆頻繁往來,切磋樂曲。不過由于接觸過密,竟使多疑的約阿希姆懷疑勃拉姆斯與其妻有染。

瑞士還有一個小鎮頓恩也是勃拉姆斯喜歡的避暑勝地,這里秀美的湖泊被壯麗的阿爾卑斯山擁抱著,勃的樂思常常在湖邊小路上散步時萌發。

1887年他到此構思《大提琴和小提琴二重協奏曲》。

阿爾卑斯山的宏偉顯然加強了勃拉姆斯本來就有的大度氣量。他在作曲時特意將小提琴比擬為約阿希姆夫人,將大提琴當作約阿希姆,或者把小提琴象征約,而大提琴就是勃本人。勃的誠懇以及曲中兩個獨奏樂器的融合,還有溫馨的阿爾卑斯山牧歌,終于消解了兩人的隔閡。

李斯特——旅游歲月中的山中小景

提起李斯特,人們常會將他大氣的音樂和炫技聯系上,然而有一部作品,他的音樂筆觸特別精致細膩,那就是《旅行歲月》 1833年,李斯特在一次音樂聚會上認識了一位女性:瑪麗·達古爾伯爵夫人,兩人瘋狂相愛,而瑪麗為了李斯特竟不顧世人議論,拋夫棄子,與李斯特私奔漫游瑞士和意大利。瑪麗不僅是戀人,也用自己的文學修養,影響著李斯特。

作曲家開始鉆研歌德和但丁的作品,并進行作曲,寫下了精美絕倫的《旅游歲月》。《旅行歲月》共三集,有風光、神話、文學、古跡和民間傳說。

其中第一集《瑞士》共九首樂曲,描寫他與瑪麗在阿爾卑斯山區過著幸福恬靜的生活,享受優美的湖光山色。

《瓦倫城之湖》里,優美的旋律伴和著溫柔卻帶有憂郁色彩的和聲,如湖水的漣漪和船槳的節奏。每當李斯特彈奏此曲,瑪麗總是禁不住淚水盈眶。《泉水邊》是一首充滿自由自在精美裝飾音的的小快板變奏曲。《思鄉病》表現一種在巴黎生活良久時對田園的鄉愁。他曾對朋友們說:“我唯一死而無憾的葬身之地是阿爾卑斯山。”在阿爾卑斯山間,李斯特和達古爾夫人第一個女兒出生了,李斯特初當人父,其欣喜歡悅,為女兒的幸福而禱告之情被寫進了《日內瓦的鐘聲》中。

如果說理查·斯特勞斯的《阿爾卑斯山》是描繪壯觀的山景,那么李斯特的《旅行歲月》則是借山景,寫意境,抒發內心的感受。

筆者幾年前游覽瑞士,曾居于阿爾卑斯山間旅館。清晨起來,閑走于農舍之間,心中飄浮出來的旋律,更多的是李斯特《旅行歲月》中的小景情調,而非斯特勞斯《阿爾卑斯山》里的大景“實體”。

柴可夫斯基——深山里的曼弗雷德

柴可夫斯基一生除了六首有序號的交響曲外,還有一首無序號的b小調標題交響曲,這就是《曼弗雷德》,此曲取材于歐洲的文學名著——19世紀英國浪漫派著名詩人拜倫的同名長篇哲理詩劇。

拜倫筆下的曼弗雷德伯爵是一位智慧哲人。由于厭倦現實,他孤獨地走進阿爾卑斯山巔人跡不到的的堡壘里苦思知識和生命的意義。他拒絕向命運之神屈膝,拒絕修道院院長的挽救,一心尋求遺忘,寧愿在孤寂中死去。

詩劇充滿著悲觀與絕望,反映了法國大革命失敗后作者對人類命運的思考。

舒曼曾以此題材寫過音樂。

俄羅斯民族樂派強力集團的領袖巴拉基列夫曾多次向柴可夫斯基提議,將曼弗雷德的題材寫成交響曲。開始老柴并不怎么感興趣,到1884年他游歷瑞士,親身體驗過阿爾卑斯山的氛圍和氣質后,決心把拜倫的詩劇寫成一部交響曲。

1885年初春,他僅用了四個月的時間,就完成此曲,并把它獻給巴拉基列夫。

第一樂章表現了曼弗雷德在阿爾卑斯山徘徊和苦思。

第二樂章的音樂生機勃勃,老柴給的標題是“阿爾卑斯山的女神在湍急瀑布的彩虹中出現在曼弗雷德面前。”這是全曲中旋律最美的部分。

第三樂章的標題是“田園詩”,是淳樸山民悠閑的生活場面。

篇幅宏大的第四樂章,柴科夫斯基盡情刻畫了曼弗雷德下了地獄,出現在地獄的狂宴中,遇見了情人的幽魂。最后管風琴的出現象征曼弗雷德靈魂升華,罪孽得到寬恕。

行將結束本文時,筆者忽然悟到這四位作曲家寫阿爾卑斯山各有千秋。可以用景、意、情、魂四字概之。

景:理查·斯特勞斯是真正的寫阿爾卑斯山的實景,曾有人用此曲的片段作為電影里山水景觀的配樂。(盡管也有的評論將之“哲理化”,把序奏寧靜的夜至日出,經過激越翻騰的中間部,又回歸到日落至夜,比喻為人生。

意:李斯特雖然也是在樂曲中反映了阿爾卑斯山的風光山水,但在他的有點自由隨性音符中,我們聽到的是一種意境,是與瑪麗·達古爾夫人的愛情所激發出來的寫意。

情:至于勃拉姆斯,他其實沒有刻意在寫阿爾卑斯山景色,他是在用山里的風光,用阿爾卑斯號角聲,抒發他對一生中最重要的兩位友人——舒曼·克拉拉和約阿希姆的真摯的友情。

魂:柴可夫斯基長期的寫作基地是遠離阿爾卑斯山的俄羅斯,在他的《曼弗雷德》中的音調并沒散發出阿爾卑斯山的地域和民族的氣質,而是典型的俄羅斯風格。老柴到阿爾卑斯山中去,只是為了感受和捕捉曼弗雷德內心深處的孤獨之魂。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27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