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明輝:我們需要這位“中國搖滾”的接班人
愛地人 于 2017.07.17 16:53:38 | 源自:搜狐音樂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1.00/1

在第三個本命年,劉明輝也在“合音量”廠牌旗下,推出了自己的第二張原創專輯《本命》,專輯的命名方式,不言而喻。當然,從劉明輝的創作和態度來講,《本命》這個主題其實在拆字之后,還可以分出兩層含義,它們一個叫本色,一個叫命運。

《本命》真的是一張非常本色的專輯,即使放在中國搖滾樂最為黃金的九十年代,這樣的結論都不為過。也許它的表達非常傳統,也許它在這個時代,甚至已經傳統的反倒有點另類,但在這樣一個紛亂雜陳的年代,正是因為這樣的傳統,讓劉明輝筆下、口中的搖滾樂,又活了過來,一如它盛年時的模樣。畢竟從時代的高度來講,搖滾樂真的已經死了不止一兩年了。

劉明輝不是一個學院化的創作人,從他的作品中,很容易聽到他的創作脈絡。那些來自八、九十年代中國內地和臺灣地區的優秀音樂人,比如羅大佑、比如崔健、比如鄭鈞、比如李宗盛經典作品的一些蛛絲馬跡。而大師的借鑒,再加上直覺的吟唱,也造就了《本命》里十首實而不華,卻聽起來讓人覺得飽滿和扎實的作品。這些歌曲,也許不像套和聲創作的作品來的科學;或許不如匠人的炫技來的華麗,但卻有著更原始的力量和真誠的情感。

如果你會畫畫,聽完《本命》這張專輯,其實很容易畫出一個真實的劉明輝模樣,那就是如同專輯封面那樣炙熱而狂野,硬漢中又帶著柔情模樣的搖滾歌手。無論是《本命》還是《向黎明出發》,無論是《瘋一次》、《山谷》,還是《一塊頑石》,搖滾樂給予劉明輝的,不僅是音樂聆聽角度的棱角與硬度,更有音樂背后的鏗鏘和態度。

不要說這種搖滾精神太老套了,好東西沒有時效,人無論處于何時何地,總是需要一些東西來指引他前行,給予他力量。對于劉明輝來講,那無疑就是音樂,而且他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

劉明輝也有柔情的一面。《如果你認真愛過一個人》和《愛到五十年以后》,或許是在這個情歌無情的時代,重新為情歌注入真情的情歌。而且和現在詞壇盛行的浮夸風相比,劉明輝的情歌,不僅主題鮮明,而且在文字上不玩堆砌和套路,你所見的就是他想表達的,“認真”這樣的詞匯,已經多少年沒在情歌里出現了?在習慣了千年萬年等不著邊際的時限之后,“五十年”的長度,是不是更能讓你感受到愛情在人世無常中的有常?

雖然劉明輝主體的創作非常本色,但這種本色并不是一種顏色,甚至會讓你覺得乏味的純色。在陳磊等優秀搖滾樂手的參與之下,《本命》在擁有八十年代Hard Rock那種酣暢淋漓的硬朗之外,也賦予了很多作品以秀麗的細節。加入班卓琴的《山谷》,隨著琴聲的律動,也果然帶來一陣陣花香,也為音樂增加了很多視覺的畫面感。《臘月里的羊》除了劉明輝在創作上,于尾音帶來一種優美的上揚之外,吉他琶音加上風笛音效的加入,也讓音樂來到了高地,充滿了異域的情調,也讓思鄉的主題,在憂傷中變得浪漫起來。

《愛到五十年以后》中的手風琴,則恰好地撐起了懷舊的年限,我們父輩、祖輩在五十年前的愛情,很多不都是在這樣的琴聲中展開和熄滅的嗎?以至于手風琴音色,對于我們來講已經成了一種情懷的烙印,時光的記憶。用琴聲來指代歲月,也是唯音樂的音樂人,才能想到的事情。

除了本色之外,命運也是這張《本命》的主題。“這就是我的命,患有奔跑的病”,這句來自作品《本命》里的歌詞,既是這張專輯的重點,也是劉明輝音樂人生的重點。音樂對于劉明輝來講,就是他的命,是一種無法逃避的宿命,甚至是人生排它的不歸路。

這樣聽起來有些沉重,但有時候在音樂的世界里,還是需要這種使命感和苦行僧的精神,音樂當然可以是娛樂,但音樂不能僅僅只是娛樂。音樂其實是一種精神,也是一種信仰,它還是一種救贖。在這個人人都在玩音樂的時代,有時候還是需要劉明輝這樣嚴肅正經、踏實純粹的音樂人,去把音樂當成一種信念去實現、去完成。讓每一個音符都可以隨風飛揚,讓每一個節奏都能讓人心潮澎湃。

或許,這應該也是聽歌人的命!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814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