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者的狂歡
肖向東 于 2017.07.11 09:17:41 | 源自:深圳特區報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我的滑板鞋》問世已經好幾年了,隨著華晨宇的翻唱,這首歌再次進入人們的視野。毫無疑問,這個翻唱的版本比原作精致得太多太多,但遺憾的是,改編之后,原作的韻味卻一點都沒有了。如果說華晨宇的重新演繹讓我們看到一個都市時尚青年買到一雙新鞋后急不可耐的得意甚至炫耀的話——當然這只是他無數次的曬和秀中的一次,那么龐麥郎原生態的演唱則讓我們看到一個四五線小縣城邊緣小青年在夢想滿足后的狂歡,以及這種狂歡背后深深的孤獨。

到現在,最理解這首歌的依然是大導演賈樟柯。他在自己的微博中多次提到這首歌。他寫道:《我的滑板鞋》把我聽哭了。時間,時間,會給我答案。多準確的孤獨啊。后來,在談到《山河故人》時,他又提到這首歌:時間是解構大師,有時饋贈我們,有時懲罰我們。《山河故人》26年的跨度,就是在講時間的力量。正如龐麥郎唱的:時間,時間會給我們答案。

賈樟柯是有多喜歡這首歌啊。如果聯想到賈樟柯的生活經歷和電影作品,他的這種喜歡和感動也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他的許多電影作品的一個重要主題就是忠實記錄社會急速轉型下一些邊緣人的內心世界:他們生活在小縣城,從事各種卑微甚至違法的職業,但他們像我們每一個人一樣,渴望著被尊重。影片《小武》中的一個情節曾經讓我非常感慨:小偷小武昔日一個哥們如今做生意發達了,他要舉行婚禮卻沒有邀請小武,這讓小武很難受。他拿著偷來的錢去送禮,卻再次遭到冷遇,于是在轉身離開之前,他扔下錢,拉起哥們的手臂又恨恨地甩下,罵罵咧咧地離開了。小武行為雖然不端,但他真誠地好面子,也真誠地渴望被尊重,這一點很打動人,也是很少有電影去反映的一面。賈樟柯曾說:我對一些空間是特別有感情的,比如橋梁底下是一個被人遺忘的地方,它是存在的,但又是寂寞的,完全被人忽略的,比如在四川,在橋上看到的是一片繁榮的景象,但潛入到橋下的時候你會發現是賭場,是個臺球場,何人來此打球?人們來來往往,這就是他們的公共場所,但對這個城市來說它是被人遺忘的。

被遺忘的不是這些空間,而是這些空間里的人,但被遺忘不代表不存在。小武的自尊心折射出來的東西,和《我的滑板鞋》中小青年的狂歡背后隱藏的東西,其實是一樣的,那就是孤獨,而且這種自尊心越強,這種狂歡越熱烈,背后的孤獨就越深刻,甚至可以說,當他在光滑的地面上摩擦的時候,他的孤獨和狂歡已經融為了一體,這種快樂不必人懂,也不求人懂,他只是在和自己對話。這些所謂的社會邊緣人,不被主流認可,甚至被排斥,人們自覺不自覺地把他們歸入一個群體,放到一個自己明明看得到卻假裝看不到的地方,好讓自己的世界變得安靜、體面、有意義。但事實上,正如賈樟柯所說的:你不能說我現在在北京它就不是我的生活(這里的“它”指的是他老家發生的許多糾紛)。

是的,無論我們看或不看,它都在那里:理解它包容它,不一定會給我們帶來什么,但不理解它不包容它,卻一定會讓我們付出代價,遲早而已。《我的滑板鞋》中有這么一句:時間會給我答案。賈樟柯也曾說:時代總會為不值一提的玩笑,提供一個嚴肅的答案。《我的滑板鞋》和賈樟柯的某些作品一樣,看起來不唯美,也沒有詩意,粗糲,拙澀,只呈現真實得有點讓人不適的現實,但去接受并理解它們,這本身或許就是一個答案。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我的滑板鞋》這首歌,邁著似魔鬼的步伐,從一個沒有路的地方走了過去,成功了。
發表于2017.07.13 22:33:32
2
113.015.***.***
113.015.***.***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7.07.12 07:31:54
1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14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