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議“聽眾素質”
張佳林 于 2017.07.09 19:32:58 | 源自:彈鋼琴的張佳林的博客 | 版權:原創
平均/總評分:10.00/30

2017年5月26日晚,古琴名家姚公白在北京中山公園音樂堂的音樂會,因為一位壯漢的鬧場,引起了多家媒體的關注和報道。在微博上,一家音樂媒體的官微提到5月12日女高音歌唱家張立萍的法語聲樂作品獨唱音樂會:“也出現了糟糕的情況,現場?里啪啦手機跟下餃子似的掉到地上,還有看到一半餓了就地開吃的。”作為那場音樂會的鋼琴伴奏,我對當時觀眾席的情況一無所知,反而感覺那是一場聽眾狀態非常專注、臺上臺下氣場交融非常和諧的音樂會。倒是9天后,我們在南方一座音樂廳相同曲目的音樂會,由于隔壁小廳有領導蒞臨不能屏蔽手機訊號,上半場多首靜謐、微妙的歌曲被手機鈴聲殘忍的打斷,相當影響演員和聽眾的情緒。

關于音樂會現場聽眾秩序的話題,在我記憶中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就是老生常談,當時主要批判是高聲喧嘩、抽煙、嗑瓜子。到90年代,BP機的傳呼聲是過街老鼠,另外“樂章間請勿鼓掌”的規則開始被廣泛采納,但對于這一規則的爭議持續至今。進入21世紀后,手機鈴聲是音樂會氣氛最兇悍的“殺手”,好在很快訊號屏蔽技術得以推廣,盡管對這一措施也曾有過爭議,現在音樂會開始后手機沒訊號,已經是被絕大多數聽眾接受的常識。如今,對音樂會氣氛威脅最大且基本無解的隱患有三:熊孩子的尖叫、老太太的塑料袋、手機攝像的自動回放,這三項要么防不勝防,要么制止過程造成的“殺傷”更大,只好權當做是黑膠唱片里的靜電聲來自我化解吧。

一般說起音樂會觀眾席中的種種的無奈,大家總會歸結到“素質”問題,有時前面還要加上“中國人的”定語。其實國外的音樂會現場也常有閑聊的聽眾和手機鈴聲,我也曾親眼見到過外國友人在國家大劇院看歌劇時掏出手機拍個沒完。古典音樂在全世界都是小眾藝術,有些聽眾在音樂廳、歌劇院里的不當行為,與個人素質無關,只是初來乍到,不知道規矩,就像我第一次去看網球比賽一樣,還以為跟在工體看足球一樣,結果立即遭到周遭鄙視。現在大多數普通觀眾并不了解古典音樂會與流行演唱會的區別,再加上有個別“音樂會”也確實辦的和演唱會相仿,聽眾習慣了演唱會現場自由自在的氛圍與規則,到了真正的音樂會上,也難免一時不知所措。姚公白先生音樂會上那位鬧場的大哥,他當晚的行為如果是在流行演唱會上則再正常不過了,甚至在很多“高雅音樂公益推廣”活動中,現場觀眾隨意走動舉機拍攝也不會被阻止。再說了,“高雅音樂不是也要服務大眾嗎,也得接地氣兒呀,老子花錢買票了想怎么聽就怎么聽,還能限制我人身自由怎么的”——這種邏輯乍看也說得通,而且也確實適用于“顧客是上帝”的廣大服務業。問題是,藝術音樂演出屬于“服務業”嗎?我想這是所謂“觀眾素質”問題的根源所在:因為在100年前,中國漢族地區絕大多數的音樂演出,不僅的確屬于服務業,而且是社會地位最低的服務業之一。而漢族的文人、宮廷音樂與民間是完全脫節、回避市場的。市場中的藝術,當年統稱為“玩意兒”,從業者稱謂是“伎”、“倡優”、“戲子”,“看玩意兒不許說話、不能出聲兒?要造反吶!”

西方音樂藝術在形式上起源于宗教活動。無論中外,延續至今的各種宗教在舉行儀式和集會時,都強調秩序和安靜。莫扎特的《安魂曲》在教堂里演出,聽眾也就是信眾,當然不會有人做出破壞氣氛的舉動,這和我們去參加追悼會,再沒素質也不至于在靈堂談笑風生、用手機拍照一樣。在西方國家,教堂是大眾聚會場所,就像在國內的寺廟,這種場合的行為規范是深入人心、無論是否虔誠都會無條件遵守的。而這些起源于廟堂,服務于教會、貴族的西方古典音樂,從17、18世紀開始逐步走向世俗,適應民間中產階層市場,歷經四百多年,形成了一整套行業規范傳統,包括演出方的運營規則,也包括受眾方的行為規范。因此西方古典音樂會強烈的儀式感,不是裝出來的,而是這種音樂的起源、發展、環境、受眾決定的。

漢族戲曲、曲藝、民間音樂的傳統欣賞方式,也是根據它的起源、發展、環境、受眾逐漸形成的。而古琴是古代漢族文人的“四藝”之首,傳統上就不是“表演藝術”,在當年更無法想象在一千多人的大廳里演奏。但如今古琴也被歸入“民樂”,與二胡、三弦、嗩吶同類,因此用聽大鼓、瞧評戲的心態去參加古琴音樂會,出現行為錯位,加之“顧客就是上帝”的理念,引發事件也就不奇怪了。

音樂會聽眾秩序問題,是藝術音樂大眾推廣過程中無法避免的。在19世紀之前,西方藝術音樂的聽眾甄別靠的是血統和身份;20世紀中葉之前靠的則是高昂的票價。二戰后所謂古典音樂的大眾推廣,實質上就是降低參與藝術活動的門檻,放松甚至放棄對受眾的甄別。如今古典音樂的推廣已經開拓到學齡前兒童領域,這就意味著“聽眾素質”成為了偽命題——帶過孩子的父母都知道,再有素質的父母,也無法預料犯困鬧覺的孩子會在什么時候突然歇斯底里,這不是“事先做好功課”“管不住孩子就不要來”那么簡單、理智的事情。而對于古典音樂這個正處于掙扎、求生的夕陽產業而言,更加簡單、理智的事情是:一個孩子至少可以帶來三張票的票房。

從媒體的報道中可以得知,姚公白先生面對現場的突發事件,表現出豁達的風度和優雅的幽默,反而并沒有臺下的聽眾們那么義憤填膺。同樣,半個月前那個縈繞著手機鈴聲的法語藝術歌曲之夜,回到后臺的張立萍老師心情平靜,遠沒有我這個鋼琴伴奏氣憤、沮喪。或許在國內外舞臺上經歷過各種“風雨”的音樂大家們,內心的強大已經可以“自動屏蔽”各種干擾。也或許是因為他們知道,臺下出現狀況的聽眾永遠是少數、極少數,因為他們的行為失當造成自己的情緒波動,從而影響到與大多數聽眾的交流,得不償失。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但也有一些特例。比如一些音樂類型,比如馬勒1的第一第三樂章開頭,這種地方開頭來點噪聲,絕對想打人。還有,某些是公然挑釁的,比如故意大聲說話,屢勸不止而且變本加利,這種老不死的居多,其實這種人在飛機、火車等地方見得更多。還有提前離場穿著高跟鞋故意大踏步離開的。這類人遠比手機掉地上更惡心。還有一些智商有問題的,比如掏一個塑料袋掏個幾分鐘的。
此帖使用MAC提交
發表于2017.07.18 22:34:52
8
222.167.***.***
222.167.***.***
所以服務應該免費? 所以別人應該像天使一樣服侍你? 真是XXXX.

在西方,精神錯亂的人才以為顧客是上帝.

最搞笑的是, 口口聲聲上帝上帝, 你信上帝嗎?
若你信上帝,你說顧客是上帝, 你就是瀆神者, 合該你永墮地獄
若你不信上帝, 上帝就是個屁, 你是屁?!
發表于2017.07.18 22:11:41
7
222.167.***.***
222.167.***.***
顧客是上帝? 可以為所欲為? 所以服務應該免費? 所以別人應該像天使一樣服侍你? 真是中國特色.

在西方,精神錯亂的人才以為顧客是上帝.

最搞笑的是, 口口聲聲上帝上帝, 你信上帝嗎?
發表于2017.07.18 21:39:01
6
110.019.183.***
110.019.183.***
發表于2017.07.13 21:31:19
5
曲高和寡的難受、茶樓的雜亂無章,是社會的變革還是爆發戶的品味,其實是人對自己心靈的踐踏。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07.10 11:03:26
3
101.090.127.***
101.090.127.***
發表于2017.07.10 10:42:44
2
060.028.159.***
060.028.159.***
發表于2017.07.10 07:27:23
1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38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