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為啥要有節拍?
聽木 于 2017.07.07 14:11:21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音樂一般都有節拍,比如三拍子,就是一個小節有“強-弱-弱”三拍。以前,我們中國人把它叫做“板眼”,強拍是“板”,弱拍就是“眼”。比如,我們經常說的“一板一眼”就相當于 2/4 拍——“強-弱”,“一板三眼”相當于 4/4 拍——“強-弱-次強-弱”。此外,還有“無板無眼”和“有板無眼”,京劇中的“西皮流水”就是有板無眼,每一拍都是強拍。中國戲曲講究板眼要準,不然的話,就是“荒腔走板”了,讓別人笑話。

但是,為什么要給音樂規定節拍?如果一段三拍子的音樂,從頭到尾只是“一噠噠,二噠噠,三噠噠……”,那不是很傻很無聊嗎?

歷史上,很多作曲家都對這一死板的規則表達過抗議。舒曼一直向往沒有節拍的音樂;德彪西抱怨說,音樂“天賜的 Arabesque(阿拉貝斯克,原意指一種華麗流暢的裝飾線條,德彪西曾經寫過兩首《阿拉貝斯克華麗曲》)”不應該被禁錮在規則的網格中;布索尼希望節奏能夠像音高一樣,有更細膩的層次,而不是只有一些笨拙的樂譜標記。

既然節拍如此簡單粗暴,我們為什么不把它直接扔掉呢?其實,節拍自有它存在的理由。

當即興演奏的時候,音樂確實可以是 Arabesque,像風一樣飄忽不定。但是如果遵循某種節奏規則,它就具備了某些人體特征,比如人的呼吸,著名的人種音樂學者柯特·薩赫斯(Curt Sachs)說,人的吸氣—呼氣就是 3/4 拍子的根源。還有人的走路,我們經常喊的“一二一”,其實就是二拍子。

我們平常講話當然也是有節奏的,而且非常重要,節奏可以使語言有精神。但是,口語一旦轉化成文字,節奏經常就亂了。阿城老師在《閑話閑說》中提到,在有些文字中,罵臟話經常用“他媽的”,但是阿城說,其中的“的”多余,即使“他媽”也應該輕讀,它的功能主要是加強后面的重音。一個“的”字,節奏就全亂了。

但并不是所有的文字都少節奏,詩最能體現語言的韻律。詩的語言雖然有規律,但不是像節拍一樣死板機械,而是起伏波動的。像詩一樣節奏的記譜音樂,最早的就是古典音樂的源頭之一——圣詠。

這樣的音樂是不需要小節線(小節與小節之間的分割線)的。小節線最早出現在 15—16 世紀的鍵盤音樂中,但并不像今天的小節線,表示間隔一致的節拍,它只是用來劃分段落。巴洛克時期,器樂音樂發展出多聲部的對位,真正意義上的小節線才出現。如果一段音樂有多個聲部——節奏緩慢的低音聲部、節奏適中的中間聲部和快速演奏十六分音符的小提琴聲部——同時進行,小節線就可以劃分出一個個不斷重復的節奏單元,便于樂手合作演奏。

固定節拍的形成,對音樂的影響是巨大的。古典主義時期,這種做法的魅力在于,固定節拍和音樂節奏之間會產生相互作用,它們有時候是同步的、和諧的,有時候則是沖突的、對抗的,這樣就會產生各種各樣奇妙的音樂效果。比如海頓的《D 大調弦樂四重奏》中,正常的節拍被不規則的重音打亂,而在樂句末尾,三拍子的節奏又重新回來。貝多芬《E 大調鋼琴奏鳴曲》中,樂曲開始后不久,有一段優美的旋律,輕柔的和弦敲擊在小節線之前(而不是我們期待的小節線后的重音位置),讓人感覺節拍好像延遲了。

到了浪漫主義時期,作曲家們不再對節拍和節奏之間的把戲感興趣了。舒曼追求的是一種流暢的、如夢幻般的音樂連續性,就像鋼琴套曲《狂歡節》(Carnaval)中的“約瑟比烏斯” (Eusebius)。在這里,舒曼把二拍子細分成右手的七個部分和左手的兩個或四個部分,這就使得左手和右手的演奏幾乎不會重疊,產生一種淡淡的模糊的感覺。在這樣的音樂中,任何節拍都找不到了。

到了 20 世紀,固定節拍更是被徹底顛覆。20 世紀的音樂充滿了各種不規則的重音。斯特拉文斯基的芭蕾舞劇《春之祭》最后一幕“獻祭之舞”(Danse sacrale)中,小節的長度、間距不斷變化,每個小節都不一樣。在這里,小節線有了全新的功能,它告訴我們真正的重音應該落在哪。但是,沒有了隱藏在“背景”中的節拍,它和音樂節奏之間的相互作用也就消失了。

可能這就是為什么在《春之祭》“青少年的舞蹈”(Dance of the Adolescents)中,斯特拉文斯基把不規則的重音標記為常規的2/4拍。他感覺到這些不規則的重音背后隱藏著規則的節拍,他希望我們也可以感覺得到,因此把它標注了出來。

并不是所有作曲家都選擇這樣做。法國當代作曲家奧利維埃·梅西安(Olivier Messiaen)在《20 首圣嬰的冥想》(Vingt regards sur l'enfant-Jesus)等作品中,干脆不標拍子記號。

最極端的當屬美國當代作曲家埃略特·卡特(Elliott Carter),在他的作品《管弦樂隊協奏曲》(Concerto for Orchestra )中,當樂曲發展到高潮的時候,我們似乎可以在樂隊不同聲部聽出兩三種節拍,其中的一種速度不斷加快,逐漸發展成新節拍。在這場節奏的狂亂漩渦中,它們就像是波濤洶涌的海面上的浮標,代表著一種和周圍環境脫離了的秩序。

如今,音樂已經可以不再受節拍的支配,但是節拍卻容易成為人們詬病的對象。事實證明,很傻很無聊的不是節拍本身,而是誤解了它的那些音樂家創作的音樂。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01.095.***.***
101.095.***.***
我覺得節拍的深層意義是repeat,世界是重復的,copy的,或者說帶有進化式螺旋前進的copy,這種事物的本質體現在音樂中很自然,否則世界有失控的危險。不是么?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07.07 15:36:41
1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39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