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拉姆斯的音樂密碼解密
思凡 于 2017.06.30 15:31:00 | 源自:微信公眾號-愛樂者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約翰內斯・勃拉姆斯是一位另類作曲家,他生活在浪漫主義時期,創作實踐的卻是古典主義的原則和價值取向,這使當時的人和后人對他和他的作品充滿了各種疑惑和爭議。

1833年5月7日,勃拉姆斯誕生于這個充滿矛盾和生機的世界;1887年4月3日,音樂史上的這位偉人又匆匆離開了這令他熱愛又感到憂傷的世界。在西方音樂史上,勃拉姆斯是一位特殊人物,他是19世紀之子,但縱覽19世紀浪漫主義音樂的長河,他與李斯特、瓦格納等典型的浪漫主義大師走的卻是涇渭分明的兩條道路,被評價為“德奧古典主義的最后豐碑”。其音樂個性風格與藝術趣味獨樹一幟,和當時歐洲推崇的“綜合藝術”新潮流正好相反。他一生都致力于“純音樂”風格的創作,追隨巴赫以來或更早的古典音樂傳統,創作各種古典體裁的作品,但卻沒有創作過一部歌劇。勃拉姆斯在出色地處理了浪漫主義的抒情性和古典主義曲式的矛盾的同時,也給后人留下了一串串迷惑,他為什么是這樣的呢?

童年的不幸使他走上了孤僻主義的創作道路

勃拉姆斯出生在漢堡的貧民區,家庭非常貧困,他個子小、纖弱,受到四鄰粗野家伙不少的欺負。與其熟識的弗洛恩斯・邁探訪過他的出生地,并留下對這里窮苦生活的記錄:“……這間房子坐落在狹小陰暗的庭院中,……一進去就難掩一陣令人凜然打戰和沮喪的情緒。樓梯口面對一處狹窄的空間,半是廚房,半是客廳,鍋灶和孩子的床鋪擠在一起;進去第二道門則通往起居室,是有窗的臥室,但實在小得不像個房間,角落或櫥柜里都沒有任何其他東西。”通過以上描述,勃拉姆斯童年的窮苦生活可見一斑。

另一個令勃拉姆斯的心靈留下重重陰影的,是其父母之間日益緊張的婚姻關系。勃拉姆斯的父親是一位樂手,會演奏長笛、圓號和各種弦樂器。母親受過教育,也頗通文墨,從事裁縫和女傭工作,因腿部略帶殘疾、長相平庸,四十歲仍待字閨中。1830年,勃拉姆斯的父親與她成了鄰居,半個月后二人閃婚。這是一樁奇特的婚姻,此時勃拉姆斯母親41歲,而他父親才24歲,二人年齡懸殊,為日后的家庭悲劇埋下了禍根。隨著三個孩子的先后出生,家庭越來越貧困,夫妻經常為錢而吵架。勃拉姆斯的母親為了養家糊口,除了做裁縫,同時還開一個小店鋪補貼家用。到1864年,其父母關系的惡化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境地,在當時的年代,離婚是丑聞,父母的離異悲劇使他的心靈深受創傷。

勃拉姆斯就是在這樣的困境中,度過了他生命中最初的二十年,而這段時間恰恰是一個人人生觀、世界觀形成的重要階段。勃拉姆斯成年后帶有自卑、優柔寡斷的性格特點,童年艱難的生活現狀,使他逐漸形成了面向自我的內向性格。

對于藝術家來說,自卑和敏感也許并不意味著不幸。勃拉姆斯從少年時代就形成了一種老成內斂、堅韌不拔、自立自強的風格和精神。為了維持生計,勃拉姆斯在13歲時就已經開始為生活而奔波忙碌在各個娛樂場所。在那里,酒醉的混亂場面,成群的妓女,自己應客人需求彈奏的“粗俗音樂”,皆使勃拉姆斯感到厭惡、窒息。他回憶道:“我還是很好地挺過來了。是的,我無論如何都不想忘記這段寒酸的時期。”勃拉姆斯在這一段特殊而難忘的時期,創作了150多首沙龍音樂作品,其中包括多種舞曲、進行曲和管弦樂曲改編曲等,這些都為他日后的創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之后,勃拉姆斯作為一位與他的時代分庭抗禮的藝術家,在許多決定性的問題上,采取了那些引人注目的態度。在那個年代,瓦格納和李斯特正在力圖擴大音樂領域,采用許多新的藝術形式、新的表現手法進行實驗,勃拉姆斯卻對那些已經作古的古典大師頂禮膜拜,執著地探討那些舊的曲式。在他那個時代,幾乎沒有一個作曲家像他那樣熟練地掌握并發展了奏鳴曲式、變奏曲式、賦格、卡農、帕薩卡里亞等。不難看出勃拉姆斯在這段逆境中培養起來的忍辱負重、自尊自強的心理特質,更能看到他發現自己所處地位的卑微而希望加以改變的對自卑的超越。

愛情在創作中投射出光芒

1853年,勃拉姆斯經好友約阿希姆的引薦,拜作曲家舒曼為師,也因而結識了舒曼那風姿綽約、才華橫溢的妻子克拉拉,勃拉姆斯對克拉拉一見鐘情。克拉拉比他大14歲,而勃拉姆斯的母親比父親大17歲,這就是勃拉姆斯對克拉拉的感情產生希望的原因之一,但父母婚姻的不幸又使他只能把對她的愛意深埋心底,利用自己鐘愛的徒步旅行方式來緩解對克拉拉的思念。1856年,舒曼在精神病院去世,舒曼辭世前與克拉拉的最后一次會面給生性內向的勃拉姆斯留下了無法擺脫的印象,他越來越感到他對克拉拉的愛情是道義所不容許的。勃拉姆斯出人意料地從這段復雜的情感中解脫出來,找到了控制自己激情的力量,這種力量就是在音樂中找到精神寄托。

在他此階段的作品創作中,也體現出其間所經歷的掙扎與糾結。創作多為結構緊湊的鋼琴與室內樂作品,作品中就有他的這種心理投射,多流露出悲愴的情緒。如1856年創作的敘事曲(op.10No.1-4),這套作品既沒有肖邦敘事曲那種華麗的光芒,又沒有李斯特的敘事曲那樣龐大輝煌,反而帶有一種憂郁苦悶的情緒。其中一首樂曲勃拉姆斯選擇了悲劇氣息濃重的蘇格蘭敘事詩《愛德華》。勃拉姆斯沒有將此敘事曲寫成標題音樂,仍然選用“純音樂”,旨在表達詩作中強烈的悲劇精神。自離開克拉拉后,勃拉姆斯曾經資助克拉拉全國巡回演奏舒曼的所有作品,也曾無數次給克拉拉寫情書,卻始終沒有寄出去;他一直和克拉拉保持聯系,時刻關心著對方的生活,卻又不去相見。1875年,他完成獻給克拉拉的《C小調鋼琴四重奏》,前后用了二十年。他一生所創作的每一份樂譜手稿,都寄給克拉拉,勃拉姆斯在此尋找到了傾吐情感的私密空間,通過作品向世人訴說著年輕生命的印記與生活體驗。

心理學家認為勃拉姆斯具備戀母情結,并且貫穿他的整個人生。由于童年所處的家庭環境,他與母親之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遇到克拉拉后,勃拉姆斯內心的戀母情結在克拉拉那里尋找到了精神歸宿。他與克拉拉之間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穩固地維系了幾十年,直到克拉拉去世。當然,這種戀母情結不僅使勃拉姆斯尋找到了精神支柱,而且激發和促進了他的音樂創作,他的許多優秀音樂作品是在克拉拉的鼓勵和幫助下完成的,在他的許多經典音樂作品中克拉拉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勃拉姆斯一生未婚,但也經歷過幾段真心付出的愛情,其中與哥廷根一位大學教授的女兒──女歌唱家阿嘉特・馮・西博爾特的戀情已經發展到談婚論嫁的程度。兩人有過一段快樂的交往時光,據說還在一個秘密儀式中交換了婚戒,但不久勃拉姆斯在寫給阿嘉特的信中表達了自己的情感:“我渴望把你擁抱,但結婚是不可能的。”阿嘉特無奈另嫁他人。數年之后,勃拉姆斯把一首G大調六重奏獻給阿嘉特,曲中第二主題用阿嘉特(Agathe)名字作為基本動機“a-g-a-h-e”,傳達了他對阿嘉特并未忘懷的感情。當阿嘉特生下第二個孩子的時候,勃拉姆斯從一本畫報中挑選了一首童謠編成歌曲送個她和她的孩子,即勃拉姆斯非常著名的《搖籃曲》。因此,作品既是作曲家對外部世界的描摹,又是作曲家內在心理世界向外的折射,作品的創作往往與作曲家的思想情感及心理特征與有著緊密關聯。

孤寂的創作旅途實現藝術的超越

勃拉姆斯是19世紀音樂創作上的孤獨旅行者,身處浪漫主義思潮占統治地位的19世紀,勃拉姆斯自然是“反潮流”者。勃拉姆斯是個健康的“守舊者”,他喜歡獨自長時間散步,會聚精會神地讀書。勃拉姆斯作曲風格形成的初期階段,正是在將個人的藝術見解與對古典主義傳統遺產高度結合中度過的。追求藝術上的獨具一格與高度尊重古典主義音樂傳統遺產的統一成了勃拉姆斯重要的創作原則。

追求理想和愛情而不能實現,使他走向悲觀、動搖和退隱。因此,他用作品為自己構建了一個安放生命的精神家園,面對當時生機勃發的浪漫主義和浮華巧幻的現實主義,他深情地緬懷過去,獨自歌唱往昔。在兩種歷史潮流的猛烈碰撞中,其內心長期進行著洶涌澎湃的斗爭。他對偉大的德奧古典音樂藝術的景仰,往昔榮光不在的悲嘆,化成一種黯然神傷的落寂,其作品中熱情的節制和狂放的收斂融合成一種復雜的音樂特質。

有一件重要的事件是1853年9月,勃拉姆斯拜訪了舒曼,演奏了自己的《C大調鋼琴奏鳴曲》。舒曼立即被他熱情洋溢的作品所吸引,不久,封筆十年的舒曼在《新音樂雜志》上發表了一篇題名為《新的道路》的文章,肯定了勃拉姆斯的創作方向,預言了勃拉姆斯光輝的未來。舒曼的這篇文章使勃拉姆斯走到了聚光燈下,成為音樂界關注的對象,也把勃拉姆斯推到了派系爭論的中心。1959年,《新音樂雜志》的主編弗朗茨・布倫德爾建議用“新德意志派”一詞代替當時的稱呼“未來音樂”,認為“新德意志派”是由李斯特、瓦格納領導的,代表了整個后貝多芬時代音樂的發展。勃拉姆斯和其他三位作曲家發表了一篇抗議宣言,宣稱自己不擁護這個主張。然而,在發動音樂家簽名的過程中,《宣言》最終只有四位音樂家簽名,勃拉姆斯也因此遭到眾人的恥笑。這一事件也給勃拉姆斯心中留下了抹不去的陰影。自此之后,熱情的他變得緘默。

經歷使勃拉姆斯內心更加執守自己孤獨的創作理念,選擇了一條寂寞的音樂創作道路,把熱情和精力轉化為對古典及之前的音樂形式的熱愛,成為一位捍衛古典傳統的斗士。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61.153.***.***
061.153.***.***
很早就聽說勃拉姆斯的故事,這篇寫得很具體。感覺勃拉姆斯的人生充滿憋屈和憂郁……看作曲家生平,能讓人激起聆聽其作品的動力。
發表于2017.07.05 15:29:53
1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790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