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系列之巴托克
hh373 于 2017.06.23 15:04:24 | 源自:hh373的博客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有一張記錄巴托克1908年在農村收集斯洛伐克民歌時的著名照片,照相的地點是在一座茅舍的窗前,巴托克正鼓勵一位婦女對著錄音機的喇叭唱歌。照片的中部和右邊站著一排農婦和農夫,他們穿著傳統的民族服裝,好奇地凝視著照相機。他們大概是在等待著輪流錄制他們演唱的民歌。

20多年以后,在一篇有關“農民音樂對現代音樂的影響”一文中,巴托克宣稱:“農民音樂的形式是最多樣化且最為完整的,其表現力相當驚人,同時,它又沒有太多的傷感主義和過分的驕飾……一位尋求新的創作方式的作曲家是不能夠被大師引導的。”對巴托克來說,音樂的“適當形式”并不是吉普賽人那種久經磨練的城市表演風格,布拉姆斯和李斯特都在運用真正的匈牙利民間音樂方面犯了錯誤,而那些雖不夠精致的傳統音樂旋律卻在鄉村一代代地流傳了下來。

貝拉·巴托克(Bela Bartok)1881年3月25日出生在匈牙利的瑙吉申特米克洛什(Nagyszentmiklos,翻譯成英文,就是“偉大的圣邁克爾”),現在是羅馬尼亞的一部分。十幾歲時,他隨母親移居布拉迪斯拉瓦(Bratislava),當時叫做波茲松尼(Pozsony)。在那里的Gymnasium學校,艾爾諾·多納尼(Erno Dohnanyi,1877-1960年, 匈牙利作曲家、鋼琴家、指揮——譯者注)是比巴托克高幾班的學生。聽從多納尼的建議,巴托克進入了布達佩斯音樂學院,因為多納尼也在那里學習。巴托克成為極優秀的鋼琴演奏家。1902年理查·施特勞斯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Also sprach Zarathustra)在布達佩斯首次演出,這部作品“像閃電一樣”擊中了巴托克,于是他開始全面研究施特勞斯的音樂。他努力研習《英雄生涯》(Ein Heldenleben),直至在鋼琴上完整地演奏出這部交響樂作品。他創作了一部交響詩《科蘇特》(Kossuth),用來紀念19世紀匈牙利的革命英雄科蘇特,作品的演出取得了巨大成功。1904年夏天,巴托克在匈牙利東南部的格里斯平原(Gerlice Puszta)訪問時,聽到了一位農村女孩演唱的特蘭西瓦尼亞(Transylvanian)曲調,其非同尋常的旋律型,激發出巴托克對民間歌曲的好奇心。他激動地對妹妹說:“我現在有一個新計劃,我要收集最優美的匈牙利民間歌曲,給他們配上最好的鋼琴伴奏形式,把他們提高到藝術歌曲的水準。”

第二年,巴托克遇見了他的同胞佐爾坦· 科達伊(Zoltan Kodaly),他正在進行有關匈牙利民間歌曲的專題工作,巴托克的生活有了新目標。1906年,他開始外出旅行,第一次專門去收集民間音樂旋律。起初,他似乎只是熱衷于發現一些能夠在他自己的音樂創作中直接使用的原創曲調,但后來,那些音樂旋律所特有的原始素材——復雜的節奏織體,個性化的多種音階組合——對巴托克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在他以比較激進的方式創作的音樂作品中,這些內容在各個層面逐漸體現了出來。

不久,巴托克的調查研究更深入地進行下去了。在1907到1912年間,他訪問了特蘭西瓦尼亞,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等地。1913年他去了非洲北部阿特拉斯山(Atlas Mountains)以東的比斯克拉(Biskra)地區,那兒現在屬于阿爾及利亞。1936年,他最后訪問了土耳其。他總共收集到了約一萬多條音樂旋律。他以音樂家所特有的精確聽力,忠實地記錄下這些音樂曲調,并用比較科學的方式,仔細地分類列目,整理出來。他曾經坦率地承認,作為一位作曲家,這樣做的目的,也是為了增進與人民大眾的手足情誼。1923年,他受委托,為紀念布達和佩斯兩個城市聯合50周年創作了一部管弦樂作品《舞蹈組曲》(Dance Suite),其中不僅使用了匈牙利“富有想象力的”民間音樂旋律,也還包括羅馬尼亞和阿拉伯音樂的風格特征。

假如你有機會傾聽匈牙利人講話,你會立刻被他們語言中的獨特節奏感和呈曲線狀上下起伏的音調所打動。這種極具特色的聲音突出表現在,句子中每個詞的重音都放在第一音節上。出于同樣的原因,人們可以通過其“短-長”的音樂節奏來辨認出匈牙利的民間歌曲,因為在每對音符中,重音總是落在第一個音符上。最典型的匈牙利歌曲就是一種被巴托克描述成“說白式自由節奏”(parlando rubato)的朗誦,也就是一種比較靈活自由的演講節奏。巴托克《第四弦樂四重奏》慢樂章的開頭,就是在靜態的和弦基礎上,由大提琴演奏出狂熱的激情旋律,我們能從中聽到,那種講演式節奏已經被翻譯成一種高級的具有個性的音樂語匯。巴托克作品中這樣的實例舉不勝舉,比如在1936年《為弦樂、打擊樂和鋼片琴創作的音樂》(Music for Strings, Percussion and Celesta)的第三樂章中,中提琴在引子之后演奏出一段富有表現力的“短-長”式節奏的旋律,還有《第二鋼琴協奏曲》的慢樂章中,獨奏樂器第一次進入時演奏的具有阿拉伯風格的精美旋律。

盡管匈牙利民間音樂明顯地最貼近巴托克的內心世界,但他也十分著迷于保加利亞的快速節奏,因為它們具有不均等的節奏配置,比如一小節中有4+2+3的八分音符排列。這種奇特的不均衡節奏型就出現在《第五弦樂四重奏》的諧謔曲樂章中,還有一個例子,是在鋼琴進階式系列組曲《小宇宙》(Mikrokosmos)的最后一組《保加利亞舞曲》的第一首中。另一個對巴托克的音樂創作產生至關重要影響的方面,就是他在收集到的民間音樂中發現了非同尋常的音階組合。盡管他從沒有完全放棄傳統的調性音樂(即使是在20世紀20年代初他創作比較激進的、比如《第一小提琴奏鳴曲》等音樂作品的時候,他都盡力堅持使用傳統的調性音樂),但他使用的旋律素材越來越趨于時尚,除了常規的大小調音階體系,他還加上了其他一些完全不同的音階形式:半音音階、全音音階、五聲音階(你只要彈奏鋼琴的黑鍵音符,就能得到等效的五聲音階)和八聲音階(一種全音與半音的變化排列)。

巴托克稱贊農民音樂避免了傷感主義,這樣的理念也代表了他自己的音樂審美觀。1938年,巴托克宣稱:“所有的努力都應該在當前力求尋找到我們稱之為‘富有靈性的純樸音樂’”。他說,作曲家應該嚴格要求自己,防止出現過分浪漫主義的傾向。沒有人能找出充分的理由來譴責巴托克的音樂缺乏熱情的表現力,但在一個相當長的時期里,巴托克力求避免創作出類似19世紀傳統的交響樂作品,這一點十分值得注意。他的《舞蹈組曲》中的舞曲穿插了復古的“里托奈洛”(ritornello,巴羅克時期的大協奏曲常使用的類似回旋曲的形式——譯者注)形式。而在創作《舞蹈組曲》與20年后創作《管弦樂協奏曲》(Concerto for Orchestra)中間,巴托克創作的僅有的幾部富有創意的管弦樂作品是他的前兩部鋼琴協奏曲和在1937-8年創作的《小提琴協奏曲》。在這兩部鋼琴協奏曲中,巴托克明顯地力求避免使用傳統的寫作手法,賦予弦樂以浪漫主義的形式。《第二協奏曲》的開頭樂章干脆省略了弦樂器的合奏。《第一協奏曲》的慢樂章實際上是以70小節鋼琴與打擊樂器的合奏開始的。而兩部作品中都沒有弦樂持續不斷的旋律線條。

巴托克音樂中的打擊樂器具有極奇特的音響,他對打擊樂器富有開拓性的使用,極大地影響了未來幾代作曲家們的創作。盡管從某種程度上講,《為兩架鋼琴與打擊樂器創作的奏鳴曲》(Sonata for Two Pianos and Percussion)更像一部古典主義風格的作品,但巴托克使打擊樂器發出的清脆聲音產生出驚人的效果。巴托克總是能把他的新發現運用到他的音樂創作中,但又從不是僅僅用來制造效果。同樣的,巴托克的六首弦樂四重奏也營造出高超而獨特的音響世界,它們或許是20世紀最卓越的四重奏作品系列。巴托克所追求的特色音響還包括在弦樂撥奏(Pizzicato)和用琴弓拉奏(Arco)兩種不同形式下產生的滑音。撥奏一般是用手指甲撥動琴弦,有兩種形式,一種是靠近琴馬(20世紀的作曲家們都酷愛這種能產生“透明”聲音的撥奏形式),另一種是在指板上。弦樂的顫指也有各種各樣的形式,或者干脆不用顫指。在《第六弦樂四重奏》的第三樂章中,頗為滑稽的四分音(quarter-tone)甚至產生出“跑調”的效果。最富有特色的巴托克聲音是“猛烈的”撥弦演奏,他要求用力地撥動琴弦,使琴弦在撥動之后能夠像打擊樂器一樣回彈到指板上,這一技巧現在仍被稱為“巴托克式撥弦”。

由于巴托克對農村社會的民間音樂報以強烈的興趣,大自然以及夜間的音響世界也使他十分迷戀。鋼琴組曲《戶外》(Out of Doors)中就包含一個“夜曲”樂章,三部鋼琴協奏曲的慢樂章都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出同樣富有神秘感的撲朔迷離的意境(最后一首還加上了巴托克在北卡洛萊納州采錄的鳥鳴聲)。《第四弦樂四重奏》的慢樂章更是充滿了新奇的魔力,我們能從中聽到小鳥的啾唧,昆蟲翅膀的顫鳴和青蛙的鼓噪。

巴托克在音樂創作的織體結構與均衡感的構思方面非常細致有序。他最典型的設定是五個樂章(或部分)呈拱形的對稱形式,其中第一、五兩個外樂章采用相同的音樂素材,第二和四樂章也相互有聯系,而剩下的中間樂章就是作品的核心所在。《第四弦樂四重奏》、《第五弦樂四重奏》和《第二鋼琴協奏曲》都是這樣的布局。兩部舞臺作品,歌劇《藍胡子城堡》(Bluebeard’s Castle)和芭蕾舞劇《神奇的官僚》(The Miraculous Mandarin)也是類似的形式,只是不很嚴格。歌劇的開始是陰沉的升F小調音樂,當通往城堡密室的大門一個個開啟,音樂也進行到好似一道眩目光線的C大調上(這也是音樂開始以來的最遠關系調),此后,音樂又逐漸回到開始的黑暗里。在芭蕾舞劇中,熙熙攘攘的開始段落與慢速的結尾相互照應,中部“追擊”場景的前面還有三段舞蹈,表現娼妓從大街上引誘男子以及對官僚的三次謀殺等內容。

僅從巴托克根深蒂固的民族精神,我們就能推測出他所具有的強烈的反納粹情緒。1933年1月巴托克在法蘭克福首演了他的《第二鋼琴協奏曲》,但當希特勒執政之后,他不僅拒絕再踏上德國的土地,還禁止他的音樂在那里上演。匈牙利在1938年德奧合并之后屈從于法西斯,當時如果不是為了照顧生病的母親,巴托克會立刻離開祖國。1939年12月,母親去世了,巴托克和妻子乘船去了紐約。這樣的生活轉折一定是極為痛苦的,巴托克在匈牙利完成的最后一部作品《第六弦樂四重奏》中傷感而緩慢的引子似乎就是一種不祥的預兆。在他自愿把自己流放到美國期間,巴托克創作的音樂作品,特別是《管弦樂協奏曲》和《第三鋼琴協奏曲》,展示出他在保持自己獨特風格的基礎上,面向更廣泛聽眾的決心。到1942年的時候,巴托克已經是一位疾病纏身的老人了,包括他為耶胡迪·梅紐因創作的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在內的許多作品,都是在極困難的境遇下創作的。他在1945年9月26日去世時,為威廉·普里姆羅斯(William Primrose)創作的《中提琴協奏曲》還沒有完成。他在遺囑中規定,只要匈牙利還有一條街道或廣場是以希特勒或墨索里尼命名的,就不要建立任何有關他的公共紀念形式。直到1988年,巴托克的遺體才被運送回他的祖國,埋葬在布達佩斯。

貝拉·巴托克生平大事記

1881年:巴托克于3月25日出生在匈牙利的瑙吉申特米克洛什,他的父親是當地一所農業學校的校長和業余大提琴家,母親是一位教師。

1892年:巴托克以鋼琴演奏家的身份在第一次公開演出中演奏了他自己創作的一部作品。

1896年:理查·施特勞斯創作了《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當巴托克在1902年第一次聽到這部作品時,表現出“極大的熱情”,他立即把施特勞斯的另一部作品《英雄生涯》改編成鋼琴譜。

1903年:巴托克創作了交響詩《科蘇特》,歌頌在1848年革命中幫助匈牙利解放農奴的英雄Lajos Kossuth。不久他滿懷激情地開始收集民歌。

1906年:匈牙利詩人Endre Ady(1877-1919年)出版了他激進而深刻的《新詩集》。巴托克在1913年與他相識,并在1916年為他的五首愛情詩譜曲。

1907年:Aladar Korosfoi-Kriesch是匈牙利藝術創新運動的發起人和領導者,他為布達佩斯音樂學院創作了繪畫《藝術之源泉》。

1909年:巴托克于1907年在布達佩斯音樂學院教授鋼琴,他與學生Marta Ziegler結婚。

他把民間音樂融會在自己的作品中,比如1911年創作的一幕歌劇《藍胡子城堡》。

1914年:塞爾維亞人暗殺奧匈帝國的王位繼承人引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巴托克因為健康原因被拒絕從軍。

1915年:作曲家艾爾諾·多納尼 為改造匈牙利音樂生活而從柏林回到布達佩斯。巴托克在中學時比多納尼低四級,他把多納尼看作自己行為的榜樣。

1917年:芭蕾舞劇《木頭王子》的演出成功導致了《藍胡子城堡》的上演,以及與Universal出版社的出版合約。

1922年:當代音樂國際協會(ISCM)成立,巴托克從一開始就積極參與其中,1924年他成為評判委員會成員。

1923年:巴托克突然與Marta離婚,而與鋼琴家Ditta Pasztory結婚。他的演奏生涯重獲新生,還創作了《小宇宙》和兩部鋼琴協奏曲(1926年和1930年)。

1926年:佐爾坦·科達伊基于民間傳說創作的歌劇《哈利·亞諾什》首次在布達佩斯上演。他與巴托克是最親密的朋友,他們定期合作,從事民間歌曲的調查研究。

1934年:這一年,巴托克從音樂學院的教職上解脫出來,他成為布達佩斯科學院的全職民族音樂學家,與科達伊一起工作。

1938年:匈牙利新聞記者Laszlo Biro為他的圓珠筆申請了專利,發明圓珠筆是為了在報紙印刷中使用粗壯、易干的墨水。

1945年:巴托克于1940年移居美國,他把民族音樂學家的工作與音樂會演奏相結合,完成了《管弦樂協奏曲》和其他一些作品。他的白血病惡化,于1945年9月26日在紐約去世。

巴托克音樂的風格特征:

旋律:巴托克的音樂中保留了傳統的調性特征,但他在旅行中發現的其他音階形式——半音音階、全音階、五聲音階和八聲音階——構成了他音樂旋律素材的基礎。

音響:巴托克積極地開拓打擊樂器的音響效果,創作了諸如《為兩架鋼琴與打擊樂創作的奏鳴曲》等作品。他的弦樂四重奏擁有極高的創新意識和豐富的色彩。他用四分音制造出“跑調”的效果,要求在靠近琴馬和在指板上使用琴弓,“巴托克”式的撥奏需要用力撥動琴弦,使琴弦再返彈到指板上。

節奏:匈牙利民間歌曲中的“短-長”節奏,以及與匈牙利語言有關系的、總是強調兩個音符中的第一個音的節奏型已經融合在巴托克的音樂中(比如《為弦樂、打擊樂和鋼片琴而創作的音樂》第三樂章的中提琴旋律)。保加利亞的8分音符4+2+3節奏型,也出現在《第五弦樂四重奏》的諧謔曲樂章中。

結構:巴托克音樂作品中最典型的織體結構是對稱的拱型形式,第四、第五弦樂四重奏和《第二鋼琴協奏曲》都是極好的實例。兩個外樂章使用相同的音樂素材,第二和第四樂章也是聯系密切,而中間的樂章就是作品的核心所在。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550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