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勃·迪倫又出翻唱辛納屈專輯:他倆都有藍眼珠從星星那里來
錢戀水 于 2017.05.17 13:43:05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鮑勃·迪倫(Bob Dylan)的3CD新作《Triplicate》30首歌,每張10首共95分鐘。和《Shadows In The Night》(2015)、《Fallen Angels》(2016)一樣,它同樣出自《美國情歌簿》(Great American Songbook),迪倫翻唱的也多是由他早年的偶像弗蘭克·辛納屈(Frank Sinatra)翻唱過的作品。

如果說稍微有點不同,那就是前兩張選的多為不那么出名的作品,《Triplicate》里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As Time Goes By》和《Stardust》卻是上世紀三十年代大熱過的爵士風格流行歌。

然而這對我們來說又有什么區別呢?上世紀六十年代之后,這些歌逐漸消失了。在這些歌風頭正勁的時候聽過它們的人也越來越少了。

看起來迪倫和辛納屈是大相徑庭的兩個人。

拿這些歌來說,它們來自音樂工業的早期階段,每首歌都是許多人通力合作的結果,包括寫詞、作曲、編曲、演唱、錄音、制作、推廣……幾乎沒有一首歌來自最早的歌者自己的創作。迪倫則是顛覆這一切的人。

他是改變規則的人。愿意的話,他可以不依賴唱片工業系統獨立出唱片和演出。

但他和辛納屈還是有一個共同點。鮑勃·迪倫的官網上最近發表了一篇他與比爾·弗拉納甘(Bill Flanagan)的對話。對話很長,涉獵廣泛。迪倫說的話常常自己也不相信,但里面金句閃閃,是有智慧的。

關于辛納屈,迪倫是這樣說的:“他很風趣,有一晚我們站在他的露臺上聊天。他對我說,‘你和我,伙計,我們都有藍眼珠,我都是從那里來的。’他指了指星星。那些家伙們是地上來的。我還記得自己當時想,他可能是對的。”

當弗拉納甘問他,“為何要出那么多翻唱辛納屈的唱片?”他答:“因為做了以后才發現這只是一小部分。所有這些唱片加起來也不過是拼圖一角,所以我們就一路做下去了。”

“每張10首歌,32分鐘,何不并為兩張?”“因為10是一個完美的數字,是光的象征……我自己的唱片通常超載嚴重,聲音被稀釋。要想聲音達到最強,像傳統唱片那樣每面15分鐘是最佳。”

這樣連出三張則是因為“它們共享一個主題,彼此內在相連,一張是前一張的延續。你開始思考為什么翻出這些老藍調,繼而想自己為何竟托生于這個世界。你從傻傻的荒謬里走到嚴肅的境地,一路經過骯臟的花花世界。抵達邊緣的時候你已筋疲力盡,問自己好消息在哪里?會有好消息嗎?心的旅程差不多就是這樣,就像《Skylark》這首歌一樣,最好的總是在最后。”

2012年的《Tempest》后,迪倫未再有創作專輯問世,翻唱的辛納屈倒是一張接一張。對他來說,這些曾是街歌的老歌是為蕓蕓眾生而作。它們不是懷舊,不是通往過去的時光機,而是踏踏實實地唱出此時此刻。“它們是一點都沒有被物質化的東西。”

對迪倫來說這些歌來自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他無法創造(因為時代已逝),也很難影響到他自己的創作。要有,也“只可能是一句樂句一段話”。在這個完完全全屬于心碎的世界里,詞和曲都有自己的規則,彼此間的結合方式無懈可擊。

比如《There Is A Flaw In My Flue》這首歌的旋律就像“蒙娜麗莎”的背景,“看著我的只是一張臉,男或女,笑或者不笑都不要緊。吸引我的是背景的神秘,就像一片鬼魂出沒的幻想之土。”

盡管這些歌是迪倫自己永遠寫不出來的,卻不妨礙它們與迪倫的心意相通。“《Where Is The One》就像為我而寫。要到達那個嚴酷的境地,除非我變成隱形人,或者脫光光又推棜侗嚏C然而即使到了,我也會迷茫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經歷過這些事,活過了它們。這些歌把你從主流關注的大同小異的紛爭中解救出來。現在的音樂和歌曲太過模式yig化以致令人無法辨認。這些老歌冷靜而清晰,有最直接的現實和對普通生活的信心,就像早期的搖滾。”

什么是早期的搖滾?“是危險的武器,像光一樣爆炸。它是時間的反射,亦是在它誕生之前爆炸的原子彈的余波。當時的人們害怕末日,而搖滾炸裂種族、宗教、意識形態的藩籬讓人們不那么害怕。杰瑞·李·劉易斯(Jerry Lee Lewis)就像從外太空襲來的裸奔彗星。搖滾具有原子彈的力量,它拉近再拉近,然后撞上末日。”

原聲吉他、電吉他、貝司、很遠的鼓、小號的運用復古而整肅。和前兩張一樣,迪倫不再唱得沖頭沖腦,甚至可以說是優美,再重的也變成輕輕的智慧和感悟。哪怕戲謔幽默的歌,聽來也蒙上一層神秘。“如果是《When the World Was Young》和《These Foolish Things》這樣宛如對話的歌,你不會想在唱的時候直噴口水。”

一向喜歡在錄音室即興的迪倫這次亦放棄傳統,嚴格按照排練的內容和樂譜來。理由是:“歌詞里已有足夠我的個性,我只需要專注在旋律上就可以。”

有人說迪倫是預言家。

他對現在和過去的看法早在2001年9月11日發布的《Love and Theft》里便說過。《Bye And Bye》里他唱道:“哦,未來對我來說已是過去之事。”下一張《Modern Times》(2006)他對美國的未來作出黑暗的預測:”我們并不知道大審判日是否會到來,因為沒有人從那里回來告訴我們。我們只能從已知的事來推斷……隨著變老,我們都有了相似的預感。足夠多的經歷讓我們知道事情總是往一定的方向發展。即使有改變,也不會偏離原有的軌道。”

但是究竟是好是壞?辛納屈最后一次登臺演唱過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亦出現在這張專輯中。它既是威脅,也包含美好希望。“即使世界最后崩塌,更好的事總是在它的位置等著你。”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7.05.25 13:57:38
1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87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