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系列之沃恩·威廉斯
hh373 于 2017.05.15 18:59:14 | 源自:hh373的博客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拉爾夫·沃恩·威廉斯的確不是神童,他的作曲家朋友喬治·巴特沃思(George Butterworth)評論說:“對于一位明顯地很難“自我發現”的一流作曲家,我們也很難給他一個稱謂。” 當歌曲《菩提地》(Linden Lea)第一次使他感受到廣受歡迎的滋味時,沃恩·威廉斯已經快30歲了。在38歲的時候,他的《大海交響曲》才得以首演(這是他創作的九部交響曲中的第一部)。

沃恩·威廉斯的晚熟被有些人輕易地看作是音樂笨蛋。本杰明·布里頓(Benjamin Britten)曾刻薄地指責《五首神秘歌曲》(Five Mystical Songs)“在技術上很無能”,而沃恩·威廉斯較長的學院受訓生活(三個劍橋學位,在皇家音樂學院學習了兩個階段,還有師從布魯赫和拉威爾的經歷)也似乎表明他早年作為專業作曲家能力上的不足。

沃恩·威廉斯的緩慢發展,直至藝術上的成熟,還有其更深層的原因。其中最主要的是他的堅定意志,他決心不讓德奧大師們的強勢影響主宰他的音樂,因為其他的英國作曲家都受到了很多影響。他說:“無論怎樣,那都要是自己的真實作品”,而不是布拉姆斯、門德爾松或者是貝多芬音樂的三流模仿。

沃恩·威廉斯特別想要尋找的就是民間歌曲。《樹叢與煙斗》(Bushes and Briars)是他個人(從東薩克斯一名叫波蒂法先生那里)收集到的第一首歌曲,也給了他很大的啟示。這是與民族音樂精神之本質的直接聯系:它給予沃恩·威廉斯新的創作語匯,而且是出自真正的英國古典音樂的基礎。他后來說:民間歌曲“使我們擺脫了外國勢力的影響,這個影響重壓在我們身上,令我們無法解脫。”

此時此刻的大馬士革觀點與沃恩·威廉斯的兩部作品之間存在著直接的影響。這兩部作品就是沃恩·威廉斯的代表作:《托馬斯·塔里斯主題幻想曲》(Fantasia on a Theme by Thomas Tallis)和《云雀高飛》(The Lark Ascending),許多聽眾把它們作為英國音樂的精粹。《托馬斯·塔里斯幻想曲》是以伊麗莎白時期一位作曲家的贊美詩曲調(這是另一種“人民的音樂”)為基礎而創作的,沃恩·威廉斯用三個彼此分開的弦樂隊來演奏,其準神秘主義的回響跨越了幾個世紀。

《云雀高飛》由小提琴與管弦樂隊演奏,這部長達15分鐘、熱情的“浪漫主義”音樂,散發著英國的,特別是英國鄉村的芬芳氣息。沃恩·威廉斯并不直接引用民間歌曲,但它在營造氛圍和旋律創作方面的影響還是很明顯的。《云雀》已經成為沃恩·威廉斯最著名的作品,被許多評論家們稱作是沃恩·威廉斯音樂中“田園”元素的代表。

《云雀》所受到的熱烈歡迎讓人們覺得,沃恩·威廉斯的許多,或者說是大部分作品都是“田園”風格的,在氣質上同樣都是平靜安寧的。沃恩·威廉斯自己也無意間把他的第三交響曲貼上了“田園”的標簽。作曲家彼得·瓦洛克(Peter Warlock)指責這部作品“就像一頭母牛在照看大門。”

瓦洛克是錯誤的。第三交響曲顯然是一部嚴謹的作品(沃恩·威廉斯自己描述它“四個樂章都是慢板”),但有些傷感和不安的情緒,與《云雀高飛》中那田園詩般的情形是完全不同的。這部交響曲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產物。戰爭期間,沃恩·威廉斯在野戰醫院工作,負責把傷員從前線運回來。戰爭的恐懼給作曲家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他說,“田園”是“真正的戰時音樂……它根本不像大多數人認為的那樣,是歡蹦亂跳的乖寶寶。”

沃恩·威廉斯總被人懷疑是一匹善耍花招的小矮馬。這樣的疑慮最終被第四交響曲那充滿野性與荒蕪的氛圍所驅逐。這部交響曲創作于1935年,作曲家當時已經60多歲了。其創作風格發生極大改變的預兆呈現在1930年創作的《約伯:舞蹈假面劇》(Job: A Masque for Dancing)中,但第四交響曲保持始終的嚴厲冷酷是史無前例的。沃恩·威廉斯自己評價道:“我不知道我是否喜歡它,但它是我想要的音樂。”

有關這部從表面上看來特征不典型的作品,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推測。有人說是沃恩·威廉斯對歐洲政治局勢惡化的回應,也有人說是對當時去世的霍爾斯特的紀念,還有人說是因為他妻子的關節炎和他自己近期的健康問題(折了一條腿,后來又中毒)而表現出的憤怒。當有人問及這部交響曲到底是什么內容的時候,沃恩·威廉斯斷然回答:“它是F小調的。”無論這部作品的真實內容是什么,作曲家在1937年自己錄音時流露出的激動情緒無疑就說明,這完全是他的個人言論,而這部作品無疑是一部佳作。

沃恩·威廉斯接下來創作的兩部交響曲也都很卓越。第五交響曲在沃恩·威廉斯70多歲的1943年完成,深切不安的音樂,反映出形勢的嚴酷,并預示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而它的快樂尾聲鑄就了暫時的、充滿希望的、對未來的瞻望。作曲家的第二任妻子,厄休拉·沃恩·威廉斯在談到這部作品在逍遙音樂會上首演時所表現出的“寧靜安詳”和“黃金平靜”時說:“世界好像被更新了。在觀眾大聲歡呼之前,場內是一片長時間的靜默。” 沃恩·威廉斯音樂最偉大的演繹者艾德里安·博爾特(Adrian Boult)認為,這部交響曲展示出“當瘋狂結束的時候,我們必須為什么而工作。”

在第六交響曲的開頭,這個“瘋狂”本身發出了狂躁的尖叫,中速(Moderato)樂章中縈繞著它的恐懼氛圍,還有那狂亂無序的諧謔曲和枯萎荒蕪的尾聲,所有的希望顯然都消逝遺盡了。第六交響曲比第四交響曲更多的東西,被沃恩·威廉斯的傳記作者西蒙·赫弗(Simon Heffer)稱為“爆炸”,對那些希望還把這位已經75歲的作曲家看作是位和藹可親、天真無邪的老家伙的人來說,這是一個震撼。

也還有些人熱切地想要給這部充滿躁動情緒的第四交響曲加上標題,許多人認為它是1939-1945年戰爭沖突的反應(它在1948年首演)。沃恩·威廉斯對如此簡略的詮釋表示堅決抵制。當《時代》周刊把第六交響曲稱之為“戰爭交響曲”時,沃恩·威廉斯說:“我不喜歡很多含蓄的聯系。”他在后來寫道:“人們似乎永遠也不會想到,那只不過就是一個人想創作一部音樂作品而已。”

沃恩·威廉斯在接下來的十年中繼續創作音樂,他完成了三部交響曲和一部被期待已久的歌劇《天路歷程》(The Pilgrim’s Progress)。盡管交響曲是沃恩·威廉斯作品中的骨干,但他也還有其他的重要創作,合唱音樂就是其中之一。沃恩·威廉斯不是傳統的宗教徒,他的遺孀,厄休拉曾說過,他是“快樂的不可知論者”。但他的一些最感人的聲樂作品(特別是充滿幻想的《圣城》[Sancta Civitas] 和《給我們安寧》[Dona Nobis Pacem])都大量地吸收了英國基督教的傳統音樂,并反映出它的人道主義原則。

沃恩·威廉斯也是一位有成就的歌曲作曲家,他的兩部聲樂套曲《在溫洛克邊界》(On Wenlock Edge)(為A.E. 豪斯曼詩歌譜曲的具有沉思性質的表現主義作品)和《五首神秘歌曲》都是值得關注的。他創作的協奏曲也不容忽視,他分別為小提琴、鋼琴、雙簧管和低音大號創作了四部協奏曲,還有組曲和為中提琴、大提琴和口琴創作的技巧性作品,其他的一些作品還包括許多獨具特色的戲劇配樂等等。

沃恩·威廉斯的歌劇作品也在國際舞臺上占有一席之地。他的歌劇毫無矯飾,表現出布里頓歌劇中最優秀的自然的戲劇敏銳性。可喜可賀的是,英國國家歌劇院已經計劃在2005/6年的演出季上演沃恩·威廉斯的歌劇《約翰爵士談戀愛》(Sir John in Love)(這是一個有關法斯塔夫故事的改寫本)。對《約翰爵士談戀愛》和《天路歷程》進行重新評價是非常有必要的。沃恩·威廉斯的電影音樂(他從1940年開始創作電影音樂)和室內樂的CD唱片也在近幾年出版發行,這些唱片都值得關注。

當沃恩·威廉斯在1958年去世的時候,他已經85歲了。《音樂時代》上發布的訃告說:“他在音樂中表現出英國人的精神本質,或許還沒有哪位作曲家在以前這樣做過。” 沃恩· 威廉斯所代表的英國人并不是“歡蹦亂跳的乖寶貝”,他們在人類社會中表現出的粗獷的樂觀主義和不妥協的堅定信念,就是其基本的性格特征。在一個動蕩不安的世紀里,沃恩·威廉斯在他的作品中建構了一座具有文化價值的對抗性堡壘。他的音樂,在新世紀的暴力和戰火中繼續養育著我們,強化著我們的信念。

拉爾夫·沃恩·威廉斯生平大事記

1872年: 家族中有博物學家查爾斯·達爾文和陶瓷匠約西亞·維基伍德等祖先,拉爾夫·沃恩·威廉斯于10月22日出生在格羅斯特郡的Down Ampney。做牧師的父親在1875年去世之后,母親帶著她的三個小孩子搬到薩里居住。

1874年: 保守黨的機會主義者本杰明·迪斯雷利第二次當選為首相,他搶在自由黨之前,開始進行社會改革。

1889年: 喬治·格羅夫是杰出的工程師和皇家音樂學院的第一任院長,他還是四卷本的《音樂與音樂家辭典》的始創者和編輯。

1890年代:孩提時代的拉爾夫·沃恩·威廉斯開始演奏鋼琴和小提琴。在卡特豪斯學校學習期間,他還指揮了自己的音樂作品。1890年代,他在倫敦的皇家音樂學院師從帕里和施坦福學習作曲,獲得了劍橋大學的歷史和音樂學位。

1897年: 古列爾默·馬可尼組建了第一個無線電公司“無線電報和訊號公司”。此前他向英國新聞界成功地展示了他的無線電通信新裝置。

1906年: 在與業余大提琴家艾德琳·菲舍爾結婚(1897年)之后,他開始以作曲、教課和做編輯為生。1903年,他在東薩克斯收集到《樹叢與煙斗》和其他的民間歌曲,此后他在1904年完成了《旅游之歌》。1906年編輯了包括民間歌曲改編曲和他自己的一些新曲調在內的《英國贊美歌集》。

1907年: 隨著公共健康行動的開展,全英國的地方權力機構開始建立大眾使用的開放公園。

1914年: 在巴黎師從拉威爾(1908年),后又在戰爭期間在皇家軍隊的野戰醫院服役。在此期間創作的作品有:《在溫洛克邊界》、《托馬斯·塔里斯幻想曲》、《五首神秘歌曲》、《云雀高飛》和“大海”與“倫敦”交響曲。

1920年:《行星》組曲的演出標志著古斯塔夫·霍爾斯特的首次成功。他在1923年指揮倫敦交響樂團錄制了這部組曲,成為第一位把自己的音樂錄制成唱片的作曲家。

1922年: 沃恩·威廉斯于1919年開始在皇家音樂學院教書,1921年指揮巴赫合唱團。他的民間歌曲收集工作對“田園”交響曲的創作(1922年)產生了影響。但作曲家伊麗莎白·勒琴斯嘲笑這部作品為“牛糞堆”音樂。

1924年: 成立于1900年、由拉姆齊·麥克唐納領導的勞動黨第一次執政,盡管它是依靠自由黨支援的少數黨政府。沃恩·威廉斯是熱心的社會主義者,他一生都投票支援勞動黨。

1938年: 芭蕾舞劇《約伯》(1930年)和歌劇《騎馬下海人》(1932年)預示了具有現代主義風格的第四交響曲、傳統的第五交響曲和憂郁的第六交響曲的出現。他的《音樂小夜曲》(1938年)和《緯度49度》(1941年)也十分成功。

1940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倫敦遭到狂轟濫炸。倫敦交響樂團最終放棄了在首都進行的正常演出,而進行了全國巡演。

1953年:因為歌劇《天路歷程》演出的失敗和妻子艾德琳的去世(1951年)而感到沮喪。他與厄休拉·伍德結婚,并移居倫敦休養生息。他把為電影《南極的斯科特》(1948年)創作的音樂改編成《南極交響曲》。1月份,北海的大浪引發了洪災,英國東海岸被淹。許多人喪命,成千上萬的人背井離鄉。

1958年: 沃恩·威廉斯8月26日在倫敦去世。源自兩部計劃中的聲樂套曲的《最后的四首歌曲》在他死后得以出版。

拉爾夫·沃恩·威廉斯音樂風格:

民間歌曲——這是沃恩·威廉斯早期靈感的主要來源,他(像巴托克一樣)從當地原著居民那里收集到的民間歌曲,使他擺脫了日耳曼音樂的影響,并揭示了創作純國產的“英國”音樂的可能性。

贊美歌——這是沃恩·威廉斯受到的另一個重要影響。他在三十多歲時花了兩年時間,編輯《英國贊美歌集》,并在此過程中創作了一些著名的歌曲(比如:《For all the Saints》和《Come down O Love Divine》)。他把自己的工作稱為“比任何奏鳴曲和賦格曲更好的音樂教育”。

管弦樂配器——因為開始對自己不夠自信,沃恩· 威廉斯常常就技術問題求助于他的朋友霍爾斯特(他說,霍爾斯特是“對我的音樂影響最大的人。”)。他三十多歲時去跟拉威爾學習了三個月,為自己的配器增添了“一點法國人的優雅”,并最終成為這方面的專家。

環境氛圍——在評估沃恩·威廉斯的音樂時,“田園”是被過多使用的一個詞。事實上,他的音樂可謂是靜水深流,常常蘊含著狂風暴雨。第四和第六交響曲都包含了一些最具爆發性和進攻性的音樂,這也是英國人不從寫過的。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98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