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萬人看蔡陽直播拉二胡:希望通過直播讓大家喜歡民樂
高丹 竹君 于 2017.04.12 13:13:09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10

居廟堂之上,入江湖之中。

中央民族樂團中胡首席蔡陽于一月中旬在陌陌上開了直播間,名為民樂坊,迄今已運作近兩個多月,樂迷最多時,有近20萬人同時在線觀看蔡陽的直播。蔡陽說:“國家大劇院一個音樂廳坐滿時大概也就2000多人,20萬這個數字,著實讓我震驚到了。”

20萬人中,或有屏息凝神者,或有聞之垂淚者,或有走馬觀花者,熙熙攘攘的看客們將彈幕刷得不停滾動,蔡陽抱著二胡,面容沉靜。沒有反復彩排,沒有華麗的服裝和明晃晃的燈光,她像尋常的姑娘一樣坐在鏡頭前,手落處,音樂像水流一樣淌出來。

她拉奏《二泉映月》時,有評論說:“可堪落淚”“背井離鄉的感覺”“能見到中央民族樂團的人拉這個曲子,真值了”。昔日只有買昂貴的演出票才能遠遠得之一見的表演,如今在直播平臺上就能近距離看到。有討論說:“真有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的感覺。”

4月5日,澎湃新聞對蔡陽進行了專訪。

澎湃新聞:在陌陌上直播的緣起是怎樣的?

蔡陽:是我的一個朋友推薦的,剛開始很簡單,就是想嘗試一下,目前做了兩個多月了,覺得還不錯,至少在普及這方面我覺得是有挺大的影響力。

澎湃新聞:你和陌陌的合作方式大概有幾種?好像有時候是你在家里做直播,有時候是在陌陌直播大廳。

蔡陽:大部分都是在家里做直播,我是2月15號才開始真正在陌陌平臺上直播的。我3月份上陌陌直播現場上了三次,主要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國樂季”的活動,我被選上了,我做的第一場陌陌直播大廳的現場直播主要是推廣我們中央民族樂團傳統的古典民樂。

第二場是我和中國愛樂樂團的老師一起做了一個二胡和打擊樂的配合,因為打擊樂其實是最豐富的,也是我們所有樂器當中最老的,是有一個節奏在里面的。那天晚上演奏了中西方很多打擊樂,包括印度、非洲的,那天演奏的曲目特別國際化,是一場打擊樂盛宴。而且像馬林巴跟二胡的這種合作其實是非常少有的,有很多可以推的點,別人沒有嘗試過的,我都愿意去嘗試、推廣。

第三場我做的陌陌現場是和我大學的學姐石娟,她現在是女子十二樂坊的團長,在民樂的流行化里,十二樂坊可以說是一個老大,是比較有代表的其中之一。所以我都是選了很有代表性的一些朋友一起來上直播。

澎湃新聞:所以通過直播的這種方式,更好地將你之前的很多想法變成了現實。

蔡陽:沒錯,我其實一直都很樂意去嘗試,因為我自己有一個非凡樂隊,2002年就成立了,我大概是2003年加入的,是我們做民樂的幾個姐妹組成的。我們一直都在做很多嘗試,包括在曲目等方面創新。現在有了陌陌這個平臺,我們可以更大膽地去用我們手中的樂器表達自己,我覺得挺好的。最近我們圈內人的專業群,比如琵琶群里,來自五湖四海的、各地院校的專業人士都知道這個民樂坊,都要加入進來。

澎湃新聞:可以說其實是你自己很偶然的一個個人行為,在推廣民樂的這個事情上開拓了一條新路。

蔡陽:對,這對我來講是一個驚喜,本來我就是想嘗試一下,因為我手中有二胡、板胡還有其他的樂器,很多是老百姓壓根不知道的東西。我可以在家里就像講課一樣,給大家介紹我手中的樂器,然后沒想到喜歡的人越來越多,后來我就請了我民樂圈子里的其他好朋友,我們又加入了很多新的內容,比如說箜篌、琵琶、古箏、笛子和阮,這樣很大地豐富了直播間的內容。

所有的粉絲觀看我們直播間內容都說受益匪淺,簡單的例子,比如說我給大家介紹古箏分九大門派,比如陜北派它指的是音樂風格。粉絲喜歡音樂,喜歡古老的樂器,他們在無形中還學到了比如怎樣去欣賞民樂,以及一些相關的歷史知識。

澎湃新聞:對你來說,把這些東西介紹給大家,把民樂的這種形式傳達給大家才是更重要的嗎?因為其實用互聯網直播,一定程度上會消解在大禮堂表演的那種儀式感和莊嚴感。

蔡陽:我覺得不沖突。音樂會有音樂會的儀式感,在大劇院、音樂廳,音色、聲場、儀式感都是不一樣的。很多人一定要西裝革履地、很正式地進入大劇院去聽音樂會,然后觀眾可以面對面看到演奏者。直播是我看不到觀眾,但是觀眾可以看到我,他們的心聲可以非常迅速、非常真實地通過彈幕傳達給我,這種魅力是直播特有的。

澎湃新聞:這樣的傳達方式可以衍生出新的路,比如你可以在直播上面積攢一些的粉絲群,然后可以線下和線上結合。

蔡陽:是有很多粉絲在我直播時就不停問我老師可不可以教學生等等,因為我是職業的,我的工作是中央民族樂團中胡首席,平常我們也有很多的工作量,我覺得沒有那么多時間。但是只要我自己休息的時候,我就通過直播去普及民樂,我目前就看到很多人想要去買一把樂器學習,我覺得這都是正能量。

澎湃新聞:你所供職的中央民族樂團對于你去嘗試直播的這個事情表現出來的態度是怎樣的呢?

蔡陽:我們席強團長非常敏銳,很早就有網友轉發我們的視訊,點擊量已經超過百萬了,團長看到后第二天就迅速聯系到我,我就給他介紹了陌陌的這個平臺,然后陌陌平臺反應也很迅速,他們一拍即合。第二天他們就見面,當天晚上就連夜在音樂廳布局網線,因為直播對于網路要求比較高。第三天我們中央民族樂團就開始在陌陌平臺注冊了賬號,直播了音樂會。所以大家都很好地找到了一個合作方式,因為中央民族樂團直屬文化部,我覺得國家也愿意去推廣我們中國自己的民族樂器,每年還做很多三下鄉啊這些項目。

澎湃新聞:對于你來說,現在的生活是不是突然就變得更加繁忙和豐富?

蔡陽:的確是更加豐富,我會把很多小的時候學的作品,包括現代年輕人很喜歡的作品每天不停地練習,去準備,然后去演奏。因為我希望大家能通過我的直播去喜歡這些樂器。我是現代人,我希望能用現代語言、現代符號來傳達民樂。

比如大家喜歡前段時間熱播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題曲《涼涼》,我用二胡表達出來的時候,很多網友就說“居然二胡還可以干這件事呢”,然后很多年輕人都非常喜歡。

我覺得無論表達什么樣的音樂,只要是美的,只要是好聽的,無論是古典的、傳統的還是流行的,大家都會喜歡,只是需要一個很好的表達方式。所以如果年輕人更喜歡流行歌曲,OK,那我就會在直播的時候演奏古典和流行,雅俗共賞,其實樂器只是我們手中的一個載體。

我實際上才做了一個多月的直播,但是直播給我帶來了很大的改變,無論從我的生活上、想法上,還是包括聽音樂、選曲、寫譜,我所有的這些工作都讓我覺得這是一件特別好的事情,然后覺得自己現在是非常純粹的、一個做音樂的人。

【后記】

陌陌副總裁賈維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談到:有傳統才藝的人在陌陌直播平臺上會非常受歡迎。比如2017年1月7號的陌陌現場的盛典,排名第二的古箏靈兒,就是因為擅長彈古箏被大家熱捧的。

賈維談到,最開始也并沒有特別規劃,是很偶然地發現一些演奏者在平臺上受歡迎,之后陌陌順水推舟,積極地引入一些更專業、表演更好的表演者,跟大家去做表演和互動,讓大家欣賞到真正的專業級的表演是什么樣的。“實際上我們做著做著就發現,并不是大家不喜歡傳統的藝術了,只是沒有恰當的形式在演出者和觀眾之間建立溝通方式。所以傳統表演的直播剛好能夠彌補到這個渠道上的不足。”

賈維說:“商業不是壞事,像文化領域,我覺得有商業的介入之后,它才有真正的強大的生命力。藝術本身是由藝術家創作的,但是藝術家本身也是要生活的。如果他自己的創作和表演,能夠得到一個很好的回饋,他才更有動力。 像古箏靈兒她是我們年度的第二名,第二名的概念是她一年刨掉個稅、刨掉分成,最后落到她手里的收入應該是過一千萬的,所以我覺得這對于一個古箏的表演者來講,我覺得是一個相當高的收入。”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18.018.047.***
218.018.047.***
發表于2017.04.13 08:45:52
1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943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