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系列之勃拉姆斯
hh373 于 2017.04.11 14:22:29 | 源自:hh373的博客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英國詩人齊格弗里德·薩松(Siegfried Sassoon)曾為觀眾能夠很平靜地接受《春之祭》而感到驚異,他說,除了他自己之外,“他們都傾聽著這部并非新穎大膽的作品,好像這是由某個人的去世,比如勃拉姆斯的去世而引起的一樣。”

“像勃拉姆斯的去世”——這句話在20世紀初聽起來真是太令人震驚了。就是這位勃拉姆斯,他是19世紀90年代末歐洲最著名的作曲家,他的音樂創作取得了輝煌的成就。整整一代作曲家都受到其音樂風格之魅力和權威性的深刻影響:勃拉姆斯音樂的“霧靄”(并不是人盡樂知)無所不在。恰在此時,第一次世界大戰幾乎打碎了歐洲的文明世界,20世紀年輕一代的幸存者們在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他們分成了兩派,一部分人試圖忘記剛剛發生過的事情,還有些人在尋找應該受到指責的人。他們毫無選擇地抨擊“老家伙們”,而勃拉姆斯就被看作是這“老人幫”中的主要成員。年輕人的行為未必都是充滿惡意,但“結束一切戰事的戰爭”已經造就了政治文化的疲憊不堪,并不讓人喜歡的法-俄文化,正在取代德-奧的傳統文明。

80年代之后出現的爵士樂時代,代表了當時音樂的發展。這位留著大胡子的老人卻似乎仍然停留在原地,但至少他還屬于當時的偉人。他總是緊縮眉頭,可能在我們記憶中,他活著的時候永遠都是如此。人們現在很容易把勃拉姆斯的音樂看作是碩大的溫順老貓,誰都可以撫摸它,而不必擔心會被抓撓。但在他生前,他的音樂并不受人歡迎,盡管很真誠,但冷漠艱澀。假如我們現在還是這樣認為,或許也是比較正當的反應,但不能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聯想到在鋼琴作品Op.119第一首的《B小調間奏曲》中,下行的三度音程盤桓跌宕,最終成為了十一和弦,這種深刻而嚴謹的表現方式令我們深深迷戀。但當初克拉拉·舒曼第一次聽到這部作品的時候,這令人痛苦的不協和音樂使她受到震撼。年輕的勛伯格不久就搜尋到了這些新穎的艱深作品,并在其中發現了那些不受歡迎但令年輕人癡迷的特性。除此之外,正像他們所說的,勃拉姆斯的音樂還具有歷史價值,它像瓦格納具有催眠作用的樂劇一樣,為20世紀的音樂史增添了更充實的內容。

勃拉姆斯年輕的時候曾有一段時間不得不面對觀眾因為誤解而產生的敵意,可以說,觀眾后來也沒有完全喜愛他,但至少是非常尊敬他,即使是在1859年他的《第一鋼琴協奏曲》問世的時候,也是如此。正像當時一位音樂評論家所說的,觀眾們聽到的是“一部單調的、毫無情趣的抑郁之作”,就像“吞下了一個擁有尖厲的不諧和音調與令人不快的音響的飯后甜點”。可憐的勃拉姆斯后來在寫給約阿希姆的信中說:“這樣的唏噓聲是不是確實太多了?”當代文化史學家彼得·蓋伊(Peter Gay)曾列舉過許多勃拉姆斯“被疏忽”的其它原因,他說:“勃拉姆斯的同時代人從他的音樂中吸取的就像是營養好但味道差的保健食品,他對大家是極為有益的。”

勃拉姆斯擁有一個狄更斯式的家庭背景:胸無大志的音樂家父親娶了一個不般配的年老妻子,但他努力掙錢,讓孩子得到良好的教育和一些鋼琴課程。小男孩的天資終于被發現了。愛德華·馬克森(Eduard Marxsen)給他上了最初的免費音樂課。與此同時,這個孩子逐漸成為愛讀書的人,他深深地迷戀民間故事和神話傳說,研究和收集民間歌曲。當時正值德國浪漫主義的高潮時期,年輕的勃拉姆斯被ETA霍夫曼作品中那個虛構的作曲家約翰內斯·克萊斯勒深深地吸引住了(作曲家與貓的自述是《公貓穆爾》這本怪異書中的主角)。不斷成熟起來的勃拉姆斯不再眷戀這樣的幻想世界,而克萊斯勒式的故事已經發生在了他的真實生活中。1848年革命之后,勃拉姆斯結識了匈牙利小提琴家埃德·雷曼尼(Ede Remenyi),他們一起動身去旅行。此后,勃拉姆斯一生都在收集匈牙利/吉普賽音樂,這些音樂也體現在他的許多作品中,特別是《G小調鋼琴四重奏》和在1891年創作的《單簧管五重奏》精彩的準即興演奏部分。

勃拉姆斯一生中有兩次至關重要的會晤。當約瑟夫·約阿希姆(Joseph Joachim)進入他生活中的時候,他正處于藝術上的轉折點,因為他意識到,他既不欣賞李斯特其人,也不希望模仿他的交響詩創作。約阿希姆不久就成為勃拉姆斯的二重奏伙伴,他給予勃拉姆斯的另一個影響,就是兩個年輕人能夠相互交流使用對位法以來,在音樂創作中遇到的難題和它們的解決方式,他們的交流方式就如同別人在進行國際象棋的對弈。在19世紀50年代末,勃拉姆斯繼續進行著學術性的練習和探索。當溫特菲爾德(Winterfeld)的《加布里埃里的生活》(Life of Gabrieli)還在孤獨地探索過去的未知世界時,勃拉姆斯已經比他的同時代人更多地熟知了文藝復興時期和巴洛克時期的音樂,他后來主持維也納音樂協會的工作,在演出曲目的安排上就反映出這方面的內容(包括許茨《Saul, Saul, was verfolgst du mich》的首次現代演出)。他還模仿“古老的形式”,創作了對位法的管風琴音樂,后幾年的室內樂作品中他也使用過同樣的形式。除了這些感興趣的事情之外,勃拉姆斯還與亨德爾的編輯Friedrich Chrysander和許茨與巴赫的編輯Philipp Spitta保持了長久的友誼。

1853年,勃拉姆斯出現在羅伯特和克拉拉·舒曼的家中,他作為一名年輕的救世主而受到歡迎。不論是他的個人情感還是在音樂創作方面,他都有一種終于被理解的感覺,但兩個長期存在的痛苦使這種感覺黯然失色。舒曼瘋了,勃拉姆斯幫助克拉拉度過了極為艱難的時期;隨后,勃拉姆斯在感情上非常依戀克拉拉(從沒有適當的回報),這使他郁郁寡歡地終其一生。他身邊的姑娘來來去去,那些老照片揭示了她們的不同命運。克拉拉的女兒尤麗葉(Julie)也是其中之一,她與意大利貴族的婚約促使勃拉姆斯譜寫了第一首《情歌》圓舞曲和表現沉痛空虛之感的《女低音狂想曲》(Alto Rhapsody)。這些作品表現出的是歌德詩歌中《冬之旅》式的凄美傷感,也是被評論家在《第一鋼琴協奏曲》中錯誤地發現的那種“單調的、毫無情趣的抑郁之作”。勃拉姆斯完成協奏曲的時候,舒曼已在精神病院去世,其中的慢板樂章是克拉拉“溫雅的肖像畫”。

對于一位天才來說,他的所有經歷都會對他產生一定的影響,生活中的一切都將被充分利用。勃拉姆斯自傳中講到的這類事情具有明確的目的性,遲早它們會在音樂中再現出來:或許是在他的對位法研究中,在他與匈牙利音樂風格的沖突中,在他對巴赫或者是民間歌曲的熱情里;也還在他博覽群書的閱讀中,在他精湛的鋼琴演奏技藝或者是感情生活的缺失里;所有這一切都在不斷地發展壯大,一直達到極致的程度。1869年,勃拉姆斯在36歲時最終在維也納定居下來,并在此度過其余生。冬季的幾個月里,他都在從事著演奏,夏季的時間用來作曲。他作曲的時候,總是借助于濃郁的咖啡,從早晨很早的時候開始,午飯時間才停止。他在維也納、卡林西亞(Carinthia)的Portschach和瑞士的圖恩湖畔等地工作,有幾年的時間,他都承受了超負荷的工作量。他成為19世紀包括達爾文、馬克思和托爾斯泰等人在內的偉人之一。

勃拉姆斯遺留下來的作品或許只是他創作的一小部分,因為他熱情的創作力受到了過于苛刻的自我批評的制約。據說在他的晚年,他燒毀了大量的作品,而在Op.51的幾首弦樂四重奏出版之前,他自己聲稱,已經毀掉了20首弦樂四重奏。在完成《第一交響曲》之前較長的醞釀期里,他一定經歷了無數個錯誤的開始。但那些被毀掉的作品是不是就真的比一貫謹小慎微的勃拉姆斯遺留下來的音樂作品更加大膽和更富有創意?我不這樣認為。作曲家們通常最懂得這些事情,勃拉姆斯留給后人的就是經過深思熟慮而具有權威性的作品全集。

我從音樂中能夠聽到作曲家總是在不斷進步。說實話,我比較喜歡他的晚期作品,而不是早期作品。很難說到底哪一年是勃拉姆斯創作成熟期的開始。他在1878年和1879年的夏天創作了再現意大利藍天的《小提琴協奏曲》、Op.76的鋼琴作品、《G大調小提琴奏鳴曲》和Op.79的鋼琴《狂想曲》。在1881年,他不僅完成了不朽的《第二鋼琴協奏曲》,還創作了華美冷峻的合唱作品《悲歌》(Nänie),這部作品像古典雕像一樣,靜靜地觀望著世界。1885年創作的《第四交響曲》以帕薩卡里亞舞曲作為終曲樂章,這是自巴赫以來最偉大的帕薩卡里亞舞曲。但即使如此,我還是認為,1887年完成的《二重協奏曲》(Double Concerto)超越了《第四交響曲》。因為協奏曲中充滿活力的陽剛之氣融會在了急切流露的情感宣泄中,結束部閃爍著絢麗光彩,這也是勃拉姆斯最為高興的得意之作。

1886年夏季,勃拉姆斯在瑞士完成了情緒有些消沉的《C小調鋼琴三重奏》和《第二大提琴奏鳴曲》,這兩部作品與《二重協奏曲》一樣,顯示出勛伯格創作初期的現代派音樂風格。勃拉姆斯在1890年創作了《G大調弦樂五重奏》Op.111,這部作品使他認為自己的創作生涯已經進入尾聲。但隨后勃拉姆斯結識了德國單簧管演奏家Richard Muhlfeld,他們的相遇令勃拉姆斯重新煥發出創作力量,他最先完成了《單簧管三重奏》。但這部絕妙的作品在隨后創作的《單簧管五重奏》的陰影下總是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三重奏開頭樂章的嚴酷冷峻在慢樂章的沉湎柔情中得到彌補,接下來的圓舞曲段落輕松愉快,而終曲樂章極具匈牙利音樂的精神實質。《五重奏》堪與莫扎特的作品媲美。布里頓年少時極討厭勃拉姆斯的音樂,也包括這部作品,但在漢斯·凱勒(Hans Keller)的引導下,他也不得不承認,《五重奏》是一部佳作。

對單簧管的鐘情并沒有完結。勃拉姆斯還創作了兩部單簧管奏鳴曲,也像《三重奏》和《五重奏》一樣,奏鳴曲中展現出作曲家性格中相互對立的幾個方面。《F小調奏鳴曲》的第一樂章就呈現出熱情與冷漠的鮮明對比;《降E大調奏鳴曲》的第一樂章精致、可愛。《F小調》的終曲樂章很有些英雄氣質,似乎與《二重協奏曲》產生了共鳴,而《降E大調》是在精美練達的變奏曲中結束的。這些作品既是勃拉姆斯兩副面孔的真實寫照,也是歷史的本來面目。作曲家不單充分利用了其師長們的奏鳴曲傳統,還在巴赫及其前輩古老的對位法世界里有所作為,他的作品就是其極富想象力一生的概括總結。古老傳統與晚期浪漫派和聲技法的結合,成為一種催化劑。這些作品不僅是音樂創作悠久歷史的豐碩成果,它們還直接引導了音樂發展的未來,期待著在勃拉姆斯去世之后幾年時間里音樂創作的變化。

或許有許多樂迷都從勃拉姆斯在1892和1893年創作的晚期鋼琴作品中吸取了營養。一方面,他在日記中坦誠地為自己的一生感到遺憾,而另一方面,他創作的小品幾近完美,每一小節都可謂是大師之作。勃拉姆斯音樂的魅力非常強大,那些對之比較熟悉的人都會愛不釋手。我在此想起William Trevor的一部電視劇,劇中的一個角色是典型的苦樂參半、傷感與逗樂并重而毫無希望的家伙,他簡直無法應付生活(他成為汽車公司的推銷員,還把一個巨大的塑料金魚放在房頂上),一切都在絕望中結束。而我們在勃拉姆斯晚期鋼琴作品中聽到的就是這樣以悲喜劇為背景的情感表達。這樣的選擇非常完美。這位給予藝術規律性發展的最后一位巨人,在包括我們當代人在內的所有樂迷心目中都擁有強烈而神秘的魅力。勃拉姆斯的去世的確是令人震驚的事情。

約翰內斯·勃拉姆斯生平大事記

1833年:勃拉姆斯5月7日出生在漢堡的一座廉價公寓里,他是家里三個孩子中的老二。他的父親在各種專業音樂團體中演奏長笛、圓號和低音提琴。他的母親是位裁縫和主婦。

1846年:鋼琴演奏家克拉拉·舒曼創作了她的《鋼琴三重奏》Op.17。勃拉姆斯在1850年代末對她產生的熾熱愛情,最終轉變為終生的友誼。盡管克拉拉在1880年曾說過:“對我來說,他是位如此神秘的人物,就像25年前一樣讓我感到陌生。”

1848年:勃拉姆斯舉辦了首次鋼琴獨奏音樂會,他已經創作并改編了許多音樂作品,還為父親的演奏所在地阿爾斯特亭臺創作了六重奏。由于匈牙利起義遭到鎮壓,許多流亡者來到漢堡。匈牙利民間音樂立刻在漢堡流行起來,勃拉姆斯也受到深刻影響。

1853年:勃拉姆斯在杜塞爾多夫拜訪了舒曼夫婦,他那極富表現力的鋼琴演奏給他們留下了深刻印象。幾個月后,當羅伯特試圖自殺的時候,勃拉姆斯急忙趕去幫助克拉拉。他愛上了克拉拉。

1854年:瑞士作家Gottfried Keller創作了他的半自傳體小說《Der grune Heinrich》。勃拉姆斯與Keller成為朋友,并為他的幾首詩歌譜曲。

1859年:勃拉姆斯公開反對李斯特的音樂和他的圈內生活,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么勃拉姆斯的《D小調鋼琴協奏曲》在萊比錫(李斯特的家鄉)的演出遭到冷落,以及為什么出版商Breitkopf 和Härtel都拒絕出版他的一些作品。

1863年:“圓舞曲之王”小約翰·施特勞斯被聘為維也納舞廳的音樂總監。勃拉姆斯曾說過,《藍色多瑙河》圓舞曲“很遺憾不是勃拉姆斯創作的。”

1868年:音樂評論家愛德華·漢斯利克公開表示了反對瓦格納的態度,他發現自己在瓦格納的《名歌手》中受到了拙劣模仿。勃拉姆斯的音樂也在與瓦格納抗衡,因而引發了許多沖突。

1869年:父母親在1864年婚姻的破裂令勃拉姆斯深感痛苦,不久他的母親就去世了。他完成了《德意志安魂曲》、《女低音狂想曲》和《情歌圓舞曲》等作品。

1875年:勃拉姆斯(右圖為Willy von Beckerath所畫)放棄了他作為維也納音樂之友協會樂團指揮的職位,而專注于音樂會巡演和作曲。安東寧·德沃夏克贏得了奧地利國家獎學金,勃拉姆斯是評審委員。他后來說服自己的出版商出版了德沃夏克的音樂作品,還委托他創作《斯拉夫舞曲》。

1879年:Richard Muhlfeld成為邁寧根宮廷樂團的首席單簧管演奏家。在1890年代,勃拉姆斯被他的演奏所打動,為他創作的兩首奏鳴曲Op.120。

1880年:漢斯·馮·彪洛邀請勃拉姆斯指揮在邁寧根的宮廷樂團,“演繹”他的幾部新作,比如第三和第四交響曲、《第二鋼琴協奏曲》等。勃拉姆斯在德國巡演中一直演出這幾部作品。

1890年:德國象征主義畫家Max Klinger完成了他的《Die blaue Stunde》。作為業余鋼琴家,他在《勃拉姆斯的幻想》中描述了一個從勃拉姆斯音樂中獲得靈感的夢境世界。

1897年:勃拉姆斯于4月3日在維也納去世。他的墳塋在維也納中央公墓中,旁邊是貝多芬和舒伯特。

約翰內斯·勃拉姆斯音樂的主要風格特征

民間歌曲——勃拉姆斯年輕時就熱衷于民歌素材的收集,這也是浪漫主義運動所帶來的影響。他根據民歌改編了200多首合唱、聲樂和鋼琴作品,最早的作品集是1858年出版的《給孩子們的14首民歌》。勃拉姆斯的歌曲融合了許多民歌歌詞和旋律,這一類的最卓越作品是1894年出版的《49首民歌集》。

不斷發展的變奏——這個由勛伯格發明的詞組,是用來描述一種我們都非常熟悉的作曲方式,那就是主導動機的連續發展,而不是變奏曲的外在形式。勛伯格研究了從JS巴赫音樂開始,到維也納古典樂派的創作,他發現,勃拉姆斯的音樂是最有成就的。他特別談到了勃拉姆斯《F大調第二大提琴奏鳴曲》Op.99的第一樂章和《四首嚴肅歌曲》的第三首歌曲。

早期音樂——1854年,21歲的勃拉姆斯在舒曼的圖書館中度過了許多時日,他在此發現了在當時還不為人所知的文藝復興晚期和巴洛克早期的大量音樂作品。勃拉姆斯立刻就把這些音樂技法運用到自己的創作中,完成了許多作品,其中包括:為管風琴創作的一些富有創意的對位法作品,一部擁有古樂風格的無伴奏《彌撒曲》和幾個融合了古舞曲的樂章,比如在1882年創作的《F大調弦樂五重奏》Op.88中的薩拉班德舞曲。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還沒有時間去研究勃總的作品。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發表于2017.04.12 22:48:25
1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253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