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系列之舒曼
hh373 于 2017.03.28 18:50:15 | 源自:hh373的博客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盡管羅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在恩得尼希(Endenich)精神病院去世距今已經160多年了,但有關他創作成就的真實特征仍有些新觀點在不斷出現。他與鋼琴家克拉拉·維克的婚姻在他的生命中占據了重要位置,而他的精神病也是其中一個駭人聽聞的內容。舒曼不僅是位狂躁型的精神病患者,是位命中注定的天才,他還是擁有超前思想的學者,他的文筆像他的音樂一樣灑脫而敏銳,他用發表文章來積極支援年輕的作曲家們,特別是布拉姆斯,還幫助諸如韋伯、肖邦和莫扎特等作曲家贏得盛名。在他的思想觀念中,文學與音樂的融合是非常重要的。舒曼是位常常被誤解的、獨具特色的音樂家。

舒曼1810年出生在次維考(Zwickau),父親是出版商。他早年曾在文學寫作和音樂作曲之間徘徊不定。盡管他已經開始學習法律,但當他做出決定,要成為一名音樂家的時候,他就寄宿在他的鋼琴教師弗里德里希·維克(Friederich Wieck)在萊比錫的家中學習,并在那里認識了維克的小女兒,神童鋼琴家克拉拉。舒曼不久就弄傷了手指,這件事有幾種說法,一種說法是,舒曼發明了一個裝置用來鍛煉手指的獨立性,終因練得過度而傷了手指;也有人說是他為了治療梅毒服用水銀而中毒所致。無論怎樣,他的演奏生涯已經無法實現了。而身邊的克拉拉終將成為舒曼鋼琴藝術的詮釋者。

當時克拉拉的年紀還很小,舒曼與一個名叫歐妮斯蒂娜·馮·弗利肯(Ernestine von Fricken)的姑娘訂了婚,在《狂歡節》(Carnaval)中,舒曼用音樂把她塑造成“Estrella”的形象。但等克拉拉長大之后,舒曼與她私定終身。維克反對他們結婚,也不是沒有道理的:舒曼的確不適合做一個天才神童的丈夫,因為他以生活放蕩不羈而著稱。維克千方百計地要把他們分開,但都無濟于事。克拉拉的形象經常出現在舒曼的作品中,比如熱情的G小調奏鳴曲(舒曼在寄給克拉拉的作品手稿上寫道:“我心中的每一次哭泣都是為了你,你的主題旋律在我心中以各種音樂形式出現。”)和愛情歌曲《幻想曲》Op.17。1840年9月,在克拉拉21歲生日前一天,這對情侶終于把維克帶到教堂,贏得了他們結婚的權利。

他們的婚姻真的不太輕松,要經營兩位音樂家的職業生涯,即使在他們的七個孩子沒有出生之前,生活的壓力就非常大。他們盡可能地使家庭生活充滿了音樂活動。舒曼在1834年創辦了一份音樂雜志《新音樂雜志》(Neue Zeitschrift fur Musik),自任主編,還創作了大量的音樂作品,偶爾還嘗試著做指揮(并不成功)。舒曼面對的最大敵人就是憂郁癥。他寫道:“無論是年輕時還是成年后,我都想創作,并盡可能地長時間工作。即使魔鬼們不再來強迫我……”

舒曼總是在一段時間里深陷在一種音樂體裁的創作中,這常常被看作是一種不健康的強迫癥現象,但這也加深了他對一種音樂體裁的理解。最開始是鋼琴音樂的創作,他完成了規模空前的幾部鋼琴套曲:《蝴蝶》Op. 2 (Papillons,1829-31年)、《狂歡節》Op. 9 (Carnaval, 1834-5年)、《大衛同盟舞曲》Op. 6 (Davidsbundlertanze, 1837年) 和《克萊斯勒偶記》Op. 16(Kreisleriana,1838年)。這些作品簡直就像是用音樂描述的長篇故事,內容也取材于他最喜愛的作家,比如讓-保爾·里希特(Jean-Paul Richter, 《蝴蝶》)和ETA霍夫曼(ETA Hoffmann,《克萊斯勒偶遇》)作品中的有關章節。舒曼的音樂中還隱含了向克拉拉傳達資訊的音樂密碼。這個時期,舒曼人格中兩個彼此對立、又同樣重要的個性有了具體的形象,他們是外向、熱情的“弗羅倫斯坦”和內省、嚴肅的“尤塞比烏斯”,還有個介于中間位置的第三者,比較客觀的“拉羅大師”。這些人物形象在被寫入音樂之前,已經出現在舒曼的音樂評論文章中。

1840年,舒曼投身于藝術歌曲的創作,而且很快就完成了一些作品。這一次,他又是在歌詞中尋找到了創作靈感,特別是那些對他個人來說意義深遠的詩歌。愛情的獲得與受挫、婚姻、期望、孤獨和沮喪,這些都是最常見的主題內容。他喜歡的詩人包括歌德、艾興多夫(Eichendorff)、拜倫、呂克特(Ruckert),還有傷感的海涅。舒曼為海涅的詩歌譜寫出了他最偉大的聲樂套曲《詩人之戀》(Dichterliebe)Op.48。舒曼在1841年完成了兩部交響曲,《鋼琴協奏曲》的初稿,還有許多首歌曲。下一年,他轉向了室內樂,創作出了三部優美的弦樂四重奏、充滿激情的鋼琴五重奏和鋼琴四重奏。所有這些作品都極富獨創性。

舒曼在音樂方面所受到的影響,首先來自貝多芬。他曾把貝多芬的《致遠方的愛人》(An die ferne Geliebte)的音樂引入自己的《C大調幻想曲》中,并聲稱這部作品是“為了紀念貝多芬”。另一個使他深受影響的重要人物就是舒伯特,特別是舒曼在藝術歌曲創作方面與舒伯特實現了心理上的共鳴。已經去世的舒伯特,也因為舒曼而得益匪淺。因為是舒曼發現了舒伯特尚不為人所知的《第九交響曲》,并把這部作品比喻成讓·保爾的四卷本大部頭小說。他勸說當時在萊比錫擔任格萬德豪斯管弦樂團指揮的門德爾松,在1839年指揮首演了這部作品。

舒曼逐漸放棄了在一段時間里只創作一種體裁的音樂作品的嗜好,而用愛情歌曲、鋼琴小品和室內樂作品組成了一個龐大的作品目錄。舒曼的管弦樂作品與合唱音樂有時會受到一些批評,認為他的配器過于沉重,這種指責毫無道理可言。他的四部交響曲非常清新而充滿活力,第一部(作于1841年)再現了春天的大好時光;第二部(1845-6年)實際上是一種狂躁不安情緒的描述,悲傷痛苦的慢樂章與狂熱的諧謔曲并置;第四部(作于1841年,并在10年后修改)表達了一種貝多芬式的與命運抗爭的精神。他的合唱作品包括《浮士德場景》(Scenes from Faust,1844-53年)和《安魂曲》Op. 148 (Requiem,1852年),這些滿懷同情之心的作品似乎是為浮士德樹碑立傳,卻不及柏遼茲和布拉姆斯同類作品優秀。舒曼創作的唯一一部歌劇《格諾費娃》(Genoveva,1847-8年)終因劇本太差而沒有被列入上演劇目之中。說起來,歌劇才是真正體現文學與音樂大融合的體裁;舒曼夢想著要創作的是那種“簡潔、深刻、德國化的”歌劇,盡管他沒有付諸行動,但他已經在考慮有關《羅恩戈林》和《蒂爾·艾倫斯彼格爾》之類的主題內容。

舒曼的晚期音樂令人感到有些困惑。他的《大提琴協奏曲》(1850年)和《小提琴協奏曲》(1853年)都被認為非常艱深而不易演奏,遠不如《鋼琴協奏曲》那么受歡迎。這些作品連同諸如《早晨的歌》(Gesänge der Fruhe,1853年)等鋼琴曲一起,常被用來說明舒曼接近崩潰的精神生活:音樂在四處漫游,作品的織體結構不夠完整,既失去了他早期作品中的銳氣與熱忱,也放棄了交響曲中那種凝聚的力量。但如今的音樂家們都會用比較開放的理念來演繹舒曼的晚期作品,而這些作品中的確存在著某些意識流的思維定式。盡管這些作品表現了一個破碎的靈魂,但可不可以說,它們終究是探索一種音樂新形式所邁出的第一步,表現出與當時正處于上升階段的李斯特和瓦格納完全不同的發展方向?事實上,舒曼的音樂包含了完整的人類精神,他終究是我們中的一員。

1853年,20歲的布拉姆斯通過約阿希姆的介紹,去杜塞爾多夫拜訪了舒曼夫婦,舒曼和克拉拉立刻被布拉姆斯的音樂吸引住了。舒曼在《新音樂雜志》上發表文章說:“這個年輕人已經嶄露頭角,是值得期待的大人物。”布拉姆斯不久就成為這個家庭中的一員。但5個月之后,舒曼企圖自殺,他自己跳進了萊茵河中。這是時間上的巧合嗎?舒曼是不是已經看到了他那作曲家和丈夫的位置有可能被一位年輕人所替代?或許就像有些研究所暗示的那樣,舒曼有點喜歡上了布拉姆斯? 舒曼被人從河里救了上來,在他自己的要求下,他被送到了恩得尼斯精神病院。克拉拉只在兩年后,舒曼臨死的時候來看過他。似乎在舒曼病情好轉的時候,克拉拉應該把他帶回家,但克拉拉并沒有這樣做。也許要在打理自己的職業和家庭之外,照顧一個情緒不夠穩定的丈夫實在是有些力不從心。或者家里有個精神病人的社會輿論也令她心驚膽戰。現在看來,舒曼的去世很可能是他刻意絕食所造成的結果。

我們永遠都無法知道,如果擁有不同的命運,舒曼會取得怎樣的成就。但現如今,他的音樂作品得到了公眾的全面認可,不僅僅是因為其優美的旋律,還因為他尚未發揮出的潛能。

羅伯特·舒曼生平大事記

1810年:羅伯特·舒曼6月8日出生在薩克森邦的次維考,他是家中五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父親是譯者、詞典編撰者和作家,出版了幾部浪漫主義的小說,還成功地經營著一個書店。羅伯特三歲的時候,母親感染了斑疹傷寒癥,于是,他被送去與他的教父教母同住了兩年半時間。

1812年: 拿破侖指揮著當時歐洲最龐大的部隊進軍俄羅斯(途徑舒曼的家鄉茨維考)。由于受到殘酷的嚴冬、饑餓、傷病和叛逃等因素的重創,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軍人返回了家鄉。

1819年:阿瑟·叔本華在他的悲觀主義論著《作為意志與表象的世界》中指出,生命的本質是想要生存的意志,而減輕痛苦的唯一方式是用理性控制意志。他的著作深刻地影響了弗洛伊德和尼采。

1822年:在羅伯特8歲時,母親給他買了一架新的大鋼琴。他已經表現出作為歌手和鋼琴家的天資,并開始舉辦公開的演奏會。他在這一年為合唱隊與樂隊創作了《詩篇第150首》。

1826年:約翰·瑟斯頓使用石板來替代木材(因其會隨著溫度的變化而變形)作臺面,推出了第一個臺球桌。也像從前的莫扎特一樣,舒曼和門德爾松都非常迷戀臺球,常聚在一起玩游戲。

1828年:舒曼開始在萊比錫大學學習法律,私下里隨弗里德里希·維克學鋼琴,并認識了維克九歲的女兒,克拉拉。他撰寫了詩歌,譜寫出一些歌曲,還創作了包括《蝴蝶》(1831年)在內的幾部鋼琴作品。

1832年:畫家、雕刻家和政治漫畫家奧諾·杜米埃因在《La caricature》雜志上發表了一幅把法國的路易·菲利普國王畫成“龐然大物”的石板諷刺畫而遭監禁六個月。

1834年:舒曼的一個手指出現了問題,摧毀了他想成為音樂會鋼琴演奏家的夢想。于是他創辦了一份雜志《新音樂雜志》。在“大衛同盟”的幫助下,他擔任了十年的主編。

1835年:菲利克斯·門德爾松成為萊比錫格萬德豪斯樂團的指揮。在他任職的12年間,他首演了包括舒曼的《第一交響曲》在內的許多新作品,還主辦了系列“歷史作品音樂會”,演奏那些被忽視的巴洛克作曲家們創作的音樂作品。

1839年:舒曼發現了舒伯特《C大調“偉大”交響曲》的手稿,并積極促成了這部作品的首演。盡管有弗里德里希·維克的極力反對,舒曼還是在下一年與已經成為音樂會鋼琴演奏家的克拉拉結婚。他創作了一些愛情歌曲,還有兩部套曲《聲樂套曲》和《詩人之戀》。

1840年:因為發明了以氮為基礎的合成肥料而引發了食品生產的革命,有機化學家賈斯特斯·馮·李比希開發出一種從屠宰后的畜體上提取可食牛肉的生產方式。他后來與人合作創辦了一家公司,做起了銷售“OXO”產品的貿易。

1843年:舒伯特完成了他的《鋼琴協奏曲》和《第一“春天”交響曲》,他開始在萊比錫音樂家學院任教。但聽力出現的問題以及克拉拉在1844年俄國巡演中取得的成功加劇了舒曼的抑郁情緒,他們搬到德累斯頓以期復原。

1848年:反對專制政府的革命遍及歐洲。在德累斯頓,瓦格納參加了街壘的戰斗,但為了逃避應招參與起義,舒曼卻帶著克拉拉和他們的大女兒逃走了。這場起義遭到鎮壓,瓦格納逃到了巴黎。

1850年:舒曼被聘為杜塞爾多夫市的音樂總監,他完成了《第三“萊茵”交響曲》和《第四交響曲》。他在音樂會上的指揮遭到指責,精神狀態呈下降趨勢。他在1854年投身萊茵河,后被送到恩得尼希精神病院。

1854年:評論家和美學家愛德華·漢斯利克出版了他那頗有爭議的論著《音樂的美》。他的有關重新評估音樂內容的令人信服的觀點,向同時代人有關音樂僅僅是表現情感的主張提出了挑戰。舒曼在精神病院度過了他最后的兩年時間,遭受了因為晚期梅毒而引發的精神失常的痛苦。他于7月29日在恩得里希去世,把七個孩子留給克拉拉去撫養。克拉拉比舒曼長壽了40年。

羅伯特·舒曼音樂的主要風格特征

弗羅倫斯坦、尤塞比烏斯和克拉拉——在舒曼的音樂中,弗羅倫斯坦和尤塞比烏斯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物形象,代表了熱情好斗與內省沉穩的極端對立;由五個下行音符所組成的主題旋律,則代表了克拉拉的形象。情緒上的強烈對比也表現出舒曼狂躁性抑郁癥的發展趨勢。但或許是因為有了克拉拉,才使舒曼感到了平和與穩定,他個性中溫情親切的另一面也有所展示,比如在《童年情景》、《A大調弦樂四重奏》和一些藝術歌曲中。

歌曲的伴奏——舒曼寫道:“聲樂歌唱的表現力是不充足的,它不能獨立地完成演繹完整樂思的任務……詩歌中的完美情節必須很好表現出來。”因此,舒曼藝術歌曲中的鋼琴伴奏部分擁有與聲樂同等重要的作用。他通過鍵盤音型與歌詞的內在含義產生共鳴,表達了作曲家的情感歷程。

困惑——舒曼精神分裂的發展趨勢有時也表現在他對節奏型的使用方面,比如在《交響練習曲》Op.13的終曲樂章中,他似乎是過于強調一種節奏型的不斷反復而無法解脫。這或許不單單是心理上的問題,也可能是受到舒伯特的影響。

狂熱的浪漫情懷——舒曼所擁有的狂熱激情,增加了他音樂中的個性特征。他非常關注自我內心的感受和他獲取靈感的源泉,無論是從ETA霍夫曼的文學作品中,還是來自克拉拉本身。這種類似意識流的自問自答賦予他的音樂以非凡的創意,《狂歡節》或《C大調幻想曲》等作品都呈現出前所未有的藝術成就。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7206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