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沃夏克《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的五張唱片
張可駒 于 2017.02.28 12:15:54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燴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0.00/0

《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是德沃夏克筆下最重要的一首協奏曲,它的問世對大提琴家們而言非常重要,幾乎每一位名家都錄了。

這部作品不僅有深厚的音樂內容,平易近人的氣質,還有著相當龐大的規模,對于樂隊部分的要求很高。許多錄音版本中的明星組合并不是唱片公司的營銷手段,而是出于實際需要,灌錄這部作品對任何一位大提琴家而言都是件大事。

可能是我收藏的范圍不廣,到目前為止,基本還沒買到“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的版本,兩位大師再搭配名團的組合還是有其道理在。僅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對某些錄音的看法也會出現變化。

不過,這篇文章僅是很簡略地談談《b小調協奏曲》的五款錄音,它們大多很常見,尚未開始收藏該作唱片的讀者或可參考。

羅斯特洛波維奇的兩次錄音

雖然大提琴名家幾乎都錄了《b小調協奏曲》的唱片,但像羅斯特洛波維奇這樣,先后將作品灌錄六次的演奏家還實在不多見。

其中,我在此推薦的可能是其中最常見的兩次錄音:前一次是羅斯特洛波維奇1969年與卡拉揚指揮的柏林愛樂合作,為DG灌錄的唱片;后一次是1977年,大提琴家與朱利尼指揮的倫敦愛樂合作,由EMI發行的錄音。

欣賞這兩張唱片,不難發現羅氏的演繹有明顯的變化。

經過數年時間,大提琴家對作品的理解有所改變也屬正常,但在這兩次錄音中,我多少感到羅斯特洛波維奇雖然個性很強,卻是很擅長同指揮家取得共識的。

卡拉揚與朱利尼的指揮風格雖然大相徑庭,羅氏卻能在樹立自身風格的同時,將獨奏部分的氣質“融”到樂隊之中,從另一側面展現其大師風范。

羅斯特洛波維奇大概是同卡拉揚最“合得來”的獨奏家之一,他與卡老合作這款德沃夏克《大提琴協奏曲》的錄音不僅不為后者的強勢所壓倒,還特別展露棱角崢嶸的一面。

雖然整體的音樂表情把握相當細致,音色層次也是大提琴家的一貫水準,獨奏樂器還是特別清晰地令我感受到它的風骨;羅氏展現了一種非常挺拔,同時又是內在的氣魄,但或許是作為代價,音響中的細膩與溫暖減去不少。

有些地方,如慢樂章中段的主題,大提琴家的演奏在我聽來偏“冷”了些,對他而言,這是不多見的(至少在我聽過的錄音中是如此),但獨奏樂器確實頂住了強大的樂隊。

要說卡拉揚與柏林愛樂的壓迫感為何,可以說是一種有點冷冰冰,卻不容置疑的說服力。

指揮將眾多細節打磨得難以挑剔,無論是合奏部分整齊如刀切的弦樂,還是管樂器與獨奏大提琴對答的樂句,卡老手中的樂隊“做工”一流。

但給我印象更深的卻是他對節奏的把握,無論抒情的旋律,還是帶有民間舞曲風格的主題,指揮家一方面將音樂性格勾勒得相當清楚,另一方面又基本抹去了進一步發掘其“韻味”的自由度。

配合那種精細,卻是大魄力的音響造型,卡老之英雄本色在這首協奏曲中有充分的體現,對于獨奏部分的壓力是不言而喻的。

羅斯特洛波維奇卻能以那樣挺拔的氣魄,細致又不失峻朗的色彩穿梭其間,不僅侃侃而談,且無論細節中的呼應,還是整體風格的把握都與樂隊有著一層“酒逢知己”的感覺。

到了朱利尼指揮倫敦愛樂的錄音中,大提琴家的處理就非常不同了,那種風骨仍有保留,音色中的清俊在此卻轉為豐富、淳厚。

原本倫敦愛樂與柏林愛樂的演奏功力是存在差距的,但朱里尼作為色彩專家,在此也盡了力,合奏段落雖無柏林愛樂那樣的致密感,樂隊中諸位獨奏者的表現還是很不錯的。

朱利尼原本就追求溫暖而更多歌唱性的音色,弦樂到達不了柏林愛樂那樣的犀利與“密不透風”也不要緊;他習慣將音樂表現得從容些,從德沃夏克的旋律天賦、樸素的管弦樂法中挖出了多少東西。

遇到一位注重細節的指揮是獨奏家的幸運,羅斯特洛波維奇也就在此發揮了他特別細膩的一面。

他充分表現了大提琴“如歌的”音質,卡拉揚版錄音中冷色調的因素不復存在;羅氏所使用的揉音令獨奏樂器的音響變得相當豐腴,但他的修養高,控制得好,使大提琴的音色如同絢麗的油彩(如果沒有那份修養,可能就會弄巧成拙了);同時大提琴家對音樂細節有著手持放大鏡般的觀察,難怪他與朱里尼合作如此默契。

以作品第二樂章為例,雖然卡拉揚版中獨奏與樂隊皆表現得十分干練,我還是認為后來EMI的錄音將這一樂章刻畫得更加感人,哪怕是樂隊部分。

在此不是硬拼晚期浪漫派的大作,倫敦愛樂在朱利尼手中還是大有可為的。

羅斯特洛波維奇這兩次錄音都很常見,DG與EMI皆以單張中價發行,分別搭配相同組合演奏的柴科夫斯基《洛可可主題變奏曲》與圣-桑《第一大提琴協奏曲》。

此外還有其它一些羅氏的紀念專集或套裝唱片收入這兩款錄音,這里就不一一列舉了。

杜·普蕾的兩張唱片

也許天才就是能令人驚異,那么超級天才呢?聽聽杜普蕾的錄音便知,相對于那款著名的埃爾加《大提琴協奏曲》的商業錄音(與巴比羅利合作),大提琴家灌錄德沃夏克的《b小調協奏曲》是已更年長了,時年25歲。

1970年,大提琴家與巴倫伯依姆指揮的芝加哥交響樂團合作,為EMI灌錄了德沃夏克的協奏曲。

在這個年紀創造經典演繹,當然令人嘖嘖稱奇,這款錄音可說是盡顯理想化之“天才”的特點:

首先是大提琴家的詮釋有一種新鮮感在其中,完全不同于羅斯特洛波維奇手中特別深思熟慮的處理,杜·普蕾給人的感覺是她秉持自己的天才,以一種鮮活的激情“征服”這部作品。

此類演繹往往容易留下一些粗糙的細節,而杜·普蕾了不起之處正是音樂修養的成熟,那樣強烈的自發性,有時仿佛還帶著一點生澀,但整體上又具備了完全的說服力。

杜·普蕾并不在音響方面刻意經營,她手中宏大的音量,豐富而率性的音色變化也都體現出那種新鮮。

不過需要指出,大提琴家的演奏聽起來特別豪邁同樣和錄音風格有關:這款錄音中,獨奏樂器的位置相當靠前,與羅斯特洛波維奇在DG的錄音比較后,更是一目了然。

“神來之筆”四字用在杜·普蕾的演奏中很合適,欣賞獨奏大提琴在第一樂章展開部中拉出那段延伸兩倍長度的主題,或是慢樂章中兩個主題的呈現,其效果每每使我感到有些任性,又由衷嘆服。

在慢樂章的中段,羅斯特洛波維奇繪出了大手筆的音畫(EMI的錄音),杜·普蕾則是天馬行空般的恣情,我雖然對羅氏的錄音推崇備至,但實在很難說誰的演繹更吸引我,看來最好的辦法還是一同收藏了。

這張唱片的樂隊部分一定要說說。

巴倫伯依姆與杜·普蕾這對伉儷留下許多彼此合作的錄音,相對于妻子那種無拘無束的天才,巴氏的演出往往不那么搶眼。然而,僅通過這款《b小調協奏曲》的錄音即不難了解他作為指揮家的功力。

灌錄這款唱片時,芝加哥交響樂團正進入一段新時期,索爾第接過這支樂隊未久。

在他手中,樂隊的音響是偏向于凜冽、迅猛的威力,巴倫伯依姆在此卻調配出溫和、雅致的聲音。同獨奏樂器相比,樂隊的形象未必引人注目,但細品之下,我們不難發現巴倫伯依姆對于音色的敏感性(后來他接手芝加哥交響樂團,改變了弦樂組的風格)。

尤其在處理管樂器方面,指揮家收斂了樂隊的鋒芒,追求充分的圓潤飽滿與品位;第一樂章呈示部中,圓號吹出副題時的表現實在精彩,樂隊合奏的力量則是收放自如。

我收藏的另一張杜·普蕾演奏《b小調協奏曲》的唱片是1967年,大提琴家與切利比達奇指揮的瑞典廣播交響樂團合作的現場錄音。

這豈不是夢幻組合?

但我們也不難發現,指揮與獨奏家幾乎是各走極端的類型,切利比達奇注重對作品的細微分析,在這方面絕對是精益求精;反觀杜·普蕾,她許多沖動且帶有直感型的演繹也幾乎是僅此一家。

這樣兩位大師走到一起,會有怎樣的成果呢?

大提琴家的處理明顯收斂了許多,卻依然是那樣的氣質、風貌,杜·普蕾始終才氣縱橫。但她確實沉靜了些,遠沒有錄音室版那樣自由,比照一下兩分錄音中,第二樂章中段的演奏就很清楚。

此時的切利比達奇還未進入他后期的輝煌,指揮著不甚有名的樂隊,后來那種奇妙的風格也僅是部分地展現出來。

瑞典廣播交響樂團對于細節的把握無法同大師晚年苦心孤詣訓練出來的樂隊相比,但我想在切利比達奇手中,他們展現的應該是最高水準。

慢樂章中,樂隊細膩的色調變化有時帶著一種朦朧感,是切利的本色;幾位管樂演奏家的表現都不錯,相對而言,第一樂章呈示部中的圓號就弱了些。

在不破壞全曲氛圍的前提下,杜·普蕾富有靈感的演繹與切利比達奇平穩、深刻的解讀形成很好的對比(末樂章結尾的演奏是精要所在)。

這款錄音的效果屬中上水準,十分自然,一點也不難接受,但表現樂隊部分的細節不能同指揮后期的錄音相比;獨奏大提琴的位置不像錄音室版中那樣突出,效果基本令人滿意。

我手中的是DG發行的切利比達奇系列錄音中的唱片,正價版,且無任何補白,屬于“奇貨可居”的安排。

這張唱片目前已停止生產,所幸Teldec也發行了這份錄音,搭配杜·普蕾演奏的圣-桑《第一大提琴協奏曲》(與巴倫伯依姆合作),但不知效果如何。

EMI的錄音室版唱片最常見的是搭配杜·普蕾與巴比羅利合作的埃爾加《大提琴協奏曲》,后者可謂大提琴家的首席代表作,所以這張唱片雖以正價發行,投資報酬率還是很高的。

此外,還有分別搭配海頓《C大調協奏曲》與舒曼《大提琴協奏曲》的單張唱片(前者正價,后者中價),并許多套裝唱片可供選擇;我推薦法國版6CDs的套裝,那套唱片的規模算是不大不小,內容的選擇也比較全面。

傅尼埃(富尼埃)與塞爾合作的錄音

喬治·塞爾擅長德沃夏克的音樂,除了交響曲的錄音之外,他至少在兩份《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的經典記錄中擔任指揮。

兩次錄音的時間相隔二十多年,第一次是1937年與卡薩爾斯合作,第二次是1961年與傅尼埃合作,這里介紹后一次的立體聲錄音。

傅尼埃不止一次灌錄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協奏曲》,其中最常見的就是他與塞爾指揮的柏林愛樂合作,為DG灌錄的唱片。

傅尼埃的演奏中,首先吸引我的往往是他溫暖的音色,此時他的音響卻特別給我一種神采熠熠的印象:

依舊雅致,同時又那樣的明麗。這樣的音響顯然與他對整體風格的把握相對應,大提琴家對《b小調協奏曲》的處理熱烈,又相當緊湊,不知是否是與塞爾協調之后的結果。

傅尼埃的演奏揭示出作品的風骨,大提琴的音響中充滿熱情,又富有修養,十分高貴,與羅斯特洛波維奇DG版唱片中少許的冷色調,或是杜·普蕾EMI版錄音那樣“興之所至”的色彩變化形成對比。

傅尼埃原本就不是為強調優美的效果而慢下來的演奏者,此時他還特別在演奏抒情旋律時提煉出一種足夠感人,又足夠洗練的音樂表情。

不妨欣賞第一樂章中,獨奏大提琴最初呈現副題,或是整個慢樂章中獨奏樂器的表現,其中流露著無懈可擊的品位。

大提琴家的演奏固然是精彩紛呈,但也僅是在塞爾的樂隊部分面前不落下風而已,歸根到底,獨奏與樂隊都展現了自己的最高水準。

在羅斯特洛波維奇的DG版唱片中,卡拉揚指揮這支樂隊時注重于整體的雄渾,細節的打磨亦不失其風范,固然精彩,卻并不令我眼前一亮,因為這樣的風格在卡老的許多錄音中亦有體現。

塞爾指揮柏林愛樂時,卻能在卡拉揚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具體表現在何處呢?

首先,即是指揮家標志性的清晰,塞爾將他所追求的那種室內樂化的清晰帶到這里,音響中的剔透感實為一絕。同時指揮家在音色方面用功很深,如此通透的聲音,又被賦予非常鮮艷的色彩,真是輝煌的演奏。

不過取得這樣的效果,既由于塞爾的技術,也是柏林愛樂的基礎所至。因為這樣的效果不僅卡拉揚的錄音中沒有,塞爾本人指揮他的親兵,克利夫蘭管弦樂團的唱片中也見不到(指揮家沒有同柏林愛樂多錄幾張唱片真是可惜)。

這款錄音中,塞爾的節奏動力亦露出鋒芒,第三樂章的前半部分尤為明顯,第一樂章呈示部的演奏在光輝中有著咄咄逼人的魄力,獨奏樂器亮相時的壓力不小,傅尼埃卻完美地進入了。

傅尼埃這款錄音應該屬于DG壓箱寶的范疇,《b小調協奏曲》的錄音中我幾乎沒聽過比它更精彩的。

DG也將其發行了不同組合的唱片,目前世面上有搭配布魯赫等人作品的單張低價版本,還有兩款中價版,分別搭配埃爾加《大提琴協奏曲》和德沃夏克《第九交響曲》(列文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推薦畫廊系列的唱片(搭配傅尼埃演奏埃爾加的協奏曲)。

不過同這三張唱片相比,我還是更推薦一套6CDs的環保裝唱片,其中除了德沃夏克與埃爾加的協奏曲,還收錄了傅尼埃演奏維瓦爾第、包切里尼、海頓等人的協奏曲,舒伯特、勃拉姆斯、弗朗克等人的奏鳴曲,并許多小品。這套唱片不僅是傅尼埃演奏藝術的重要資料,其中不少錄音也少見單獨發行的唱片。

這次介紹的《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的五張唱片中,除了杜·普蕾那款現場錄音的效果稍顯陳舊之外,基本都屬于演錄俱佳,其實那份現場錄音的效果也不錯;如果之前還沒有收藏這首協奏曲的錄音,從其中任何一張唱片開始都無妨。

相對而言,我推薦羅斯特洛波維奇與朱利尼的唱片,以及傅尼埃與塞爾的錄音作為首選版本。兩分錄音的風格似乎形成了互補,一張一弛,都為這部作品的演繹樹立了一種美學高度。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0658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