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巖松講古典音樂好像說漏了嘴
樂迪 于 2017.02.25 16:14:52 | 源自:微信公眾號-愛樂者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09.10/91

央視名嘴白巖松的一則關于古典音樂的視訊講座,前些天在網上全程披露后,立刻招致了不少愛樂者的不滿,批評聲不斷:名人不懂古典音樂也很正常,但不懂亂講就不正常。

這個名為“音樂與人生”的講座應該就是最近搞的,網上披露的視訊只有10分鐘左右,記錄的文字4000字多一點。我想把它分享到這里來,騰訊的規則卻不允許,只能轉述一下,不一定完全歸納了白巖松的原意。

白巖松認為,為什么國人聽不懂古典音樂,是因為一定想要“聽懂”它,一定要搞明白它的“意義”,因為聽不懂就放棄了。其實,音樂“不是讓人懂的,她是用來感受的……當你懂了,所有的魅力就消失了,瞬間的就錯了,也就死了。”然后白巖松舉了馬勒的例子,這個故事仿佛說明馬勒其實也不太懂自己的作品。

白巖松認為,古典音樂這個詞不好,說經典音樂好一點。歷史積淀下來的好的音樂就是古典音樂。比如,“披頭士”今天聽來是不是很像莫扎特了呢?還有鄧麗君,已經是當今中國人的古典音樂了,所以流行音樂正在向古典音樂轉化,只是很多作品還沒有完成這個轉化過程。

白巖松反對把某類音樂說成“嚴肅”、“高雅”的,什么東西到了要拯救的地步,就快要死了,被供著,就和死差不多了。古典音樂作曲家也不一定嚴肅,他舉海頓的《驚愕交響曲》為例。音樂沒有高下之分,只分為好聽和不好聽的,“我們是為了好聽而來。”

白巖松認為,古典音樂經歷了幾百年的發展,已經把人的情感寫盡了,創作不出新東西了,只能查缺補漏。現在進入了“直接針對我們人性、自然、音樂中的各種狀態,完成了全面創作。”

看視訊,白巖松并沒有講稿,是暢談模式,語言的邏輯也不是很縝密。這番話,有對的正確的地方,但大部分是一個并不資深的音樂愛好者概念邏輯挺混亂的“扯”。因為他是名人,這么一“扯”就有點荒誕的感覺。就像“涉外無小事”一樣,一個億萬人景仰的名嘴,開口就不是小事,對很多人帶來的影響可能是終身的。

我對白巖松向來敬佩,他對時事、社會、經濟、國際關系等問題,向有聰慧的見解,可以用“博學機智”來概括。我與他還有“兩面之交”,一次是在廣東佛山,我在那里當乙方建一個資訊化工程,而甲方的負責人張先生是白巖松在大學里“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白巖松被請來做開工儀式嘉賓,我和他素昧平生,他卻把我當眾大大贊揚了一番,我對他從此心存感激。另一次是飯局,白巖松就坐在我右手邊,席間他跟我說了許多事情,非常幽默生動,并不乏犀利的觀點。但這次,并不“資深”但卻一輩子酷愛古典音樂的我,也發現他說漏嘴了。我只能用“扯”這個字來形容我的感覺,這前面一個字,或者后面一個字,出于對白先生的尊重,就不能說了。

在所有的批評網帖中,資深音樂人徐紅波老師的評點比較客觀和嚴謹,他說出了我想說而又沒有這個水準說的話——

“求懂”并不是愛古典音樂的障礙,但是愛古典音樂確實是有階段性的 ——第一階段,通常就是白老師說的“好聽”,這是入門,在這個階段愛樂者喜歡的,往往是莫扎特,老柴那些旋律性強的作品,所以好多年前推出的皇家愛樂的“古典音樂主題連奏”其實是古典入門的捷徑。這個階段的聆賞,很大程度上是訴諸感官的。

第二個階段,是為音樂所感動,訴諸于心的階段,也可以說是“懂”音樂的開始,你會去閱讀作曲家的傳記甚至軼事,樂曲創作的背景,樂曲內涵的介紹,浪漫派、標題音樂往往會成為這個階段的主要欣賞對象,也會賦予音樂很多文學化的意義。

第三個階段,是心腦并用,進得去出得來的階段,即便不是音樂專業的,也能夠作作曲分析,也能站在一個新的高度去追隨音樂本身的走向與結構,體會作曲家在我們意料之中與意料之外的手法變化,比第二個階段多了些理性,但也不乏感動,甚至不是為“文學內涵”,而是為那些“神來之筆”而感動落淚。作曲家的風格辨別、演繹者的版本比較,都會自然而然地在這個階段出現,并讓愛樂者樂此不疲。再往后,就要進入半專業和專業的階段了,個人覺得這一階段對愛樂者來說一定更有助益,但不是必須。說半天,其實就一句話,不要把“懂”與“愛”對立起來,從這個意義上說,白老師確實是片面了。

我看白巖松老師是在自己不熟悉的領域里發揮多了一點,有點過線了。名人性情一來,就容易鬧這毛病。我更認為講座的主辦方問題更大,你開音樂講座,請白巖松做啥呀,他擅長的不是這個,著他來講無異于是一種“文化綁架”。

當古典音樂升華為一種“優秀的傳統文化”,被貼上“高雅”的標簽后,“綁架人的”、主動“被綁架的”都大有人在。現在到處建音樂廳、大歌劇院,交響樂團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四處贈票拉人來聽,而不管大眾或他人的欣賞趣味、文化取向,是一種比較典型的“文化綁架”行為。這使我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當下最熱的一部“網紅”小說之一是《侯衛東官場筆記》,這部市井小說雖沒有很高的文學價值,但卻觸及時弊、生動真實。可全書最讓我受不了的是作者并不熟悉音樂(還不僅僅是古典音樂),卻用大量文字涉及音樂的內容,因為這是當下官場、情場、生意場的怡情大料。為了表現主人公侯衛東的音樂修養,經常提及他喜歡聽音樂,書中列出的作品反反復復就是2首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小路》,都是蘇聯歌曲,僅有一處出現了第三首歌,范曉萱的《眼淚》。這還不打緊,省歌舞團團長、鋼琴家為省領導表演一曲鋼琴獨奏,鋪墊了很多文字,“這彈的可是世界鋼琴名曲,理查德-克萊德曼的《秋日私語》。”書中女主人公之一的郭蘭,自幼學習鋼琴,說水準和專業沒啥兩樣,以業余段位上前湊趣,作者肉麻地贊揚,她“彈出的曲子竟然也是理查德-克萊德曼的名曲《藍色的愛》。”這個郭蘭總要里里外外彈鋼琴,彈的又總是理查德-克萊德曼。作者也許是拿著一盒克萊德曼的CD,一首首把曲名抄下來的。在作者心目中,理查德-克萊德曼是代表了最高鋼琴藝術水準的,這就是時下一些暢銷書的古典音樂修養水準。

這個現象反映的也是一層又一層的音樂文化互相“綁架”,讓作者落足心機去裝裱“高雅音樂”這個標簽。但按白巖松的說法,這樣“好聽”的音樂將來一定會轉化成“古典音樂”,這個認知我還是想不通的。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83.157.162.***
183.157.162.***
發表于2017.03.12 14:41:58
16
121.069.255.***
121.069.255.***
發表于2017.03.05 14:36:09
15
對于古典音樂的懂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比如,有的人認為,一個曲子,聽懂了作者想要表達的情感狀態變化就算是懂了;也有的人認為,即使聽不懂作者想要表達什么,但是以聽者自己此刻的心情來感受所體會到的感情表達,也許體會到的和作者想要表達的不一樣,那么只要自己感受到了音樂帶給自己的一種共鳴,一種理解,那么也可以說是一種聽懂了;而對于很多的所謂專家或者高手來說,要熟悉作者的故事、熟悉這個曲子創作的故事、對曲子的編曲、配器,甚至到每個樂手的演奏相對原譜的處理,更有甚者能分辨出每個樂器的品牌檔次云云。到底哪一種才是真的懂?還是說都可以算懂?白巖松作為一個文化名人,所說的可能只是文化人對音樂的一種懂,它不是燒友的懂,也不是音樂人的懂,我相信也不是附庸風雅的懂。

記得有某個音樂家說過,自從他成為專業音樂人以后,就失去了普通聽眾欣賞音樂的那種樂趣,因為每次聽音樂自己總是喜歡從專業的角度去給每個樂手的演奏挑刺,不由自主的去注意一些專業技巧方面,而影響了對整體音樂美感的欣賞。就像整形科的醫生看美女和咱們普通人欣賞美女不一樣,首先看各個器官的大小、距離比例等
發表于2017.03.02 10:20:41
14
124.074.161.***
124.074.161.***
發表于2017.02.28 09:33:38
12
059.047.049.***
059.047.049.***
發表于2017.02.28 08:13:20
11
171.037.***.***
171.037.***.***
白巖松說的懂和你說的懂不是一回事。古典音樂沒有詞,編曲又比流行歌復雜太多,很多人聽不明白一首曲子到底想表達什么意思,這是白巖松所說的聽不懂。
此帖使用MZ-PRO 6提交
發表于2017.02.28 01:22:12
10
106.038.***.***
106.038.***.***
說不定女主人公的郭蘭是想泡男主人公,所以給他彈奏的都是比較“通俗流行”東西。

就像毛主席給農民兄弟解釋資本主機經濟危機一樣。

用群眾能夠聽的懂的語言,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
發表于2017.02.27 21:47:03
9
123.125.193.***
123.125.193.***
發表于2017.02.27 20:08:31
8
123.125.193.***
123.125.193.***
發表于2017.02.27 20:08:27
7
218.249.223.***
218.249.223.***
發表于2017.02.27 11:00:59
5
221.005.095.***
221.005.095.***
發表于2017.02.26 17:18:39
4
118.026.186.***
118.026.186.***
發表于2017.02.25 23:16:39
3
058.059.214.***
058.059.214.***
發表于2017.02.25 22:27:13
2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7.02.25 20:53:11
1
提示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38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