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s:飲歌數闕,依然驕傲
錢戀水 于 2016.08.25 13:13:54 | 源自:澎湃新聞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30

阿嬌:“人生最難得的是有個人這么一直包容我,我這么三文魚的一個人。”

阿Sa:“我們六十歲時如果還在紅館打側手翻,你們還會來看嗎?”

年初,Twins的“LOL巡演”在香港紅館連開五場,斑斕盡興。“名存實亡”的一個組合,曾占盡天時地利人和卻驟然遭遇厄運的組合,時間卻給了她們和歌迷一個不算太壞的現在。

沒人能拒絕“Twins式”無畏無懼的青春

舞臺上的Twins笑了又哭,把自己曾經的路又走了一遍,獨跳過2008-2011年單飛階段的作品,明言演唱會的主題著眼于Twins未崩壞時的美好時光。

難得的是,在資源大不如前的今日,紅館舞臺上嬌和Sa的笑容仍誠懇,唱跳仍賣力,換了數套華服亦不掩當日不羈少女的清爽。

看上去,數萬觀眾在大聲回應愿意去紅館看60歲的她們打側手翻的時候,應該是認真的。

初出道的Twins紅透東南亞,是當之無愧的華語第一女子組合。

唱功差一點,跳舞也有待提高;即使被公司安排演電影,也都是本色出演。

但是她們趕上了有利的時代——2001年二人出道時新人潮尚未出現,港樂的余暉仍在,創作力量猶存。二人在公司快速混熟,又都清新可愛且神似,于是被經紀人霍汶希撮合成組合,以Twins的名字出道。

出道三個月,首張EP《Twins》即發布,且奇跡般很快售罄,連她們的家人都來不及買到。英皇于是抓住勢頭,又在三個月后推出EP《愛情當入樽》。

兩張EP由同一個班底創作——詞:黃偉文、林夕,曲:伍樂城,貢獻了《明愛暗戀補習社》、《女校男生》、《愛情當入樽》、《戀愛大過天》等早期的名作。

又是三個月后,Twins的第三張粵語EP《雙生兒》發布,主打歌是賀年歌《孖寶668》,開了Twins每年唱賀年歌的先河。

四個月后,她們的首張粵語大碟出版,是為《我們的紀念冊》。同年9月,Twins舉辦了第一次紅館演唱會“Ichiban興奮演唱會”,因此成為從出道至登上紅館舞臺時間最短的歌手,這個紀錄至今仍由她們保持著。

當時關于她們最著名的句子是“上至八十下至三歲,沒有不愛Twins的”。同期出道的S.H.E與她們一樣享受輝煌,成為華語樂壇“唯二”的超級女子組合,此前和之后都未被超越。

Twins代表的是無拘無束又無畏無懼的青春,沒有人會拒絕這樣美好的青春。

她們不需要技高一籌,只需要夠勤奮,夠友愛,再加上粲然一笑,就足以迷倒眾人。

Twins的甜脆開朗成為年輕人的完美鏡像。透過這兩位接地氣又冒傻氣的美少女,他們望見一個較理想的青春世界。里面愛情執著,友情不渝,拼搏也自帶光環。

這青春里原來早已沾染時代和歲月的哀愁

在Twins的世界,為她們打造音樂的伍樂城、黃偉文、林夕三位大師功不可沒。

負責音樂部分的伍樂城為她們譜了大量港樂氣息濃郁又襯二人清新細嗓的曲,黃偉文和林夕二位則把自己青春單純的一部分貢獻了她們。

在愛情里,Twins的形象是“從前學年中/自命情種/一出手/愛得比較重/來年換時空/應該長進/再愛定更松容”(《多謝失戀》)的不悔當初,是“凡事也治倒我/幾多黑心的教唆/我亦捱得過/來煽風來點火/就擊倒我么”(《死性不改》)的不服來戰。

友誼里,“原來朋友仔感情再天真/亦是我永遠也會愛惜的人/明日愛他人/也記住學會不要緊”(《朋友仔》)是二人年輕時的宣言,“陪你落下熱淚亦撐到底/假如感激我運氣不如多得有著你”(《相愛六年》)則是厄運前的表白,雖不知未來如何,卻讓日后目睹她們友誼堅固的人添一份感嘆。

和S.H.E不同的是,由金牌詞人們打造的Twins即使在青春極盛的時候亦沾染時代與歲月的哀愁。林夕為她們寫的《飲歌》里,這樣清透的少女聲音卻唱著:“我們在時代與金曲之中失去/愛侶及同伴那年再共聚/曾遇上幾多歌要天天唱六次/留下了幾多首我喜歡到現時/到最后明白最好不應得一次曾伴我捱大過/應該會知”。

好像一語成讖,她們果然在時代與金曲之中失去很多,卻至少留下“飲歌”數闕(飲歌粵語意為最喜歡的歌),和記憶里不曾磨滅的驕傲。

Twins的獨特氣質,是《慌心假期》里“做套最好的戲/世間不理/也不傷悲”和“沿途紅塵太美/全憑朋友保管彼此那稚氣/氣傲不怕死/年華如何似飛/和舊知己一起總可放慢喘氣”(《虛齡時代》)的心高氣傲。

而當年唱過的“不要走,大鐘即使敲響你別放開手/成年后,什么都不可再有成人遷就/”(《幼稚園》),即便當時她們不真正懂得,如今也必定知曉涵義了。

2010年重組后,Twins的新作并不是太值得稱道。她們的定位缺失了20歲的后半段和30歲的前半段,尷尬得不知該如何繼續走這條路。

幸好有黃偉文的這首《虛齡時代》,口號響亮又戳人肺腑。

“回到你身邊去/若然讀得太累返故居/世紀一對/最終歸隊”(《虛齡時代》),黃偉文替她們將傷疤作光榮印記。

也再次道出Twins的精髓:不論時事變遷,將純白青春當作日后的信仰。

她們的新歌《不愛之恩》依然是黃偉文的詞,伍樂城的曲,固執的仍然是粵語歌。《虛齡時代》之后,她們開始認真考慮轉型問題。

“得你不愛,糾結不再”,似曾相識的曲式,鋼琴聲里幾近清唱的聲音保留了沙礫感。Twins走上似是必然的安慰同是天涯失意人的路,讓人稍微嘆息。

接受采訪時,她們這樣說過:“剛出道時少女風、學生風,其實都是別人說的,我們并沒有刻意追求過什么風格,也曾經刻意女人風一點,結果不適合。隨著時間和經歷的增長,以后肯定也會有變化。就像現在唱《下一站天后》的感覺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以前懵懂,現在知道了歌詞的意境—過了很多年才知道的,我們都感慨,填詞人就像預言家一樣,歌詞都反射在我們的人生中了。”

苦樂參半的人生,想必她們終于明白了得失之間的秘密。但是依然可以笑臉站在舞臺上,是值得一睹的。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59.056.***.***
059.056.***.***
發表于2016.08.26 10:11:57
5
218.018.047.***
218.018.047.***
發表于2016.08.26 08:41:28
4
223.104.***.***
223.104.***.***
陪我度過了整個初中時期 支援下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16.08.26 08:16:42
3
222.069.038.***
222.069.038.***
發表于2016.08.25 14:50:11
2
211.143.230.***
211.143.230.***
發表于2016.08.25 14:28:52
1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881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