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座音乐厅都是一所特殊的学校
麦琼 于 2020.09.09 21:37:01 | 源自:音乐周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0.00/0

音乐厅(Concert Hall)有狭义和广义之分。广义的理解就是提供音乐演出的室内场所。狭义理解是指功能性明确(演出古典音乐为主)、场地有极致要求的音乐演出与欣赏空间,它以维也纳金色大厅、柏林爱乐大厅、卡耐基音乐厅、三得利音乐厅、星海音乐厅等为顶级标准,一般城市社区和学校建设的功能性稍微宽泛多样、但品质上有追求的音乐演出场所也在此列。当今世界,每一座城市几乎都拥有自己的音乐厅,而且音乐厅往往作为城市的文化名片来经营和维护。这不能视作官方(或主权方)的好大喜功,因为这是城市文明发展的必然。在现代文明中,音乐厅无疑是人们的精神殿堂。要在现代都市里找一处文化仪式感最强的地方,那么一定非音乐厅(当然剧院具有同样的文化功能,或者音乐厅就附属于剧院)莫属。

音乐厅对一座城市的价值意义是一种社会共识。当然,这种价值的研判很难得出量化的具体标准(如每年达到什么样的指标数据)和明确的现实功利意义认定。而这种模糊的集体无意识,恰恰能给人对文明方向以一种积极、坦然的心态,是对某种文化价值的信心,是为珍贵。不过,作为音乐厅的经营管理对此不能含糊,应当与日俱增地体现这种价值,在积极有序经营的同时有理性的认识。其中,音乐厅的教育功能相对容易理解,也是值得阐释和讨论的一个重要方面。换一种说法就是:每一座音乐厅都是一所特殊的学校。

  • 100年之前,马勒到美国纽约参与经营纽约爱乐乐团时就有这样的宏愿:在乐季音乐会的章程里写进教育性内容,让纽约的市民从家庭舞会走到音乐厅,熏养出新的纽约城市文化。可惜苍天给他实现宏愿的时间非常有限,令人唏嘘。上世纪80年代,西蒙·拉特尔在伯明翰音乐厅主持音乐项目建设,他始终相信“一座音乐厅,同时又是教育中心”。认为音乐厅的经营者和乐队的艺术家应当做音乐美的“一名福音传道者”。可见,有心的经营者一定会很注重音乐厅的教育功能。虽然我们没有机会聆听大师们的教育理念,却能感受到对教育的殷殷之情。事实上,环顾当今的著名音乐厅几乎都在音乐教育上矢志努力,通常的教育目的是培养观众和挖掘音乐家。在文化市场中,主动地将音乐教育与演出产品的市场结合,举办各种音乐的培训、讲座、音乐节等,便是音乐厅通过教育行为延伸出来的价值。甚至营造出文化品牌或探索出新的商业模式,都是了不起的文化创造。像星海音乐厅、国家大剧院等有声有色的经营,每每引发文化话题,牵引城市高雅文化的健康发展,功莫大焉。

    这固然很重要,也让人欢欣鼓舞。但本文的重点不是这些,笔者愿意将这些视为基础教育和社会艺术教育的补充,是显性的教育方式。本文要强调的是音乐厅文化属性中所固有的教育价值,也是更为隐性的、纯度更高的教育——美的教育。

    我们也许会将到音乐厅参加音乐会轻描淡写地看成文化消费,甚至一种娱乐。这当然没有错,听音乐必须收获身心的愉悦。娱乐休闲,是非常准确的描述。只不过,人们往往忽略了在音乐厅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中感受音乐所带来的潜在影响。其实人们主动到音乐厅,就意味着来接受教育,就是我们常常说的“润物无声”的教育,只是没有摆上台面和写在门票上、节目单上而已。从拿到音乐会节目单的一刻开始,就是一种教育的文本,音乐厅的一切就开始“教育”着你。好的音乐厅,节目单的编写制作是非常用心也是非常讲究的,因为他们明白这是音乐美的延伸,连接着每一部音乐作品的神经线,这从很多乐迷收藏的节目单也可以得到印证。

    接着,就是一系列音乐会的规矩、礼仪对你的教育。不是吗?你虽然是花钱买票来消费,但并不能随心所欲,得遵从规矩,而且是绝对服从,连听得开心时鼓个掌、叫个好都得符合要求。虽然这似乎没有道理,却因此可能增加你听音乐的修养。每一位初到音乐厅的人,几乎都不太敢放肆(有朋友说与到教堂的感觉一样)。尤其在聆听状态中,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其实是一种同步性心理要求)。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也是音乐厅在教育你,在这里需要合适的行为举止和积极的心理状态准备,否则很可能成为不受欢迎的人。音乐厅何以有这种无形的力量教育你?这既是环境的力量、秩序的力量,更是文化的力量。这种力量是自然而然的,无需指手画脚地说教,只要你到达这个美的秩序里来。当然,这美的秩序,其核心内容是音乐,是经过时间长河洗刷出来的艺术精髓。如果不服教,那就真的无可救药了。

    也许我这样说有点霸道了。事实是很多朋友到音乐厅未必有感,囫囵大睡也不是个案。我常常调侃说,能在音乐中睡觉是天大的幸福,多少人备受睡眠问题的困扰和煎熬。当然,这是开玩笑。音乐厅里不欣赏“睡美人”,也可能被视为不受欢迎的人。因为相对于美妙的音乐,您的睡相必定是难看的,与这个环境不协调。音乐厅对表演者有着苛刻的要求自不必说,音乐厅也给欣赏者提出规矩,形成对美好秩序的和谐与共融,产生一种叫作修养的东西。因此,“听音乐会”一般不叫“看音乐会”,“体面”的叫法是“出席音乐会”或者“参加音乐会”。也就是说,这项文化活动你有责任维护它的良好氛围和顺利进行。约定俗成的一些音乐会礼仪便成为基本的文化素养。

    还有一种熏养,不是表面形式的遵从和维护,而是内在的秩序与和谐。这是最难的,也是最为奇妙的教育。音乐厅的音乐欣赏不是一般随意听音乐的概念,而是听音乐的“高峰体验“(Peak Experience),当然前提是正在进行的是最好的演奏(唱),或者你希望它是最好的表现。之所以说是审美高峰体验,是因为这一项文化行为的一切都指向极致,极其精准科学的声学空间是客观条件,美妙的音乐、人与人(包括台上与台下共同、预期的、记忆经验等因素)之间构建的和谐关系是主观的意愿。这种可以在音乐厅文化熏养中培养起来的奇妙和谐,借由音乐而引发人对生活理想的想象与追求。因此,有人希望音乐厅里培育起的音乐文化可以改变城市的性格不无道理。虽然这其中的逻辑显得粗糙,却也是获得普遍认同的城市文化命题。正如罗伊·舒克尔(Roy Shuker)所说:“音乐会是复杂的文化现象,涉及音乐、经济、礼仪、乐趣。对表演者和观众来说,完全一样”,“音乐会与乐趣、与音乐价值的确认,和与社群的休戚与共有关。”周海宏在讲座中讲得更明了:“肥沃的土地不是长庄稼就是野草。”一语道破教育的根本价值。一座城市里多建音乐厅,就可能少建监狱。人们多进音乐厅,自然就没什么时间琢磨偷鸡摸狗的事情,话糙理不糙,这是再朴素不过的道理。

    所以说,每一座音乐厅都是一所特殊的学校,其特殊性在于以纯粹的感性美达到教育的目的,更妙的是它吸引人们主动前来。如果一个人常常去音乐厅,请不要怀疑他的素质。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没进过学校的文盲路过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发表于2020.09.12 10:02:56
    1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2928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