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故事:百年东体育会路
老香菇 于 2020.07.02 14:21:40 | 源自:www.soomal.com | 版权:原创 | 平均/总评分:10.00/90

  • 写在前面:这是“照片故事”系列的第四篇。前面三篇文章能够得到大家的表扬,身为作者我自然非常开心,而且也坚定了我把这个系列长期写下去的决心。不过今天第四篇,我觉得心里很没底,因为这篇文章所涉及的内容可能太过冷门,它讲述的是上海一条知名度并不高的小马路的历史故事,或许生活在它周边的人们会被此文所吸引,但对于和这条路毫无交集的读者来说,想必不太可能对它产生兴趣。

    不过我还是决定把本文放到“照片故事”系列中,因为它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写一篇关于这条老路的文章,是我多年来的一个夙愿,为此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前不久,因缘际会之下我有幸得到了写成此文所需的最重要的一部分资料,终于能够把大脑中构思已久的内容转化为文字。随后经过一个月的实地考察、拍摄和整整一个礼拜废寝忘食的笔耕后,终于完成了它。在这里,感谢“上海门牌研究所”的张所长在成文过程中为我提供的帮助。

    在这篇文章里,有一条城市老马路诞生的缘由,和它因城市不断扩张在百余年中所发生的变化,以及最近几十年来沿途风貌的变迁和随之产生的轶事。如果您对此不感兴趣,大可不必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如果您觉得还有点意思,那我们是有缘人。

和解放后五六十年代建造的老一代工人新村相比,位于上海虹口区北部的曲阳新村历史不算很长,但在迄今为止四十年历史中,这里却接待过很多重要人物,邓小平、朱镕基、胡锦涛、习近平都来这里视察过,每隔一段时间,曲阳新村就会上一次新闻头条,在上海乃至全国人民面前亮个相。另一件让此地闻名申城的大事,要算1996年上海第一家中法合资的家乐福超市在曲阳路玉田路口的曲阳商场内开张,这家门店营业至今已有整整二十四年。

  • 在1989年版《虹口区地名志》的分区地图上,当时的曲阳路街道北以原林路(今中山北二路的西段)为界,南至大连西路,西侧以东体育会路至沙泾港一段为界,东至密云路。整个地区以曲阳路为中轴,从原林路起,向南相继穿越赤峰路和玉田路,连通大连西路。

  • 上面提到的这些路,大多是解放后才陆续修筑的,好几条是1980年以后才有的新路。但估计许多人并不知道,这些路里隐藏着一条历史悠久的“百年老路”,它就是位于曲阳路西侧、斜向行走的东体育会路,早在民国初年就问世了,无疑是曲阳地区当之无愧的“第一老路”。

    我家1996年搬到虹口,在东体育会路上也住了二十四年。最初以为这条路的命名是因为它北有虹口体育馆(今精武体育馆),南近虹口体育场(今虹口足球场),南北各有一座大型体育设施,故而谓之“体育会”。后来偶然间翻到一则资料,方知这条路的历史远比虹口体育馆和虹口体育场早得多,它之所以得名“体育会”,完全是因为另一段历史。

    在2012年上海市绿化市容局公布的沪上首批20条“林荫大道”名单中,东体育会路(中山北二路至玉田路段)赫然在列,其余的19条里包括衡山路、淮海中路、瑞金二路、新华路等知名马路,与它们相比,东体育会路似乎不那么出名。但其实它不仅存世已久,更有不少值得探究的往事。

  • 一·三条体育会路的由来

    通过《上海地名志》可以查到东体育会路的基本情况和命名理由:东体育会路在虹口区中部偏西。南起东江湾路,北至曲阳路。长1995米,宽12.0~16.0米,车行道宽7.0~9.0米。民国6年(1917年)筑,因通往万国体育场,名新体育会路。20世纪30年代改今名。沿路为住宅,有工厂、学校。

    此处所提到的“万国体育场”也称为“江湾跑马厅”,相关建筑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或许很多人都知道如今上海市中心的人民公园、人民广场一带曾是跑马厅,却未必知道江湾地区也有一个跑马厅。《杨浦文化志》中对它有一段简要的介绍:万国体育场(江湾跑马厅)是1908年,上海巨贾叶澄衷之子叶贻铨(又名叶子衡),耗费巨资在今江湾武川路、武东路之间购地1300亩,建造跑马厅。于1911年跑马开赛,成为华人最早在上海办的跑马厅。整个工程包括跑马场地、看台及舞厅、酒吧等娱乐设施,并在看台南侧,仿上海跑马厅的式样,也造了一座大自鸣钟。1917年扩大看台,增设球场等体育设施,并改名为万国体育场,但人们仍习称“江湾跑马厅”。

    不过根据崔乐泉主编的《中国体育通史》第三卷中对上海万国体育会(暨上海运动事业基金董事会)的介绍,万国体育会早在1910年便介入了江湾跑马厅并成为了最大股东,“万国体育场”这个名字从1910年便开始启用了。

  • 江湾跑马厅远离市中心,周边多为农田或荒地,并无现成的道路通往市区,为方便市内客人往来此处观赛娱乐,自然要辟道修路,由此周边先后出现了三条均以“体育会”命名的马路——体育会路、老体育会路和新体育会路。在下面这张1946年的上海老地图上,清晰显示了这三条道路的位置,右上角那个椭圆形的绿色区域便是万国体育场(江湾跑马厅)旧址所在地:

    这里我们参考《上海地名志》中相关路名的词条,再结合王坚忍老师2018年所写《体育会路通往哪》一文中引述自民国《江湾里志》“体育会马路”条目的有关介绍,逐条来看:

    第一条——体育会路,于1911年开筑,民国19年(1930年)改名“体育会纪念路”,1950年更名为“纪念路”并沿用至今。也有另一种说法,称这条“体育会路”在1929年因西首建起“孙中山先生奉安纪念碑”而更名为“纪念路”。 据王坚忍老师引述的民国《江湾里志》记载,此路从淞沪铁路江湾车站起,通至江湾跑马厅,折算公尺长度约为1000多米、宽16米,用煤屑铺面,筑路用银3300余元(包括购地)。

    第二条——老体育会路,于1912年开筑,民国26年(1937年)更名为“西体育会路”并沿用至今。据民国《江湾里志》,此路自跑马厅南首起,直达北四川路,长6600多米、宽16米,泥土路,筑路用银1200元。此处我有一个疑问,这个路名中的“老”一定是相对于“新”而言的,因此在出现“新体育会路”之前,它的路名中应该没有这个“老”字,但如果叫“体育会路”,又会与第一条路重名。那么建成之初,它是不是还有另一个名字呢?这个谜题暂时没有破解。

    第三条——新体育会路,于1917年开筑,其位于“老体育会路”的东侧;1930年代更名为“东体育会路”并沿用至今。虽然志书上并没有明确年份,但它应该是与“西体育会路”同时更名的。据民国《江湾里志》,此路自跑马厅南首起,直达葛家嘴(今虹口游泳池附近),长2600多米、宽13米,用煤屑铺面,筑路用银2800余元。

    虽然在民国《江湾里志》的记载中,老体育会路和新体育会路的北部起点均为“跑马厅南首”,但通过历史地图我们会发现,它们的起点并不一样。下面这份1948年的上海地图清晰地显示,西体育会路最北端在江湾跑马厅旧址以南,与从江湾车站而来的体育会路(图上未标注路名)在红色箭头处交汇,当时江湾跑马厅大门就在这附近。而东体育会路只到“北薛家塘”附近的蓝色箭头处就结束了,两条体育会路与其他几条马路在这里形成了一个错综复杂的路口,此处正是如今虹口北部的重要交通枢纽——大柏树。

    根据王坚忍老师引述自民国《江湾里志》的道路长度,我做了简单测量:如果从江湾火车站旧址,也就是今天纪念路车站西路口出发,沿着纪念路一直往东,走到纪念路学府街这个路口,距离是1.1公里。此路口距离当年江湾跑马厅南首的大门已经不远,因此可以印证该志书中“体育会路长1000多米”的说法无误。如果从今天的虹口游泳池出发,沿着东体育会路一直向东北方向走到大柏树一带,距离是2.7公里,可以证明志书中“新体育会路长2640多米”的描述也是比较靠谱的。

    唯一有疑问的是“老体育会路长6600米”这一说法。按志书所提供的信息,“此路自跑马厅南首起,直达北四川路”。从1940至1950年代的上海老地图看,西体育会路南端的起点在虹口公园附近,在此与南侧沿淞沪铁路修建的马路(今东江湾路)连接起来。即便我们将南面这段路也视为早期老体育会路的一部分,从当时靠近北四川路口的天通庵车站算起,到江湾跑马厅的距离也只有4公里多一点,与民国《江湾里志》中记载的6.6公里相差甚远。

    查阅资料的过程中,我发现在另外一些文献中,老体育会路是一条连接铁路北火车站和江湾跑马厅的道路,我便测量了一下从老北站旧址沿今宝山路-东江湾路-中山北一路一线,最终抵达跑马厅旧址的距离,差不多是6.2公里,虽仍不足6.6公里,但已经比较接近。

  • 这里有两种可能,其一是民国《江湾里志》对于路长的记录本身有误或是后人转录出错,其二是这本志书对于西(老)体育会路南端的起讫点记载不准确。如果此路确实一直连通到北站,其具体走向还需详加考证,这里只能暂且搁下。

    此处我还有一个疑问:为何时隔仅仅五年,要在老体育会路的东侧再斥资修建一条走向雷同的道路?比较合乎常理的解释是,当年前往江湾跑马厅观赛的客流巨大,导致老体育会路不堪重负,同时又考虑到加宽道路的施工可能会影响到已有道路的通行秩序和安全,遂在其东面辟一新路,以达到有序分流的目的。这仅仅是我个人的猜测,并无文献上的支持。

    新老两条体育会路在薛家塘(今大柏树)附近合为一处,来客还要通过西(老)体育会路薛家塘以北的那一段才能进入江湾跑马厅。不过这段长约700米的道路,却在解放后的地图上消失了。这一定程度上与江湾跑马厅的惨淡结局有关——1937年“八·一三事变”,上海江湾地区惨遭炮火蹂躏,江湾跑马厅也无法幸免,设施大面积受损,赛马和其他娱乐活动由此终止,很快成了一块被抛弃的废地,后沦为日军的农场和马场。

  • 因为不再有马会赛事,且周边被日军占领,通往跑马厅大门的西体育会路北段也就人迹罕至、日渐荒芜。上海解放后,万国体育场一带则经历了从军事区到工厂区、学校区的变迁,随着地块开发的逐步推进,昔日江湾跑马厅留下的历史建筑物被陆续抹去,如今已看不到任何与之有直接关联的实物遗迹。所幸原来建在跑马厅之外的叶家花园完好保留至今,成为江湾跑马厅历史唯一健在的“见证者”。

    通过《五角场镇志修订本》附录中的《江湾跑马厅今昔》一文,我们得以了解,当年上海江湾机械厂在此处圈地造厂时,其实保留了江湾跑马厅的全部看台,看台下方的空间做过厂房;原跑马厅大楼的建筑也保存的较为完整,经修缮后曾作为职工食堂和宿舍;而大自鸣钟钟楼拆去尖顶后改为了水塔,矗立在厂区中央。由此可见,这些珍贵的历史建筑直到1980年代末还依旧存在,遗憾的是,它们最终没能逃过被商业大潮淹没的命运,2000年初这里建成了三湘世纪花城,摇身变为高档住宅小区,老建筑一个不留都被拆掉了。只是不知道在被毁掉之前,有没有留下过它们最后的影像?

    继续说西体育会路。观察下面图11这张1960年的地图我们会发现,东西两条体育会路在大八字附近交汇(大八字后曾写作大八寺,最终因原地名为日军遗留,改称大柏树并沿用至今),原本位于红圈区域中的那条从大八字通往纪念路东首的西体育会路北段不见了。

    不过在“天地图”平台所提供的1979年航拍照片上,我们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在测绘地图上消失已久的西体育会路北段的残影(下图12中黄色线段的左侧)。正如解放前老地图所绘制的那样,这条残路的最北面与纪念路交汇,但靠近邯郸路一侧却被一片建筑物所阻挡,使之成为了一条“断头路”,这无疑是它从地图上消失的主要原因。

    而通过“天地图”的影像对比功能,还有更意外的发现——当年西体育会路最北端与纪念路的交汇处,现在仍然保留着一小段道路;也就是说,地图上消失的西体育会路北段其实并未完全湮灭。借助这段小路,今天人们可以进入上海财经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路边门牌号为纪念路8号。

  • 制造商=PANASONIC;型号=DMC-GX85;焦距=45毫米;等效焦距=90毫米;光圈=F4.0;测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200;白平衡=自动;对比度=标准;饱和度=标准;锐度=标准;曝光补偿=0.0EV;曝光时间=10/2000秒;曝光程序=光圈优先;场景类型=标准;日期=2020.06.26 18:18:37
  • 制造商=PANASONIC;型号=DMC-GX85;焦距=45毫米;等效焦距=90毫米;光圈=F4.0;测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200;白平衡=自动;对比度=标准;饱和度=标准;锐度=标准;曝光补偿=-0.3EV;曝光时间=10/2500秒;曝光程序=光圈优先;场景类型=标准;日期=2020.06.26 18:23:18
  • 上图13,就是原西体育会路最北端与纪念路交汇处现在的样子,沿着它向南走200米左右,道路尽头被一处建筑群和一扇铁门所阻挡(图14),但行人可以绕过这组建筑,继续沿着西南方向的曲折小路,一直穿行到邯郸路20弄,然后径直往南走到邯郸路上,出弄口右手边就是大柏树了。原来的西体育会路北段虽早已成为断头路,但这一带在经过改造后,却又出现了一条全新的通道,把大柏树和纪念路最东端连接起来,而这条全新通道最北面的这200米正是当年老体育会路的一部分。

    这一小段“血脉”能保存到今天,无疑是值得庆幸的,它不仅见证了这条老路的百年沧桑,更是一处弥足珍贵的历史遗迹——遥想百余年前,江湾跑马厅兴盛之际,从市区赶来此处娱乐消遣的人流,无论是搭乘火车从江湾车站而来,还是从闸北、虹口方向由老体育会路或新体育会路而来,都会抵达这个路口。昔日鼎盛之时,此处定然是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在《江湾跑马厅今昔》一文中我找到了相关记载:江湾跑马厅开张以后,不但吸引来众多官商富户,就连一些原在“上海跑马厅”豪赌的外国人,也改换门庭,被吸引到这里来参赛。马赛未开始时,三条马路上,车辆首尾相接,人涌如潮。每次赛马,豪赌客人赌注动辄千百万元,赛马时,气氛热烈,群情亢奋。跑马厅大门口有一支西洋乐队,以铜锣洋鼓、小号喇叭、大吹大擂,迎接赌客的到来……

    这些喧闹的场景随着抗日战争的爆发戛然而止,随后此处陷入了长达数十年的沉寂,如今则又变得稍许热闹一些。纪念路8号的科技园里,有上海财经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和不少高科技企业,路口西侧是五角场街道社区卫生中心,东侧为嫩原粮油批发市场,聚集了很多做粮油生意的买卖人,路口的北面是大片的居民区。不过在此居住或经商的人里,估计很少有人知道,当年这里曾经有过的辉煌历史。虽然本文的主角是东体育会路,但我觉得仍然有必要多花一些笔墨在万国体育场、江湾跑马厅上,一来这本就是东体育会路问世的源头,二来作为一个建筑实体已彻底从地面上消逝的“传说”,只有靠文字记录来让这段历史能被不断述说下去,不至于被人们遗忘。

    通过“天地图”上航拍照片的对比不难看出,原江湾跑马厅这一带四十年间的巨大变化,但整个区域外围的那个椭圆形轮廓始终清晰可辨。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80.171.150.***
    180.171.150.***
    发表于2020.08.05 09:35:31
    29
    101.087.213.***
    101.087.213.***
    发表于2020.07.18 19:40:46
    28
    058.033.***.***
    058.033.***.***
    作为复旦土著,住过复旦本部与凉城宿舍,外婆家又在新市路旁,这片地域承载着我大部分的儿时记忆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7.06 13:17:09
    27
    058.033.074.***
    058.033.074.***
    发表于2020.07.06 13:10:59
    26
    223.167.225.***
    223.167.225.***
    发表于2020.07.06 11:47:46
    25
    本人就是原先东体育会路小学毕业的啊~
    发表于2020.07.06 11:28:43
    24
    03
    慢慢看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7.05 10:16:12
    23
    03
    走过几次,有空仔细看看
    此帖使用VIVO XPLAY6提交
    发表于2020.07.03 19:28:04
    22
    03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7.03 11:38:52
    21
    10
    其实上海人里熟悉这条路的也不会不多
    刘恩惠修改此贴于2020.07.03 10:47:56
    发表于2020.07.03 10:47:02
    20
    虽然我对上海的路不熟,文章也是走马观花。但作者对历史的钩沉考据很是详尽,窥斑见豹,颇有历史的沧桑感和厚重感。它见证国家的荣辱变化,让人掩卷而思。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7.03 10:43:41
    19
    117.136.012.***
    117.136.012.***
    发表于2020.07.03 08:17:07
    18
    熟悉又陌生周遭的历历在目,边读文字边看图边查地图这一篇看了一晚上。时间不知不觉流过,回望过去再看今朝心情复杂,不知道今年30岁的我如果生早一些穿越回去看看那些片刻会是如何,但这就是我们的同胞积年累月用双手创造的生活环境。如果这就是快速发展中的变与不变,希望将来有舍有得吧!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7.03 00:38:53
    17
    106.127.***.***
    106.127.***.***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20.07.02 23:24:51
    16
    027.008.179.***
    027.008.179.***
    发表于2020.07.02 22:22:08
    15
    10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7.02 19:14:42
    14
    内含htm,系统自动隐藏——详细阅读
    发表于2020.07.02 19:10:38
    13
    084.247.***.***
    084.247.***.***

    此帖使用Android设备提交
    发表于2020.07.02 18:56:33
    12
    03
    大学初到上海的时候,有个天气好的周末傍晚从赤峰路走到3号线赤峰路站,又从大连路-四平路绕了一圈,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故事。
    后来买了自行车,有一次还沿着中山北路-交通路往西北骑,骑了好远都没找到一个过铁路线的桥或地道。
    挺喜欢闲逛的,看看别人的生活气息,再想想自己除了钱还缺点什么..也喜欢听当地人讲故事。哈哈。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20.07.02 18:45:25
    11
    10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20.07.02 17:54:40
    10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0680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