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序曲
阿果 于 2019.07.23 08:12:22 | 源自:北京日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10

歌剧的序曲,好比一扁舟,小小的,却能压浪而行,自由翩跹。序曲往往和后面庞大的歌剧并无直接关系,要说功用,是为了给接下来上演的曲目一个静场,告诉观众,嘘~静一静,好戏马上就要开演了。序曲的篇幅小,但绝对不无聊,不然怎么在短时间内聚会人的精神?但因其小,序曲时常脱离歌剧单独献演,以至于流传更为广泛,也算是歪打正着。就像陶渊明《桃花源记》这个“诗序”,让我们忘记了它是因《桃花源诗》而作的;柳宗元《愚溪诗序》的风头也完全盖过了他的组诗《八愚诗》。

早期歌剧创作水平最高的,应该算是意大利作曲家蒙特威尔第了,他最出名的歌剧《奥菲欧》创作于1607年。这部歌剧有个简短的“序曲”。不过当时还没有序曲一说,而是一首一分来钟的“托卡塔”,明亮欢快,与随之的第一幕田园场景妥帖地糅成一体,鼓号齐鸣,有着进行曲的轻快。

后来的作曲家在歌剧上演前,都会在序曲中奉上显示自己实力的“干货”,诱人上钩。德籍法国作曲家奥芬巴赫作于1858年的《地狱中的奥菲欧》,终了时出现的“大腿舞”(加洛普舞曲)序曲活色生香,与歌剧的生僻形成鲜明相比,不断在影视剧中被运用。作曲家若地下有知,会不会因我们买椟还珠的行为而生气?

据说意大利作曲家罗西尼总在歌剧上演前被策划人关进屋子,逼着写序曲,一张又一张乐谱从窗口飘下来。虽然临时抱佛脚,这老兄写出的序曲却没有哪一首不好听:《贼雀序曲》《威廉·退尔序曲》《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序曲》……每一首都带着作曲家的性情与灵气。

普通爱乐人,完整听一部长篇巨制的歌剧,算得上奢侈。所费不赀不说,也要有强大的消化力,饕餮大餐不是适合每个人的。对于大众来说,不如吃一顿家庭便餐好——土豆牛腩,外加蔬菜瓜果,营养足够,精神也放松,身心都美好。所以,听序曲,也是很好的选择。有段时间,我晨跑时就听瓦格纳的《唐豪瑟序曲》。乐曲喷薄的纯阳之气,跟晨光里胎动般的日出一样叫人着迷。它的能量,足以让青灰的天宇变成玫红色,将每一片云染上色彩,也能让一颗尘世里皱缩不得舒展的心,如羞涩的素馨自然吐露芬芳。贝多芬的《费德里奥序曲》《爱蒙特序曲》同样有这样的治愈效果,好像瞬间将人送上开阔的山巅,领受日出的洗礼。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218.062.***.***
218.062.***.***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发表于2019.07.25 00:16:46
2
123.122.066.***
123.122.066.***
发表于2019.07.23 22:11:35
1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1636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