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网络歌曲元年
李红艳 于 2019.06.03 11:40:21 | 源自:音乐周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20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亲爱的,你张张嘴,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亲爱的,你跟我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亲爱的,来跳个舞,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听到这一串歌词,是不是有种时空穿越感?2004年那个冬天,一首《两只蝴蝶》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席卷各大音乐类平台,牢牢占据各大下载榜单的冠军席位。这首由牛朝阳作词、作曲,庞龙演唱的歌曲,收录在庞龙2004年11月由鸟人艺术发行的同名专辑《两只蝴蝶》中。2005年,该曲获得中国金唱片奖,这一官方认可的奖项,无疑是对这首歌曲无上的褒奖。

这一年被称为网络歌曲元年

说起来,《两只蝴蝶》绝对是歌手庞龙命运的转折点。

庞龙1971年出生于辽宁阜新一个矿区家庭,自小喜欢唱歌,甚至为此放弃学业,然而遭到父亲强烈反对,据说为了阻止他唱歌,曾摔坏他心爱的吉他。从职高毕业后,庞龙在建筑工地做过测量工人,也在父亲的煤矿里当过电工。因为难舍音乐梦,17岁那年他开始踏入歌坛,先后在沈阳各大歌厅驻唱,1996年通过自学考进沈阳音乐学院。

2000年,庞龙发行首张个人专辑《人生三部曲》,市场反响平淡,并未激起浪花,他只能继续回歌厅驻唱。2004年,他为一部电视剧《281封信》配唱了《杯水情歌》《两只蝴蝶》《吹眼睛》三首歌曲。该剧播出后收视不俗,而庞龙演唱的《两只蝴蝶》一夜之间红遍网络。

时来运转,除了《两只蝴蝶》,庞龙2004年演唱的《你是我的玫瑰花》《家在东北》《兄弟抱一下》等,也都成为风靡街头巷尾的流行金曲。

  • 同年,杨臣刚的《老鼠爱大米》、东来东往的《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郑源的《一万个理由》等一批歌曲,同样借助网络爆红,成为很多人的手机铃声首选。

    此外还有唐磊的《丁香花》,这是他为纪念一个因车祸身亡的女孩而创作的歌曲,2002年上传至网络,但直到2004年才开始大范围传播,收获诸多流行音乐奖项。

    依照当时有共识的定义,所谓网络歌曲,是指由网络原创、通过网络传播,直接交给听众、市场来评判的歌曲。就音乐风格而言,网络歌曲的歌词一般都比较直白简单,旋律朗朗上口,内涵表意也单纯直接。有一种说法,中国第一首网络歌曲是1997年的《惠多》,但直到2001年雪村创作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推出,才算掀起中国网络歌曲创作的红盖头。到了2004年,网络歌曲作为一个群落,真正成为一种风潮。也因此,2004年被称为网络歌曲元年。

    流行音乐产业的新热潮

    之后,2005年歌手香香推出《猪之歌》,成为该年度最红火的网络歌曲之一,大街小巷、商场饭店,反复播放,太多人都能张嘴哼出。

    2006年,S翼乐团的一首《QQ爱》走红,一度在华语流行乐坛各个音乐榜上排名前列。到了2009年,慕容晓晓的一首《爱情买卖》,再度掀起网络歌曲新一轮热潮,这首歌在后来几年里经常成为公司年会表演歌曲或者网友改编恶搞歌曲。

    网络歌曲井喷,让一度低迷沉闷的华语流行乐坛一下子热血沸腾,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商业收益。有这样一组数据:《两只蝴蝶》推出当年的彩铃下载收益毛利高达2.4亿元,这首歌还创造了单月彩铃下载量500万次的纪录。在2006年福布斯发布的“中国名人榜”上,歌手庞龙成为黑马,以1800万元收入挤进收入榜第8位,且是演艺圈男明星中收入最高的一位,比排在第9位的演员陈道明高出100万元。而这一切,只是因为那两只一直在飞舞的蝴蝶。

    彩铃收入2.4亿元,现在看起来这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尤其是映照于当下处于变现迷茫期、产业徘徊期的流行音乐产业,也因此,当时太多人为网络歌曲鼓与呼,甚至认为它是流行音乐产业的救命稻草。不过,直到今天,人们对网络歌曲这个物种依然是充满争议的。

    网络歌曲,是天使还是流氓?

    有人认为,网络歌曲是“扮成流氓的天使”,从2000年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开始,网络歌曲自带的“反精英”“反贵族”式的亲民特质照进了流行音乐领域,成为草根文化、大众娱乐文化的一种强烈符号。但同时,也有人认为,网络歌曲其实是“扮成天使的流氓”,其自带粗制滥造、庸俗化甚至是打色情擦边球的原罪,格调品位低俗,“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事实上,诸如《我的妈是你的丈母娘》《我爱人民币》《杀了她喂猪》之类的所谓网络歌曲,确实是有辱“歌曲”二字,没有任何审美价值可言,更是在无形中败坏了网络歌曲大家庭的声誉。

    伴随网络歌曲大行其道,一大批歌手迎来利好,一夜成名、大红大紫、转场走穴、签约公司……青蛙变王子、灰姑娘变公主的童话,一次次上演,一回回惊艳,诱惑着太多人紧紧盯着网络歌曲这块大蛋糕、大肥肉。然而,如今回头再看,当初爆红的那些歌手,很快便成为了时代的弃儿——伴随彩铃产业的消退,网络歌曲最主要的盈利阵地逐渐丧失,市场对网络歌曲、网络歌手的需求自然也是断崖式下滑。事实证明,带有极大偶然性、功利性、投机性的走红,必然难以维系,更难以持久。

    虽说太多网络歌手泯然众人矣,不过网络歌曲却一直存在。当然,伴随时代更迭,对网络歌曲的定义也产生了变化。曾经,由传统唱片公司制作的歌曲,如无特殊原因,一般不会在网络上首发。然而,近年来随着各大网络音乐平台的成熟,以及数字音乐产业链的日益完善,传统唱片公司也都纷纷把高成本、精制作的歌曲放在网上首发。到如今,实体唱片日渐稀有,网络成为音乐作品发布推广的主渠道,“网络歌曲”这个专指的名词也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不过,无论线上还是线下的流行音乐,摒弃粗制滥造、回归内容本体、传播正向文化价值,都是最应该坚守的,因为这是两者共同的生命线。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此帖使用VIVO XPLAY6提交
    发表于2019.06.06 00:29:34
    5
    03
    我突然想起了这个
    此帖使用VIVO NEX S提交
    发表于2019.06.05 01:18:21
    4
    218.249.223.***
    218.249.223.***
    发表于2019.06.04 08:13:23
    3
    211.143.230.***
    211.143.230.***
    发表于2019.06.03 15:02:03
    2
    选了一个大好题材,可惜篇幅没能展开。
    2019年了,网络歌曲我都还能记得“求佛”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不要用我的爱来伤害我"
    对比近几年红起来的网络歌曲 "我们不一样“ “带你去旅行” “学猫叫”,发现质量和用心程度都是下降趋势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9.06.03 14:25:24
    1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3415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