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瓦格纳的5个步骤
VII 于 2019.04.11 18:50:53 | 源自:微信公众号-音乐之友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30

理查德·瓦格纳(Richard Wagner)毫无疑问是有史以来最具分裂性的作曲家(毕竟双子座的人本身也很分裂)。通过他的音乐能感受到比爱恨更细腻的感情,而这种音乐常常被许多想要欣赏和了解他作品的人望而却步。

瓦格纳为什么让人讨厌?

理查德·瓦格纳这个名字在古典音乐史上是一个具有争议的名字,他的观点、性格,以及他的音乐,让人又爱又恨。这位德国作曲家的音乐并不容易让人接近。让我们尝试分五个步骤,印证瓦格纳追随者们的神话,并转变那些最厌恶他的批评者。

第1步:避免从最长的作品开始

通过长时间聆听瓦格纳的音乐来尝试欣赏他的作品是毫无意义的。从一部伟大的杰作,比如他最著名的作品“尼伯龙根的指环”(一部由四部歌剧组成的大型乐剧)开始,有可能会让你从一开始就放弃。

虽然“指环”是瓦格纳剧目中的经典之作,但我们不能忽视他更为亲密和微妙的作品。其中,让自己熟悉瓦格纳的理想方式是,找一个你最喜爱的歌手,听他(她)们演唱艺术歌曲。通过一个熟悉的声音去聆听瓦格纳那些不熟悉的音乐则显得更为容易。如果不起作用,请不要忘记在听之前阅读歌词。有时候这些歌词比音乐更容易让人亲近和理解,例如玛蒂尔德·威森东克(Mathilde Wesendonck)填词、瓦格纳作曲的这首《梦》(威森东克诗曲第五首,Wesendonck Lieder Nr. 5, Träume):

Tell me, what wonderful dreams, keep encircling my mind,
告诉我,是什么美梦在我脑中萦绕,
which,like nothing but idle froth, have dissolved in an empty void?
像缥缈的泡沫,在虚无中消散?
Dreams, which flourish more beautifully, every hour, every day,
梦,每分每秒都在盛放,
and with their message from heaven pass through the soul?
穿过灵魂,带来天堂的讯息?
Dreams, which like rays sublime, sink into the soul,
梦,像神圣的光辉般沉入灵魂,
to paint eternally a picture there: all forgotten, remembering!
描绘一幅永恒的画面:遗忘,铭记!
Dreams, as spring sun kissed the blossoms from the snow,
梦,像春光暖阳般,亲吻着残雪中的花朵,
that to a never foreseen bliss they greet the new day,
迎接新的一天,所带来意外惊喜。
That they grow, that they blossom, dreamingly giving their fragrance,
生长,绽放,梦想着给予他们芬芳,
gently fading away on your breast and then sinking into the grave.
温柔地消散在你的胸间,零落成泥化作土。

第2步:聆听他的歌剧选段

能够跨过歌剧院的大门去听歌剧是一回事,但跨越门槛后听三个小时的瓦格纳则是另一回事了。虽然这件事可能是出于对音乐的喜爱,但最好还是不要冒险尝试。

让我们从头开始:瓦格纳的前奏曲和序曲。直到《唐豪瑟》(Tannhaüser),他所创作的歌剧序曲,都像以往作曲家所创作的形式那样。第一个瓦格纳式的前奏曲可以在《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中找到。这位德国作曲家在他的作品开始与第一幕之间为了寻求更大的关联,因此,在一开始他就揭露了主题,即Leitmotiv(与特定人物和主题相关的旋律),并在每一幕之前都创作了前奏曲。

这些简短的介绍使我们能够理解作品的色彩和情绪、歌剧的氛围,将我们完全带入到他的作品中,就像《罗恩格林》(Lohengrin)壮丽的前奏曲。

第3步:相信粉丝

他们被称为瓦格纳崇拜者“Wagnerians”。 众多粉丝都愿意付出一己之力,期待在舞台上看到他们最喜欢的作曲家的作品。他们充满激情,甚至愿意说服那些仍在围栏之外的人们。 虽然他们不一定在街角找到,但他们存在于各种网络之中(社交媒体、博客……)及更多的学术领域。

第4步:先从听其他作曲家的作品开始

在接近传奇的瓦格纳之前,有时更容易先聆他其他作曲家的作品。与他同时代的作曲家安东·布鲁克纳(Anton Bruckner)在写交响曲时深受瓦格纳的启发。布鲁克纳《第三交响曲》是献给他的。他的《第一交响曲》是在听到《唐豪瑟》(Tannhäuser)后不久创作的。

另一位同时代作曲家,比他小近50岁的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也深受瓦格纳的影响,非常钦佩他的作品。 与布鲁克纳一样,了解瓦格纳最好从还是从交响乐开始,充满了瓦格纳式的沉默,深刻和力量。

第5步:将这个男人从他的音乐抽离

说来很多,他身上的各种标签......反犹太、无政府主义、革命、阿道夫·希特勒最喜欢的作曲家:想要理解瓦格纳并不是容易的事。我们必须将男人与艺术家分开吗?这场辩论,几乎是哲学上的,已经持续了好多年都没有结束。 例如,以色列等地区抵制演出他的作品。但是避开作曲家的形象可以让人完全专注于重要的事情:音乐。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瓦格纳的案例并非唯一。如果一个人只听一个完美无瑕的作曲家的音乐,那么这个名单会变得很短。当然,将音乐与这个男人区分开并不意味着忘记、宽恕或隐瞒真相:瓦格纳的某些作为仍然是不可原谅的。

除了对作曲家的蔑视和厌恶之外,还有一个永无止境的故事,声音,传说,声音和音乐的无尽世界。(点击蓝字收藏:瓦格纳全集)

以上给想要了解瓦格纳的音乐爱好者提供了几种方法,当然还有许多书籍、演出视频、艺术家,有数不清的方式可以帮助你更好地了解瓦格纳。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2129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