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高”诞生记
任海杰 于 2018.11.29 07:25:11 | 源自:音乐周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10.00/40

2017年夏天,当我来到帕瓦罗蒂晚年在意大利莫德纳的故居时,触景生情。故居中有大量帕瓦罗蒂的生平介绍,其中有不少他与多明戈、卡雷拉斯组合的三大男高音音乐会的图片和CD、DVD。如果你既是乐迷又是球迷,一定会记得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它不仅是球迷们的节日,也是乐迷们的节日——这届世界杯的决赛前夜,帕瓦罗蒂、多明戈、卡雷拉斯组成的世界三大男高音演唱会,首次在古罗马建于212至216年的卡拉卡拉浴场旧址举行,由此揭开古典乐坛的新篇章。

  三大男高音的组合是如何诞生的,多年来一直是乐迷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帕瓦罗蒂和多明戈平时互不买账,长年不和,要将这两位撮合在一起开演唱会,几乎是天方夜谭,指挥这场演唱会的祖宾·梅塔当初也认为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当时,梅塔正带领纽约爱乐乐团在香港巡演,他从报上看到了这则演出消息,将报纸丢在了一旁,以为是狗仔队在凑热闹。

然而,梦想居然成真了,这张影碟《美梦成真》,披露了27年前这件盛事的幕后趣闻。

撮成这件事的两位关键人物,一位是卡雷拉斯,一位是意大利的考古学家兼音乐会策划主办人马里奥·德拉第。1987年6月,卡雷拉斯突发白血病,一年后死里逃生,重登舞台,堪称乐坛奇迹。1989年的6月,卡雷拉斯在一场音乐会后的晚宴上,见到了德拉第,对他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并请德拉第负责操办此事。两人认为这是一个挑战,因为以前也有人尝试过,但都没有成功。

就如同恋爱一样,时机非常重要。经过这么多年的对峙,帕瓦罗蒂和多明戈终于都明白了,彼此是不可替代的,在歌坛上没有霸主,只有共存;也许卡雷拉斯九死一生的遭遇,让他们幡然醒悟生命的脆弱和无常,唯有艺术才能永恒。总之,当德拉第与帕瓦罗蒂、多明戈分别联系后,事情竟然出乎预料地顺利。

于是,在卡雷拉斯生日的那一天:1989年12月5日,三大男高音与指挥家梅塔第一次相聚,彼此谈笑风生,气氛融洽,当天就定下了演唱会的曲目,并进行了排练。据卡雷拉斯回忆,三个人就像孩子一样的快乐,认为这是生命中的盛事。他们放下了自我,很高兴地融合到“三高”的组合中。

因为是在露天舞台演出,场面庞大,乐队由佛罗伦萨五月音乐节乐团和罗马歌剧院管弦乐团联合组成,共有200多人。梅塔的排练精益求精,要求两个乐团发出一个乐团的声音。三位男高音每人都有各自拿手的咏叹调和歌曲独唱,梅塔认为还要加上三人的重唱,以显示“三高”组合的意义,因为歌剧中从未有为三位男高音写的重唱,就特请美国一位电影作曲家将一些歌曲进行改编“串烧”,这后来就成了“三高”的招牌特色。曾有人认为这20分钟的“串烧”演唱太“流行音乐味”了,对此,帕瓦罗蒂是这样说的:音乐就像运动一样,应该是给所有人的,希望它们能流行起来。

有趣的是,就在演唱会举行的同一天,意大利和英国进行季军比赛,作为顶级球迷的“三高”,都为自己的国家队没有进入冠军决赛而遗憾,帕瓦罗蒂为此不无调侃地说:既然如此,我们在音乐会上就是决赛的选手。

演唱会空前成功,全球共有15亿观众收看收听。这是一个历史时刻,梅塔当时曾说:这样的音乐会以后不可能再发生了。然而,因为首演的巨大轰动效应,后来在1994年的美国世界杯和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上,三大男高音又再度合作,并在别的场合也多有亮相,但是,最具意义的当属1990年,因为这是他们划时代的“初恋”,以后几次更多的是商业味了。

而今,帕瓦罗蒂已经离世,卡雷拉斯基本退出舞台,唯有多明戈依然老当益壮,以歌唱家与指挥家的身份活跃在世界乐坛。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暂时不可用
119.006.028.***
119.006.028.***
发表于2018.12.06 00:02:32
6
确实是经典中的经典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8.12.04 11:31:22
5
124.226.157.***
124.226.157.***
发表于2018.12.02 22:28:50
4
金典特价,深飞版,中图进口版,当年的声音状态也是很好的,是难得的不错的惊喜制作!
此帖使用OS105提交
发表于2018.12.01 07:44:45
3
113.016.061.***
113.016.061.***
发表于2018.11.29 23:32:21
2
113.104.242.***
113.104.242.***
发表于2018.11.29 09:17:16
1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7569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