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金庸十大影视配乐
钱眼 于 2018.11.01 15:18:09 | 源自:搜狐文化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9.96/468

配乐,是影视剧非常重要的一环。情节的推动、气氛的烘托,很多时候都需要独具匠心的配乐。在金庸小说改编的影视剧中,一些优质配乐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它们或许不那么华丽,然而它们好听、耐听,用音符轻叩着观众的心扉,以至于只要听到一段配乐,就能联想起一段情节,甚至能怀想起一段往事。

制造商=CANON;型号=CANON EOS-1D MARK II;焦距=42毫米;光圈=F2.8;测光模式=模式;感光度=ISO640;白平衡=手动;曝光补偿=0.0EV;曝光时间=1/80秒;曝光程序=手动模式;场景类型=标准;日期=2004.08.12 15:20:28

在笔者心中,就有不少特别喜欢的配乐,此次总结了最喜欢的十首——然而,令人回味无穷的金庸剧配乐,又何止这区区十首?

另外,这毕竟是我心中的金庸剧十大配乐,有着强烈的个人喜好在其中。对音乐的欣赏,本身就是见仁见智,大家也可以将自己喜欢的配乐在留言中说明。当然,如果大家能够对本文多数内容有认同感,那再好不过啦。此次所列的十大配乐,排名不分先后。

顾嘉辉:《铁血丹心序曲》

  • 顾嘉辉:1933年1月1日出生于广州,原籍江苏吴县,著名作曲家及编曲家。1967年,进入TVB任音乐总监。作品众多,大多数武侠剧及武侠电影的主题曲都由他完成,而他的词作搭档往往都是黄霑,“辉黄组合”联袂将中国武侠音乐带上了一个高峰。

《铁血丹心》是TVB83版《射雕英雄传》的主题曲,此曲可以称得上是流传最广的武侠歌曲之一,关于这首曲子大家自然已是耳熟能详,此处不再赘述。

此次要说到的是83版《射雕》的配乐。83版《射雕》一共有8首原创歌曲,其强大的原创能力为整个剧集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配乐充分利用了歌曲的旋律进行二次加工和创作,没有引用任何其他配乐,整部剧集在音乐上保持了相当好的统一性。

光主题曲《铁血丹心》,就有好几个版本的配乐,除了气势磅礴的《序曲》之外,尚有以笛子、二胡为主配的欢快版;以提琴为主配的舒缓版;以二胡、钢琴为主配的悲恸版等等。

83版《射雕》第一集,当片头罗文、甄妮演唱的主题歌之后,国语版配音阐述故事背景,开场音乐就是这首《序曲》,镜头则扫向了岳武穆韩世忠出兵北伐、秦桧进谗害岳飞、“只把杭州当汴州”等一系列画卷;当配音说到“大宋子民不堪屈辱,一时间英雄豪杰辈出,演绎了一段可歌可泣的事迹”时,背景音乐的旋律也达到了最高潮。此后,这支曲子在铁木真东征西讨、表现郭靖的刚毅与决心时会经常出现。

《序曲》主要采用了管弦乐的形式,激昂、催人奋进。它可以说是《射雕》的“总纲”,是为全剧定“基调”的热血之曲,国语版第一集显示片尾字幕时,更是播出了《序曲》的完整版。

这是最让我心潮澎湃的英雄序曲,该曲甚至比之罗文甄妮的演唱版《铁血丹心》更让我无法自拔。至今,我的手机铃声都是这首《序曲》的副歌部分,每当来电时,我似乎都能感到周围路人异样的目光——或许他们一瞬间也会被感染,陷入对往事的追忆罢。

2017年新版《射雕》,为了表达对经典的致敬,片头曲沿用了全新改编的纯音乐版《铁血丹心》。不过,个人觉得编曲太过柔和,无法体现原作的气势,有些遗憾。

顾嘉辉:《万水千山纵横》

在剧集的原创音乐方面,TVB1982版《天龙八部》的整体素质和83《射雕》不相上下。顾嘉辉和黄霑用他们的生花妙笔,谱写出一段不可复制的武侠剧音乐传奇。《两忘烟水里》的凄婉幽怨,《万水千山纵横》的恢弘激越,在所有金庸剧主题曲中都是极品之作。

和83版《射雕》差不多,82版《天龙》的配乐几乎都是原创,只是个别情节采用了一些其他配乐。顾嘉辉在充分利用5首歌曲的曲调基础上,进行再创作,西洋乐器如提琴、民族乐器如二胡作为主要配器运用最广。5首歌曲4首本就是顾嘉辉作曲,所以再经由他手做配乐,更为驾轻就熟。

《万水千山纵横》虽然是后半部的主题曲,但其旋律贯穿了全剧,同时也作为“过场音乐”而存在。该曲有两支最主要的配乐,一支采用小号和提琴主配,基调同主题曲一般节奏明快,大气豪迈,有交响乐气势,被广泛采用在“聚贤庄”、“少林寺”等重大场面中;一支采用洞箫、古筝、二胡等民族乐器主配,呈现出了幽柔婉转的意味,在体现剧中人物情感纠葛、或是表达哀伤之情时多次采用,比如“萧峰葬阿朱”。

以配乐论,《万水千山纵横》无疑代表了82《天龙》的整体音乐制作水准,也是整个80年代金庸剧原创配乐的集大成者。

陈勋奇《天地孤影任我行》

  • 陈勋奇:香港电影全才,集编剧、导演、演员、配乐、飞车特技等多项技能于一身。配乐代表作为《东邪西毒》,导演代表作有《边城浪子/仁者无敌》。

王家卫导演的《东邪西毒》,是金庸电影中“最特殊的一个”。苍凉的场景,浓烈的色彩,梦呓般的对白,意识流一样的剪辑,以及那些再也无法重聚的全明星阵容。

喜欢它的人,爱到骨子里;对其无感的人,观之如味同嚼蜡。这不能算作“口碑的两极分化”,而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我觉得电影很好,但我看不懂。”很多人如是说。

好在,还有音乐。陈勋奇为电影量身定做的原声音乐,你无法不承认它的精彩绝伦。

2008年,王家卫将《东邪西毒》重新剪辑,定名为《东邪西毒终极版》上映。如今网上的资源,大多数是这一版本。不过,配乐已全部重制,马友友与吴彤花大力气对陈勋奇的原曲重新打造。新版配乐相当精良,只是在我看来,总觉得缺了那么一些味道。

要知道,当年我初看《东邪西毒》之时,开场,就被那一连串密集的鼓点声所镇住了。白底,黑色字幕配合着鼓点一列列出现;忽然,画面豁然开朗,一片浩渺的浪潮呈现在眼前;此时背景声鼓点渐止,一道划破天际的清音,让整个听觉效果随着画面一齐舒展开来,让人为之精神大振。

随后,画面如骤雨般快剪,大海、荒漠、苍山,武打……这其中,东邪、西毒的形象却长时间定格,随着音乐到了尽头,引出了片名——《东邪西毒》。

《序曲:天地孤影任我行》,这是陈勋奇为这段音乐所起的名字。此曲能够让你相信,“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是可以“听”出来的。这首配乐注定成为香港电影一段佳话。其雄浑和壮丽,让人心醉。可惜,《终极版》的片头,没有了这段《天地孤影任我行》,实在是一件遗憾的事。

这首配乐,在之后太多的影视剧中被引用。最著名的是《大话西游》紫霞之死,将故事的悲剧性渲染到了极致;吕颂贤版《笑傲江湖》、任贤齐版《神雕侠侣》也引用了此曲。

其实,不止这一首,整部电影的配乐,都被后来者不停引用。另一首《昔情难追》,让吕颂贤、任贤齐两个版本的《笑傲江湖》不约而同在大结局处引用,更是古天乐版《神雕侠侣》的开场曲。

胡伟立《笑傲江湖曲》

  • 胡伟立:1937年出生于香港,作曲家、电影配乐大师。早年任教于北京艺术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北京电影学院。1986年再回香港,在TVB任职至1993年,为多部剧集作曲配乐;随后专注电影配乐,《鹿鼎记》、《太极张三丰》、《唐伯虎点秋香》、《醉拳2》等电影配乐红遍大江南北,多次被后来的电视剧引用。

音乐,是《笑傲江湖》全书的一个线索。围绕刘正风和曲洋所作的《笑傲江湖曲》,发生了一系列事件。

  • 忽听瑶琴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

    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令狐冲只听得血脉贲张,忍不住便要站起身来,又听了一会,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珰珰的伴奏,但箫声却愈来愈高。

    ——《笑傲江湖》·七·授谱

如何将原著中的描述,用音乐表现出来?各个影视版的《笑傲江湖》都做了尝试。TVB84周润发版采用顾嘉辉主题歌原曲改编,悦耳动听,可惜过于短促;台视85梁家仁版采用的也是张弘毅主题歌原曲改编;新加坡2000马景涛版改编了柯贵民片尾曲《对酒当歌》,不过改编曲比之原曲的豪迈奔放远远不及;许冠杰的电影版直接用了黄霑《沧海一声笑》的主题歌,没有重新做改编;中视2000任贤齐版则沿用了《沧海一声笑》;央视2001李亚鹏版应该是最有古意的,琴萧和鸣,清韵流转,却只有原著所述的上半段而没有能够让人“血脉贲张”转变,曲子是插曲《天地作合》的前奏部分,并非单独作曲。

对比之下,TVB96吕颂贤版的可贵,就体现出来了。这是唯一一版为《笑傲江湖曲》单独作曲、配器的影视剧,曲作者胡伟立充分解读了原著所述的意境,利用自己多年编曲的经验,在始终以琴箫为主音的基础上,结合各种音效,努力还原出原著所要表达的效果。

1993年,工作重心已基本转移到电影配乐、且忙于移民等个人事务的胡伟立,和TVB结束了长达7年的宾主关系。不过,知恩图报如他,依然时不时帮助TVB做一些配乐。该版《笑傲》的几首配乐,就是受老友李添胜之邀而作,除了此曲之外,还有《清心普善咒》以及《有所思》。

该曲本身的好处已无需赘述,就一句话——很接近金庸原文描述。

这首曲子受到了太多观众的欢迎,可惜一度因为没有出原声碟而难寻高音质的版本。在网络时代兴起后,不少人通过博客向胡老“求助”,平素多与乐迷交流的胡老翻箱倒柜,终于在2012年找到了曲子的原始素材版,让我等乐迷大喜过望。后来,这首曲子也随着他的自传一起附碟发行,《笑傲江湖曲》终于得以重新流传。

胡伟立:《母与子》+《市集》

严格来讲,《母与子》与《市集》是两首相对独立的配乐,但这两者又是那么密不可分。

1994年,胡伟立为电影《醉拳Ⅱ》编写配乐,并谱写插曲《熄缘》;主题曲《醉拳》则由新加坡音乐兄弟李偲菘、李伟菘作曲。这部电影的配乐,都是根据两首歌曲的曲子改编的。滚石唱片公司为电影出了原声带,详尽纪录了电影中的所有音乐,《母与子》和《市集》就是其中两首。

顾名思义,《母与子》最先出现在成龙饰演的黄飞鸿与梅艳芳饰演的后妈,联合欺骗狄龙饰演的黄麒英的剧情中,《市集》的场景则真是市集,两首音乐配合了剧情的幽默,都是轻松欢快的节奏。

有人或许要问了,这和金庸剧有什么关系呢?同样是在1994年,台视马景涛版《倚天屠龙记》开播。剧中所有五首歌曲版权都属于滚石唱片,“滚石”同时也开放了他们强大的音乐素材库供其使用。《醉拳Ⅱ》的配乐版权属于滚石,更因其音乐元素的丰富多彩、适合各种气氛渲染,而被《倚天》大规模引用。

《母与子》,正是最先给我留下印象的一首。1994年,中国内地第一时间引进了该版《倚天》,这也是我在电视屏幕上看到的第一部《倚天》。

只要《母与子》的音乐声一响起,剧中的情节必然是暖心而愉悦的;在当时我也并不知道有《醉拳Ⅱ》这部电影,《母与子》这段主要由琵琶和笛子演绎的、充满强烈民族风却如此欢欣宜人旋律,在我看来就和主题曲《刀剑如梦》一样,直接能够代表剧集本身。

一年之后,《母与子》在TVB95版《神雕》中也出现了。90年代的TVB武侠剧,对于配乐的原创稍显力不从心,所以很多剧集都购买、引用了现成的电影原声,包括国外一些大师的配乐。作为武侠配乐的佼佼者,《醉拳Ⅱ》再一次被金庸剧引用,也是理所当然之事。在剧集中,“杨过拎着老母鸡出场”配上了《母与子》,飞扬跳脱尽显。

此外,杨佩佩所制作的另外两部金庸剧《神雕侠侣》和《笑傲江湖》,固定的“音乐合作伙伴”依然是滚石,所以,《母与子》不断出现在剧集中。即使你并不知道这段音乐的名字和出处,但只要听到,绝无陌生之感。

《市集》,和金庸剧的关系同理于《母与子》。其诙谐幽默,也和《母与子》一脉相承。然而《市集》的风靡,更不限于武侠剧。

依然是琵琶和笛子,配着节奏感极强的钹声,笛子音调越来越高,最后又强势加入二胡,一点一点从情感上带着你进入一个热闹非凡的江湖,一个充满生机的世界——所以,也有太多太多的综艺节目引用了它。

在我心中,两者犹如一体,在无法取舍的情况下,索性放在一起了。另外再多说一句——胡伟立为电影《太极张三丰》所写的配乐,流传度和经典度和《醉拳Ⅱ》不相上下,其中一曲《偷功》,更被视作武侠音乐的标志性作品。《偷功》也在个别金庸剧中略作引用,不过其发挥的舞台和空间远在金庸剧之外,其影响力是全方位的。我心中的“金庸十大配乐”还是需要和金庸剧息息相关的作品,所以我就不再将其列入了。

赵季平:《西天取经路遥迢》+《雨夜诀别》

  • 赵季平:1945年出生于甘肃平凉,中国内地著名作曲家,电影配乐大师。曾为《黄土地》、《红高粱》、《水浒传》创作原声音乐;也为94年台视版《倚天》、01年央视版《笑傲江湖》等金庸剧集进行过配乐工作。

欢沁跳脱,有前文所述的《母与子》+《市集》;而关于伤情悲戚的情节,在金庸剧所引的配乐中,也有催人泪下,令人肝肠寸断的杰作。

在配乐上采集“各家所长”的95《神雕》,选曲实在妙到毫巅。赵季平的作品《西天取经路遥迢》以及《雨夜诀别》,被成功引用在95《神雕》中——“离别苦”,三个字,字字血泪。

《西天取经路遥迢》,是赵季平为周星驰电影《大话西游》而作。电影上映的同一年,该曲被95《神雕》引用。我已不记得第一次听到此曲,究竟是在星爷的电影里,还是在95《神雕》里了;但该曲留在我记忆最深处的画面,是断肠崖上,是绝情谷底;是杨过和小龙女“十六年生死两茫茫”那无处可话的凄凉,是杨过“尘满面,鬓如霜”下的泪千行……

从小到大,每看一次95《神雕》,都会被此景此曲所感染。尤其当二胡声响起,瞬间就会默默泪流。在我心中,该曲就是为杨过和小龙女量身定做的。

《雨夜诀别》,是赵季平在电影《幻影·如烟往事》中所写的配乐,由于电影比较小众,当大家沉浸在该曲洞箫那余音缭绕的悲凉气氛中时,十有八九想到的,还是杨过的凄惨身世和爱情悲剧。

《雨夜诀别》在95《神雕》中的引用范围,远比《西天》要广泛,从第一集登场到最后一集,很多情节的推动都有着这首曲子的功劳。据不完全统计,全剧引用此曲高达26次。

《西天》+《雨夜诀别》,一组音乐,俨然可以描绘出杨龙生死之恋的感人肺腑。两者在《神雕》中有着遥相呼应的一体性,也代表了武侠剧伤感系配乐的巅峰水平。再加上作者同为赵季平,在我再一次无法取舍的情况下,还是放在一起,合作一首来说了。

宗次郎:《故乡的原风景》

  • 宗次郎:出生于1954年,日本著名艺人,擅长陶笛演奏和作曲。

如果有人跟你说起陶笛,你会想到什么曲子?绝大多数人第一反应,是《故乡的原风景》。这首曲子,是陶笛的“代言人”。

我所去过的城市,只要存在那种“游客商业街”,总会有几家卖陶笛的店。放置在店门前的大音箱,十有八九会传出《故乡的原风景》的旋律。我也买过陶笛,对着图示指法学习吹奏这支曲子,虽然也能吹得大差不离,但终究是入门级的水平,也就自娱自乐罢了。我相信,很多人跟我做过同样的事。

而在二十年前,这支曲子,我是用竖笛吹出来的。那时,我并不知道有“陶笛”这样的乐器,也不知道宗次郎的大名,但我特别喜欢这缠绵悠扬的旋律。感谢95版《神雕》和98版《鹿鼎记》,让我少年时代就能接触到这支曲子。这也几乎是这支曲子早年为中国观众所知的最根本途径。

我们小学的音乐课,学的简易乐器就是前面提到的竖笛。正值《神雕》热播,大家争相吹奏主题曲《归去来》,成为班级内一大盛景。

而我,“不走寻常路”,默默尝试着《故乡的原风景》——我记得,在我正沉寂在“杨过断臂”的惊愕中时,“神雕”出现指引着他重新振作,那首配乐,恰好出现,并深深将我吸引,从惊愕中缓过来。随后,该曲在剧中出现了7、8次,我终于牢牢记住了旋律,这是试着吹奏该曲的必要前提。

听着此曲,最直观的感受,是“通体舒泰”。它能让你从纷繁的世事中暂时解脱出来,心灵获得片刻的宁静。每当剧情渐缓,有了祥和安定之兆时,曲子就会慢慢响起。

该曲和金庸剧,结合得就是如此相得益彰。在98陈小春版《鹿鼎记》中,这支曲子也出现过,场景集中在曾柔和韦小宝的相遇相知中。这是编剧的一段原创情节,强化了曾柔和韦小宝的感情基础——韦小宝往少林寺路上遭遇蚊蝇叮咬,曾柔一路默默在暗处以草药相照料,并时常吹奏这曲《故乡的原风景》。

横山菁儿:《英雄的黎明》

  • 横山菁儿:1935年3月17日出生于日本广岛,日本当代著名音乐家,主要从事电视的背景音乐作曲。曾给日本许多电视、动画、电影创作过配乐。其作品有正宗交响曲的风格。2017年7月8日病逝。

《英雄的黎明》,是横山菁儿为日本动漫《三国志》所谱写的片头主题曲。这部制作精良的动漫曾获得日本动画的最高荣誉“金座奖”。为了营造出真正的中国风格,制作人员曾数次赴中国各地进行实景、实物取材。其对于细节的打磨,从原声音乐中就可见一斑——多数乐章采用了二胡、琵琶、古筝等中国传统民族乐器,剧组还特地邀请中国的演奏家们去日本完成配器工作。

国人多知该曲,并非源自《三国志》,而是95《神雕》。在前文中,笔者已多次提及95《神雕》中的配乐,该剧虽基本没有原创配乐,但几乎囊括了同期最优秀的各大影视作品的原声。

《英雄的黎明》整段旋律,因为被引用最多最广,几乎成了95《神雕》在配乐上的“代名词”。该曲的深入人心程度,和95版《神雕》在国人心中的影响力,是完全对等的。

严格意义上讲,该剧对《英雄的黎明》原曲没有做引用,引用最多的是三段变奏曲——一首叫做《义薄云天关云长》,多引用前半段;一首叫做《徐州凯旋·母之死》;一首叫做《永远之爱·丽花之死》,也基本引用前半段。这三首组合在一起,基本是完整的《英雄的黎明》旋律。

至于整张《三国志》专辑,95《神雕》引用了多达20首曲目。撰写此篇时,播放器中也在不停循环着《英雄的黎明》,正好被老妈听见,她说,这不是杨过和小龙女么?没错!该曲在剧中,就是杨过和小龙女的定情之曲,是美好而坚贞的爱情之象征。

喜多郎:《宋家皇朝》

  • 喜多郎:1953年出生于日本丰桥市,日本当代作曲家、音乐家。

1999年春节,TVB97版《天龙八部》横扫中国内地电视荧屏,创下卫视播放记录。和95版《神雕》一样,随着剧集的热播,其中的配乐也为广大观众所熟悉。不过不同于《神雕》几乎全面引用旁人作品,97版《天龙》的配乐,有一部分是原创,曲目在50首左右;另外大部分是引用,曲目在170首左右。《天龙》原著卷帙浩繁,剧集也长达45集,所需要的配乐素材自然也相当之多。

97版《天龙》的一大遗憾,是原创配乐未能发行。虽然配乐指导陈国梁在2012年找到了自己原创配乐的原始录制版,然而由于版权属于TVB,所以陈国梁也无权利擅自传播,只能让包括我在内的众多乐迷感到失落了。

如今网络上流传的原创配乐,都是从剧集中截取的,配乐和剧情基本贴合的丝丝入扣,可以说代表了90年代TVB原创配乐的最高水准。最著名的就是萧峰那“自带BGM”的出场曲,短促,有力,够劲!不过,《天龙》中最震撼我的配乐倒不是原创曲目(尽管多数都很喜欢),而是喜多郎创作的《宋家皇朝》。

1997年,由张婉婷导演、张曼玉、杨紫琼、邬君梅主演的电影《宋家皇朝》上映。该片又名《宋氏三姐妹》,通过描写宋蔼龄、宋庆龄、宋美龄三人不同的人生轨迹,展现了从辛亥革命至抗日战争的中华民国历史。

喜多郎为电影打造的配乐,囊括了当年金像奖、金马奖的最佳原创音乐奖。《电影文学》这样评论道:“乐曲融合东西方乐器,既有西方的交响乐和钢琴,又有中国的二胡、琵琶和杨琴。主题曲高潮部分还可听到小提琴与琵琶曲相互辉映,曲调气势磅薄又契合三姐妹‘中西合璧’的魅力气质。”《宋家皇朝》既是专辑名,也是开篇的曲目名。其旋律,是整个电影配乐的主旋律。

拍摄于同一年的97版《天龙》,引用了《宋家王朝》原声专辑的所有曲目。《天龙》的故事背景有着浓烈的家国情怀,这和《宋家皇朝》相一致;配乐中的恢弘气势、无尽思绪,极易带人进入《天龙》各个或宏大、或精细的剧情之中。

在“阿朱之死”和“萧峰之死”两个极其重要的段落中,配乐所起到的作用,能让人一下子为之动容和伤痛。《天龙》原创曲和《宋家皇朝》交替使用,不停冲击着观众情感最柔弱的那部分。尤其阿紫抱着已死去的萧峰跳崖那一刻,《宋家皇朝》的变奏《回音壁·终章》一曲,久久回响,似乎整个天地,都在为这伤感的一幕作别……

《宋家皇朝》已是电影配乐中的极致之作,经由97版《天龙》引用,更为这部传奇一样的金庸武侠剧,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James Galway:《nakasendo(碧海潮生曲)》

  • 詹姆斯·高尔威:1939年出生于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长笛演奏家,被誉为“金笛手”。他的祖父和父亲都是长笛演奏家。高尔威的声誉远不限于古典乐,从爵士乐到世界音乐,从电影音乐到流行音乐,他在各个领域都游刃有余。

“桃花飘,梦魂断。情不死,心更乱。”

花飞花谢花满天,当天色已被桃红印染之时,那个叫冯蘅的女子,生命也走到了尽头。几年后,小蓉儿笑靥如花,被父亲的大手牢牢抱着。漫天飞雪中,黄药师的剑潇洒而飘逸。然而,我知道他的心,定然隐隐在痛。

《九阴真经》,《射雕》的“前传”。一半内容脱离于金庸小说的再创作,却在影视界留下了极佳的口碑,成为金庸电视剧中“最特殊的一个”。

朦胧的镜头,凄美的爱情,精良的制作,是TVB武侠剧中少有的“写意”之作,充满了美感,让我这样的“电视儿童”在二十年前看得如痴如醉。

姜大卫的黄药师,和梁佩玲的冯蘅。他俩的爱情故事,打动了太多人的心。

  • “我不会轻易为女人出手的,真要我出手的话,你就要跟我一生一世。”
    “我不想再跟你到处漂泊,我要过荣华富贵的日子。”“这不是你。”“人会变的!”“心不会变。”
    “我们成亲吧。”“我就快不久于人世了,你不介意?”“就算做一日夫妻,我也愿意。”

在他们的故事里,《碧海潮生曲》是最吸引人的线索,也是最动人的誓言和最撩人的情话。余音绕梁的长笛声,缓缓推进着乐章的行进,旋律在不经意间完成升调,更恰似两人感情的递进。听着这首曲子,闭上眼睛,似乎都能感受到绵绵情意,轻敲心扉。TVB竟然能从一位欧洲长笛大师手上,挑中了这首饱含着中国风的妙曲,并完整溶入了剧情之中。厉害。

而作曲、演奏者高尔威早已享誉音乐界,其出众的才华和精湛的技艺,也通过《九阴真经》,为普通中国观众所熟知。可惜,这场爱情,终究以悲剧结尾,冯蘅没有逃脱小产逝世的命运。

桃花影落,在《碧海潮生曲》怅然的笛声中,伴着大潮的轮番掀起,那温婉的阿蘅,恍若化身其中,数说着从前的故事。

“桃花岛,欢笑短。人在愁,风雨乱。苦苦苍生已忘心中恋,明日我宝剑为谁断?”

部分试听链接可能无法播放,请到网易云音乐聆听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暂时不可用
139.189.102.***
139.189.102.***
发表于2018.11.14 09:22:52
89
182.148.095.***
182.148.095.***
发表于2018.11.11 02:04:50
87
060.220.134.***
060.220.134.***
发表于2018.11.10 21:37:16
86
222.188.241.***
222.188.241.***
发表于2018.11.08 20:09:40
85
139.202.024.***
139.202.024.***
发表于2018.11.08 08:11:21
84
027.186.181.***
027.186.181.***
发表于2018.11.07 23:09:39
83
03
武侠和音乐真是分不开啊,话说总感觉日本的优秀作曲家比大陆多,希望是我的错觉。
此帖使用MZ-15提交
发表于2018.11.07 22:43:48
82
027.018.***.***
027.018.***.***
《三国志》是日本信浓企画制作的全集动画电影,该动画由《英雄的黎明》、《燃烧的长江》、《辽阔的大地》共三部分组成,从1987年开始绘制,1991年制作完成,历时四年有余。是东映动画制作史上最大制作,耗资14亿日元,在中国大陆实地考察,被誉为最忠实原著的三国卡通,荣获日本动画最高荣誉——动画金座奖。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8.11.07 22:00:28
81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8.11.07 17:28:39
80
183.069.194.***
183.069.194.***
发表于2018.11.07 16:21:49
79
061.143.103.***
061.143.103.***
发表于2018.11.06 20:18:13
78
TVB97版《天龙八部》中还引用了久石让为《幽灵公主》的配乐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8.11.06 11:55:54
75
113.005.006.***
113.005.006.***
发表于2018.11.06 09:42:47
74
120.035.252.***
120.035.252.***
发表于2018.11.05 14:37:52
73
其实《青蛇》和《情定少林寺》的电影原声也经常被TVB拿来主义。
请教《青蛇》的音乐原创作者?网上说是黄沾,但我认为不可能。
《情定少林寺》网上说是鲍比达,这点半信,因为鲍比达后来再无少林寺那样的作品,有点怀疑。
求栏主赐教,谢谢!
发表于2018.11.05 12:42:40
70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8377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