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赫玛尼诺夫:打开内心感觉的通道
维扬 于 2018.04.26 15:23:36 | 源自:深圳特区报 | 版权:转载 | 平均/总评分:09.75/39

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作品总是吸引着广大的古典音乐爱好者,原因何在?今天,为纪念这位伟大作曲家去世75周年,我们不妨从他忧郁而高贵的乐曲中去探视他生命历程的点滴。

在大卫·里恩1945年执导的浪漫剧情片《相见恨晚》中,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中的旋律被用来渲染折磨着片中男女主人公特雷弗·霍华德和西莉亚·詹森之间的禁忌情感。在某种程度上,是音乐使得被屏幕上的人物如此痛苦压抑着的绝望激情得以实现。协奏曲在片中成了纯粹情感的代言人,表达了屏幕上羞怯的詹森和霍华德之间的无法言说之意。

在拍摄BBC 纪录片《拉赫玛尼诺夫的愉悦》过程中,制作团队发现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应该为年轻的拉赫玛尼诺夫生命中的一场灾难性事件负责。当拉赫玛尼诺夫在托尔斯泰位于莫斯科的屋子里,为其弹奏自己的音乐时,这位圣人使人畏缩的反应是:“告诉我,这样的音乐是任何人都需要的吗?”

《第二钢琴协奏曲》是拉赫玛尼诺夫在1900年和1901年间,回归健康的音乐创作状态以后的第一份成果。

当然,问题在于这一音乐从何而来。拉赫玛尼诺夫是如何创作这部作品的?音乐中那不可磨灭的表现力的根源又在哪里?这样的根源又是如何在音乐中创造出如此令人难忘的渴望、怀旧以及忧郁的情感世界?

《拉赫玛尼诺夫的愉悦》一片中,探寻出来的有关这些问题的答案,将我们带到了俄国。这是拉赫玛尼诺夫1873年的出生地,也是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一个地方。

莫斯科——拉赫玛尼诺夫获得早期胜利的场所——正是在那里,他成为俄罗斯音乐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尚在学生时代的拉赫玛尼诺夫,就得到了柴可夫斯基的支持;为独奏钢琴创作的《升C小调前奏曲》,巩固了他在全世界的声誉。

距莫斯科300英里之外坐落着伊万诺夫卡,这是拉赫玛尼诺夫继承的乡村地产。他耕耘着这块土地,寻找到了创造性的音乐创作所需要的与大自然间的沟通与交流。

在诺夫哥罗德,圣索菲亚大教堂的钟声——拉赫玛尼诺夫生命中起决定作用的声音之一——一直在响亮地敲着。“教堂的钟声陪伴着每一位俄国人,从童年到坟墓。”拉赫玛尼诺夫后来曾这样回忆说。

人们可以在拉赫玛尼诺夫的很多音乐作品中听到这些钟声:《升C小调前奏曲》、《第二钢琴协奏曲》;他的最后一部作品《交响舞曲》(1940);以及受美国作家埃德加·爱伦·坡同名诗作激励,创作的合唱交响曲《钟声》。

1917年底时,拉赫玛尼诺夫逃离俄国,再也没有回去。他先后流亡到法国、瑞士和美国,1943年在美国病故。拉赫玛尼诺夫一生的最后四分之一时间都献身给了音乐会上作为钢琴家的事业。

不仅仅是音乐会上的钢琴家,拉赫玛尼诺夫至今仍然是录音史上最令人惊讶的钢琴演奏家之一。

从1917年开始,拉赫玛尼诺夫只创作了为数不多的新作品。他意识到自己的音乐语言,在现代主义和新古典主义的最新潮流中已经落伍。他也觉得一直住在原地已经不太合适,因此每年都要纵横于美国和欧洲之间,进行难以置信的艰苦旅行。但他的音乐依然深刻地反映了所处的时代。

音乐中的乡愁情结,比如《第三交响曲》或《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这两部作品描述了他在瑞士愉快的乡村生活——其意义已不仅仅是对世人的安慰。带着强烈的刻骨铭心之感,作品表达了根本意义上的失去与渴望,吟唱出流亡和放逐的痛苦。

正如钢琴家露西·帕尔汉姆所说的那样:“我们喜欢悲伤。”这是真的,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亦如此。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强烈情绪宣泄,一种我们都曾体验过的忧郁感觉以音乐形式的再现。

但欢乐却在更深的层次上蛰伏。当我们聆听《第二、三钢琴协奏曲》《练声曲》或《第二交响曲》时,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带领人们进行了穿越,仿佛音乐已和我们合二为一——在经历这些音乐之前,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是打开内心感觉的通道。

柴可夫斯基、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巴拉基列夫、穆索尔斯基以及其他俄国作曲家的早期影响,让位给了以如歌的旋律、极强的表现力以及丰富管弦乐色彩著称的个人风格。钢琴是其作品中的显著特征,通过自己作为一个表演者的技能发挥,拉赫玛尼诺夫探索了钢琴的各种表现可能性。

1943年2月27日,拉赫玛尼诺夫在田纳西大学校友体育馆举办了最后一场独奏音乐会,演出曲目包括《肖邦第二钢琴奏鸣曲》,里面包含一段葬礼进行曲。1943年3月28日,拉赫玛尼诺夫因病在美国去世,享年70岁。

笔者有幸观看了今年香港艺术节上,丹尼斯·马祖耶夫和克里斯蒂安·约菲指挥的俄罗斯史维特兰诺夫国家交响乐团倾情合作,一连三天共同演绎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一至第四钢琴协奏曲》《帕格尼尼主题狂想曲》以及《交响舞曲》。马祖耶夫现任拉赫玛尼诺夫基金会艺术总监,是当今备受赞赏的拉赫玛尼诺夫专家,仅《第三钢琴协奏曲》的演出就已经超过300次之多。拉赫玛尼诺夫的孙子,曾经邀请他用作曲家在瑞士琉森别墅里的斯坦威钢琴来录音。

置身演出现场,仿佛看到两位俄罗斯钢琴大师穿越时空,坐在一起交流他们对钢琴的看法,探寻俄罗斯音乐的独特光芒。

请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分享到微博,暂时不可用
提示
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1506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备11010137号 京ICP证110276号 京公网安备1101140004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