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气读完的音乐史
卢旸 于 2018.01.26 14:54:08 | 源自:音乐周报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10.00/20

近年来,西方音乐史类书籍变得越来越厚。对一般爱好者来说,市面上几乎没有能够轻松阅读,进而了解音乐史流向的书。日本音乐学者、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教授冈田晓生,曾在神户大学教授过9年西方音乐史,2005年他将自己的思路重新整理,用风雅又极具跃动感的文字,把西方音乐史融入到人类历史的发展中,撰写了能让人一口气读完的音乐史《极简音乐史》,“我写本书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一般读者也能理解音乐史大致的流向。”该书中文版由尹宁翻译,2017年7月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45岁写的通史

“不论写作对象是什么,只要写通史,要么在40岁以前,要么到60岁以后。”一位教授日本美术史的朋友曾多次对冈田晓生说,一个人无法熟知所有的历史阶段,通史如果不写于无知者无畏之时,就只能等到无所畏惧的阶段写了。而生于1960年的冈田晓生写作《极简音乐史》时正值45岁。“年轻时稍微有点知识,就会沉醉于无所不知的感觉,而到了这个年纪,越是学习,越感到所知是多么有限,自己是多么无知。现在,我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知识的漏洞、缺陷与偏颇,深深理解了一个人写通史的可怕之处。”

但是对音乐史专业研究领域的细分化发展感到焦虑的冈田晓生,决意自己撰写音乐史:“近年来,西方音乐史类书籍都是毫无例外地由数名作者合著,书也变得越来越厚,甚至有《巴洛克时代(上下)》这种书,连一个时代都被分成上下两卷。如此大部头书籍,对一般对爱好者来说,真的能理解吗?能否把握音乐史发展路径的全貌呢?更重要的是,外行不能理解的历史到底有何意义?”冈田晓生要写成一本让一般读者也能理解音乐史大致流向的书。

曾在神户大学教授西方音乐史的冈田晓生,为了能够胜任教学,学习了大量庞杂的专业知识,听了许多中世纪到巴洛克时期的音乐CD,阅读了大量乐谱和文献。调入京都大学人文研究所工作后,埋头研究自己的专业,但长此以往,怕会再次失去对音乐史整体面貌的关注。2005年2月,在中公新书编辑部编辑松室彻的建议下,冈田晓生再次全盘学习西方音乐史,于3月动笔,在4个半月内完成《极简音乐史》全部书稿。这也是二人继《歌剧的命运》后第二次合作。

结合历史听音乐

“对我来说,巴赫是一位在众多方面都很难理解的作曲家。首先难以理解的是他音乐的抽象性……”冈田晓生在第三章《巴洛克——熟悉与陌生》中表达“巴赫的‘伟大’之我见”。叙述历史时,冈田晓生并不怯于使用“我”的第一人称叙事,作者的个人观点在书中时而可见。“我们常见的音乐史,总是满满太多的最新信息,太多的专业性,却很少让人们去理解音乐发展的流向和脉络。这样的历史变得不再像历史,退化成了单纯的信息收集。”冈田晓生最不希望见到讲述者隐藏自己的主观,伪装出实证科学的客观性。仅仅记录某人某年某月于何处创作了什么曲子,这固然是客观事实,但也毫无意义。而赋予事实意义的,只能是“我”的主观看法。叙述历史便意味着“我”与历史的对话。历史永远都是“我理解的历史”,只能是“有数种可能性的历史中的一种”,正如德国音乐史学家汉斯·海因里希·埃格布莱希特说过的那样,“不存在惟一的客观历史”。

比起“音乐史”,冈田晓生更愿意把该书看作“听音乐的方法”的指导书。“任何音乐都需要合适的听法。听者带着合适的情感,以合适的姿态,在合适的演出环境聆听。无论多么精彩的音乐,场合不对都是空谈。”冈田晓生在书中,偶尔超越音乐本身,言及音乐的文化史背景,尽可能地再现“什么人以什么心情,在怎样的场合,在什么状态下听了那样的音乐”。这样的音乐从哪里诞生?它到底提出了什么样的问题?生发出这种音乐的时代?处于历史的哪个节点,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听音乐时如果能思考这些问题,那么聆听的乐趣毕竟得到升华。冈田晓生想通过这本书向读者传达的,是可以结合音乐史去聆听和欣赏音乐。

欧洲观光指南

“上小学的时候,音乐教室的墙壁上挂着巴赫、莫扎特、贝多芬等音乐家的肖像。我一直觉得奇怪,所谓音乐就是指西洋音乐吗?音乐只有200年的历史吗?冈田晓生把‘古典音乐’作为‘世界最强的民族音乐’,在历史空间中书写了这本书。拿到这本书后,我废寝忘食地读了起来,渐渐地封结在我心中的疑问消融了。”大阪大学教授鷲田清一说。“西方艺术音乐有一千多年历史。古典音乐仅限于18世纪到20世纪初期这200年间出现的。如果将西方音乐的历史比作河流,古典音乐充其量不过是长河的入海口。诚然,古典音乐的这200年,是河流最为壮观美丽的时期,然而,这条河流从何处而来,又将流向何方呢?”冈田晓生表示,自己试图向读者讲述的是西方艺术音乐史曾是怎样的一条河流。

西方当然也有许多艺术音乐之外的音乐,但《极简音乐史》追溯的是艺术音乐的起源。艺术音乐并非等于高级的音乐,也非等于西方古典音乐,而是指有艺术意图的音乐,乐谱被设计过的音乐。这种“以设计和结构为出发点写下的音乐”和民谣等音乐相比要规模宏大得多、复杂得多,这些特点源于艺术音乐被书写的特征。冈田晓生提议读者将《极简音乐史》看作“欧洲观光指南”:“去巴黎时找寻巴黎圣母院东派、肖邦、德彪西,去威尼斯则想到蒙特威尔第和维瓦尔第,去德国图林根州,走在乡下偏僻的小径上,就想起巴赫……在这些体验的背后看到‘西方音乐的历史’。”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好书,已从京东购入,正在阅读。
此帖使用Win10提交
发表于2018.01.29 16:05:49
3
014.028.169.***
014.028.169.***
发表于2018.01.29 08:28:12
2

此帖使用VIVO X9提交
发表于2018.01.28 14:23:32
1
提示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3258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