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影系列:美丽人生的永恒慰藉
李梦 于 2017.11.08 13:20:57 | 源自:北京日报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10.00/30

有些电影看过便忘,另一些则会一直记得,每每回想起来,不管隔着多远的时日,仍旧芬芳而明亮。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显然属于后一种。

这部电影之所以让人念念不忘,不单因为情节以及演员的出色发挥,还因为它谈到美与爱这类普适性极强的主题。故事前半段,男主角娶到自己心爱的女子,生下可爱儿子,不乏书香美乐陪伴,日子过得和美。可是,这样的安宁被突如其来的战争打散了。一家三口被关进集中营,生活一下子坠入全然的黑暗之中。

在集中营里,父亲为儿子编造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他将“关押”描述为一场游戏,而游戏的终极目标是离开此处,与妈妈团聚。儿子相信了这看似天衣无缝的谎言,以至于父亲被行刑队员带走的时候,仍天真地以为,那是为游戏中人设定的最后环节。我不知道真正的战争中能否容下这样浪漫的情节,但我佩服导演的想象力。他在残酷与暴力的语境中,建构出一个如斯真挚且催人泪下的故事。光暗对比之中,愈发显出人性的美与纯粹。

说起片中配乐,便不得不提到《船歌》(Barcarolle)。当时,正在集中营看守人餐厅当侍者的男主角,悄悄更换了餐厅中黑胶唱机的唱片,并将喇叭朝向窗外,为了让被关押的妻子听到。对旁人来说,这不过是一首曲调优美的歌剧插曲,只有剧中男、女主角心知肚明,这首《船歌》是他们爱情的见证。深夜,女主角微笑含泪听完这首《船歌》,便如同收到一封来自丈夫与儿子的平安信;而此处的旋律也不再只是背景音乐,而是被糅入影片叙事中,成为推动情节演进的重要部分。

《船歌》的旋律由法国人奥芬巴赫写成,是歌剧《霍夫曼的故事》第三幕开篇的一首女声二重唱。这部歌剧是奥芬巴赫一生中的最后一部作品,讲述剧中男主角霍夫曼回忆人生,想及一生中曾爱慕过的三位女子。在他谈及威尼斯交际花朱丽埃塔的时候,颇具水乡风味的《船歌》出现。

这首二重唱旋律极美,不单因为女中音及女高音搭配得宜,还因为作曲家在这一段落中,运用了异常丰富的配器。弦乐温煦迷蒙,宛若月光;长笛轻巧地点缀其上,以不断重复的四音音型模拟船桨拨弄水面的样态与声响。歌词中不乏美、爱与温柔之类的动人意象,配合摇摆荡漾的旋律,铺排出一幅宁静安然的图景。全曲以平静起,以平静终,余音袅袅,予人怅然若失之感。

《船歌》在电影中初次出现,是在和平时期的歌剧院中。等到这旋律再次出现时,已是迥然不同的情景。如是甜美怡人的旋律出现在那样危险冰冷的地方,尤其能生出一种感染至深的张力。进入人生暮年的奥芬巴赫,发觉自己写了一辈子轻歌剧,竟未能留下一部足以传世的严肃作品。他试图以《霍夫曼的故事》完成自我突破,可惜未能完成便离世,正如《美丽人生》中的男主角,经历诸多考验磨折,却未能等到战争结束、与妻儿团聚的胜利日。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有遗憾,才有美。《美丽人生》片名得自苏联作家托洛茨基的一句话。当他得知自己要被杀害时,望向正在园中侍弄花草的妻子,说:“无论如何,人生是美丽的。”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3.089.071.***
113.089.071.***
发表于2017.11.14 08:59:53
4
114.242.248.***
114.242.248.***
发表于2017.11.13 07:10:08
3
发表于2017.11.09 13:47:34
2
101.095.***.***
101.095.***.***
非常喜欢电影里的配乐,用网易云音乐中的评论来回复吧:" Guido与Eleonora的爱情——这样一段超越生死的情感里,竟没有一句“我爱你”。然而最甜蜜动听的情话,怕也敌不过圭多冒着生命危险在集中营的广播里喊出的那句“早上好,我的公主!”"
发表于2017.11.08 18:10:16
1
提示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8442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