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琼:中国古典诗词该如何歌唱
高丹 于 2017.11.06 15:05:28 | 源自:澎湃新闻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10.00/10

2017年11月9日,歌唱家、上海音乐学院方琼教授将在北京音乐厅举办“长相知——中国古典诗词音乐会”。

音乐会分上下半场,时长约为两个小时。上半场是“古风古韵”,包括《越九歌·越相侧商调》《阳关三叠》《胡笳十八拍》《凤凰台上忆吹箫》《长相思》《黄莺吟》等作品。这些古典诗词曾一度以吟唱形式广为流传,但旋律在历史中逐渐散失后,其“曲”散见于用传统工尺谱、减字谱等记谱法记录的各类曲谱、琴谱中。方琼教授携其团队广泛搜求,与音乐学、古诗词相关的专家一同还原了古曲原貌。

下半场是“古风新韵”。《关雎》《杨柳枝》《秋风辞》《送孟浩然之广陵》《长相知》《幽兰操》以及女领唱加女声小合唱《静夜思》等八首作品都是经过赵季平、刘文金、奚其明等现代作曲家利用现代作曲技法,结合当下审美习惯创作或新编配而成。

这场音乐会的伴奏乐器以琴、箫为主,间或伴以琵琶、古筝、马林巴、钢琴等乐器。在音乐表现上,方琼以乐从诗,以声托词,强调原词的吟诵性,同时也借鉴西洋美声唱法的演唱技巧。

10月31日,方琼在京举办了《长相知——方琼古诗词歌曲音乐会》先声雅集,澎湃新闻记者专访了方琼。

澎湃新闻:你最早接触吟诵和古典诗词歌曲是怎样的契机和感受?

方琼:吟诵是古人用他们的方式在唱,我们现代人没有将其唱的这个方面进行很好的传承和保护,所以在受众面和传播率上都不是那么大。到了我们这一代的时候,我觉得我都离它比较遥远,只是我小时候听过,没有学过。有谱子记载了的,可以传唱,没有谱子记载的,当时也没有录音设备,我们对于这种东西真正的、在远古时候的面貌其实很难知晓。

现在有80、90岁的各地老人,他们用方言的声调、地方戏曲的声调在吟诵和演唱着。我接受这个东西都是以歌的形式,就是有了旋律以后,我来接受的。接受了以后,我就发现它跟我们现在现代人的审美、音乐节奏,都是不太相同的,它一个声腔拖很长时间,又长又慢,意境也很难懂,这种古曲真是绵长悠扬,我之前一直觉得自己的阅历还没有积攒到能够很好地传达古曲意境的程度,在这个领域工作了好多年以后,工作和教学的要求,使得我不得不去唱古曲,深入研究以后,慢慢我就觉得可以静下心喜欢。

澎湃新闻:这次音乐会分上下两场,上半场你介绍是“古风古韵”,那唱的都是古代有记载下来的曲子吗?

方琼:对,上半场用的曲子都是古人流传下来的。就是一些减字谱、工尺谱,这些谱子都是老的作曲家比如王迪等,自己弹的和自己唱的,有特别简单的录音流传下来。我听完他们的唱以后发现他们的声调就很平缓,如果是在音乐会中,这样的演唱是达不到那种感染人的效果,所以我就委托一些作曲家进行发展。

比如我这次唱的《黄莺吟》,旋律就很简单,歌词也只有四句,半分钟就唱完了,它不能成为一首歌。像《阳关三叠》《胡笳十八拍》《凤凰台上忆吹箫》其实都是后期作曲家在原有的工尺谱的基础上将其发展,调性、音调、旋律还是原来的,但是后人有所调整。古人的工尺谱没有小节线,不像我们现在有一小节四拍这样的,所以小节线也要现代的作曲家给其规范化,我们后期都要整理。我上半场唱的都是传下来的古谱。

澎湃新闻:下半场你演唱的“古风新韵”是怎样的情况?

方琼:下半场唱的都是现代的作曲家为古诗词赋新曲的。比如赵季平的《关雎》《幽兰操》,奚其明的《杨柳枝》等,这些都是我想体现和现代人的一种对话。谱新曲的时候和古代的关联不是很大,用现代的和声来谱。我们古代的曲子调性和调式,听二胡也好,琵琶也好,这种民族乐器都是五声调式,只有do re mi so la,没有fa xi,西方有fa xi这种半音,这种音程关系在东方的曲目中听起来就有不谐和的关系。近代一些作曲家写的曲子就融合了东西方,写的曲子音域就宽了,调性上也更丰富了,编配形式也更多样化。

澎湃新闻:演唱古曲要注意什么呢?

方琼:我们现在去唱传统古曲,就要遵循他们的标准。比如我是借鉴了很多昆曲的东西,比如一些咬字,揉弦音。拿咬字来说,比如:“长相知,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中的“绝”,它是用苏州话说:xie,其中,x i ye,每一个音都要咬出来,这就跟戏曲的咬字很接近。其次,运腔和声调也要注意,现代人运腔就比较直,揉动的、装饰音的成分比较少。古人那种装饰音和揉音从哪儿来?我发现他们就是模拟的一些器乐、管乐,唱出一种绵长的韵,人声是最接近器乐的,这样的一种模拟器乐的揉音的演唱,就能跟器乐相贴和。

澎湃新闻:古曲音乐会演唱的难度在于什么?

方琼:演唱其它艺术歌曲或者歌剧的时候,可以夸张地表现音乐和歌词的内容,以获得更好的舞台效果,而这场音乐会则要以“宁静”为基调。中国古典诗词歌曲的表现方式是内在的、含蓄的,中国古代文人是细腻内向的。因而,在表现这些古典诗词歌曲的演唱中,如何运用声音表现出这种文人气质是很具有挑战性的,声音大了会显得不雅,若是轻了会显得虚弱,颤音多了会显得不古朴,反之声音太直了又会显得没有意境,音乐会伴奏的乐器是古琴、古筝和箫笛,和此类乐器伴奏的默契配合和常规的钢琴伴奏大不一样,每一首作品都需要反复寻找、尝试、磨合。

在伴奏形式上,在琴房练的时候,我发现跟钢琴和,唱两个小时都不累,钢琴那么多音,你达不到的东西,钢琴都替你解决了。但是与琴、箫和音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不就是在清唱吗?就靠我一个人把这个歌唱的丰富,他们就是给几个音。《阳关三叠》我与钢琴和的时候四分半就结束了,但是和古琴与箫和声的时候,要唱八分钟,要练很长时间。还有丝竹乐器的音不准,稳定性差,唱着唱着音就不准了,就很艰难。

澎湃新闻:你将古典诗词歌曲在上海音乐学院做成了一个科研项目,主要的研究范畴是什么?

方琼:主要就是对古诗词歌曲进行整理。有一大批古诗词的减字谱、工尺谱,但其中很多都没有翻译成简谱,还有很多翻译成简谱以后,在纸上就四句五句,就只有一个很简单的旋律。我就交给一些作曲家,告诉他们在保留这个曲子的感觉和旋律的基础上,你们按照你们的感觉来编写,将一个简单的旋律声乐化,很多作曲家就配进去古筝、箫、琵琶、二胡等,变得很丰富。他们编写了以后汇总给我,我来看,看哪些适合演唱或者适合在音乐会上呈现,哪些可以写进教材教学生唱。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22.231.***.***
122.231.***.***
发表于2017.11.10 08:46:00
5
171.106.***.***
171.106.***.***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17.11.09 19:27:43
4
211.143.230.***
211.143.230.***
发表于2017.11.07 15:40:38
2
地址
http://www.le.com/ptv/vplay/27070667.html

看了一些,这种形式的演绎,感觉和雨果唱片多年前的琴韵缤纷里"慨古吟(琴歌)"类似,但多了点华丽,失却了慨古吟(琴歌)那样的质朴
发表于2017.11.06 17:12:38
1
提示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2158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