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气息浓烈的《长征交响曲》
南郭子 于 2017.09.11 19:08:50 | 源自:深圳特区报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00.00/0

2017年,适逢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也是《长征交响曲》在第三届“上海之春”音乐会上足本首演55周年。笔者初次接触此曲,仍是个懵懂少年,偶然在某广播电台的金唱片推介节目里,听到林克昌指挥名古屋交响乐团的演绎,兴奋不已,可惜当年家里没条件买唱片来听。近日反复再听手头现有的几个版本,激动不减当年,还多了一份老朋友相知日深的亲切。

据丁善德先生(1911-1995)忆述,事缘1958 年春,在文艺界的一个会议上,传达了上海市长陈毅元帅的讲话,号召我国作曲家“应该把英勇的革命斗争历史谱写成交响乐”,甚至认为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的八块浮雕,每一块都是交响乐的题材,写出来之后,各国的乐队都可以演奏,有助于宣传新中国的文化。因此,丁氏决意写出第一部以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为题材的交响曲。

但此事说易行难。作曲家至少须攻克三大难关,不啻是另一场攻坚战:如何运用交响曲的形式来反映这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革命史实?如何通过音乐形象表现长征中最本质和最典型的现象?如何既遵循传统交响乐曲式的表现原则又被广大群众理解和接受?

本来,丁氏在作曲战线已是富于经验的老战士,早年曾师从黄自等人学习和声与配器技法,后来远赴巴黎音乐学院学习作曲,在本曲之前,已有钢琴曲《中国民歌主题变奏曲》和管弦乐《新中国交响组曲》等作品面世。但他不敢怠慢,花了两年多时间,两度重访长征沿线的某些地区,访问了当年的一些亲历者,体验生活并收集民间音乐素材。

历时四载,丁氏终于取得了这场攻坚战的漂亮战果。他在曲式结构和表现技巧上有破有立,采用有标题、有情节的描绘性手法,以五个乐章集中概括长征的几项主要内容,巧妙运用当年红军的一些革命歌曲和长征沿线地区的民歌音调作为素材,又适当融合西方创作技法,塑造各种音乐形象和战斗场面,表现红军的英雄气概和革命精神,以达致历史逻辑与音乐逻辑的统一,并为群众喜闻乐听。

在专业乐评家看来,本曲是“中国当代管弦乐创作中,规模、气魄最为宏大的音乐之一”,也是以政治为题材而最有艺术表现力的乐曲,通过对全曲的概述可窥见一斑。第一乐章“踏上征途”,引子主题来自江西民歌《大红公鸡》,渲染广大人民忧愤和失望的心情;其后有一个以三连音音型表现激昂情绪的主题,反映人民迫切要求抗日的呼声。主部的基本主题采用家喻户晓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曲调,带有进行曲节奏,由远而近,逐渐增强,表现红军坚定豪迈的行军形象,抒情性的补充主题则表现红军积极乐观的精神风貌。副部的第一和第二主题分别选用云贵一带的民歌《痛苦歌》和江西革命根据地的歌曲《风吹竹叶》,表现人民诉说苦难,并显示对红军的颂扬和期盼。展开部带有插部性质,选用当年的革命歌曲音调,描绘红军英勇冲破敌军封锁。再现部主要以副部和主部的第二主题相结合,最后在进行曲式音型衬托下,逐渐转弱,显示沿途各族人民目送红军远去。第二乐章“红军,各族人民的亲人”,采用大型的回旋曲形式,以热情洋溢的瑶族舞曲音调为主部主题,尾声较庞大,用复调手法将藏族堆谢舞曲、苗族芦笙舞曲、瑶族舞曲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主题的4种音调糅合在一起,各个声部错落有致,表现了各族人民载歌载舞迎接红军的热闹场景。第三乐章“飞夺泸定桥”,以轻快、活泼的谐谑曲式,描绘红军秘密急行军,以锐不可当之势克服大渡河天险的英雄事迹。第四乐章“翻雪山,过草地”,引子借鉴了德彪西等印象派的色彩性作曲技法,描绘了空旷荒凉、风雪交加的自然现象,成为笼罩整个乐章的背景,塑造红军排除万难奋勇前进的形象。第五乐章“胜利会师”,主部的两个主题均取材于陕北民歌,第二主题具有陕北集体秧歌舞风格。紧接再现部还出现一个急板乐段,运用首乐章引子中人民奋起要求抗日的音型以及红军行进的步伐节奏,首尾呼应,最后汇聚为一首热情豪迈、强劲有力的颂歌,切合陕北会师之际军民欢腾的情景。

《长征》入选为“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多次公演并录制唱片。饶有意思的是,这部颂扬红军长征事迹的作品,域外版本更多,堪称“墙内花开墙外香更甚”。笔者最先收集到的,是1994年余隆指挥捷克斯洛伐克电台交响乐团版,不久又买到同一年麦家乐执棒俄罗斯爱乐管弦乐团版。最近,拿索斯公司经数字处理再版发行了福村芳一指挥香港管弦乐团版,1983年10月,丁氏应邀赴香港举行四场作品音乐会,《长征》再度公演并录制唱片,正是这个版本。三个版本颇具可比性:当时三位指挥都是30至39年龄段的年轻人,同样是指挥域外乐团。整体而言,麦家乐似乎更注重“澎湃式”外在音响效果,以致有时个别声部显得“抢戏”而破坏了平衡感。福村芳一则显得过于克制,近似照本宣科,作为职业化乐团还不到10年的港乐的音质有时略嫌单薄。相比之下,余隆指挥的乐团当时已有65年历史,音乐织体更浑厚,音色更通透,余隆更注重整体结构和各声部的均衡,情感也更热烈饱满,乐团都能很好配合。总括而言,余隆版的整体水平胜人一筹,也深得本曲情深而意远之旨。难怪作曲家在形同该唱片“代序”的短文中表示:“他对《长征》的处理和捷克斯洛伐克电台交响乐团的演奏,我都感到十分满意。这或许与我曾经给余隆——他是我的外孙——详尽分析、讲解过这一作品不无关系。但主要还归功于余隆本人的勤奋努力以及捷克著名乐团的悉心配合。”这番赞赏恰如其分,至今仍是不刊之论。

余隆如今兼任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和香港管弦乐团首席客席指挥,令人期待他在不久的将来,能指挥《长征交响曲》现场演出,或录制新唱片,以飨乐迷。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就音乐的内容来说 长征要丰富饱满不少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17.09.12 23:33:56
2
111.058.***.***
111.058.***.***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17.09.12 20:15:54
1
提示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7596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