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迪伦又出翻唱辛纳屈专辑:他俩都有蓝眼珠从星星那里来
钱恋水 于 2017.05.17 13:43:05 | 源自:澎湃新闻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00.00/0

鲍勃·迪伦(Bob Dylan)的3CD新作《Triplicate》30首歌,每张10首共95分钟。和《Shadows In The Night》(2015)、《Fallen Angels》(2016)一样,它同样出自《美国情歌簿》(Great American Songbook),迪伦翻唱的也多是由他早年的偶像弗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翻唱过的作品。

如果说稍微有点不同,那就是前两张选的多为不那么出名的作品,《Triplicate》里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As Time Goes By》和《Stardust》却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大热过的爵士风格流行歌。

然而这对我们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后,这些歌逐渐消失了。在这些歌风头正劲的时候听过它们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看起来迪伦和辛纳屈是大相径庭的两个人。

拿这些歌来说,它们来自音乐工业的早期阶段,每首歌都是许多人通力合作的结果,包括写词、作曲、编曲、演唱、录音、制作、推广……几乎没有一首歌来自最早的歌者自己的创作。迪伦则是颠覆这一切的人。

他是改变规则的人。愿意的话,他可以不依赖唱片工业系统独立出唱片和演出。

但他和辛纳屈还是有一个共同点。鲍勃·迪伦的官网上最近发表了一篇他与比尔·弗拉纳甘(Bill Flanagan)的对话。对话很长,涉猎广泛。迪伦说的话常常自己也不相信,但里面金句闪闪,是有智慧的。

关于辛纳屈,迪伦是这样说的:“他很风趣,有一晚我们站在他的露台上聊天。他对我说,‘你和我,伙计,我们都有蓝眼珠,我都是从那里来的。’他指了指星星。那些家伙们是地上来的。我还记得自己当时想,他可能是对的。”

当弗拉纳甘问他,“为何要出那么多翻唱辛纳屈的唱片?”他答:“因为做了以后才发现这只是一小部分。所有这些唱片加起来也不过是拼图一角,所以我们就一路做下去了。”

“每张10首歌,32分钟,何不并为两张?”“因为10是一个完美的数字,是光的象征……我自己的唱片通常超载严重,声音被稀释。要想声音达到最强,像传统唱片那样每面15分钟是最佳。”

这样连出三张则是因为“它们共享一个主题,彼此内在相连,一张是前一张的延续。你开始思考为什么翻出这些老蓝调,继而想自己为何竟托生于这个世界。你从傻傻的荒谬里走到严肃的境地,一路经过肮脏的花花世界。抵达边缘的时候你已筋疲力尽,问自己好消息在哪里?会有好消息吗?心的旅程差不多就是这样,就像《Skylark》这首歌一样,最好的总是在最后。”

2012年的《Tempest》后,迪伦未再有创作专辑问世,翻唱的辛纳屈倒是一张接一张。对他来说,这些曾是街歌的老歌是为芸芸众生而作。它们不是怀旧,不是通往过去的时光机,而是踏踏实实地唱出此时此刻。“它们是一点都没有被物质化的东西。”

对迪伦来说这些歌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他无法创造(因为时代已逝),也很难影响到他自己的创作。要有,也“只可能是一句乐句一段话”。在这个完完全全属于心碎的世界里,词和曲都有自己的规则,彼此间的结合方式无懈可击。

比如《There Is A Flaw In My Flue》这首歌的旋律就像“蒙娜丽莎”的背景,“看着我的只是一张脸,男或女,笑或者不笑都不要紧。吸引我的是背景的神秘,就像一片鬼魂出没的幻想之土。”

尽管这些歌是迪伦自己永远写不出来的,却不妨碍它们与迪伦的心意相通。“《Where Is The One》就像为我而写。要到达那个严酷的境地,除非我变成隐形人,或者脱光光又推墙倒壁。然而即使到了,我也会迷茫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经历过这些事,活过了它们。这些歌把你从主流关注的大同小异的纷争中解救出来。现在的音乐和歌曲太过模式yig化以致令人无法辨认。这些老歌冷静而清晰,有最直接的现实和对普通生活的信心,就像早期的摇滚。”

什么是早期的摇滚?“是危险的武器,像光一样爆炸。它是时间的反射,亦是在它诞生之前爆炸的原子弹的余波。当时的人们害怕末日,而摇滚炸裂种族、宗教、意识形态的藩篱让人们不那么害怕。杰瑞·李·刘易斯(Jerry Lee Lewis)就像从外太空袭来的裸奔彗星。摇滚具有原子弹的力量,它拉近再拉近,然后撞上末日。”

原声吉他、电吉他、贝司、很远的鼓、小号的运用复古而整肃。和前两张一样,迪伦不再唱得冲头冲脑,甚至可以说是优美,再重的也变成轻轻的智慧和感悟。哪怕戏谑幽默的歌,听来也蒙上一层神秘。“如果是《When the World Was Young》和《These Foolish Things》这样宛如对话的歌,你不会想在唱的时候直喷口水。”

一向喜欢在录音室即兴的迪伦这次亦放弃传统,严格按照排练的内容和乐谱来。理由是:“歌词里已有足够我的个性,我只需要专注在旋律上就可以。”

有人说迪伦是预言家。

他对现在和过去的看法早在2001年9月11日发布的《Love and Theft》里便说过。《Bye And Bye》里他唱道:“哦,未来对我来说已是过去之事。”下一张《Modern Times》(2006)他对美国的未来作出黑暗的预测:”我们并不知道大审判日是否会到来,因为没有人从那里回来告诉我们。我们只能从已知的事来推断……随着变老,我们都有了相似的预感。足够多的经历让我们知道事情总是往一定的方向发展。即使有改变,也不会偏离原有的轨道。”

但是究竟是好是坏?辛纳屈最后一次登台演唱过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亦出现在这张专辑中。它既是威胁,也包含美好希望。“即使世界最后崩塌,更好的事总是在它的位置等着你。”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17.05.25 13:57:38
1
提示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0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4139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