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系列之斯特拉文斯基
hh373 于 2017.05.04 13:35:53 | 源自:hh373的博客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10.00/10

《斯特拉文斯基的遗产》(Stravinsky demeure),这是战后先锋派音乐领导者之一的彼埃尔·布莱兹在1953年所作的有关《春之祭》节奏分析文章的标题。这个标题并不容易翻译,译作“斯特拉文斯基的遗产”是一种方式,而它似乎包含着“斯特拉文斯基永远与我们在一起”的意味。事实的确如此,斯特拉文斯基是20世纪顶尖级的作曲家,这样的感觉似乎比从前更强烈了。

尽管斯特拉文斯基拥有坚持不懈的探索精神,但他也扎根在传统音乐的基础之上:首先是民间音乐以及俄罗斯乡村和东正教的宗教圣咏,这是他童年时期最早的音乐记忆;再一部分就是巴洛克时期和更早时期的欧洲艺术音乐。斯特拉文斯基的家族拥有白俄罗斯中上阶层的血统,属于被时代扭曲,喜欢怀旧的社会群体。他在20世纪的西方音乐生活中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既惊世骇俗又令人沮丧,这种不合常理的现象都发生在斯特拉文斯基身上。而最令人惊异之处,就是他早年间的一切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出他骤然崛起的成功。

斯特拉文斯基的父亲是圣彼得堡马林斯基歌剧院的首席男低音歌唱家,母亲是一位优秀的钢琴家,因此他是在一个高水准的音乐世界中长大成人的。他与父母亲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这或许造就了他对周围人和事的急躁性格。他并没有回过头去责怪自己的父亲,因为是他坚持要让年轻的伊戈尔学习法律,而不是去学音乐。伊戈尔做出了让步,那些年他也并没有创作出能够显示他聪慧天赋的作品。

当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萨科夫1902年在圣彼得堡音乐学院第一次见到斯特拉文斯基的一些早期钢琴作品时,也没有看出他超常的音乐天资。但一年以后,里姆斯基改变了主意,他接受斯特拉文斯基作为自己的私人学生。到1905年的时候,斯特拉文斯基已经创作出了一首流畅感人的降E大调交响曲。这部作品反映出作曲家受到柴科夫斯基、格拉祖诺夫和里姆斯基本人的深刻影响,但还丝毫没有显示出作品自身的个性特征。而“真正的”斯特拉文斯基音乐体现在1908年完成的两首管弦乐作品中,它们是丰润而富有创意的《幻想谐谑曲》(Scherzo fantastique)和卓越的《焰火》(Fireworks)。

俄罗斯歌剧院的经理,谢尔盖·佳吉列夫出席了《幻想谐谑曲》和《焰火》等作品的首次演出。佳吉列夫与他的剧团当时已经成为巴黎文化生活的主要话题。因为佳吉列夫正在筹建一个俄罗斯芭蕾舞团,他在1910年的演出季需要一部新作品,他把这个机会留给了斯特拉文斯基,委托他创作芭蕾舞剧《火鸟》(The Firebird)的音乐。

俄罗斯芭蕾舞团首演的《火鸟》,使这位年轻的作曲家立刻闻名世界,但他并不满足于重复这种广泛引用的技巧性创作手法。此后的一年间,他创作出了拥有不对称节奏型和尖厉的管弦乐音色的《彼得鲁什卡》,这也标志着他创作风格的成熟。接下来他完成了具有火山爆发式震撼力的《春之祭》,这部作品1913年5月在香榭丽舍大街剧院首演的第一晚,曾传奇般地引发了观众的骚乱。斯特拉文斯基被认为是改变了音乐史进程的作曲家。

高处不胜寒。先前还默默无闻的斯特拉文斯基,处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得不奋力抵抗着来自各方面的攻击。1913年《彼得鲁什卡》在英国首演之后,斯特拉文斯基接受了一次采访,他说:“过去的音乐丝毫无法引起我的兴趣。巴赫实在太遥远了,他的音乐永远像是一座大教堂,我总是站在教堂的外面,无论怎样也无法说明其内部的事情……俄罗斯的音乐生活目前处于停滞阶段,那里的人们不可能接受我。《彼得鲁什卡》在圣彼得堡和英国同一天上演,我看到了报纸的评论,他们把我的作品比作‘陶器的支离破碎’。奥地利的情况如何呢?维也纳人还都处于原始阶段。”

从此之后,斯特拉文斯基就很少改变他那尖刻粗暴的处世方式,他深知自己的孤立无援,他需要用正当防卫的盾牌来保护自己。不久他就真正被孤立了,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革命的爆发促使他离开了祖国,背井离乡地在中立国瑞士度过了几年的时间。在这种环境中,他们的家庭生活方式却比从前更俄罗斯化了,无论他们身居欧洲何处,动物、孩子和音乐手稿,这些永远是斯特拉文斯基生活的组成部分。与此同时,斯特拉文斯基创作了一系列出类拔萃的小型音乐作品,其中包括在音乐戏剧类作品中独具创意的《士兵的故事》,展示俄罗斯民间芭蕾舞盛典的《婚礼》(Les noces)以及小型却绚丽得像俄罗斯宝石一样的器乐化声乐套曲《俏皮话》(Pribaoutki)和《猫的摇篮曲》(Berceuses du chat)。

在和平时期,斯特拉文斯基回到了法国,佳吉列夫委托他创作了一部新芭蕾舞剧《普尔钦奈拉》(Pulcinella)。这部作品据说是以佩尔戈莱希(Pergolesi)的键盘乐作品为基础创作的,是斯特拉文斯基复兴新古典主义音乐风格的首次重要展示,作曲家本能地通过现代的音响手段来刻画早期音乐的形式和精神实质。他在20世纪30年代完成的庄严恢宏的合唱曲《诗篇交响曲》(Symphony of Psalms)(没有独唱)和拥有典型斯特拉文斯基音乐风格的、为木管、铜管和低音弦乐器创作的管弦乐作品,标志着作曲家在他曾经丧失的东正教信仰中重新发现了创作源泉。因为失去信仰,他的精神生活一度惨遭重击。

1921年,斯特拉文斯基与Vera Sudeikina相识,这位魅力十足的前舞蹈家,服装设计师也是来自俄罗斯的流亡者,他们相爱并建立起延续终生的情爱关系。因为东正教的缘故,斯特拉文斯基不可能与妻子凯瑟琳(Catherine)离婚。于是,他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不得不肩负起双倍的生活重担,他依靠作曲、指挥和钢琴演奏,单枪匹马地努力奋斗,供养着自己的家庭和凯瑟琳也在流亡的姐姐。在30年代末的几个月中,他的女儿柳德米拉和凯瑟琳本人因为肺结核而相继去世,接下来他的母亲也去世了。此刻,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逼近,斯特拉文斯基和Vera乘船前往美国,他们在洛杉矶安顿下来。当地良好的气候对作曲家的结核病很有疗效,他为此很感欣慰。

斯特拉文斯基又一次为了适应新的生活环境而努力,他创作了一些迎合好莱坞电影录音所需的作品,但并没能成功。直到完成《三个乐章的交响曲》等作品,他的美国化的华丽音调才逐渐成熟。而这最富戏剧性的变化出现在他那数年从事新古典主义风格创作之集大成的足本歌剧《浪子的历程》(The Rake’s Progress)中。

斯特拉文斯基的家庭中增加了一位新成员,他就是年轻的指挥家罗伯特·格拉夫特(Robert Craft)。作为斯特拉文斯基的助手,格拉夫特把勋伯格和威伯恩的序列音乐作品介绍给了斯特拉文斯基。而斯特拉文斯基在勋伯格的12音体系中最感兴趣的是其节俭的清晰条理和它与自己创作习惯基本要素的相适应性。但他也发现自己开始陷入音乐创作的僵局之中,这令他痛苦不堪。1952年完成的康塔塔终于解除了这场危机,这也是他第一部采用勋伯格音乐风格的卡农式整体布局和序列体系而创作的作品。接下来完成的晚期优秀作品还包括《圣歌》(Canticum sacrum,1955年),芭蕾舞剧《竞赛》(Agon,1957年)和他在1966年创作的最后一部成功之作《安魂圣歌》(Requiem Canticles)。

斯特拉文斯基晚期的几部最卓越的作品都无法归类,因为这些作品的创作方式与他在半个世纪之前创作的《彼得鲁什卡》基本上是相同的,还增加了坚持不懈的探索以及与生俱来的音乐元素的小型循环往复、令人惊异的复杂节奏技巧和富有个性而生动的器乐音色,精彩的配置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音响效果。

这样罗列出来的风格特征并不能涵盖全部。罗伯特·克拉夫特曾描述过斯特拉文斯基思想的奇特力量,这也推动且表现出他的创作力。他说:“斯特拉文斯基能够花三天的时间来寻找一个音符。”但当斯特拉文斯基情绪好的时候,传说中的急躁性格就会与他的慈爱亲切并存。在他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他总是在排练之后与一些音乐学生一起开“酒会”(他喜欢威士忌)。尽管教学不是他的特长,但他后来也承认,他很乐意回答学生们的问题,“因为这是这些年轻人继续进步的大好时机。”他自己从来都是这样做的,无论是在革命前的圣彼得堡,还是在战后的洛杉矶,在他一生中的许多不同时期,他都在努力用完全不同的形式改变周围的事物。他在1971年的去世引发出大量的讣告和有关他遗孀的消息。其中意大利作曲家卢恰诺·贝利奥(Luciano Berio)的悼唁最为简短:“Adieu père Igor et merci”——再见伊戈尔父亲,谢谢你。

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生平大事记

1882年: 作为家中四个孩子中的老三,伊戈尔于6月17日出生在圣彼得堡城外罗蒙诺索夫(Lomonosov)的度假别墅中。他的父亲是马林斯基剧院的著名首席男低音歌唱家,母亲是一位业余歌唱家和钢琴家。

1888年: 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创作了《舍赫拉查达》,这是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也是他最卓越的管弦乐配器的经典范例。他的音乐作品和教科书对年轻一代的作曲家产生了深刻影响。

1894年:根据马拉美的色情诗歌《牧神午后》而创作的戏剧惨遭夭折,克劳德·德彪西拯救了其中的配乐,创作出了一首《前奏曲》。

1901年:在父亲的坚持下,伊戈尔在圣彼得堡大学学习法律,但他私下跟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学习作曲课程。他在1906年与他的堂妹Catherine Nossenko结婚。

1905年:血腥星期天——在沙皇尼古拉二世对日作战期间,工人们聚集在圣彼得堡的宫前广场上进行和平示威。军队向他们开火,有一百多人惨遭杀害。

1913年:受佳吉列夫的委约,斯特拉文斯基为巴黎的俄罗斯芭蕾舞团创作了《火鸟》(1910年)、《彼得鲁什卡》(1911年)和《春之祭》(1913年)。由于其主题和音乐的暴力倾向,以及尼金斯基“非芭蕾化”的舞蹈设计使《春之祭》的首场演出引发了观众的骚乱。

1917年:俄罗斯燃料与食物的短缺导致了革命。尼古拉二世退位。到秋天的时候,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突袭冬宫,夺取政权,并继而建立起共产主义制度。

1920年:移居法国之后,斯特拉文斯基在佳吉列夫请求下创作了他的第一部新古典主义作品,芭蕾舞剧《普尔钦奈拉》。根据让·科克托改写出的剧本,斯特拉文斯基在1927年完成的歌剧-清唱剧《俄狄浦斯王》。巴勃罗·毕加索的创作风格脱离了受非洲原始主义影响的立体派,他转而创作古典主义的雕塑作品。与此同时,他为好朋友斯特拉文斯基的新古典主义芭蕾舞剧《普尔钦奈拉》完成了舞台设计。

1930年代:在完成合唱作品《诗篇交响曲》(1930年)之后,斯特拉文斯基创作出包括《C大调交响曲》(1940年)在内的几部重要管弦乐作品。因为受到不断高涨的政治运动所带来的动荡局面的打扰,他宣称,墨索里尼是“意大利和欧洲的救世主”。

1933年:希特勒成为德国的首相,他在第二年宣布自己是至高无上的元首。1938年,纳粹发起了一次战役,令所有的反对派保持沉默。在杜塞尔多夫举办的一个“颓废”艺术展览会上,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受到指责。

1939年:在第一个妻子去世之后,斯特拉文斯基与他长期的情人、画家Vera Sudeykina结婚,他们移居美国。斯特拉文斯基在1945年为单簧管演奏家Woody Herman创作了带有爵士乐特色的《乌木协奏曲》。

1943年:诗人T·S·艾略特创作了一部有关生活、死亡、诚信与生活方式问题的哲理性思考的长篇著作《四部四重奏》。其中,第四部分中的“Little Gidding”被斯特拉文斯基用在1962年创作的赞美诗《圣灵降临》中。

1951年:表现对莫扎特无限崇敬的《浪子的历程》在1951年上演,当年勋伯格去世。斯特拉文斯基尝试进行序列音乐的创作,这种形式贯穿在他所有的晚期作品中,其中包括芭蕾舞剧《竞赛》(1957年)和伤感的合唱曲《特雷尼》(1958年)。

1963年:约翰·F·肯尼迪在得克萨斯的达拉斯遭射杀而死,他的去世引来众多的赞誉。斯特拉文斯基根据W. H.奥登特别奉献的诗文创作了《为J.F.K作的挽歌》,开头就是:“当一个人刚刚去世”。

1969年:俄国宇航员Valentina Tereshkova作为进入太空的第一位女性而载入史册刚刚过去四年,美国宇航员Neil Armstrong 和Buzz Aldrin就成为第一批在月球上行走的地球人。

1971年:斯特拉文斯基于1971年4月6日在纽约的公寓中去世。此前,他在1962年成功地访问了苏联,还完成了他最后的佳作《安魂圣歌》(1966年)。应他妻子Vera的请求,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威尼斯,与佳吉列夫的墓穴比邻。

斯特拉文斯基音乐的主要风格特征

民间歌曲与圣歌——在乡间庄园里度过的夏季时光,给斯特拉文斯基留下了最早的音乐印记。他从很小的时候起,就能够复述出那些女性们演唱的赞美丰收的歌曲。俄罗斯东正教的圣歌集中了音乐动机式片断的多种反复形式,这也是斯特拉文斯基音乐的特色之一,贯穿在从《火鸟》到晚期的《安魂圣歌》等作品中。后者明确无误地再现了俄罗斯葬礼的全过程。

节奏——在复杂的节奏配置方面,斯特拉文斯基是等值(附加)节奏组合的首创者。他在《春之祭》中把多种节奏加以叠置,形成管弦乐和弦的堆积,产生出巨大的推动力。

钟声——因为出生在以东正教为主流的革命前的俄罗斯社会,斯特拉文斯基的创作体现出他对钟声的固有偏好。即使当他不再公开地把钟声写进音乐中(比如在四架钢琴演奏的《婚礼》,或者是在《安魂圣歌》的终曲中),那种类似钟声的敲击和共鸣感也弥漫在他音乐的织体结构中,特别是在和声的配置中。

指挥——能有机会把绝大部分作品付诸录音,在重要的作曲家中,斯特拉文斯基可谓是第一人。当他在20世纪50和60年代录制作品的时候,他已年过古稀。许多作品的排练当时是由罗伯特·克拉夫特指挥的。因此这些录音极富权威性地诠释了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钟声般的共鸣、精确的表现、勃勃的生机、饱满的音质,还有极生动的音乐形象,构成了他极喜欢并保持始终的一个音乐世界,远离了枯燥乏味的分崩离析。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3.071.013.***
113.071.013.***
发表于2017.05.08 20:52:57
1
提示本贴可以匿名回复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8941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