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系列之舒曼
hh373 于 2017.03.28 18:50:15 | 源自:hh373的博客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00.00/0

尽管罗伯特·舒曼(Robert Schumann)在恩得尼希(Endenich)精神病院去世距今已经160多年了,但有关他创作成就的真实特征仍有些新观点在不断出现。他与钢琴家克拉拉·维克的婚姻在他的生命中占据了重要位置,而他的精神病也是其中一个骇人听闻的内容。舒曼不仅是位狂躁型的精神病患者,是位命中注定的天才,他还是拥有超前思想的学者,他的文笔像他的音乐一样洒脱而敏锐,他用发表文章来积极支持年轻的作曲家们,特别是布拉姆斯,还帮助诸如韦伯、肖邦和莫扎特等作曲家赢得盛名。在他的思想观念中,文学与音乐的融合是非常重要的。舒曼是位常常被误解的、独具特色的音乐家。

舒曼1810年出生在次维考(Zwickau),父亲是出版商。他早年曾在文学写作和音乐作曲之间徘徊不定。尽管他已经开始学习法律,但当他做出决定,要成为一名音乐家的时候,他就寄宿在他的钢琴教师弗里德里希·维克(Friederich Wieck)在莱比锡的家中学习,并在那里认识了维克的小女儿,神童钢琴家克拉拉。舒曼不久就弄伤了手指,这件事有几种说法,一种说法是,舒曼发明了一个装置用来锻炼手指的独立性,终因练得过度而伤了手指;也有人说是他为了治疗梅毒服用水银而中毒所致。无论怎样,他的演奏生涯已经无法实现了。而身边的克拉拉终将成为舒曼钢琴艺术的诠释者。

当时克拉拉的年纪还很小,舒曼与一个名叫欧妮斯蒂娜·冯·弗利肯(Ernestine von Fricken)的姑娘订了婚,在《狂欢节》(Carnaval)中,舒曼用音乐把她塑造成“Estrella”的形象。但等克拉拉长大之后,舒曼与她私定终身。维克反对他们结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舒曼的确不适合做一个天才神童的丈夫,因为他以生活放荡不羁而著称。维克千方百计地要把他们分开,但都无济于事。克拉拉的形象经常出现在舒曼的作品中,比如热情的G小调奏鸣曲(舒曼在寄给克拉拉的作品手稿上写道:“我心中的每一次哭泣都是为了你,你的主题旋律在我心中以各种音乐形式出现。”)和爱情歌曲《幻想曲》Op.17。1840年9月,在克拉拉21岁生日前一天,这对情侣终于把维克带到教堂,赢得了他们结婚的权利。

他们的婚姻真的不太轻松,要经营两位音乐家的职业生涯,即使在他们的七个孩子没有出生之前,生活的压力就非常大。他们尽可能地使家庭生活充满了音乐活动。舒曼在1834年创办了一份音乐杂志《新音乐杂志》(Neue Zeitschrift für Musik),自任主编,还创作了大量的音乐作品,偶尔还尝试着做指挥(并不成功)。舒曼面对的最大敌人就是忧郁症。他写道:“无论是年轻时还是成年后,我都想创作,并尽可能地长时间工作。即使魔鬼们不再来强迫我……”

舒曼总是在一段时间里深陷在一种音乐体裁的创作中,这常常被看作是一种不健康的强迫症现象,但这也加深了他对一种音乐体裁的理解。最开始是钢琴音乐的创作,他完成了规模空前的几部钢琴套曲:《蝴蝶》Op. 2 (Papillons,1829-31年)、《狂欢节》Op. 9 (Carnaval, 1834-5年)、《大卫同盟舞曲》Op. 6 (Davidsbundlertanze, 1837年) 和《克莱斯勒偶记》Op. 16(Kreisleriana,1838年)。这些作品简直就像是用音乐描述的长篇故事,内容也取材于他最喜爱的作家,比如让-保尔·里希特(Jean-Paul Richter, 《蝴蝶》)和ETA霍夫曼(ETA Hoffmann,《克莱斯勒偶遇》)作品中的有关章节。舒曼的音乐中还隐含了向克拉拉传达信息的音乐密码。这个时期,舒曼人格中两个彼此对立、又同样重要的个性有了具体的形象,他们是外向、热情的“弗罗伦斯坦”和内省、严肃的“尤塞比乌斯”,还有个介于中间位置的第三者,比较客观的“拉罗大师”。这些人物形象在被写入音乐之前,已经出现在舒曼的音乐评论文章中。

1840年,舒曼投身于艺术歌曲的创作,而且很快就完成了一些作品。这一次,他又是在歌词中寻找到了创作灵感,特别是那些对他个人来说意义深远的诗歌。爱情的获得与受挫、婚姻、期望、孤独和沮丧,这些都是最常见的主题内容。他喜欢的诗人包括歌德、艾兴多夫(Eichendorff)、拜伦、吕克特(Ruckert),还有伤感的海涅。舒曼为海涅的诗歌谱写出了他最伟大的声乐套曲《诗人之恋》(Dichterliebe)Op.48。舒曼在1841年完成了两部交响曲,《钢琴协奏曲》的初稿,还有许多首歌曲。下一年,他转向了室内乐,创作出了三部优美的弦乐四重奏、充满激情的钢琴五重奏和钢琴四重奏。所有这些作品都极富独创性。

舒曼在音乐方面所受到的影响,首先来自贝多芬。他曾把贝多芬的《致远方的爱人》(An die ferne Geliebte)的音乐引入自己的《C大调幻想曲》中,并声称这部作品是“为了纪念贝多芬”。另一个使他深受影响的重要人物就是舒伯特,特别是舒曼在艺术歌曲创作方面与舒伯特实现了心理上的共鸣。已经去世的舒伯特,也因为舒曼而得益匪浅。因为是舒曼发现了舒伯特尚不为人所知的《第九交响曲》,并把这部作品比喻成让·保尔的四卷本大部头小说。他劝说当时在莱比锡担任格万德豪斯管弦乐团指挥的门德尔松,在1839年指挥首演了这部作品。

舒曼逐渐放弃了在一段时间里只创作一种体裁的音乐作品的嗜好,而用爱情歌曲、钢琴小品和室内乐作品组成了一个庞大的作品目录。舒曼的管弦乐作品与合唱音乐有时会受到一些批评,认为他的配器过于沉重,这种指责毫无道理可言。他的四部交响曲非常清新而充满活力,第一部(作于1841年)再现了春天的大好时光;第二部(1845-6年)实际上是一种狂躁不安情绪的描述,悲伤痛苦的慢乐章与狂热的谐谑曲并置;第四部(作于1841年,并在10年后修改)表达了一种贝多芬式的与命运抗争的精神。他的合唱作品包括《浮士德场景》(Scenes from Faust,1844-53年)和《安魂曲》Op. 148 (Requiem,1852年),这些满怀同情之心的作品似乎是为浮士德树碑立传,却不及柏辽兹和布拉姆斯同类作品优秀。舒曼创作的唯一一部歌剧《格诺费娃》(Genoveva,1847-8年)终因剧本太差而没有被列入上演剧目之中。说起来,歌剧才是真正体现文学与音乐大融合的体裁;舒曼梦想着要创作的是那种“简洁、深刻、德国化的”歌剧,尽管他没有付诸行动,但他已经在考虑有关《罗恩戈林》和《蒂尔·艾伦斯彼格尔》之类的主题内容。

舒曼的晚期音乐令人感到有些困惑。他的《大提琴协奏曲》(1850年)和《小提琴协奏曲》(1853年)都被认为非常艰深而不易演奏,远不如《钢琴协奏曲》那么受欢迎。这些作品连同诸如《早晨的歌》(Gesänge der Fruhe,1853年)等钢琴曲一起,常被用来说明舒曼接近崩溃的精神生活:音乐在四处漫游,作品的织体结构不够完整,既失去了他早期作品中的锐气与热忱,也放弃了交响曲中那种凝聚的力量。但如今的音乐家们都会用比较开放的理念来演绎舒曼的晚期作品,而这些作品中的确存在着某些意识流的思维定式。尽管这些作品表现了一个破碎的灵魂,但可不可以说,它们终究是探索一种音乐新形式所迈出的第一步,表现出与当时正处于上升阶段的李斯特和瓦格纳完全不同的发展方向?事实上,舒曼的音乐包含了完整的人类精神,他终究是我们中的一员。

1853年,20岁的布拉姆斯通过约阿希姆的介绍,去杜塞尔多夫拜访了舒曼夫妇,舒曼和克拉拉立刻被布拉姆斯的音乐吸引住了。舒曼在《新音乐杂志》上发表文章说:“这个年轻人已经崭露头角,是值得期待的大人物。”布拉姆斯不久就成为这个家庭中的一员。但5个月之后,舒曼企图自杀,他自己跳进了莱茵河中。这是时间上的巧合吗?舒曼是不是已经看到了他那作曲家和丈夫的位置有可能被一位年轻人所替代?或许就像有些研究所暗示的那样,舒曼有点喜欢上了布拉姆斯? 舒曼被人从河里救了上来,在他自己的要求下,他被送到了恩得尼斯精神病院。克拉拉只在两年后,舒曼临死的时候来看过他。似乎在舒曼病情好转的时候,克拉拉应该把他带回家,但克拉拉并没有这样做。也许要在打理自己的职业和家庭之外,照顾一个情绪不够稳定的丈夫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或者家里有个精神病人的社会舆论也令她心惊胆战。现在看来,舒曼的去世很可能是他刻意绝食所造成的结果。

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如果拥有不同的命运,舒曼会取得怎样的成就。但现如今,他的音乐作品得到了公众的全面认可,不仅仅是因为其优美的旋律,还因为他尚未发挥出的潜能。

罗伯特·舒曼生平大事记

1810年:罗伯特·舒曼6月8日出生在萨克森邦的次维考,他是家中五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父亲是译者、词典编撰者和作家,出版了几部浪漫主义的小说,还成功地经营着一个书店。罗伯特三岁的时候,母亲感染了斑疹伤寒症,于是,他被送去与他的教父教母同住了两年半时间。

1812年: 拿破仑指挥着当时欧洲最庞大的部队进军俄罗斯(途径舒曼的家乡茨维考)。由于受到残酷的严冬、饥饿、伤病和叛逃等因素的重创,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军人返回了家乡。

1819年:阿瑟·叔本华在他的悲观主义论著《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中指出,生命的本质是想要生存的意志,而减轻痛苦的唯一方式是用理性控制意志。他的著作深刻地影响了弗洛伊德和尼采。

1822年:在罗伯特8岁时,母亲给他买了一架新的大钢琴。他已经表现出作为歌手和钢琴家的天资,并开始举办公开的演奏会。他在这一年为合唱队与乐队创作了《诗篇第150首》。

1826年:约翰·瑟斯顿使用石板来替代木材(因其会随着温度的变化而变形)作台面,推出了第一个台球桌。也像从前的莫扎特一样,舒曼和门德尔松都非常迷恋台球,常聚在一起玩游戏。

1828年:舒曼开始在莱比锡大学学习法律,私下里随弗里德里希·维克学钢琴,并认识了维克九岁的女儿,克拉拉。他撰写了诗歌,谱写出一些歌曲,还创作了包括《蝴蝶》(1831年)在内的几部钢琴作品。

1832年:画家、雕刻家和政治漫画家奥诺·杜米埃因在《La caricature》杂志上发表了一幅把法国的路易·菲利普国王画成“庞然大物”的石板讽刺画而遭监禁六个月。

1834年:舒曼的一个手指出现了问题,摧毁了他想成为音乐会钢琴演奏家的梦想。于是他创办了一份杂志《新音乐杂志》。在“大卫同盟”的帮助下,他担任了十年的主编。

1835年:菲利克斯·门德尔松成为莱比锡格万德豪斯乐团的指挥。在他任职的12年间,他首演了包括舒曼的《第一交响曲》在内的许多新作品,还主办了系列“历史作品音乐会”,演奏那些被忽视的巴洛克作曲家们创作的音乐作品。

1839年:舒曼发现了舒伯特《C大调“伟大”交响曲》的手稿,并积极促成了这部作品的首演。尽管有弗里德里希·维克的极力反对,舒曼还是在下一年与已经成为音乐会钢琴演奏家的克拉拉结婚。他创作了一些爱情歌曲,还有两部套曲《声乐套曲》和《诗人之恋》。

1840年:因为发明了以氮为基础的合成肥料而引发了食品生产的革命,有机化学家贾斯特斯·冯·李比希开发出一种从屠宰后的畜体上提取可食牛肉的生产方式。他后来与人合作创办了一家公司,做起了销售“OXO”产品的贸易。

1843年:舒伯特完成了他的《钢琴协奏曲》和《第一“春天”交响曲》,他开始在莱比锡音乐家学院任教。但听力出现的问题以及克拉拉在1844年俄国巡演中取得的成功加剧了舒曼的抑郁情绪,他们搬到德累斯顿以期复原。

1848年:反对专制政府的革命遍及欧洲。在德累斯顿,瓦格纳参加了街垒的战斗,但为了逃避应招参与起义,舒曼却带着克拉拉和他们的大女儿逃走了。这场起义遭到镇压,瓦格纳逃到了巴黎。

1850年:舒曼被聘为杜塞尔多夫市的音乐总监,他完成了《第三“莱茵”交响曲》和《第四交响曲》。他在音乐会上的指挥遭到指责,精神状态呈下降趋势。他在1854年投身莱茵河,后被送到恩得尼希精神病院。

1854年:评论家和美学家爱德华·汉斯利克出版了他那颇有争议的论著《音乐的美》。他的有关重新评估音乐内容的令人信服的观点,向同时代人有关音乐仅仅是表现情感的主张提出了挑战。舒曼在精神病院度过了他最后的两年时间,遭受了因为晚期梅毒而引发的精神失常的痛苦。他于7月29日在恩得里希去世,把七个孩子留给克拉拉去抚养。克拉拉比舒曼长寿了40年。

罗伯特·舒曼音乐的主要风格特征

弗罗伦斯坦、尤塞比乌斯和克拉拉——在舒曼的音乐中,弗罗伦斯坦和尤塞比乌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物形象,代表了热情好斗与内省沉稳的极端对立;由五个下行音符所组成的主题旋律,则代表了克拉拉的形象。情绪上的强烈对比也表现出舒曼狂躁性抑郁症的发展趋势。但或许是因为有了克拉拉,才使舒曼感到了平和与稳定,他个性中温情亲切的另一面也有所展示,比如在《童年情景》、《A大调弦乐四重奏》和一些艺术歌曲中。

歌曲的伴奏——舒曼写道:“声乐歌唱的表现力是不充足的,它不能独立地完成演绎完整乐思的任务……诗歌中的完美情节必须很好表现出来。”因此,舒曼艺术歌曲中的钢琴伴奏部分拥有与声乐同等重要的作用。他通过键盘音型与歌词的内在含义产生共鸣,表达了作曲家的情感历程。

困惑——舒曼精神分裂的发展趋势有时也表现在他对节奏型的使用方面,比如在《交响练习曲》Op.13的终曲乐章中,他似乎是过于强调一种节奏型的不断反复而无法解脱。这或许不单单是心理上的问题,也可能是受到舒伯特的影响。

狂热的浪漫情怀——舒曼所拥有的狂热激情,增加了他音乐中的个性特征。他非常关注自我内心的感受和他获取灵感的源泉,无论是从ETA霍夫曼的文学作品中,还是来自克拉拉本身。这种类似意识流的自问自答赋予他的音乐以非凡的创意,《狂欢节》或《C大调幻想曲》等作品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艺术成就。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0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9650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