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讲古典音乐好像说漏了嘴
乐迪 于 2017.02.25 16:14:52 | 源自:微信公众号-爱乐者 | 版权:转载
平均/总评分:09.10/91

央视名嘴白岩松的一则关于古典音乐的视频讲座,前些天在网上全程披露后,立刻招致了不少爱乐者的不满,批评声不断:名人不懂古典音乐也很正常,但不懂乱讲就不正常。

这个名为“音乐与人生”的讲座应该就是最近搞的,网上披露的视频只有10分钟左右,记录的文字4000字多一点。我想把它分享到这里来,腾讯的规则却不允许,只能转述一下,不一定完全归纳了白岩松的原意。

白岩松认为,为什么国人听不懂古典音乐,是因为一定想要“听懂”它,一定要搞明白它的“意义”,因为听不懂就放弃了。其实,音乐“不是让人懂的,她是用来感受的……当你懂了,所有的魅力就消失了,瞬间的就错了,也就死了。”然后白岩松举了马勒的例子,这个故事仿佛说明马勒其实也不太懂自己的作品。

白岩松认为,古典音乐这个词不好,说经典音乐好一点。历史积淀下来的好的音乐就是古典音乐。比如,“披头士”今天听来是不是很像莫扎特了呢?还有邓丽君,已经是当今中国人的古典音乐了,所以流行音乐正在向古典音乐转化,只是很多作品还没有完成这个转化过程。

白岩松反对把某类音乐说成“严肃”、“高雅”的,什么东西到了要拯救的地步,就快要死了,被供着,就和死差不多了。古典音乐作曲家也不一定严肃,他举海顿的《惊愕交响曲》为例。音乐没有高下之分,只分为好听和不好听的,“我们是为了好听而来。”

白岩松认为,古典音乐经历了几百年的发展,已经把人的情感写尽了,创作不出新东西了,只能查缺补漏。现在进入了“直接针对我们人性、自然、音乐中的各种状态,完成了全面创作。”

看视频,白岩松并没有讲稿,是畅谈模式,语言的逻辑也不是很缜密。这番话,有对的正确的地方,但大部分是一个并不资深的音乐爱好者概念逻辑挺混乱的“扯”。因为他是名人,这么一“扯”就有点荒诞的感觉。就像“涉外无小事”一样,一个亿万人景仰的名嘴,开口就不是小事,对很多人带来的影响可能是终身的。

我对白岩松向来敬佩,他对时事、社会、经济、国际关系等问题,向有聪慧的见解,可以用“博学机智”来概括。我与他还有“两面之交”,一次是在广东佛山,我在那里当乙方建一个信息化工程,而甲方的负责人张先生是白岩松在大学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白岩松被请来做开工仪式嘉宾,我和他素昧平生,他却把我当众大大赞扬了一番,我对他从此心存感激。另一次是饭局,白岩松就坐在我右手边,席间他跟我说了许多事情,非常幽默生动,并不乏犀利的观点。但这次,并不“资深”但却一辈子酷爱古典音乐的我,也发现他说漏嘴了。我只能用“扯”这个字来形容我的感觉,这前面一个字,或者后面一个字,出于对白先生的尊重,就不能说了。

在所有的批评网帖中,资深音乐人徐红波老师的评点比较客观和严谨,他说出了我想说而又没有这个水平说的话——

“求懂”并不是爱古典音乐的障碍,但是爱古典音乐确实是有阶段性的 ——第一阶段,通常就是白老师说的“好听”,这是入门,在这个阶段爱乐者喜欢的,往往是莫扎特,老柴那些旋律性强的作品,所以好多年前推出的皇家爱乐的“古典音乐主题连奏”其实是古典入门的捷径。这个阶段的聆赏,很大程度上是诉诸感官的。

第二个阶段,是为音乐所感动,诉诸于心的阶段,也可以说是“懂”音乐的开始,你会去阅读作曲家的传记甚至轶事,乐曲创作的背景,乐曲内涵的介绍,浪漫派、标题音乐往往会成为这个阶段的主要欣赏对象,也会赋予音乐很多文学化的意义。

第三个阶段,是心脑并用,进得去出得来的阶段,即便不是音乐专业的,也能够作作曲分析,也能站在一个新的高度去追随音乐本身的走向与结构,体会作曲家在我们意料之中与意料之外的手法变化,比第二个阶段多了些理性,但也不乏感动,甚至不是为“文学内涵”,而是为那些“神来之笔”而感动落泪。作曲家的风格辨别、演绎者的版本比较,都会自然而然地在这个阶段出现,并让爱乐者乐此不疲。再往后,就要进入半专业和专业的阶段了,个人觉得这一阶段对爱乐者来说一定更有助益,但不是必须。说半天,其实就一句话,不要把“懂”与“爱”对立起来,从这个意义上说,白老师确实是片面了。

我看白岩松老师是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里发挥多了一点,有点过线了。名人性情一来,就容易闹这毛病。我更认为讲座的主办方问题更大,你开音乐讲座,请白岩松做啥呀,他擅长的不是这个,着他来讲无异于是一种“文化绑架”。

当古典音乐升华为一种“优秀的传统文化”,被贴上“高雅”的标签后,“绑架人的”、主动“被绑架的”都大有人在。现在到处建音乐厅、大歌剧院,交响乐团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四处赠票拉人来听,而不管大众或他人的欣赏趣味、文化取向,是一种比较典型的“文化绑架”行为。这使我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当下最热的一部“网红”小说之一是《侯卫东官场笔记》,这部市井小说虽没有很高的文学价值,但却触及时弊、生动真实。可全书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作者并不熟悉音乐(还不仅仅是古典音乐),却用大量文字涉及音乐的内容,因为这是当下官场、情场、生意场的怡情大料。为了表现主人公侯卫东的音乐修养,经常提及他喜欢听音乐,书中列出的作品反反复复就是2首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小路》,都是苏联歌曲,仅有一处出现了第三首歌,范晓萱的《眼泪》。这还不打紧,省歌舞团团长、钢琴家为省领导表演一曲钢琴独奏,铺垫了很多文字,“这弹的可是世界钢琴名曲,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秋日私语》。”书中女主人公之一的郭兰,自幼学习钢琴,说水平和专业没啥两样,以业余段位上前凑趣,作者肉麻地赞扬,她“弹出的曲子竟然也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名曲《蓝色的爱》。”这个郭兰总要里里外外弹钢琴,弹的又总是理查德-克莱德曼。作者也许是拿着一盒克莱德曼的CD,一首首把曲名抄下来的。在作者心目中,理查德-克莱德曼是代表了最高钢琴艺术水准的,这就是时下一些畅销书的古典音乐修养水平。

这个现象反映的也是一层又一层的音乐文化互相“绑架”,让作者落足心机去装裱“高雅音乐”这个标签。但按白岩松的说法,这样“好听”的音乐将来一定会转化成“古典音乐”,这个认知我还是想不通的。

转发到新浪微博 转发到腾讯微博 RSS订阅 收藏本文 本文代码
请您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对于古典音乐的懂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比如,有的人认为,一个曲子,听懂了作者想要表达的情感状态变化就算是懂了;也有的人认为,即使听不懂作者想要表达什么,但是以听者自己此刻的心情来感受所体会到的感情表达,也许体会到的和作者想要表达的不一样,那么只要自己感受到了音乐带给自己的一种共鸣,一种理解,那么也可以说是一种听懂了;而对于很多的所谓专家或者高手来说,要熟悉作者的故事、熟悉这个曲子创作的故事、对曲子的编曲、配器,甚至到每个乐手的演奏相对原谱的处理,更有甚者能分辨出每个乐器的品牌档次云云。到底哪一种才是真的懂?还是说都可以算懂?白岩松作为一个文化名人,所说的可能只是文化人对音乐的一种懂,它不是烧友的懂,也不是音乐人的懂,我相信也不是附庸风雅的懂。

记得有某个音乐家说过,自从他成为专业音乐人以后,就失去了普通听众欣赏音乐的那种乐趣,因为每次听音乐自己总是喜欢从专业的角度去给每个乐手的演奏挑刺,不由自主的去注意一些专业技巧方面,而影响了对整体音乐美感的欣赏。就像整形科的医生看美女和咱们普通人欣赏美女不一样,首先看各个器官的大小、距离比例等
发表于2017.03.02 10:20:41
14
124.074.161.***
124.074.161.***
发表于2017.02.28 09:33:38
12
059.047.049.***
059.047.049.***
发表于2017.02.28 08:13:20
11
171.037.***.***
171.037.***.***
白岩松说的懂和你说的懂不是一回事。古典音乐没有词,编曲又比流行歌复杂太多,很多人听不明白一首曲子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这是白岩松所说的听不懂。
此帖使用MZ-PRO 6提交
发表于2017.02.28 01:22:12
10
106.038.***.***
106.038.***.***
说不定女主人公的郭兰是想泡男主人公,所以给他弹奏的都是比较“通俗流行”东西。

就像毛主席给农民兄弟解释资本主机经济危机一样。

用群众能够听的懂的语言,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发表于2017.02.27 21:47:03
9
123.125.193.***
123.125.193.***
发表于2017.02.27 20:08:31
8
123.125.193.***
123.125.193.***
发表于2017.02.27 20:08:27
7
218.249.223.***
218.249.223.***
发表于2017.02.27 11:00:59
5
221.005.095.***
221.005.095.***
发表于2017.02.26 17:18:39
4
118.026.186.***
118.026.186.***
发表于2017.02.25 23:16:39
3
058.059.214.***
058.059.214.***
发表于2017.02.25 22:27:13
2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发表于2017.02.25 20:53:11
1
提示本贴不可匿名回复,回复等级为:0 ,您现在正处在潜水状态
回复
验证码
8931 为防止广告机贴垃圾,不得已而为之
表情
正文